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穿越修仙之女配不炮灰在线阅读他们来了

2021/5/4 12:29:26 作者:蓝紫羽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越修仙之女配不炮灰
穿越修仙之女配不炮灰
作者:蓝紫羽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是一个现代女穿越到一本叫《白莲花女主修真记》中恶毒女配这一角色的故事,这是一个穿越女配vs穿越女主伪白莲花的故事。此文里的地名人名绝对原创,如有雷同,纯属意外。请原谅简介无能。

按理说,苏州城靠海,该有往来贸易交汇的港口、商路,但着除了一个荒废来的港口和一条泥泞的商路外,就没什么了。

也是因此,本就偏僻的苏州小城,变得更加偏僻。

少了往来的贸易,苏州城里也就没什么集市设立,只在城口的那处小地方,圈了块地,供城里的小贩百姓买点吃食器具。

当然,城里的大户人家,还有酒楼青楼,都是跟农户签了契约,送货上门,也就不必冒着严寒酷暑跑这些路采购。

而李箫这次跑出来的目的也自然不会是逛逛这所谓的集市,而是城门外,那一座不知年代的凉亭。

苏州城外那条宽阔的官道,在其边上躺着一条镶嵌在山中、穿入海里的长河,自远处望,可以看见一灰一绿两条长蛇向着北边蜿蜒前行。不远处便是那座亭子,直直的出现在官道头和长河中央,如一名卫士,守护着这片净土。

这地方是李箫最喜欢来的,自小,没事干的时候就溜到此处,听一听海风呼啸而过的声音,闻一闻山间沁人心脾的味道。

站立亭中,看着下边奔流不息的河水,迎着迎面袭来的海风,他总有一种“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感觉。

只可惜,他不是英雄,更不是名垂青史的人物,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个胆小鬼,一个,懦夫。

“日,太阳啊。”李箫望着天边摇摇挂起的红日,鬼使神差的念了一句。

“淼淼啊,你说少爷我是不是很有范儿。”兴致正起的李箫摆着poss,说道。

“嗯。”丫鬟的恭维极其漫不经心,惹得李箫下意识的转身。

“你在干嘛?不看我吟诗,没事摆弄什么手指。”李箫走到淼淼面前,敲了敲后者的脑袋,说道。

“啊。”淼淼吃痛的叫了一声,嘟囔着嘴,“少爷干嘛打我,弄得算到哪都忘了。”

“不好好夸赞少爷,你说该不该打。”李箫坐到石凳上,说道,“你在算什么?”

“小姐跟少爷您的生辰。”

“生辰?”

确实,他跟楚歆儿的生辰快到了。而且,二人的生辰是同一天。怪不得这几日府里忽然忙碌起来。

要说起这生辰,按楚府的规矩,必然是举办一场生辰宴。

虽然生辰宴上的亲朋好友没多少,大多数都是附近的达官贵人,但这难以挡住李箫对于生日的热忱。

记得上一次的生辰宴,他就做了个蛋糕,虽然品相不好,但味道还算是不错,在这个没有烤箱的时代,做出来已经是不易。

那次,前来参加宴会的不论是老爷还是带来的下人,都分到了一小块,这蛋糕的味道甚是好吃,软软的,入口即化,还有上面的贡果,清甜极了,让人难忘。

宴会过后,仍有丫鬟意犹未尽,常在私底下讨论。也难怪淼淼会惦记自己跟姐姐生辰。

“少爷,这次我们还能不能吃上您上次做的那叫蛋糕的物件。”淼淼舔着嘴唇,傻笑道。

这蛋糕可是稀奇物,听小翠姐说,小姐在外这么多年,也没见有哪家甜品摊子卖过,这是楚家人才能享受的。一想到这,小丫鬟就不由自主的傻笑。

李箫白了一眼淼淼,心想着小丫头怎么只知道吃,让她放个风都干不好,得亏是在楚家干活,要不然可有她受的。

不过也好,有这么个呆萌丫头陪着,怎么都不会寂寞。

“哟,这不是咱们的楚家义子吗,怎么在这吹冷风玩?莫不是,楚家不要你了?”

