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他的诗之王氏好姻缘,天子降人间(2)

2021/5/4 12:42:56 作者:杜宇声声不忍闻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的诗
他的诗
作者:杜宇声声不忍闻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爱他,我会告诉你,那是因为他的诗。

天源历一六七二年,夏天,午时。

随着“哇”的一声啼哭,震金王家又新添了一个男丁。这个男丁是三长老王广通这一脉今年唯一新添的男丁,同时也是王广通的亲孙子。王广通膝下有一个两个女儿,儿子王文渊最年长,大女儿王文静次之,小女儿王文秀最小。

看着襁褓里的亲孙子,王广通高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一时间平常老夫子般作为的三长老在他人眼里看来就像是一个乡间老翁无异。其实这也是怪不得王广通,他虽然饱读诗书,明理通达,平常为人也是不苟言笑的,但是耐不住年纪越来越大,今年已经六十有一了。要知道在这样的年代里六十一岁还没有抱孙子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王广通唯一的儿子王文渊平常只顾着读书育人,直到三十五岁才接受家族的指婚,妻子叫李云云,是震金大陆上的一个中流偏上的帮派——九龙帮帮主李尚龙的独女。虽然九龙帮距离王家的势力范围很远,但是因为一直以来王家都与九龙帮有各种往来,因此这段姻缘也就结下了。

因为王文渊的木讷和内敛,婚后两年的时间双十年纪的李云云才给王广通这一支添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男丁。王广通静静的盯着已经在襁褓中睡去的小孙子,沉默许久。随着王广通的沉默,站在王广通周边的人也逐渐安静下来不再说话。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王广通一拍桌子,轻抚一下黑白相间的胡须说道:“老夫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我这孙子的名字应该叫王章法,文章礼法,张弛有度。”

见到众人都不回话,王广通有轻抚着胡须看向王文渊,轻声问道:

“文渊,你觉得为父给孙子取得这名字如何啊?”

王文渊刚刚喜得一子,还沉浸在得子的喜悦和对妇人李云云身体的担心之中,并没有在意王广通说了什么,一直木讷的傻站着,并没有恢复王广通。

王广通虽然是读书人,但却是一个急性子直肠子。这要是放在平常时候,老头子早就要开骂了,但是今天喜添新丁,王广通直到这不争气的儿子在想什么,便也不在意王文渊的状态便清了清嗓子里的痰又加大声音问了一次

“文渊我儿,你觉得我给我这孙子取的王章法的名字如何啊?”

王文渊被这老头子的声音一激恍然醒来,对着王广通行了一礼,说道:

“文章礼法,甚好,父亲费心了,全凭父亲做主。”

说完再行一礼。这礼刚刚行完便又接着说道:

“父亲,云云刚刚生产完身子尚虚弱,我想去内房看看云云,确实是担心的紧,还请父亲准许。”

“嗯,这没什么可说的,你确实应该去看看云云,今天她可是我们王家的大功臣啊!另外除了奶妈留下照看我的小孙子,其他人也懂一并离开吧,不要叨扰我这好儿媳休息!”

“是,三长老!”一众下人应声退下。

看着下人们都退下了,王广通也对着王文渊说了句有事处理也就离去了。此时房间只剩下儿子王章法和奶妈了,王文渊又看了看睡熟了的儿子,用右手的食指轻轻地从小章法的脸上划过。然后满脸爬满了微笑,转身向内房走去。

一进到内房就看到李云云的脸上满是疲倦和苍白,小章法的出生还算是顺利的,饶是如此,生孩子依然是极其耗费女人的心血精神的一件事。

李云云还在昏睡着,王文渊在她的床边坐下,蹑手蹑脚的用自己的长袖轻轻擦去李云云额头上的汗水,又将她的手轻轻地窝在手中,温柔的看着妻子的脸。王文渊虽是一个木讷且不解风情的男人但是却不傻,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不好他的心里就跟明镜似的都知道。

