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清风过巷你可知归之第八章(8)

2021/5/5 14:10:01 作者:毛竹克克 来源:17K小说网
清风过巷你可知归
清风过巷你可知归
作者:毛竹克克来源:17K小说网
既许一人以偏爱,愿尽余生之慷慨。他初遇她时,她为了他的兄弟甘愿受罚;他再遇她时,她与初恋痴缠,好不容易把她绑在身边,他们终究是有缘无分……清风以北过南巷,南巷故人知归否?

面对傅鸿吟嫌恶的目光,季云姝索性豁出去了,咬牙道:“我,我其实是有进入别人梦境的能力,我和你躺在一张床上,只是为了让你跟我共同入梦看到三皇子的计划,不是为了轻薄你,你相信我……”

傅鸿吟却是半分不信,压抑着怒火,冷冷道:“满口谎言!”

季云姝欲哭无泪,她就知道,她就算将真相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她。

“看来是我太过心软,你这等不择手段之人,就应关入天牢!”

季云姝头皮一麻,立马认怂:“傅公子,傅大人,小女子知错了,求您放我一马吧……”

傅鸿吟半点不心软,抬手就要唤人进来,季云姝赶紧扑过去,手中银针锐光一闪而过,傅鸿吟吃了一次亏,却是早有防备,拔剑挡在身前,季云姝那根小小银针一下子就被折断,人也被掀开,摔倒在地。

“好痛……”季云姝清晰听到自己脚踝骨节卡拉一声,似乎是扭到了,疼的眼中都渗出了泪花。

季云姝将足衣褪去,露出一双雪白玉足,脚踝处果真红肿了一大片,显然还有青紫的趋势,伤的不轻。

季云姝委屈极了,忍不住含泪控诉:“你这人,怎么下手这么狠,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傅鸿吟冷冷地嘲讽:“季小姐所做之事似乎也半点让人愿意怜……”

傅鸿吟呼吸忽然一窒,瞳孔微缩,死死锁定在了季云姝露出的脚踝上。

那上面燃烧着一只鲜艳的火凤凰。

季云姝还只觉一道劲风划过,转眼那刚刚还高高在上的冷漠男人就半跪在她旁边,看着她露出的脚踝,一贯淡漠的目光此时却难掩激动。

这家伙难不成是个恋、足癖?

季云姝下意识想将足衣穿上,傅鸿吟却是再次一把抓住她的手拦住她,目光仍然盯在她的脚上,呼吸略有些急促。

季云姝摸不着头脑,傅鸿吟态度却是一下子变了,随着季云姝的一声惊呼一把打横抱起季云姝坐好,小心地避过了季云姝的伤处,又取来伤药让季云姝上药,动作可称得上温柔,令季云姝愈发奇怪。

“傅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良心发现了?

傅鸿吟抬首,虽然还是淡漠神色,却和缓许多,并没解释什么,只道:“季小姐,多谢你费心前来报信,之前是在下鲁莽了,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关于此事我已知晓了,只是三殿下应当还有后招,一会我会送你回家,之后带太子离开,切记,保全自身安全。”

说完又慎重道:“若是发生什么事情,来京城郊外的清凉观寻我。”

季云姝虽不懂傅鸿吟为何见到自己胎记就态度大变,但傅鸿吟向自己认错是真的,忍不住大着胆子抱怨道:“我好端端要去报信,你半路把我打晕绑架走,还把我弄伤了,一句多有得罪就行啦?”

说着,晃了晃自己那雪白的小脚丫,一脸委屈。

知道自己冤枉好人的傅鸿吟亦是有些愧疚,目光避开季云姝白的有些刺目的脚丫,郑重道:“是我不对,此间事了之后,必定亲去季家,负荆请罪。”

他这么郑重其事,倒让季云姝有些不好意思了,摸了摸鼻尖,别扭道:“既然你诚心,那我便勉强原谅你了……”

本来想趁机要他给看看面具下的面容的,这家伙,认错认得那么利索,倒是让她失了一个机会了!

