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快穿)女配逆袭的99种路线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5/4 12:49:18 作者:童梦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快穿)女配逆袭的99种路线
(快穿)女配逆袭的99种路线
作者:童梦同来源:晋江文学城
方云被系统坑了。她问,“不当女配可以吗?”系统说,【不可以,因为这是女配逆袭系统。】方云大怒,“男主、女主,个个自带金手指,我啥都木有!逆袭什么啊逆袭!”系统娇羞地表示,【你有我啊……】方云继续怒,“你有啥用啊!啥忙也帮不上!”系统立刻回答,【我有温馨小提示哦。】无奈的方云破罐子破摔地表示,“我是女配又怎样!我就要用一腔热血斗败你们这些金手指!”下嫁的千金全民diss的整容明星挽救侄子的女先生女大夫包子女女猎户校园王子的前女友AA制女刺客豪门少妇在的女德班不做王妃的贵女丁克男人的妻子总裁千金和凤

阮青荇将车直接驾到了钟翮那间小院的门口,钟翮从车中出来,身后背着满身鲜血尘土陆嘉遇。白衣上青红交错,阮青荇默默感叹了一下,头一次见到钟翮那身白衣染血。钟翮倒是习惯,并且背着陆嘉遇的时候还小心地避开了他的伤口。

“钟姐要我帮忙么?”阮青荇试图搭把手。

钟翮手腕上的珠子忽然变得滚烫,啧,人家爹不愿意了。她颇有些怜悯地刮了一眼阮青荇:“不必了,你且回去吧,霍先生定然等你许久了,你这么动手动脚人家爹爹介意。”

阮青荇立刻缩回了手,尴尬得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却还有些不放心,“那要是需要帮忙一定叫我啊。”

钟翮点了点头,示意让她放心,然后抬脚跨进了门内。

背上背的人轻飘飘像是一片不起眼的羽毛,趴在钟翮背上硌得她生疼。钟翮这小院子不大,只有一间卧房,背上背着的还是一个男孩,怎么看都没有让人家躺地上的道理。

更何况从小钟翮受她那冷若冰霜的父亲管教,若是不小心碰疼了谁家男孩,那都少不了藏经阁抄书一日,更别提冒犯或者说轻薄了。男孩么,怎么都该是放在长辈怀里千娇万宠着长大的。

钟翮小心翼翼将他放在了床榻间,仔细看了看陆嘉遇的脸色。大抵是一路上受了惊吓,再加上没能被好好照顾,身体受了寒,伤口有些溃烂,此时发起了烧。

更何况钟翮有一点不为人知的洁癖,陆嘉遇满身尘土血迹,怎么都该清洗一下,她瞧着着一道道的血迹就手痒。钟翮犯了难,就算蒙住眼睛也是冒犯,无法,她低头跟手腕上的珠子打商量,“先生,跟您商量一下,我能……。”

话还没说完,玉珠立刻变得滚烫,大有只要她敢动手就在她的手臂上烫出一个洞的架势。

好吧,她不能。

钟翮对这样的疼痛视而不见,只是惆怅地放下了手,“罢了。”

她出了门在院中的井里打上来一桶水,然后去灶房生了火,那灶台干干净净,只是一丝烟火气也没有,钟翮在一旁折了一根枯树枝随手丢进灶台中,随手便是一簇青色的火焰“嚓”一声燃烧了起来。

她不疾不徐坐在灶台旁边等水烧开,钟翮低头看了看自己素白的手,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右手。微弱的青光在她的十指之间飞舞流动,带起了一小股旋风,可灶台里那青白的火焰连动都不动,小小的旋风带动着钟翮的长发微微飘动,青色的灵流凝成一股一股在落在了她的手臂上。

那是一只昂首的青鸟,尾羽像瀑布一般垂了下来。

钟翮瞧着伏在臂上的青鸟,像是看着一个老朋友,她太久没见这只青鸟了。钟翮轻轻抬了抬手让青鸟落在自己肩膀上,然后撸起了袖子将热水与冷水混在一起,混成了合适的温度。

钟翮偏头,“你帮他打理一下,注意别碰那孩子的伤口。”