王文渊作为王家第二大分支的嫡长子到了成婚年纪的时候自然少不了有各种各样说媒的上门,但是他的行为语言太过于木讷,呆滞,逐渐的王家周边的适龄少女也都知道了王家的这个傻儿子,便也就不再有人上门说媒了。不仅仅是王家周边的家族和帮派说王家三长老的儿子是傻子,就连王家的族人之中也有很多嘲讽王文渊的人。之前的王文渊还是有一些在意的,并且越是在意就越是严重,然而这一切都在李云云嫁过来之后慢慢改变了。

李云云是九龙帮帮主李尚龙的独女,自幼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虽然是个姑娘,性格却飞扬跋扈,灵动不羁,而且天生的一副好皮囊,唇红齿白,面若桃花,及笄之年家里的门槛就已经被提亲的媒人踏平了,但是无奈她的性格实在是跳脱,竟是没有一个说媒的成功。

李云云虽相貌动人,却生的一副男人的骨架,身高与这寻常的男人不相上下,加之从小习武,渐渐地随着年龄的增长,提亲的人也就没有了。因九龙帮与王家交往密切的原因,一直为女儿嫁不出去而发愁的九龙帮帮主李尚龙偶然得知王家三长老王广通的嫡子未婚配,于是与王广通一拍即合,极力促成这桩婚事。

李云云得知此事后极其不愿意,跑去与李尚龙大闹了一场,但是这一次李尚龙实在是铁了心,李云云拗不过只得乖乖地答应出嫁。当然李云云在出嫁之前是不知道别人对于这个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的评价的,她只是知道这个男人年纪有些大,喜欢舞文弄墨而已。要是让她知道她未来的男人就是别人眼中的傻子,以她的性格,即便是独生至死也不会嫁与王家的。

天源历一六七零年春,王文渊与李云云成婚。成婚之初李云云也听说了关于丈夫的风言风语,却有些排斥王文渊,但是王文渊也不在意,一直对李云云以礼相待,成婚三个月竟没有行过夫妻之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李云云也逐渐的了解了王文渊是怎么样的为人了。

虽然话不多,甚至有时候和自己说话还会结巴,但是李云云也知道自己的丈夫只是一个一心钻研学问、不问世事的书呆子,并不是个傻子。而且最重要的是王文渊并不在乎什么男尊女卑的观念,对自己非常好,也很关心尊重自己,便慢慢地对王文渊心生情愫。于是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李云云手把手教导王文渊完成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变成了一对有名也有实的夫妻。

既有夫妻之实,李云云便对王文渊日渐温柔,这也渐渐治愈了王文渊压在心头多年的心结。夫妻关系更加融洽,于是乎在夫妻两的不懈努力之下,天源历一六七二年的夏天,王章法就这么诞生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吾家娇女之不解之变(7)

    第六章不解之变“皇子和公主殿下?”看着紫金腰牌,林叙先是一愣,随即面色大变,目光骤然的看向秦历,见后者也有些惊恐的看着他,显然秦历也不知道叶良和姬灵儿的身份。而身后的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皇子和公主意味着什么,要说他们是皇城在这片区域的主宰的话,那皇室才是整个皇城真正的主宰,甚至是洛星国的主宰。在

  • 您的渣受,请打包带走之盘古大陆(1)

    林浩猛然惊醒,只感到头疼欲裂,浑身剧痛。他摇摇晃晃站起来,发现自己在一片大草原上,一眼望去,碧草如茵,隐约可见远方的牛羊,但看不到草原的边际。穿越了?林浩愣了愣,他是地球上的一个普通宅男,刚在家通宵打完游戏,就趴在桌子上睡觉,想不到一睁开眼睛,居然出现在这里。“老天爷,别吓我,真穿越了?”林浩出了一