季云姝暗自大叹可惜。

也不知傅鸿吟给她用的什么药,季云姝很快就觉得自己的脚不怎么疼了,平平安安地回到家中,季云姝梳洗一番,去向季父言明了自己已和云靖彦退婚之事,季父只是摆手,言明自己已知晓,便让季云姝退下。

季云姝从下人口中知道季父自刚刚那事之后。便把自己关在书房,闭门不出。

季云姝亲母亡故的早,卓氏是后娶的继室,这些年来一家一直表面也算温情,季弘毅却是万万没想到家中还会发生手足相残之事。

这打击不可谓不大。

季云姝也不欲多留,含糊地提点了几句父亲,朝中可能会发生大事,让父亲小心,莫要淌进这一滩浑水中去。

毕竟她还是在季家这条大船上的。

季弘毅问起原因,季云姝只说是二皇子殿下好心告知的。

季弘毅半信半疑,却也无法忽略这消息,当即派人去宫中打探消息,派出去的人过了很久才回来,却是带回了一个重磅**!

东宫失火,太子失踪,云圣陛下气急攻心,当场吐血昏迷,旧病复发,危在旦夕!

季弘毅亦是被这消息炸的头晕脑胀,不过一日功夫,云国就彻底变天了?

更可怕的事,身为当朝丞相,他居然知道的如此之晚,又是否有人刻意而为!

季弘毅当即叫来了季云姝,将刚得到的消息告知,神色凝重:“姝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季云姝惊讶,想不到傅鸿吟这么快就动手了,想必太子应当是被他带走了,应当没事,只是皇帝怎么突然就出事了,莫非又是谁下的手?

季云姝满肚子的疑问,却又与傅鸿吟约好,不能对季父透露太多,只安抚道:“父亲,不用担心,不是还有国师大人在吗?必定不会出事的。”

那位陛下请来的神秘无比,从来没有人见过模样的国师?

季父这下确信女儿必定知道什么,却是不肯说,只能语重心长地叮嘱道:“姝儿,为父知道你聪明胆大,只是你毕竟一介弱女子,还是要万事当心。”

季父顿了顿,又道:“为父没有照顾好你,是为父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娘,只是,为父亦是希望,你千万以自身为重,否则,为父到了黄泉下也无颜面对你娘了……”

季父只是严苛刻板,可到底还是疼爱女儿的,只可惜真正该承受这份疼爱的正主已经不在了。

季云姝暗探一声,点头答应。

季弘毅叮嘱完女儿,便要立马出门,一打开大门,却是有拿着刀兵的官兵拦住了他:“不得离开!”

“大胆!”

季弘毅皱眉,后面的仆从立马高声叫道:“这里乃是堂堂丞相,一品大员府邸,何方小兵在此放肆!”

那队官兵首领之人却是面无表情:“上头有令,此间宅邸之人不得擅自离开,就算是丞相也是一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进巨同人+利笠)搭档在线阅读下马威

    尽管邵兵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给这个新来的少尉一个下马威,但邵兵已经不敢做的太难看,毕竟对方不是士官、军士长。(军队的阶级分为三个,士兵、士官、军官,其中士兵绝大多数都是义务兵,军衔最高能到上等兵,退役后能得到个预备役下士的军衔。而士官则是在完成两年义务兵役后晋升,其中下士、中士各3年,上士、四级军士长各

  • 三国:我有最强光环第六章在线阅读

    半个小时后,莫东升进了姜闻星家的客厅。他瞪着眼睛打量着姜闻星,随即凑近眨了眨眼:“你是姜闻星本人吧?”说出来的话实在不是姜闻星会说的。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姜闻星换下了被雨打湿的西装,穿着一件白色的宽松卫衣和黑色运动裤,比西装革履的模样稍微平易近人了些。“看够了吗?”姜闻星问。莫东升清了清嗓子:“没有,