一辆忙是泥泞的马车停在凉亭前,随着,从车窗处钻出一个猥琐脑袋。

此人便是城东蒲家的独子,蒲田系。

这城东蒲家,是苏州城,乃至周遭几城唯一的医术世家,手底下的红柿子医馆遍布江南道,远的不说,光是近的几家,名气便不小。

“怎么,咱这喜欢讲故事的楚府公子,不说话了?哦,说错话了,您只是楚府的义子,不算是楚家的人。”蒲田系说话总是阴阳怪气,很欠揍,而且每一句话总会不动声色的放大“义子”二字。

看着车窗口露出的那只猪头,李箫不愿理会。对于这个蒲家公子,他很不喜欢,这个不要脸傻墩,说话的声音让人感觉很贱,而且这傻墩仗着几年前有幸见过自己的师傅行医,就大肆宣传说自己是医圣传人,甚至还恬不知耻的喊他师弟。

最关键的原因是,这斯竟然想染指自己的姐姐,烂泥巴想上瑶池,这是要上天啊,自己的姐姐是这货能看一眼的吗。

只不过楚家家风严厉,不然非得揍他个半死不成。

“对了,蒲,蒲少,听说你不但医术了得,学识更是渊博,我这有一对联,不知您能否解答?”李箫捏着淼淼的嫩脸蛋,说道。

“这有何难,你说便是。”蒲田系听了李箫的话,瞬间来了兴致,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服,说道。

“我那西游故事,您是听过吧。”

“略有耳闻。”蒲田系说道。其实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是略有耳闻,只不过后来冲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念头,稍微听旁人说了说,也就是这么一听,迷上了,于是就这么躲着,听完了整本。

当然,蒲田系躲着听书,李箫怎么会不知道。

“我那故事里,有那么一个人物,名叫天蓬元帅。可还记得?”

“记得。”

“那好,蒲少听好了。上联:在上是帅。”

“就这?”蒲田系笑了笑,心想这李箫就这点水平,并没有传闻中那么有文采,什么少年可作诗,都是吹的,这等对联也拿得出手?

“在下是猪。”

——

短短四字,清脆而响亮,没有片刻犹豫。

“哈哈。”短暂的安静过后,李箫看着高昂着头的蒲田系,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紧接着,淼淼、蒲家的下人也忍不住,掩嘴偷笑。

“在下是猪。”蒲田系轻声念了念,瞬间反应过来。伸手指着李箫,一时间说不出话。

“蒲少,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事实,你也没必要说出口,你看,这多尴尬。哈哈。”李箫捂着肚子,笑得合不拢嘴。

“你给我等着!”蒲田系踹了踹前边偷笑的车夫,满脸通红,“都别笑了,走。”

被踹了一脚的车夫自然是不爽,可没办法,对面是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只是驾车的车夫,敢怒不敢言。低着头,驾马离开。

“慢走啊,猪少。”李箫挥挥手,说道。

“少爷,你怎么这么坏。”淼淼掩着嘴,笑道。

“这就坏了,那你还没见过少爷我更坏的呢。”李箫将脸凑过去,奸笑道。

话音刚落,又是一辆马车停到了亭子前边。

来车甚是华丽,车前挂着的那只印了“石”字的灯笼极其显眼,再看车轮,虽然满是泥泞,但还是遮盖不住其散发的贵气——有钱。

跟在马车后面的则是跟着两队骑兵,一身黑衣黑甲,约十数骑,不过马匹看上去很疲倦,但还是能够感觉到它们身上散发出的久经沙场的气息。

“乡下地方,没有一点好的,真是让人不舒服。”马车内的人没有露头,只在里面埋怨了一句。言语之傲然,更胜先前的蒲田系,当然,也很让人不爽。

“凉亭里的小子,这城里有没有会治病的人。”马车中人再次开口道,语气中带着不屑。

李箫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车后的两对黑甲骑兵,看得出来,这些人的身手不俗,每一个都是好手,只是看不出他们的路数。

“该不是哑巴?”周管家皱了皱眉,说道,“边上那个丫头,你说。”

“啊。”淼淼在马车来的时候就已经吓到了,这么多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如此阵仗,饶是之嫌刺史大人都没这么大的排场。

“说话!”周管家没了耐心,这些乡下的人,一个个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正是这么一句话,让原本已经呆滞的淼淼,险些哭出了声。

“城东,蒲家。”李箫扶助淼淼,说道。眼睛一直盯着那些黑甲骑兵,并未看向马车,“前面那辆刚入城的马车里,便是蒲家的少爷。”

听到李箫说话,周管家心里并无波澜,果真是乡下人,没见过世面,这就被吓破了胆。

“可是医圣传人?”

“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李箫随口回答。

“嗯。”周管家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来人,赏钱。”

话毕,便从里面递出一只盒子,车夫接过盒子,随手扔给了李箫。车队也没做停留,扔完盒子便急匆匆的离去,看起来很是着急。

李箫打开盒子,大概是五十两的银票,挥挥手便将银钱分给了下人,余光却看见把守城门的兵士将车队拦了下来,但没过多久便放了行。

“看来有些来头。”李箫轻声说了一句便起身拍拍衣服上的土灰,整理有些凌乱的衣角,拉着惊魂未定淼淼,往回走。

“少,少爷,他们是什么人?”淼淼低着头,看着手中那只装饰华丽的盒子,胆怯的问道。

李箫没有回答,只是眯着眼看着远去的车队,陷入了沉思。

应该是,他们要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末世开直播在线阅读帝级关羽!

