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八零寻宝队[系统]在线阅读第3章

2021/5/4 12:56:58 作者:九州大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八零寻宝队[系统]
八零寻宝队[系统]
作者:九州大人来源:晋江文学城
猫妖许友善穿越到八零年,身带寻宝系统。走到哪儿总是叮叮叮的提示她哪里有宝贝。躺在婴儿床上……“叮——床下老鼠洞有宝光,请宿主及时挖掘。”坐院里晒太阳……“叮——此位置下半米有宝光,请宿主及时挖掘。”跑柳树下玩耍……“叮——树根泥土里有宝光,请宿主及时挖掘。”总是刨洞的许友善炸毛:为什么要让一只猫去干耗子的活?!!!(╯‵□′)╯︵┻━┻***年代类连载文:《在年代文里当女配[快穿]》钱宝宝发现自己穿书了。作为女配,男女主正等着她去为他们的真爱事业添砖加瓦,然鹅钱宝宝对此并不感兴趣。试问一朝回到解

程淮启是踩着晚自习的上课铃回来的,回来的时候还拎着一个牛皮纸袋子。

陆容予见人回来了,站起身给他让路。

女孩把他的外套规规整整地穿在身上,拉链拉到锁骨处,领口两边翻出两个长条三角形,下摆几乎落到膝盖,一个空空荡荡的大椭圆形中间立着一双细细白白的腿。

像一个偷穿爸爸外套的小屁孩。

程淮启被小屁孩这幅样子逗笑了。

陆容予不知道他在笑什么,艰难地把手从长了一大截的袖口里伸出来去拉拉链,准备把衣服脱下来还给他。

程淮启瞥了她一眼:“不用。”

话语有些僵硬,声音又冷又沉,要不是他跟她才认识一天,陆容予还以为自己哪里惹他生气了。

以为他是在跟自己客套客套,陆容予依旧坚持要把衣服还他,程淮启见状,甩来一个更锋利的眼神,还带着点疑惑和不爽的意味。

小姑娘把拉链褪下了一半的手指一顿,果然没有继续动作,长而卷翘的睫毛垂了下去,遮住乌黑的瞳孔,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不用还就说不用还啊,怎么还瞪人呢!

凶巴巴的。

——

刚开学的课业轻松、作业也少,即使是陆容予这样慢吞吞的动作,也在第一节晚自习下课的之前就把全部的作业写完了。

离下课还有两分钟,陆容予把今天的作业整理好放在桌子的一角,专心致志地等待下课铃打响。

她午饭和晚饭都没吃,现在饿的前胸贴后背,下课要去学校的小超市买点东西吃。

陆容予这么想着,肚子就非常配合地咕咕叫了两声。

好在叫的声音不算大。

陆容予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自己的同桌,发现他正在专心致志地玩手机,暗自松了口气。

他应该是没有听见的吧。

下课铃终于打响,陆容予面前同时出现了一只大手,大手捏着一个牛皮纸袋子,纸袋子稳稳地站在了陆容予的课桌上,发出纸张褶皱的轻响声。

陆容予疑惑地转头看向大手的主人。

主人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薄唇轻启,吐出的字眼稀松平常,甚至带着几分温情,但这几分温情却让陆容予尴尬地恨不得原地消失:“不是饿了?”

……

所以还是被他听见了!

陆容予羞赧极了,一张小脸涨的血红,嗫嚅道:“不用了,谢谢你,我自己去超市买就可以了……”

程淮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听清她说了什么,挑了挑眉,没有说话,但那眼神却分明写着“快点吃,别墨迹”几个大字。

陆容予被他眼神中凶神恶煞的独特气场吓得连尴尬都忘了,磨蹭了好一会儿后,还是迫于淫威乖乖地拆开了袋子。

袋子里装着一个草莓蛋糕盒子和一瓶鲜奶。

蛋糕以浅黄、白和红三色为界分成好几层,一勺子挖到底,有蛋糕体、奶油、草莓酱和新鲜饱满的草莓果肉,顶上还铺了一层糖霜草莓酱,看着就十分诱人。

陆容予的肚子又兴奋地叫了两声。

……

陆容予抿了抿唇,不再矫情,转过头看着他:“我可不可以转钱给你呀?”

