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商女如此多娇第4章在线阅读

2021/5/4 12:27:00 作者:婻音 来源:17K小说网
商女如此多娇
商女如此多娇
作者:婻音来源:17K小说网
婻音的力作《商女如此多娇》

刘晓东突然拍倒在桌上,吓了李国旗一跳,他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刘晓东的手臂,轻声问:“你还好吧?”

刘晓东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挣扎着扶了扶歪掉的眼睛,眼神迷离地嘟囔着说:“你不是土豪……”李国旗奇怪地看着他,又听他继续嘟囔,“原来你是超级土豪……”

李国旗看他这懵懵懂懂的样子,真是好看的不得了,忍不住就把脸凑近了,暧昧地回答:“对,超级土豪,你喜欢吗?”故意把热乎乎的气息都喷在刘晓东脸上。

哪知道刘晓东非但没羞涩脸红,反倒突然双眼放光,猛地坐起身,抓住李国旗的手大喊:“土豪跟我做朋友吧!我的天,这句台词我一直想说,就是没有合适的对象,这次终于有机会了。”

李国旗被他的一惊一乍弄得哭笑不得,这人外表文静腼腆,内心却住着一个加强排的万磁王,喝醉了更是可怕,一会儿可爱的让人心动不已,一会儿烦人的让人想暴打他一顿,可怕的不是二百五,而是一个文艺的二百五,李国旗都不知道该不该追求他,啊不,是根本不知道该不该喜欢他。这个人本来可以是自己最完美的情人,却生了这么一腔绕成“井”字的肠子,横竖都是二。

李国旗有点恼,却还是忍不住去逗他。他极具压迫性地缓慢站起身,身子向刘晓东倾斜过去,眯着眼将自己的脸一点一点逼近他的脸,一边用一只手强硬地捏住刘晓东的下巴,使他无法躲避,待到两张脸仅有一掌宽的距离,便极致蛊惑地沙哑着声音说:“做朋友不行,情人,可以。”

刘晓东脸上蒸熟了,他脸越来越红,红到一种不正常的地步时,猛地挣脱了李国旗,狂风一般冲了出去。接着李国旗就听到厕所里传来了嗷嗷呕吐的声音,真是无语凝噎,好想打死这个二百五。

李国旗板着一张脸进了卫生间,这严肃的表情配上他伟岸的身形和线条刚硬的五官,使他看起来就像第一滴血里史泰龙出场,可惜现在并没有人欣赏,同一个空间中的另一个人正抱着马桶“呕呕”地吐着,也亏着五星级酒店打扫的干净,马桶跟饭碗一样洁白。

刘晓东约莫是吃下去的肉太重了,吐的并不多,大部分时间是在干呕,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淌。李国旗一脸嫌弃冲了马桶,又用酒店的刷牙杯接了水给他,他也顾不上说谢谢,勉强站起身子,扯了纸巾擤完鼻子就漱口。

这时候李国旗突然又觉得不怎么嫌弃他了,只因为这小伙儿眉头微蹙,眼角带泪,眼镜歪斜,面颊绯红,又委屈又羞怯,实在是很可爱。没办法,虽然这人并未帅绝人寰,但他李国旗就是吃这一口。于是他皱着眉头,半真半假地心疼说:“不能喝还喝!”

刘晓东这回终于没有力气再精分吐槽了,软软地倚在洗手台边上,虚着声音说:“我也不知道,平时都能喝一瓶啤酒的。”

李国旗恨不得抓着他头撞墙:“一瓶啤酒?一瓶啤酒的量你敢一直要?你喝了大半瓶你知不知道!”

刘晓东一脸委屈:“不就是十来度的红酒吗?半瓶应该还没问题啊,我哪知道……”

李国旗快气笑了:“谁告诉你十来度!苏格兰威士忌,40度啊!就是不认识,喝的时候你也没尝着不一样吗!”

刘晓东一脸震惊,继而恍惚地说:“威士忌……我也是喝过威士忌的人了!”

得,这二劲消停了没有几分钟,就又泛上来了。

洋酒后劲大,刘晓东洗了脸,在洗手台上靠了一会儿,觉得头更晕了。他想了想,大着舌头说:“我……我得走了……是不是很晚了?”

李国旗皱眉说:“你这样子还能走吗?”