  • 可 乐哥尔赞大改造

    “迪迦,以及其他2个巨人吗?反正之后这两个巨人石象会被毁灭,不如给我尝试一下基因抽取!”‘怪兽是生物,那么奥特曼也是生物,试试基因抽取,不行的话也可以加入虚拟数据,创造虚拟人物进行虚拟实验。’林天想着这些石象的用处。“叮,吸收完毕,数据分析中…分析完毕,基因抽取中…抽取成功:超古代基因(力量),超古

  • 娱乐:从热巴变成我老婆开始在线阅读第十节

    兮兮的腰真细慈善晚会举行地点在瑞悦酒店,是一家超五星级的酒店。坐落在城市CBD中央,酒店所在的大厦也是该城最新的地标建筑。总之就是要多豪有多豪的那么一地儿。巨大的晚会厅里只摆了二十张桌子,每张桌子十个人。晚会厅两侧还有简易的看台,一般明星们的随行人员就会在上面候着。这二十张桌子每张桌子都坐了谁,坐的

  • 超级洪荒动物园第二章

    漫时光在山前(二)二爷爷的腿是瘸的,这是山前村的人都知道的。至于二爷爷的腿是怎么瘸的呢?有人说是当兵的时候,因为去救一个人被子弹击中而瘸的;有人说是在一个走夜路的时候被人袭击打瘸的;也有人说是因为救我二奶奶而从山崖上摔下去摔瘸的;还有人说是在外面教书谋生的时候因为得罪人被人打瘸的。到底他的腿是怎么瘸

  • 三国之烽火再起神秘信号

    “长官,我有要求。”马克痛苦的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肠胃病又犯了,带着的防护服是刚换的,我需要肠胃药。”因为在过去的短短三个小时之内,这小子曾经以不同的理由试图离开这里,月球警察自然当他又在和自己耍心眼,所以那名月球警察警惕的回答道:“你不要和我耍什么花招!在紧急状态没有解除之前,不允许任何人离开封

  • 我开启了史前时代的大门之第十章(10)

    第十章七把刀剑同时产生樱吹雪造成的效果十分惊人,在甜品店店员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下,莫白芷不得不提前带着众人离开了那家店面。最后回首时看到那淹没到脚踝部分的樱花花瓣,不由森森同情起接下来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即使已经重新回到万屋的街道上,但审神者身后的刀剑男士们还是维持着手捧饼干盒,身后飘着幸福小花

  • 良辰美景未曾负第7章在线阅读

    长发小子坐上悍马车显得很兴奋,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摸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对着电话故意把底气整得足足的,大着声音说:“喂,钻头哥啊?我已经在雨柔姐的车上了。你放一百个心好了,你安排的事情我敢不办妥么?嗯!好呐!已经妥妥的了。挂了啊……”长发小子收了电话,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这时雨柔说道:“介绍一下吧

  • 洪荒:鸿钧传人之父亲(8)

    我们三个都盯着月葵,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月葵支支吾吾的有点不好意思。这时月狐把月葵拉到一边小声的对着她说着:“姐姐,我知道你也喜欢他,我都不怕神族规定,你怕什么,虽然平时你是个爱哭鬼,但是做决定的时候可是很坚决的,这个时候犹犹豫豫的,守心哥哥会很伤心的,你也不想以后就你一个人被排除在外吧,我们虽然

  • KPL巅峰王者死亡降临

    “嬴政,你的快递!”嬴政,嬴政,不就是秦始皇吗?快递员看着帐单上的名字,顿时乐了,竟然还有人叫这个名字,一直以为这种姓只在传说中出现,却不成想竟然还真有,顿时捂着嘴笑了起来!“来了,来了”屋子里顿时响起一阵叮咚叮响的跑步声,啪,门被打开,走出来的却是一位年约二十初头的青年人,一身素白色的T恤衫,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