  • 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在线阅读第3章

    傅望舒恢复意识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至于是什么香味没有闻出来。她睁开眼睛之后发现屋子里点了熏香,香味是从香炉散发出来的。这里并不是自己的炼丹房而是一个精致的房间,好看可惜没有灵气。对于一个修士来说没有灵气的房间装修的再豪华也跟寒窑差不多。她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这才发现她整个人都变小了,受到了不

  • 乱武三国志第五章

    就在风莲看着医护人员离开,目光渐渐从惊讶转成呵呵时,幸村看到医护人员离开,便温和的拍了拍手,“好了,大家集合……咳咳……”话说了一半,就又是两声咳嗽,真田见状立刻扶住幸村,“幸村,你休息吧,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于是幸村就此露出一个带着两分虚弱的笑容,“辛苦你了,真田,给大家介绍新来的监督吧。”真田

  • 亢龙天神第六章

    第六回焚烧宫殿,董卓犯下了恶行;隐藏印章,孙坚违背了约定上文说到,张飞拍马追赶到关下,关上弓箭石头如雨点一样落下,不能前进而回。六路诸侯,一同邀请刘备、关羽、张飞,庆贺功劳,派人去袁绍军营中汇报胜利的消息。袁绍于是发布公告通知孙坚,命令他进兵。孙坚带领程普、黄盖来到袁术军营中相见。孙坚用木棒在地上画

  • [刀剑乱舞]雪狼国永在线阅读第五章

    这是武净言三人砍柴的第七天,三人将砍好的柴码到路边,早出晚归的不停劳作,七天来,已经沿着小路砍了约么百丈远,三人的话越来越少,武净言又一次直起了腰,用力的锤了锤,道:“余家姐姐,我怎么觉着自己快坚持不住了。”余小洁也停下手中的活,道:“是呀,我手上的水泡都起了三遍了,感觉腿脚都不听使唤了。”玉玲珑一

  • 那欢喜序章 那化作历史的一页

    几百年前,第七魔王率领恶魔举族进攻人界。他们用了几年时间,无数次战役向人们证明了他们的不可妥协性和十足的侵略性。他们拒绝俘虏,拒绝投降,只渴望杀戮。一时间大陆靠近他们的国家人心惶惶,其中就有狮心国。狮心国难以对抗举族皆兵的恶魔大军,于是他们选择了暗杀。狮心国将顶尖魔法道具——死神的玫瑰藏于一众礼品中

  • 被迫成神的法师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五天。洛鸿照例起了个大早,用陈美嘉的电脑上网,登上了千奇中文网的首页。稍稍浏览了一下页面,洛鸿目光忽地一动,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首页上大大的挂着一本名为《斗破苍穹》的小说。斗破苍穹上榜了!没错,洛鸿虽然料想到《斗破苍穹》的成绩肯定会很好,但是却没想到斗破苍穹崛起得这么快!洛鸿看了看斗破苍穹目前的成

  • [综]审神者的相亲日常第四章

    苏致收回了目光。刚才下车,从背后扶住这小子的时候,心下一动,鬼使神差地抓住了他的辫子,然后才去推他的肩膀。柔软顺滑的手感似乎还残留在指间,意犹未尽。此刻见到这小子自己开始玩弄辫子,心底忽然像是再次被猫爪子挠了一下。苏致皱了皱眉,发动了汽车。车子一路平稳地往附近的二院驶去。苏致没说话,却敏锐地感觉到旁

  • 剑行九天战神联盟

    赫尔卡星:“贝贝他们怎么这么慢啊!不会是玩疯了吧!”岚岚正在雷伊等人面前来回走动。“岚姐!我们回来了!”天空中,一个调皮的声音响起,随后,贝贝等人出现了。“贝贝,你们是去玩,还是去冒险啊!怎么这么慢啊!”岚岚现在真想鄙视一下贝贝。“中途跳出了了个左格和艾里迅,所以回来晚了。”贝贝说。“你们那儿才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