刘晓东两只手一握一抬,乱七八糟地作揖,嘻嘻一笑,稀里糊涂地说:“当然,这位英雄,咱们一笑泯恩仇,就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说着,他一撑洗手台,扶着墙歪歪扭扭往外走。

李国旗满头黑线,眼睁睁瞧着他扭到门口,然后开始往地上滑。李国旗眼疾手快,一步跨过去从后面架住他。刘晓东“嘿嘿嘿”笑起来,直着眼乖乖地让他架着。

李国旗无奈,只得把他打横抱起来。刘晓东这个小身板,在铁塔一样的李国旗手里还真不够看,很轻松就被抱了起来,刘晓东先是惊叫了一声,接着尖声叫道:“官人不要~~~”手上还捏着兰花指。

李国旗被雷的一哆嗦,恶心地差点把他扔出去。文艺的二百五已经很可怕了,更可怕的是醉酒的精分文艺二百五。李国旗把刘晓东抱进卧室,往床上一放,正要出去,又听见他哼哼开了。李国旗听着像是唱歌,旋律好像还有点熟悉,就弯腰俯身去听。

刘晓东音量很小,李国旗只好把耳朵凑在他脸旁边,依稀听见:“嘿呀哟……嘿呀嘿嘿哟……”正在纳闷这歌怎么这么熟悉却想不起来是什么,就听见刘晓东放声唱起来:“青城山下啊~啊白素贞,洞中千年修此身~”

李国旗几乎要崩溃了,连忙拍抚着他头发说:“白娘娘,收了神通吧!”

刘晓东本来闭着眼,这下睁开了,说电射出光也不为过,双手骈指乱点,做放出法术状,凄厉念白道:“法海!你令我夫妻相隔银河!今日我定要劈山救母!”

李国旗实在是受不了了,一不做二不休,上床压在他身上,摘下他眼镜扔在一边,按住他两只手就粗暴地啃了下去。刘晓东瞬间就不乱动了,傻乎乎地张着嘴让人牙齿里外都舔了个遍,过了一会儿,居然闭上眼睛,轻轻回应起来。李国旗这时候当然不会停下——虽然不打算吃,但舔两口还是可以的。

刘晓东毕竟没什么经验,又醉糊涂了,嘴唇舌头笨拙地蠕动了一阵,就喘不过来气了,李国旗却还不放过他,仍然激烈地亲吻着,一直到他缺氧了开始挣扎才抬头松嘴。刘晓东眼角又沁出一点眼泪,眼神迷离地大张着红肿的嘴巴呼吸。李国旗站起来,看他面色潮红地不停喘息,握紧拳头咬着牙僵立了好一会儿,才把干点什么的冲动压抑下去。

这时候刘晓东才算喘完粗气,把嘴巴闭上了,同时眼睛也闭上了。李国旗见他要睡过去,就拉了被子要给他盖上,这时候才想到应该给他脱了鞋。

李国旗也没多想就把刘晓东脚上的帆布鞋扒了下来,这时他才有点后悔,虽然不至于说是生化武器,可还是有点味道的。想刘晓东一个大男人,大热天在外面奔波劳累了一天,怎么可能没有味道呢?

李国旗有些抑郁地走进卫生间,仔细洗了手,又洗了洗脸。他抓着雪白的毛巾擦脸上的水珠的时候,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觉得今天晚上不太真实。想他李国旗一个根正苗红的总裁,还是处女座,多少有点洁癖,怎么就能不假思索地帮一个小民工去脱鞋呢?不知道他的底细就去吻他,还亲的那么仔细那么用力!

难道世界上真有一见钟情?

他要什么人没有?他只不过是早就玩够了□□和欲望那套,想找个能灵欲结合的罢了!

怎么就饥渴到要一见钟情了?

怎么就一见钟情这么个二百五了?

李国旗扔下毛巾面无表情地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自暴自弃地踱出卫生间,踱进卧室,坐到床边盯着刘晓东的脸看。

睡着的文艺青年呼吸很轻,就像一片一片雪花落在柔软的雪地上,因这轻微的声音更显得周围寂静。他的身体也几乎没有起伏,脸上的潮红色已经褪了,可能是太累,也可能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他微微蹙着眉头,脸色在昏黄的夜灯下依然很苍白。李国旗有种错觉,下一秒他也许就会消无声息地死去,身体变得冰冷,像昙花一样瞬间凋谢在自己的生命里。李国旗鬼使神差地,伸手指去刘晓东鼻子下面。温热平缓的气流卷在他的手指上,他松了一口气,缩了手才不可置信地嘲笑自己的神经质。

李国旗看着自己刚才伸过去的那只手,他今天晚上已经无奈了太多次,哭笑不得了太多次,现在已经再不能做出什么表情了,他知道自己需要思考一下。

但不是现在。

现在,他决定躺在刘晓东旁边,搂着他睡一觉,反正他睡的沉也不会知道。

剩下的事,还是明天醒来再说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守护甜心之命运改变第三章在线阅读

    自从那天夜晚出现血月之后,阿德旺老人显得非常沉默寡言,他每天都会来到村后的山顶上,静静的遥望着远方的天空,似乎想要看穿世界的尽头有些什么东西,同时又好像是在想着什么,但最终看起来更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无论哪一样,都不会有人知道。村里很多人看着沉默寡言的阿德旺老人落寞的背影,神色里都显得很同情,摇头叹息

  • 月见城传在线阅读单挑领主!

