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扬了他的瓶瓶奶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5/4 13:15:31 作者:弄清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扬了他的瓶瓶奶
扬了他的瓶瓶奶
作者:弄清风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将于8月16日入V,入V三章,特此公告】2026全息网游时代,《南柯一梦》,带你领略不一样的人生。种田、经商、闯荡江湖、上山出家,人生之路千千万,南柯一觉入梦来。游戏开始,所有玩家从普通村民做起,所谓村头一块田,院中一棵树,家有薄产,未来可期。树上有什么?什么都有。系统免费赠送,每二十四小时结一次果,每个人的产出都不同。夏稞看着自己的一树飞刀,普通品质,屁用没有,怀疑系统在逼她落草为寇。再看隔壁村友的一树瓶瓶奶,S级黄金奶源,味道纯正,一瓶就卖998。隔壁村友,真大佬,假文弱,碰上拿着飞刀

农村里的日子过的悠闲,安静,远离闹市喧嚣,远离名利纷争,世外桃园般的舒爽!

转眼过了一个星期,对柳叶来说,也不算完全无忧无虑,女儿要上学。农村里要走几里村路到镇上,很辛苦不说,教学质量她也不放心;

尽管河神庙在老爸的积极主持下,很快建好了,但每晚还是睡的提心吊胆,生怕再出意外;想回到城里,人多势众,阳气昌旺,看不到那些邪恶的东西!也习惯城市生活,在农村时间久了,也会烦!

田田整天守着天赐,房前屋后,田间地头到处玩,也没在三大人面前少告天赐的状,一会儿弟弟把菜苗拔了,一会儿弟弟把别人家东西偷了,一会儿弟弟把小鸡仔放水里了,一会儿弟弟又把邻居小孩打哭了——

大人们不停责怪他调皮,这不能碰,那不能碰,天赐也是烦不胜烦。

听说妈妈要带姐姐回城里了,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心想你们总算走了,千万别带上我,我喜欢农村,太好玩了!田田虽然老监督弟弟,但也从中得到乐趣,有点乐不思蜀,不想回去?但要读书,不得不走了!

临行时,柳叶把天赐叫到跟前,当着二老的面,悉心教导着,要听外公外婆的话;不要乱跑;不要拿别人东西,和别的小朋友打架;有事给妈妈打电话,妈妈会经常回来看你——

天赐小脸平静,不惊不诧的看着她,两手卷着自己的衣角,也没点头,没吱声,心想,说这么多干嘛?你要不放心我,你就别走嘛?城里不就是人多好玩点,你又没有工作,去干嘛呢?那里早就不适合你了!

但就是说不出口,喉咙象堵住一样!心里很不舒服。

见儿子不吭声,对这个身藏神秘的小家伙,以后会做什么事情?自己心里一点没底!但不放心,又能怎样呢?

父亲走上前说:“交给我们,你放心好了!家里地广人稀,你看看外面田坝那么宽大,没有啥车辆,任他怎么玩都可以保证安全!你母女俩好好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其他不用担心!”

母亲咳嗽两声,也说道:“男孩不调皮长大就没出息,放心好了,不就是多洗两件衣服而己,没什么大不了的!记得有空经常回来,不要太委屈自己,在外面,一个女孩子家注意安全才是重要啊!”

柳叶抬起头,听二老的话,心里也是纠结,有点去也不是,留也不是?她拉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紫色小皮包,又从小皮包里拿出厚厚一达钱,交到母亲手里,说:

“这里有一万块,就留给你二老慢慢用吧!别太操劳了,你们也要注意身体啊!人家城里象你们这年纪的看上去才三四十岁,而你们却累的象六七十岁一样!你们就我这一个女儿,现在什么都不缺,也没有什么负担,用不着太辛苦了,要学会享受,学会休息,钱不够,尽管问我要;你们也要听我的话,好吗?”

母亲还想推脱一下,无奈柳叶执意要给她,只得捏在手里,然后又是再三叮咛,再三嘱咐,外面一定要注意安全!

一家人走出村口,来到小河边,默默的挥手道别!

天赐看着妈妈和姐姐,搭着一辆村民的摩托车,车后綑着大大的红箱子,咜,咜,咜,咜,扬着一路灰尘,飞驰而去——

心里突然感到好一阵子空虚失落!

走了,妈妈和姐姐就这样匆匆的走了,我还一句话都没给他们说,就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好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萦绕在脑子里!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突然朝着摩托远去的方向,张开喉咙大喊:

“妈——妈——姐——姐——回来——快回——来!”

然而烟尘远去,对方无法听到了!

外公上前拉着他说:

“妈妈送姐姐去读书的,过两天就回来了!好了,我们回家吧!哈哈!”

外婆也上前拉着他说,“天赐听话,过两天你妈妈就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城里玩,好不好?”

天赐哪里听的进去?左右摆脱二老的手,就是不肯转身走!两眼狠狠的看着远方,心想,“你们别拿我当小孩子哄,我可什么都知道,只是我说不出来啊?城里坏人遍地都是,她们去那里,哪有好日子过?”