青鸟展翅低头,然后拍了拍翅膀带着流泻的青光飞进了房中。钟翮吩咐了之后,收起腿脚,坐在了院子中间的青石上。

青鸟的动作很快,不出须臾,便拍了拍翅膀从房中飞了出来,然后悬停在钟翮面前仰了仰头示意它已经做完了。

“很好。”钟翮轻轻勾了勾嘴角,而后伸出手,青鸟的身影乍然化作一股青烟溶进了钟翮的身体里。

钟翮站起了身,正准备进门,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低头对停泊在她手腕上的新鬼道:“我就当他是我弟弟,还请先生信得过我,我得看看他的伤口。”

手腕安然无恙,钟翮便默认他同意了。于是推了门进去,陆嘉遇的发尾还潮湿着,侧身趴在那一方榻上。额头的伤口看起来已经被清洗过了,有一缕湿漉漉的长发贴在脸颊上。

钟翮放轻了脚步走进他,伸手将陆嘉遇鬓角的湿发拢到脑后。肌肤相触,滚烫的体温几乎要从陆嘉遇身上传到钟翮的指尖。没有尽头的苦难与不曾放松的心神终于耗尽了这个少年的体力,马车上他尚有力气睁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神,可如今连过了一遍水都没能醒过来。而洗干净了的少年却更显得清瘦了些,他的两颊都凹陷了下去,眼尾像是一笔入了水的墨色,眼睫像是小小的扇子,盖在眼睑之上。他身上穿着钟翮的衣裳,衣裳有些大,脖颈像是一只天鹅那样埋进雪白的衣领,蝴蝶骨将白色的中衣撑起一个弧度。

钟翮放轻了动作,伸手轻轻搭在了陆嘉遇手腕的脉上,新鬼按捺不住,从玉珠中跳了出来,“仙人,他可有大碍?”

钟翮收回了手,轻轻皱了皱眉,“没事,太累了,再加上伤得有些重……若是不介意,先生叫我钟翮吧,区区神棍,当不起仙人的称号。”

那新鬼不肯,轻轻摇了摇头,“小姐大恩大德,不可直呼其名。”

估计这位生前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纵是死了也是落落大方。

钟翮见他已经改了称呼,也就不再强求,“他大抵睡到下午就要醒了,我去为他煎一副药来,还请先生在这里守着他,若是情况不好,来寻我便是。”

说罢她出了门,柴房中放着一个柜子,柜子中分成了一小格一小格,里面放着不少说不上的药材玉器。

钟翮分开捡了几样,然后用小炉子熬了起来,苦涩的气息霎时间充盈满了整个房间。她望着冒着热气的炉子,陷入了一场无人得知的思绪中。白衣铺在地上,灰尘在天光中翻涌下坠。

傍晚,不出所料陆嘉遇醒了。新鬼骤然在钟翮身后现身,钟翮却连头也没回。

“钟小姐,嘉遇醒了,他听不见我说话,还请小姐帮忙劝解一下。”

钟翮起身端起放在一旁白瓷砖上温度刚好的药碗,“你且放心。”

她推门的时候,陆嘉遇已经醒了,她的衣裳对于他来讲还是太长了,长袍逶迤,他光着脚斜坐在地上,伸手摸索着。

听见门的响动,他猛地往后靠了一下,微微低着头,低声道,“谁?”

