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骇能日志游戏世界(求鲜花!求收藏!)

2021/5/5 12:35:20 作者:吾名魏晋 来源:纵横中文网
骇能日志
骇能日志
作者:吾名魏晋来源:纵横中文网
神明无意掷出的色子,却改变了全人类的命运人,从来就不是这个星球上的老大

1942年8月17日,晚上。

南太平洋,马金环礁。

天空昏沉沉的,阵阵海风中带着些许寒意。

海滩边有一些东瀛军士兵,他们手持枪械,聚集在一起,不知道是在交谈什么。

自从1941年珍珠港事件后,米国对东瀛国宣战,已经过去三年左右了。

在强大动员能力和工业能力的支持下,每天都有大量的士兵和先进武器被投入到前线战场。

马金环礁原先只是一座普通小岛,和一般岛屿并无太大区别。

但在战争爆发后,上面却多了许多东瀛军基地。

米勒是米军第二海军陆战队特别行动营的一名士兵。

他在一周前奉命潜入这座岛屿,但此后就了无音讯。

沙滩边一座小木屋内。

一名手脚被绑住,跪在地上的白人青年,正对身边的亚裔青年轻声问候道:

“hi。”

这名白人青年,正是“失踪已久”的米军侦查兵,米勒!

而他旁边的那名亚裔青年,同样是被绑住手脚,无法动弹。

亚裔青年穿着的服饰略显奇怪,但整个人看起来也挺狼狈的。

米勒下意识猜测对方的身份,估计和他一样,也是被东瀛军抓起来的俘虏。

同是俘虏,米勒不由对身边的亚裔青年产生了一丝丝好感。

但又想到东瀛军的作风,两人估计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了。

“额。”

听到声音,亚裔青年回过神来应了一句。

亚裔青年叫李信,他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天朝。

原先一个雷雨交加的大晚上,李信在正卧室里玩电脑。

“雷雨天不能玩电脑”,这是连小孩子都是知道常识,但李信偏偏就不信这道理。

他当时刚刚安装好“使命召唤5”,迫不及待的想体验一番,顺便回味下剧情。

使命召唤5。

以二战为题材,是一款比较老的射击类型单机游戏。

但以其经典程度,相信很多单机玩家都有体验过。

李信摩拳擦掌,一待到加载完成,马上点击开始游戏。

而这时,屋外的天空中,正好有一道紫色雷电划过。

狗血的剧情发生了,李信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瞬间被电晕了过去。

等到他一醒来,却发现自己被绑住手脚,无法动弹。

而且他的身边,还跪着的一名白人士兵,同样被束缚住了。

他们的面前,还有几个东瀛士兵一边拿着枪械,一边说着日语,不知道是在讨论什么。

这场景好熟悉!

他这是穿越到游戏中来了吗?要不要这么狗血?

猜想一下事情经过。

他在昏迷后被传送到这座岛上,然后被东瀛士兵发现,接着就被绑了过来?

在他眼神呆滞,脑中不停思考的时候。旁边的白人青年对他喊了一句,他才下意识的回过神。

他现在连忙让自己冷静下来,分析下当前的情况。

身边这白人青年,应该就是游戏的主角之一,米勒。

再想想这个游戏世界的背景,以非常著名的二战为题材。

在前世的网络上,各种二战背景的射击游戏,简直是多不胜数。

枪械,子弹,飞机,坦克......这是在这种游戏里,最经常能遇到的场面。

在各种枪林弹雨以及火炮的轰炸下,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普通人,想要在这种环境中生存下来。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最后,按照游戏剧情来看,他想要逃出去,第一个要面对的敌人,便是大量的东瀛军士兵。

游戏里主角能拿着枪,到处“突突突”的向前推进,还能蹲在墙后面“呼吸回血”。

但现实里绝对不是这样的!

二战时,东瀛军士兵的战斗力可是非常强悍。

他们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在武士道精神下,各种不怕死。

像李信这种普通人,身高一米七七,看起来挺高的,但体型高高瘦瘦。

在穿越前唯一受过的训练,就是上学时期的军训了。

那军训,都是些什么军姿,转向,正步之类的,他连枪都没开过。

理性分析,在战场上五个李信都打不过一个东瀛兵......

好在他原先的身世是个孤儿,没亲戚,没朋友,也不用担心会有什么东西放不下。

系统?属性?金手指?老爷爷?

但李信还是心有不甘,他焦急的在心中不停的默念道。

他今年才十九岁,大好年华,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怎么能折戟沉沙于此?

“属性面板已开启!”

果然!好似响应了他的话语,一句机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ID:李信

能力:无

灵魂点:0

道具:新手礼包×1

一道超级简洁的属性面板出现在李信眼前,上面的信息不过是四行黑字,和网游中那种密密麻麻的属性面版没得比。

但看到这些信息,他心中却是兴奋不已。

在这种随时可能丧命的危险情况下,能有保命的东西就不错了,哪里还会挑挑拣拣的。

“打开新手礼包。”

激动归激动,李信还是没有忘记正事,连忙在心里接着默念道。

他现在可是东瀛军的俘虏,得快点获得自保的能力,想办法逃离这里。

不然,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新手礼包开启!”