见他不走,二老也没办法,不可能强抱他走,弄的哭哭啼啼的,让村里人看到更是不好!都陪他站在小河桥边,等了一会儿,天赐见等待无望,也只能转身跟着外公外婆往回走。

又看到桥头的河神庙,眼睛一亮,见小房子修的比自己高了一倍,又高又大,红墙绿瓦,端庄整洁,里面一黑胡老头,红袍加身,面色红润,双手托怀,端坐其中,油漆都是刚涮的,崭新靓丽,特有精神!地上满是刚燃烬不久的烛灰。

天赐狠狠憋了他一眼,心想,老头你得感谢我才是!你因祸得福啊,没有我,哪有你的今天?再不保佑我家,看我再修理你!

老俩口牵着天赐回到家里,天赐依然抱着小狗玩,心想,我就等吧,你们总会回来的,等我再大点,我就可以自己去了!

老头拉出两轮木板车,拿出镰刀,绳索往车上一放,打算去收地里的玉米杆。天赐看到了,扔掉狗仔爬到板车上要跟着去,爷孙俩意见合一,乐哈哈的拉着车子一起出门;

老婆子在家打扫院子,看天气不错,收回的稻子还得再晒一下,一边忙活着,一边想:女儿的钱,哪能给她用!我老俩口自己挣的都吃不完,她两个孩子,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年轻人用钱如水一样,还是替她存着吧!

晒完了水稻,看看时近中午,又准备做午饭。简单的做了两菜一汤,装在保温盒里,再放进一只大竹篮里,然后锁上房门,给在地里的爷孙俩送饭!

爷孙三人就在地里吃午饭。野外就餐,树荫下凉风吹,伴着野草的苍蛮湿气,黄土的阵阵泥香,吃起东西别有一番滋味!很接地气,心情也感到愉快!

饭后,老头把砍倒的玉米杆綑到车上,弄了满满一大车,天赐坐在车头,看着外公外婆,一个前面绳索套肩上,蹬着八字脚,拼命的拉;一个后面弯腰拱背,双手伸直拼命推,实在不忍心享受这种待遇,一下从车上跳下来,跟着走在一边;

二老会心一笑,直夸这小家伙真懂事,又机灵,长大一定有出息!

三个人慢慢从地里钻出来,走到村里公路上,可以远远看见自家的竹林。

这时,远处一辆蓝白的警车,一路烟尘往这边奔来。

车到跟前突然停下,二老一惊,只见车门打开,本村的村长老头从里面钻出来,一见到二老就着急上火的叫:

“老柳啊,不好了,你家闺女出事了——打你家电话没人接,警察找到我,才带他们过来的!”

二老一听,顿时傻眼,看着警车只觉天旋地转!

这时又有两名警察走出来,其中一个上前说道,“车祸,比较严重——快去看看吧!”

老婆子一听,再也坚持不住了,两眼发花,满天星斗,四肢无力,靠着板车就坐下去了,天赐见了忙喊:“外婆,外婆——”

老头也是一阵眩晕,差点没倒,他赶紧放下板车,和众人一起上前扶住她,但依然不醒——

警察并没告诉他们倒底有多严重?也是怕二老接受不了,所以只是说比较严重!

天赐听到了,脑子同样嗡一声,但凭自己潜在的超能直觉,估计这下妈妈和姐姐真的走了,凶多吉少——

阵阵绝望压上心头,自己抓破脑子也想不懂,倒底怪谁?是谁在暗中指使?为什么要这样?还是那河神吗?他有那么大本事吗?人都走了,再拆他庙有用吗?况且自己手脚又被絪住似的,现在拆不掉他新建的庙啊?

老婆子被警车送到了县城医院。等到老头和天赐见到柳叶母女时,却是在医院太平间。

医生和警察给的初步死亡原因是:摩托车迎面撞上大货车,摩托车上三人受伤严重,当场死亡!

老头见后再次绝望盖顶,肝胆欲裂,浑身无力,瘫坐在太平间的地上!在众人的搀扶下才慢慢走出来,但已是神情麻木,不知所措?

天赐跟在人群后,义愤填膺,不哭不闹,想现在唯一只有我才清醒!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找出这些危害人间的恶魔真凶,我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周围的警察啊,医护人员啊,不时有人跑过来要老头签字啊,问话啊,交钱啊——

天赐跳上椅子大喝道:

“混蛋!混蛋——让我外公静一会儿——让我外公——静一会儿——”

吓的众人立即对他刮目相看,象山野里的小野人,闯进文明社会,野性大发一样!