钟翮倒是对他这样的态度不怎么在意,将药放在小桌上,然后缓步走过去弯下了腰。

陆嘉遇只听到几乎是贴着耳的一句话,“我是你的恩人。”那声音谈不上清亮,倒是总让人想起夏日惊雷。理所应当,像是被疼爱他的长辈注视着。

随后便是一双手穿过他的腰身,“冒犯了。”陆嘉遇整个人腾空而起旋即被放在了床间。

“来,把药喝了,小门小户没有蜜饯,还请公子忍着些。”那声音慢里斯条,冰凉的瓷碗就抵在了他的唇下。

陆嘉遇烧得迷迷糊糊,下意识就呷了一口。他一时间愣住了,那碗药太苦了,苦得像是一把钉在舌头上的刀子。

“咳……”他控制不住得咳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涌起了一层血色。

“这么苦么?”钟翮伸手拍了拍他的背,陆嘉遇咳得整个人都趴在了床沿上。还不等他直起身子,钟翮忽然感觉到手掌下的身体绷紧了。

火光电石间,一阵令人战栗的疼痛忽然穿过了陆嘉遇单薄的胸膛——就像是有人生生将他胸口的骨肉拆分开来。

太疼了,陆嘉遇的手指都扣进了床沿,新鬼趴在床沿,他试图伸手接住陆嘉遇嘴角落下的血珠,可惜那些鲜红的血珠只是一次又一次穿过他半透明的手掌。

“爹……爹……”

这些破碎的句子像是从心口咬碎了吐出来那样艰难,胸口的衣裳已经被他攥成一团,钟翮忙伸手扣住他的下颚,让他松开自己的嘴唇。

钟翮的胳膊卡在陆嘉遇的肩颈之下,她微微抬了抬胳膊,让陆嘉遇将身体坐直一些,免得被呛住。

陆嘉遇扣着钟翮的手臂抬起了头,他的眼睛忽然镀上一层浓重的黑色,像是在水中浸入了一块松烟墨,丝丝缕缕的黑色在他瞳孔中翻涌缠绕,像是要染出那墨色的眼尾。

日落将尽,钟翮感到自己手臂上的手指开始颤抖,陆嘉遇定定地看着新鬼站着的地方,呕出一口血,血液顺着地缝缓慢流淌,像是有意识那样将流至新鬼脚下。

最后一丝阳光被长白山收束,那双浓黑的眼睛在夜色里泛着莹莹的光。

“爹。”陆嘉遇看到了,他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爹爹站在他面前,而他爹爹已经死了。陆嘉遇疼的肝胆俱裂,双眼几乎流出血泪来,他黑暗的视线里浮现出一个阴沉沉的轮廓。

周遭天地风云骤变,屋外滚滚惊雷炸起,浓云像一只青面獠牙的兽,对着那方院子张开了血盆大口。整个屋子像是骤然入夜,青石板上响起拖着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夕之间竟分辨不出到底是多少个——阴魂。黑影像是蛇一样爬上屋外窗棂,一排排一道道,冷冷地凝视着屋内的人。黑压压的影子像是一座座墓碑,将屋子围成了一个铁桶。鬼气像是潮水一般向着这个屋子涌了过来,只是临到跟前却像是被什么东西震慑,只敢止步在门外。

无数漆黑的人头一列列像是群狼一般露出莹莹的眼,将小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只有丝丝缕缕的鬼气顺着门缝试探一般流泻进了屋子里。

钟翮心道不好,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不起眼的小瞎子是个阴阳眼,还是不自知的那种。她还没来得及问他的八字,就现今这样的场面来看,他不异于蚁群中的糖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假面骑士之最强扫地工之八卦炉(求花花)(7)

    “攀叔叔,我记得前不久,我们派还进了一批飞行器和器种,不会这么快领光了吧。”这时一直站在一边没有开口的杨惜文垂眉细声说道。对于杨惜文这位负责长老则不敢托大,他撑起笑容,勉强地说道:“那我去仓库中看看还有没有货。”说完转身就走。李阳冷哼了一声,如果他的魂力还在,何必受这样的鸟气,只怕这种小人,巴结自己

  • 神豪从穿越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我没有打扰那趣味盎然的布加拉提小队见面会。要知道我是个识趣的人。况且他们也与我无关。因为我在打扫卫生,所以没有去管,结果最后不知道怎么搞的,反正不管怎么说那个什么茶真的是骚操作,就算是本DIO也是真的佩服阿帕基……最后布加拉提小队都勉强接纳了乔鲁诺。布加拉提小队的福葛……说实话,金发暴躁高智商,这让