    “先撤退吧,BOSS不是目前的我们能够解决的,起码拖延时间恢复一下才有一战之力,否则就是送死!”王安石看着这一地的老弱病残,再对比一下领主的威力,只有无奈地说道。其他三人也都纷纷点头同意,六个哥布林就差点让这只小队团灭,要不是在紧急时刻王安石大展操作,灵活的走位拉怪让张旭的治疗压力减缓了不少,其他人

  • 风月无涯在线阅读第5章

    所以说为什么会搞成这样啊?这些人都是谁啊难道我还在做梦吗?废弃小洋楼的庭院里横七竖八的堆着用木板石砾组成的小山,而小山的顶端蹲坐着一个裹着白色披风的少女,她黑色的长发从兜帽中漏出了几缕随着风飘动。“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泪子低垂着头默默的盯着自己已经满是划痕的鞋子看,直到两只毛绒绒的小爪子进入视

  • 最强道士小潮潮QAQ

    我的桌上多了一瓶蓝色的灵,我走进去,小蝶看见我向我微笑,我走到她面前,坐了下去,小蝶开口:“说把它吸了吧。”我打开瓶子毫不犹豫的吸了下去,我手一开就发现一团火在我的手心,而这次的火是红色的,这时候一只女鬼从我身边飘过,郎朗的读书声已经没了。看见女鬼向小蝶飘去,她的力气太大了,把小蝶压在下面,小蝶急忙

  • 七十年代纪事之第一章(1)

    【01】属鸡的纪聿,从小到大,经常会被人念错名字,因为别人乍一眼看上去,下意识就会念成“纪律”,毕竟纪律可比纪聿(yu)顺口多了。纪聿只想呵呵。据说名字经常被念错的人,不仅会各种尴尬郁闷心累,运势也会衰。纪聿刚上高中时,被分到了高一(4)班,学号14号,还坐在了教室第四组的第四排。这真有点不吉利。哼

  • 清平乐之城开在线阅读第一章

    “8号晚十点二十三分,某监狱犯人发生摩擦,造成一人死亡三人受伤,以下是死亡人员信息。德克奇,男,102岁,星历352年因抢劫、故意杀人入狱,被判有期徒刑211年……”钟佐刚睁眼原本还有些迷糊,听见这条新闻便清醒了,笑着评价:“进去五年才挂,看样子昨晚确实是打起来了。”房间自动调节至最舒适的温度,他身

  • 霸道成长记在线阅读第9节

    第二天一早,大家分头行动,余天成大方的表示前期的所有花费都由他自己承担,算是一种投资,也算是一种补偿,毕竟自己不参加战斗,以近乎于零的风险坐享其成。不过大家也都没有这么认为,各有分工罢了,大家能够安心出去猎杀魔兽,一是能快速积累财富,二也能在战斗中快速成长,毕竟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的,虽然有皇室维持,

  • 我的房东是主播之林庭(7)

    三年前林家除夕家宴,林庭带回去一个年轻男孩儿。当然不是和其他二代三代一样在外面养的小情儿,如果林庭真愿意带人回去,林老爷子也不至于着急四处给他物色人了。林庭的洁癖不偏不倚表现在了各方各面。和花名在外的林父不同,掌着林家几乎所有家产的林家大少,年轻有为,今年才刚二十七岁,却任何场合荤素不沾,洁身自好的

  • 据说师尊是魔头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当我穿着衣裤折了三折还显大的军服出现在食堂时,王天风对我点点他对面的位子示意我坐下吃饭,对于旁边学员向我投来的好奇的眼神,我发挥了吃饭超级专注的一贯作风,丝毫没受影响,吃了一碗又一碗,一直吃到桌上的饭盆都空了,我才意犹未尽地放下筷子。往旁边一看,整个食堂里只剩下大瞪着眼睛的郭骑云,还有双手交

  • 变A不成还装B,会怀孕的羽箭

    皇家猎场内,陷入骑兵包围的鹿群正在寻找能逃出的缺口,但它们每次的试探都会被骑兵的长矛给逼退。头鹿低垂鹿角,发出呦呦哀鸣。三皇子梁辰极将羽箭搭上弓弦,左手食指伸出,托住箭首。他对这一击抱有必定命中的信心。五皇子梁叔阳搭上他的肩膀,想要阻止他。梁辰极没有回头,只是语气轻蔑地道:“五弟,你且候在一旁,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