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热点 > 正文

惊艳西方的南越“第一夫人”陈丽春,为何下场那么惨?

该问题已帮助 时间:2020/11/20 16:34:19
亚洲“第一夫人”陈丽春的前尘往事。
推荐答案
黄小乖的日记 11-20 16:34

陈丽春她是惊艳西方的南越(越南共和国)“第一夫人”,登上《时代》周刊封面,走在世界潮流的前沿。

却不允许本国青年自由恋爱,禁止演唱任何爱情歌曲。

她耀武扬威冲到美国,当众演讲怒斥肯尼迪,营造独立女性的人设。

却给整个家族招来灭顶之灾,丈夫遭枪杀,父母被勒死,女儿车祸身亡。

昔日亚洲最美的“第一夫人”,在海外流亡至死。

当一个毫无政治头脑的人得到了权力,陈丽春给出了最惨的下场。

陈丽春的悲剧,还要从出身谈起。

1924年,越南河内一间产房里,抱出一个健康的女婴。父亲是留法学者,母亲是越南末代皇帝的堂妹。

来自这样家庭的陈丽春自然是天之娇女,成长经历与豪宅外的平民女孩们泾渭分明。

同龄人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四处讨饭,举家缩在四处漏风的破茅屋里取暖时,而陈丽春在公主的城堡中,只用发愁今天穿哪套礼服最漂亮,下午茶要搭配哪种点心最可口。