闻者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小姑娘把喜欢和不好意思都写在了脸上,还问他“可不可以”。

乖得不行。

程淮启压下嘴角的笑意,点头道:“行。”

两人正谈话间,陈飞抱着篮球站在后门边,对程淮启扬了扬下巴,高声道:“七哥,打球去?”

“你们先走,我过会儿来。”程淮启头也没抬地回答。

“得嘞!”陈飞带着球出了教室,走廊上传来阵阵篮球拍打地面发出的厚重响声。

“……学校里可以用手机吗?”陆容予问道。

“嗯。”

陆容予转身摸出书包夹层里的手机,关掉飞行模式,打开微信,对着程淮启的手里的二维码扫了扫,又把他的大名一个字一个字地备注上去。

“多少钱呀?”陆容予抬起头问道。

“随你。”

随你是多少?

陆容予伸出食指在课桌上写写画画了一番,然后给他转了36块钱过去。

程淮启看着那根削葱细指在课桌上写了“随你”二字,而后收到了她的转账提示。

所以刚才她是在数笔画,数出18画,觉得不够,又翻了个倍?

草。

有点可爱。

——

陆容予吃东西本来就慢,期间还老有同学过来和她讲话,20分钟的休息时间过去,一个巴掌大的蛋糕盒子才吃掉一半。

陆容予把没吃完的蛋糕收好,拿出自己的日记本写了几笔,然后把明天要学的数学和物理内容预习了一下。

同桌一直到第二节课下课才满头大汗地回来。

陆容予收拾好书包,把校服外套叠地整整齐齐,双手捧着,铺平了放到程淮启的桌上。

“谢谢你的校服,再见!”

“嗯。”男生淡淡应了声。

校门口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不多,陆容予一下就找到了站在一堆校服中间的陆昱兴。

“爸爸。”

“嗯。”陆昱兴点头,“学校离家挺近的,走路十分钟就到了,今天我带你走一次,以后你上下学我就不接送你了。”

陆容予点点头,又吸了吸鼻子。

陆昱兴这才注意到陆容予还穿着从C市来时的短袖短裤,但他只穿了一件衬衣,又没有外套可以给她。

陆昱兴皱了皱眉,没说话,但脚步却加快了些。

从学校回家的路很好认,出校门直走七八分钟后转个弯就到小区了。

到家后,陆容予和陆昱兴打了个招呼,直接回了房间,收拾起地上堆着的大包裹来。

她把寄来的衣服一件一件放在床上叠好、收进衣柜,又把自己惯用的物件放在正确的地方。

她的东西不多,没一会儿就收拾好了。

大功告成后,陆容予拿出书包里的牛皮纸袋,捏起小叉子吃起晚上剩了一半的草莓蛋糕盒子,脑子里不禁浮现出男生把外套不算轻柔地扣在自己身上,然后迅速转身离开教室的背影。

脊背笔挺,身影修长,带着夕阳余晖的橙黄色温度。

——

陆容予就知道自己第二天要感冒。

昨天晚上被冻得流鼻涕,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头昏昏的,鼻子也直接塞住了。

陆容予用力吸了吸鼻子,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正好六点半,陆昱兴应该还没有醒。

她起床洗漱好,换上一身长袖长裤,又披了一件薄外套,背着书包自己走去学校。

今天白天也有很和煦的阳光,透过树叶稀落的枝干照到身上,温温的。

街上不算热闹也不算冷清,有来来往往的人经过,大多都是出门买菜的老人和赶去上课的学生。

路边到处都是早餐铺,刚刚蒸煮好的吃食往外冒着热腾腾的白气,飘着香喷喷的味道。

陆容予随便走到一家店门前。

早餐阿姨十分热情地笑着:“小姑娘要啥?”

陆容予看了眼头顶的菜单:“要两个烧麦,谢谢。”

付过钱,陆容予捧着暖乎乎的烧麦边走边吃,咬下两口后,好像吃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咦。

是牛肉?

烧麦难道不应该是糯米馅的吗?