    “哇哦,好丰盛的饭菜。”梵天看到管家端上来的红烧肉,蓝烧肉,绿烧肉。(作者喜欢吃烧肉……)以及丝瓜汤,翻炒土豆,凉拌黄瓜,大开眼界。“看来还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梵天惊叹无比。“老兄,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啊!”苏玄笑呵呵的补刀。firstblood第一滴血!“的确,诚实那么你就是好孩几。”苏尘也点头

  • 悄悄第9章在线阅读

    “……”陆之遥看着手上毫无动静的所谓空间袋,她保证自己绝对是按照对方教的咒语念的,可是奈何那玩意儿一点反应都不给自己。“瑶姐姐,你要不要先来试试这个?”思琳娜不知从哪个地方拿出一个大大的透明水晶球,那尴尬的表情让陆之遥觉得这水晶球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是什么?”陆之遥的问话又一次让在场所有人心里

  • 莲藕校园之初进天梦

    等胖子挤到李峰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期间李峰给一起跟他游戏的小虎毒蛇打了电话,他们也正在买游戏仓,看来这游戏广告做的足啊,短短一夜响彻全国各地了。W市的这兄弟俩肯定闲不住。看着广场上拥挤而兴奋地人群,李峰也安奈不住激动一拳打在胖子肩膀上。“带多少钱?”萧林一边大喘着气一边擦着汗上气不接下

  • 网游之天地人间在线阅读入围名额

    他杨猛又不是瞎子,早在几人眉来眼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之所以不吭声,就是想看看这小子怎么处理这种局面。“那结果杨兄是否满意?”毕竟是他夫妇二人推荐的人,这要是不如对方法眼,就有点丢面子了,语气中张家家主难免有点紧张。“还不错,不失礼貌,不卑不亢,只是这修为差了一点儿...”杨城主倒也没有藏着掖着

  • 花校寄语第10章在线阅读

    1998年的时候,蒂娜家发生了一件大事。蒂娜的母亲邂逅了自己的第二春,对方是一位来自里斯本的商人,离异,有一个儿子。当母亲告诉蒂娜的时候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反应,距离父亲去世已经过去八年了,记忆里关于父亲的影像也十分模糊。所以对于母亲有了个男朋友这件事,蒂娜很是开心。毕竟这么多年妈妈一个人照顾她也很累,

  • [孙唐]报答平生未展眉在线阅读第1节

    出云国,血剑峰。传说,在很久之前,血剑峰本是普通至极的一座山峰,直到有一天,一把巨大无比的血剑从天而降,径直劈入山峰之中,此山形状便变得极为像一把剑,连山的颜色也是血红色的。不仅如此,此峰也极为邪门,方圆千里,寸草不生,生灵皆无,凡有修仙之人妄图进入此峰,大多数人有去无回,剩下的少数人要么变得神志不

  • 大强盗在线阅读离去

    “阿福,五岳山真的有仙人吗?”“老爷,此事千真万确,但是我们这些凡人肉眼凡胎,想要看到仙人可是难上加难啊!”“老爷我可是天选之人,你去准备饭菜吧,我饿了。”王成挥挥手。阿福虽说是管家可是厨艺却也是可圈可点,不多时桌上便摆满一道道家常菜。王成食指大动,招呼阿福准备吃饭。突然想起阿福之前提到的宝库便问道

  • 逆天改命之万古绝尘在线阅读第二节

    “青莲剑歌!”费了好大一番劲,李长青才回过神来,慢慢解读起脑海里多了的记忆。“青莲剑歌,李太白所创剑道绝学,共有五重。一重比一重强。”李长青眼中的兴奋掩饰不住,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这【青莲剑歌】是李太白所创剑道绝学,姓李,而且还是从雕像中出来。“莫非这是先祖所创绝学,肯定是了。”李长青兴奋地低声喃喃

  • 娇医有毒在线阅读第4节

    “你想听我的解释。”贺言盯着向阳血红的双眸,让他冷静一下。“你他妈的今天要不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解释,我跟你没完。”他一下子松开手。贺言抽出纸巾先递给他,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直接的用自己的衣袖擦了一下鼻子上的血。“向阳,她就是五年前那个离开我的女人。”贺言一句话,他就能明白。“你说安然就是那个女人?”

  • [综漫]某操控矢量的能力者之狗男渣女,不得好死

    这个贱人贱妾!南金雪从腰间抽出宝剑,朝着纪无殇逼近。纪无殇收住笑声,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人,昔日的夫君,昔日对自己呵护有加的爱人!如今,却是要提剑相对!“夫君!”纪美援柔声一手拉住南金雪的手臂,“先别杀了姐姐。”南金雪愤怒道,“难道让我们整个侯府陪她一起去死吗?今晚我割了她的头颅,拿到圣上去请罪,兴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