  • [综]付丧神育儿宝典之第六章

    苏瑜很快被姜路予差点吓哭。姜明凯夫妇去上班了,姜路予吃完早餐后就催促着苏瑜出门。苏瑜很不想去,她对打球又没有兴趣,还不如回去多做几套卷子。但姜路予偏偏拿他爸来压苏瑜,一个劲的说:“我爸说了,让我带你一起去,要是我出门不带你,我爸知道怕是要揍死我!”姜路予把自己说的活像是个捡来的孩子。苏瑜无奈,只好跟

  • 伞侠第10章在线阅读

    徐策拉紧了被子,转身对着摄像机组吩咐了几句,让他们正常跟拍,节目的进程不能落下。自己则和她们说了声我还有事情就先退下了。说的是“先88,回头见。”语气也是温温和和的。但路遥却从中听到了几分咬牙切齿之意。这会儿时间太晚了。直播间没有多少观众,有几个夜猫子无意中闯了进来,看到了这一幕,一个个都笑喷了。—

  • 我不想修仙在线阅读第八节

    郭靖看到黄蓉狼狈的身影,疑惑的问道:“蓉儿,你终于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黄蓉连忙说道:“小心,欧阳克来了。”杨逸在黄蓉快要返回的时候就已经发现欧阳克了,所以他一直都保持着警惕之心,以面对欧阳克的报复。欧阳克大步流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脸笑容的说道:“晚了,哈哈,今天你们都会留在这里。”杨逸笑着说道

  • 人族最后的星火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孩子,一听说她大哥回来了,就乐的一点规矩都不讲了。”大太太笑着说道。“我看若儿挺好,活泼可爱。”太夫人也笑呵呵的看向了门口,跟大丫头蓝双说道:“快把帘子掀开,请两位小姐进来。”“是。”蓝双应了声,亲自去打了帘。门外就跑进来了一个穿着淡粉色裙子的身影,进了屋子,谁也不看,只对着上官云鹤跑了过去,“

  • 玄尊记第5章在线阅读

    客栈内的两人也是一夜无眠,元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弄的木窗一阵的异响,今日的事情太过于震撼,这与往日路过的城镇不通,这镇上没有一个人是正常的。就连街道边上蹲在地上的小孩子,眼神中都带着诡异的目光,他想不明白也猜不透,权叔也不肯告诉他具体的情况,学堂中的夫子常常挂在嘴上的幽都鬼城也不过如此吧,鬼城中生活

  • 军师被拐记第九章

    也许是衣服太大了,又或者是我们太小了,大宝他们拿过来的衣服我们穿着很不方便。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好在我们从住处来到这的道路比较干净。这白的几乎透明的衣服没有弄脏。这是一个巨大的平台,如果凭我的小腿跑一圈,估计得一个半天。我们跟着大宝和老张向前走,来到平台靠前的位置,我抬头望去,面前是一个很高的高台,

  • 神剑飞仙埃里克

    金毫不吝啬于对安妮的称呼:“我没想到李在英国还能找到你这样的美人儿,来,我带你认识认识好莱坞的名流,剩下的路还要你自己去走。因为你长得漂亮,所以,运气不会差的。”金递给安妮一个装满透明色液体的高脚杯,刚好覆盖到高脚杯的底部,随着安妮前进的步伐左右摇动。卡戴姗家族是好莱坞出了名的名媛家族,虽然名声实在

  • 悲剑传说之旧事

    走廊里传来两人说说笑笑的声音,悠之端着碗,突然觉得倒尽了胃口,如何也吃不下去。三姨娘貌美可人,三哥沈言之帅气俊朗,他们对她都非常好。疼她爱她,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的众人之一。但是她永远记得,当他们二人被人捉奸,辩驳无效之时,父亲将三哥打成了瘸子,仕途尽断。三姨娘的脑袋上被枪打了一个窟窿,汩汩的鲜血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