小姑娘愣了愣,着实没想到连烧麦都有南北差异。

她早餐是不爱吃肉的,咬了两口就放弃了,把被嫌弃的牛肉烧麦包在小袋子里提着。

就快进校门的时候,陆容予的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哈罗,小仙女!”

陆容予转头去看,一下子没认出来这是谁。

“嗨……”

但还是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

罗越看出她的窘迫,丝毫不介意地一笑,再次自我介绍道:“我就知道你不记得我了,我罗越啊,你后桌儿!”

陆容予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噢,你好。”

“你这,早饭不吃啊?”罗越指了指陆容予手上拎着的小袋子。

陆容予如实答道:“我不爱吃这个馅的。”

罗越:“?”

比陆容予高了将近一个头的人此时正一脸惊疑地看着她:“怎么,你们C市的烧麦还有其他馅儿的?”

“呃……我们那都是糯米烧麦。”陆容予愣愣地眨了眨眼。

“糯米馅儿?哈哈哈……”

罗越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让陆容予误以为自己刚才讲了个笑话,正想发问,就听到他再次开了口:“糯米馅儿,那不就是面包米吗!”

“面包米?”陆容予皱眉,不解地看着他。

罗越简直被陆容予这幅样子萌化了,又笑了起来:“什么面包-米,是面-包-米,面包着米!”

“噢……”

陆容予默,听他这么一说,好像是确实是这么回事。

可是她也是第一次知道烧麦还有牛肉馅的呀!

谈笑间,两人已经走进了教室,罗越到座位上拿出昨天的作业,对陆容予道:“各科儿的作业直接交到课代表桌上就行。”

“来,你跟着我交。”

陆容予跟着罗越把手中的作业分别交到了不同的桌子上,又在心里默默记下了每个课代表的座位。

今天是英语早自习,英语课代表在讲台上领读,底下的同学们都读的不大声,但十分整齐和配合。

唯一的不和谐就是——自己那个神出鬼没的同桌又不见了。

但是大家好像都已经习惯了的样子,就连老师都没有问起。

直到第一节英语课快上课,神出鬼没的同桌才满头大汗地进了教室。

和昨晚回到教室的状态一模一样,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

难道他一大早就去打球吗?

陆容予满心疑惑地给他让开座位,看着他抽出几张湿巾贴在脸上和脖子上吸汗。

程淮启擦完汗,从抽屉里抽出一本一次都没翻开过的崭新的英语课本丢到课桌上,找了个舒服的坐姿,然后顺着目光瞄到了陆容予桌子角落上放的已经凉透了的烧麦。

“早饭没吃?”

反应过来是在问自己,陆容予“啊”了一声表示肯定。

程淮启微微挑眉:“有这么不爱吃饭?”

陆容予默了默,礼貌地回答:“没有,我只是不喜欢吃这个。”

程淮启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从包里翻出一盒牛奶,放在陆容予桌角上。

陆容予盯着那盒牛奶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拒绝他的好意,说了句“谢谢”后,有些费力地去拉小房子顶上的尖尖。

程淮启长臂一伸,把牛奶拿到自己这儿,撕开了口子放到她面前:“喝吧,长个儿的。”

……

陆容予一向介意自己的身高问题,听他这么说,顿时十分不满地转头反驳:“我不矮,我还小,我还能长的!”

语气奶凶奶凶的。

程淮启饶有兴致地看着小姑娘张牙舞爪的样子,低笑着点了点头:“所以要多喝奶。”

……

逻辑好是没问题,但就是怎么听都不太对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雄宋之狰章峨山

    【狰章峨山】上古神兽。迎着微风,迎着晚霞,西门杰和柳轻云飘飘然地降落在月亮山下。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美丽无比的世界。瞧,西边的天空,从浓密的云层里,飘荡出几片玫瑰色的彩霞,单薄而清丽。轻轻流动的晚风,仿佛在缠绵地吻别夕阳……月亮山顶有一个月亮,时隐时现,月光柔和,还不是十分明亮,但