人与人的悲喜处境并不相通,对于一些人吃饱穿暖是奢望,对于另一些人生活是象牙塔里的童话。

父亲源源不断地从欧洲带来礼物,给了她一场醒不来的童年美梦。精美瓷器、高档玩具、蕾丝边的公主裙,堆满了陈丽春的生活。

此外,家庭教师会教她跳芭蕾、弹钢琴,赐予她一切妙龄贵族少女该拥有的艺术品格。

由于父亲的缘故,她还经常出入外交场合,说得一口流利的法语,腔调甚至比越南语还要婉转动听。

这样的陈丽春怎么可能知道真正的世界,她所理解的生活,无非是父母和仆人全都围着自己转,满足她全部的愿望。

唯一一次父母反对她,还是因为爱情。

陈家有女初长成,全越南上流社会的适龄男子恨不得排队上门求亲。

可是陈丽春和一个比她大14岁的男人相恋了,对方是末代王朝的重臣,也是越南上流社会的望族,名叫吴廷瑈。

陈丽春跟吴廷瑈爱得轰轰烈烈,父母却因年龄相差太大,极力反对。为此她不惜赌上名门小姐的声誉,威胁父母要跟恋人私奔,那一年陈丽春才18岁。

五次三番地折腾之后,心疼女儿的父母最终无奈妥协,开始为她操办婚事。而婚后,陈丽春又做出一件令二老心碎的事,她背弃自己的佛教信仰,随夫改信罗马天主教。

既与佛教一刀两断,本该一别两宽。可她开始对佛教滋生恨意,这股恨意为日后的荒蛮行径埋下了祸根。

骄纵的贵小姐嫁给吴廷瑈,距离翻云覆雨的权力更近了,欲望的深渊正在缓缓张开巨口,凝视着陈丽春。

婚后没多久,越南政权四分五裂,胡志明在越南北部建立了反对美国殖民的独立政府。

而美国急于找一个傀儡,帮自己代管越南政务,这份责任便落到了吴廷瑈的哥哥吴廷琰身上。

然而吴廷琰未婚,外交场合中还缺一位第一夫人,打小流连在交际场上的弟媳陈丽春无疑是最佳替补。

1955年起,吴廷琰担任越南共和国总统,陈丽春代为第一夫人,两人在美国的帮扶下成为越南政坛最有权势的人。

原本跳舞交际、整日游乐的陈丽春对政治根本一窍不通。可是政治场合是她施展魅力的新舞台,这足以挑起她的兴趣。

陈丽春上台后第一件事,便是打造第一夫人形象。

她推行女权运动,营造自己的独立人设,但提出的政策全都在自我感动,每一条都离民生太远,百姓自然不买账。

她不能理解民生,而民众也不理解这位贵小姐把政治当游戏,两者开始不断积怨。

直到后来,她还推动了一项甚为荒唐的法律《保护道德法》,禁止民众自由恋爱,甚至禁止跳舞、演唱爱情歌曲。

陈丽春的支持率跌到谷底。

但她根本不在意这些底层的声音。因为她攀附到了欧美社会,登上了美国《时代》杂志封面。

只要在国际上风光无限,国内的反对意见又算得了什么呢。

初尝了权力的甜头之后,她又给不少娘家人加官进爵,父亲任命为南越驻美国大使,母亲则为南越驻联合国的永久观察员。

陈丽春自以为左膀右臂都是亲属,便越来越放肆。她看不上本土文化,甚至公然打压佛教人士。

最出名的事件是僧人释广德自焚。

这件事轰动一时,爆发了民众大规模声援,越南社会的安稳岌岌可危。

为了安抚佛教界,陈丽春的父亲提出辞职,吴廷琰也赶紧签署抚恤受害者的协议。只有当事者陈丽春不以为然。

对于惨烈的自焚事件,她的评价也十分恶毒:让他们烤去,我们来拍手叫好就是。如果佛教徒们想再要一个烤肉,我会很高兴地送上汽油。

为了表达强硬态度,甚至当着不少要员的面跟吴廷琰大吵,愤怒之余把一壶热水泼在了吴廷琰身上。

她所作所为传到西方,得到了一个恰如其分的绰号“龙夫人”。这可不是骄傲高贵的象征,恰恰是对她跋扈凶悍的讽刺。

这场权力的游戏,陈丽春玩得快活,却忘记了执政者立身的根本。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既然她从来没有把民众当回事,自然也注定了日后的悲剧下场。

陈丽春越来越张狂,民间对她的愤恨也与日俱增。

她和吴廷琰联手把越南政坛搞得乌烟瘴气排除异己,迫害政治要人,在选举期间暗箱操作,反对民众集会等等。

两个傀儡在权力的迷惑中,无限膨胀。

肯尼迪政府不断收到越南方面的负面消息,对此大为不满,接连发出警告却收效甚微。

吴廷琰甚至把陈丽春派往美国,开办巡回演讲,演讲到激情处,她当众指责肯尼迪不守信用,没有义气。

这兴风作浪的最后一击,也让肯尼迪终于下定决心抛弃他们,重新扶植新政府。

1963年的一天,毫无准备的吴廷琰、吴廷瑈兄弟被叛变的越南陆军上将射杀,草率地埋在了一处公墓,没有立碑。

而恰好带女儿在美国度假的陈丽春躲过一劫,不过悲剧的多米诺骨牌已经推倒,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亲人接二连三地离去,惨剧无可挽回。

陈丽春想回越南为亡夫收尸,却被新政府拒绝入境,从此开始了动荡的流亡生涯。这一年,她才39岁,靠在欧洲各国卖惨,博得同情和接济,惨淡度日。

然而和女儿相依为命的日子没过多久,女儿便遭遇车祸,也先她而去。

1981年,居住在华盛顿的父母被发现勒死在公寓,死状极惨,而嫌疑人正是自己的亲弟弟。

陈丽春更是泥菩萨自身难保,接二连三地遭遇危机,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这么多死亡案件的发生,让她有所忌惮起来,她开始深居简出,只在早上去教堂礼拜,其他时候一律待在家里,足不出户。

然而这并不代表她有所醒悟,陈丽春怨恨所有人,写文章抨击美国政府,嘲讽当局,唯独不反省自己。

肯尼迪遇刺后,她幸灾乐祸地对总统遗孀杰奎琳说:现在你知道是什么感受了吧?”

然而杰奎琳并不像她那么贪慕权力,扮演了第一夫人应有的角色。肯尼迪死后,她也迅速远离华盛顿,躲开政治的斗兽场,嫁给希腊船王,安度了晚年。

在复杂危险的政治局势活下来,只是基本操作,与此同时保全声誉,这点杰奎琳显然比陈丽春聪明得多。

2011年,陈丽春戏剧的一生落幕了,她活了87岁。

这位享尽了人世繁华,恨不得站在云端里生活的千金小姐,一步步被无尽的欲望牵引着,走向了罪恶的深渊。

她本可以成为为民谋福祉的女性领导者,但她的骄纵和跋扈,她的高傲和势利,让她从来没想过在其位,如何谋其职。

最后只能沦为人人唾弃的流亡者,一个躲藏半生的过街老鼠。

前段时间去世的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出生寒门,却凭一己之力为美国几代女性铺平了道路。

这才是真正的独立女性标杆,哪怕成为不了金斯伯格,改变不了越南女性的地位,陈丽春也有机会成为合格的第一夫人。

在外交场合展露女性风采,对民众做做慈善,表达亲和友善,于她从小接受的贵族教育而言,这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权力往往给人幻想,让没有政治头脑的陈丽春,误以为拥有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超能力,她流连于此,忘记了自己几斤几两。

《权力的游戏》中,小恶魔提利昂说过:你玩权力的游戏,结局要么赢、要么死。没有折中的选择。

陈丽春从禁止民众自由恋爱、践踏佛教徒尊严那一刻,结局就被写定了。千百年来,无数暴君专制者的下场,那便是她的结局。

其他答案
好好1233 11-20 16:34

这长相也敢说惊艳,说惊艳的人应该是无法找老婆的人或先天性心脏病的人,动不动就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