“获得能力:嗜血(MAX)”

“获得能力:E级枪法”

“获得能力:E级刀法”

“获得道具:精钢匕首×1”

嗜血(MAX):这能力会让你爱上杀戮和鲜血,克服心中的懦弱,在某种情况下,它显得非常有用。

E级枪法:不论枪械,一百米内有很大几率能击中移动型敌人,不动型敌人则百分百命中。

E级刀法:不论刀具,刀法相当于练刀五年的程度。

精钢匕首:精钢打造的匕首,比普通匕首要锋利一些。

(技能从低到高分为:E、D、C、B、A、S)

看到系统面板上的一排信息,李信感觉自己脑海中也同时多了许多知识,应该就是那三种能力的。

在一个只有他能使用的无限大空间里,还存放有一把小匕首。

他马上吸收整理知识,这些知识和记忆,可是现在保命的关键。

ps:读者老爷们,求鲜花!求收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拳出魂至前话:油纸伞01

    夜幕不露一丝星光,入夜的天黑沉沉的,浓云紧挨着屋顶,仿佛随时都会倾塌下来,寒风卷过街巷,吹得路旁人家门前垂挂的风灯摇晃不止。南方的冬日虽没有雪,但这大雪时节依旧冻得慌,长长短短的街巷里行人寥寥,即便是有人,也皆是脚步匆匆。寒风如同刀子,如此冻人的天气,没人愿意在外久留。安唯一将双手并在嘴前,朝掌心哈

  • 无为天山羊胡

    刚一踏进前方的门,一阵古朴的风吹了过来。四周是紫檀木的沙发,紫檀木的茶几,紫檀木的床。却融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房间角落是各式各样的书,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墙上是威武霸气的刀剑。前面是一位衣着素朴的老人,转过面来,他的脸上皱纹遍布,眼睛浑浊不清,最可笑的是还有一缕长长的胡子。“噗嗤!”白石塔看到面前这个

  • 我家影后超能打第二章在线阅读

    成亲当晚,王大雷确实喝醉了,不过他倒是没有喝到烂醉如泥的地步。他跟吴书来借着大家伙儿的起哄,你一碗酒我一碗酒的,咕咚咕咚喝个没完。吴书来是真的难受啊,为了要放弃娶老家的“媳妇儿”,他可是闹到了团长和政委那儿,直接被关了禁闭的。老吴和小胡军医是刚安顿在白山兵团就相好了的,谈恋爱谈了半天,准备好结婚的时

  • 妖精食肆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三章

    半夏在强烈的压迫感之下,僵硬后退。可在巨大的体型差面前,他退的这点距离,根本对巨龙造不成任何影响。猩红的舌头从黑龙嘴里伸出。靠!半夏忙按上空间手环。匕首,激光枪……随便哪个都好。半夏的手因脱力酸痛而发颤,还没取出武器,那舌头已经落到他身上。半夏下意识抬手去挡,巨大的推力袭来,他毫无抵抗之力地跌倒在地

  • [老九门]九门纪事捕鱼!

    “死亡通知单:受刑人:郑潮。罪行:贩毒、谋杀。执行日期:2018年,7月9日执行人:死亡策划者。”……“死亡通知单:受刑人:张松。罪行:贩毒、谋杀。执行日期:2018年,7月9日。执行人:死亡策划者。”……“死亡通知单:受刑人:叶德志。罪行:贩毒、谋杀。执行日期:2018年,7月9日。执行人:死亡策

  • 血旗在线阅读第五章

    “怪了,这往日,就属那宛南春阁里灯火亮地早,今日怎地都这个时辰了还不见动静?”一翠裙小丫环提着食盒经过正院时,忍不住跟身边的同伴嘀咕。“快噤声!宛南春阁可是县主的住处,岂是我们这些小奴小婢可以窥视的,若让人听了去,以县主的性子,你我小命难保!”那翠裙小丫环闻言吓得一个激灵,顿时不敢再多嘴,快走几步出

  • 末日之最强尸兄在线阅读第5节

    卡卡罗特的身世让人忧虑,他的力量也让人恐惧。这才十四岁,就能够变身成为如此可怕的巨猿。等他再长大一些,岂不是要变成更加恐怖的怪物。不过好在卡卡罗特被万磁王艾瑞克摔了脑袋之后,似乎变得比以前好多了,这才让x教授还有信心,看着卡卡罗特变成一个好人。...第二天,学校就开始了如火如荼的重建工作。因为有万磁

  • 清宦行在线阅读第十节

    丰城九月十五日——满城金菊盛开,千姿百态、争奇斗艳。今日正值是萧家长辈一年一次齐聚府中,开长老会的日子,萧老夫人又最喜菊花,府中的奴婢、下人忙得不可开交,将萧家点缀的繁花朵朵,娇艳柔媚。使壮丽奇伟的府邸在宏大粗犷之下又隐含几分秀雅之美。萧府门前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萧家,百年氏族、子孙繁多,每年今日各

  • 重生魔剑之灵在线阅读第4章

    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刘然几次用话语想要打动赵茜,想让她跟随他一起出山,闯天下。但被赵茜拒绝了。从神情上看,赵茜并不是不想出去,而是她好像有什么事情一样。但从来不对刘然提起。不过,赵茜虽然拒绝了刘然,但在刘然的风趣的话语下,两人的关系却是越来越微妙起来。刘然知道赵茜一时半会儿不会跟他出去,所以,他现在的

  • 魂牵梦萦思秦夏在线阅读第一节

    隆冬,寒风刺骨。梁河冰冻三尺,鹅毛雪落在冰面上,来不及积厚,被风卷得离乱。东岸上迎风立着几骑人马,屏息凝神,望进对岸那片灰茫茫的天地里。不知等了多久,天边终于现出一骑白马,绝尘而来。众人微不可闻地,皆松了口气。领头的是个女子,红袍遮面,眼睫上轻染白霜,掩不住一双飞虹似的美目,顾眄生辉。坐骑懂得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