  • 灵魂的战歌在线阅读猎杀蛮熊

    眼看蛮熊就要临近,林东把***一丢,拿出金蛇剑,迎了上去。林东跃起,把剑当刀使奋力砍向蛮熊脑袋。“噹”冒出一阵火花,震得林东双手发麻,人也飞倒在地。随即蛮熊抬起那粗壮的脚,向林东脸上踩去,这一脚要是踩到,林东必死无疑。紧急关头,林东往旁边一滚,堪堪都过这致命一击。这时刘福等人冲了出来,纷纷拿着武器对

  • 我有锦鲤系统之 K(1)

    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会老,不会死,不存在于世界之上,不存在于人们心中。我叫“K”你没有听错,我就叫K,英文字母K,这不是在开玩笑,至于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以后有机会我会说的,现在我先来给你们介绍一下我所在的地方吧。看,这个有着一百五十多平的房间,一整面墙壁都被替换成了落地窗,

  • [滑头鬼之孙]迷恋在线阅读第8节

    他走之后,宁子轩就来到老人的面前,微笑说道:“老爷爷,这玉500万我要了,麻烦您帮我包起来。”老人也是很高兴,虽然入手冰凉是块好玉,但在他原本的打算中,这玉能卖个几十万就不错了。之前说出的300万也只是认为他们会讨价还价,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竟然眼都不眨一下,爽快的就答应了,还因为楚慕辰的原因,把玉佩的

  • [我英]传说中被轰焦冻抛弃的女人在线阅读天桥

    沈可不知道,她的计划成功过。佑辰逸曾经在与她相同的处境下醒来,但是不同于是医生告诉沈可发生的事,而是柯年的母亲从他醒来的那一刻就愤怒地数落他指责他。佑辰逸从昏迷中彻底清醒后,就整个人彻底怔住了,他被柯年的母亲骂得根本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他的记忆里是一片模糊,根本不明白自己一个人喝酒怎么就被送到了诊所

  • 快递方志强第2章在线阅读

    “强心和利尿的药一天早晚吃两次,平时饮食要控制油和盐的摄入,如果无故胸闷气喘必须马上到医院来。”对着修修改改的稿子,抱膝窝在亚麻色的沙发上的江小北想起了主治医师的话。她的心衰不算是最严重的阶段,但是依然需要长期服药,定期复诊。除了这些,医生还给她规定了每天的运动目标以强化她脆弱的小心脏。总之,得开始

  • 民间诡事薄在线阅读第七章

    次日。魏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安分睡了一夜,脖颈自是不习惯又不舒服,他轻轻地揉着,心下想“昨晚不知怎么就睡着了,还梦到了蓝老头,真是扫兴。”屏风另一侧,蓝湛正闭目端坐,听到这边的动静,微微睁眼,起身,绕出屏风。“你醒了。”蓝湛轻声道。“恩,蓝湛,你昨晚何时回来的……

  • 妖精的森林在线阅读第10章

    “女生留下来,其他男生可以先走了。”安宇亭说完这句话班上的男生哄笑成一团。“赶人,赶人!”安宇亭作赶鸭子状,“把东西收拾好了的给我轰出去!”教室里闹成一团,过了好一会儿,男生全部走光了,安宇亭招呼女生坐到前排来。理科班,班上只有20来个女生,安宇亭看着她们,叹了一口气:“不简单,还好你们听话,不然这

  • 倾情白月光之第九章(9)

    “但是你为何知道这件事。”成钰看着月见身上气息悠悠转变,冷冽的眼神死死抓着角落处的人,他的步子移了过去。陈清酒垂眸,气定神闲,不咸不淡地道了句:“因为,童择已经是个死人了。”月见的脸色一下惨白,她后退几步,银牙咬着,好半晌,才气若游丝道:“你说的不错,他是死了。”成钰抿唇,使劲回想今日见过的那个公子

  • 阴重楼千2无望森林

    别了战天几人,程一鸣随便找了个没怪的地方下线。玩家上线的时候有10秒钟的强制保护时间,无法攻击和被攻击,再说这里的怪都是非主动攻击的,所以他并没有担心什么。关掉登陆器,摘下游戏盔,已经是下午六点多,游戏中的时间是和现实中同步的。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程一鸣二话没说,把刘业和黄宏伟叫下线,三人直奔最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