在医院的走廊里坐了好一会儿,一阵眩晕,失忆,痛心疾首过后,老头脸色惨白,看着小孙子在椅子上跳上跳下,有人过来就大吼,再想到老伴还躺在重症室,他强忍压抑在胸口的恶气,咬紧牙直起身来,用沾满黄泥的老手,抹了把苍老的脸,心里不停重复着一句话:还要活下去!活下去——

——

最后,在众亲友和众乡邻的帮助下,共同料理完女儿的后事。

柳老汉强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撕心悲痛,继续撑着这个家;天赐始终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小黑脸上始终都是一种表情,悲伤,愤怒!众人见后,又是同情,又是称赞,又是称奇,才一两岁的小孩竟然这么懂事?

老伴自从那天倒下,就再也没有起来!哮喘病大犯,几次差掉没回过气来;柳老汉更是悉心照料,昼夜不离,唯恐家中再出意外!老伴也明白老头的心思,也在强忍悲痛,争取尽快好起来,老两口可以相融以沫,继续走下去——

但事事总与愿违,病魔无情,拼命坚持几个月后,老伴最终没有走完旧岁,在新的一年来临之际,一气不来,撒手人寰,与爷孙俩永别!

半年之内三位亲人相继离去——

柳老汉再次感觉天塌下来一般,再次当头一棒,打的晕头转向!

埋葬老伴那天,一个人守在坟头,终于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见外婆已随妈妈姐姐而去,只留下外公和自己了!天赐更是气的咬牙切齿,常常一个人在角落里,捶胸顿足暗自骂道:

“哪路瘟神王八?瞎了狗眼?偏偏与老子过意不去——看老子总有一天,定将你妖孽魔头碎尸万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死狙击之末世传奇在线阅读狄飞的窘境

    “他们应该走了吧?我该不该出去看看?万一他们还在怎么办?”坐在马桶上的狄飞,在漫长的时间中与自己的思想在做着斗争,起先并不相信纪阳说话的他,因为到处传来的惨叫声,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透过厕所门下面的排气缝,他大致也看明白了一些,屋子里头,就有一只丧尸,不过在最外边的阳台上,但现在的问题是,身边根本

  • 梦幻西游:能复制物品之第七章

    履伯回家后,先问太太绪芳的病,绪芳叹口气,还不是老样子,时好时坏。两人闲叙家常时,履伯便把雪裳的事跟绪芳讲了,带着点求恕的语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会弄到这种地步了。年纪越大,脑筋越不清楚,办出这样的糊涂事来。”他自己把话先说了,绪芳不便再说他什么,况且也不肯去说他,只淡淡一笑,“你自己拿定主意就好,

  • 我控制了大海如果那家人搬走就好了

    苏枣下意识想反驳元夫子当时的说,可挣脱了元夫子摸着她头的手,愣愣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出很多的夫子,搜刮肚里的话,却不知道怎么反驳。元夫子是读书人,是村子里最聪明的人。人人都这么说。最后元夫子拿出来糖给她们吃,苏枣道了谢却没要,在漫天红霞下,默默离开,跑回去了家。那天的红霞和这时候的一样。天空暗下来,只有

  • 假面骑士之最强扫地工之八卦炉(求花花)(7)

    “攀叔叔,我记得前不久,我们派还进了一批飞行器和器种,不会这么快领光了吧。”这时一直站在一边没有开口的杨惜文垂眉细声说道。对于杨惜文这位负责长老则不敢托大,他撑起笑容,勉强地说道:“那我去仓库中看看还有没有货。”说完转身就走。李阳冷哼了一声,如果他的魂力还在,何必受这样的鸟气,只怕这种小人,巴结自己

  • 神豪从穿越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我没有打扰那趣味盎然的布加拉提小队见面会。要知道我是个识趣的人。况且他们也与我无关。因为我在打扫卫生,所以没有去管,结果最后不知道怎么搞的,反正不管怎么说那个什么茶真的是骚操作,就算是本DIO也是真的佩服阿帕基……最后布加拉提小队都勉强接纳了乔鲁诺。布加拉提小队的福葛……说实话,金发暴躁高智商,这让

  • [综]付丧神育儿宝典之第六章

    苏瑜很快被姜路予差点吓哭。姜明凯夫妇去上班了,姜路予吃完早餐后就催促着苏瑜出门。苏瑜很不想去,她对打球又没有兴趣,还不如回去多做几套卷子。但姜路予偏偏拿他爸来压苏瑜,一个劲的说:“我爸说了,让我带你一起去,要是我出门不带你,我爸知道怕是要揍死我!”姜路予把自己说的活像是个捡来的孩子。苏瑜无奈,只好跟

  • 伞侠第10章在线阅读

    徐策拉紧了被子,转身对着摄像机组吩咐了几句,让他们正常跟拍,节目的进程不能落下。自己则和她们说了声我还有事情就先退下了。说的是“先88,回头见。”语气也是温温和和的。但路遥却从中听到了几分咬牙切齿之意。这会儿时间太晚了。直播间没有多少观众,有几个夜猫子无意中闯了进来,看到了这一幕,一个个都笑喷了。—

  • 我不想修仙在线阅读第八节

    郭靖看到黄蓉狼狈的身影,疑惑的问道:“蓉儿,你终于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黄蓉连忙说道:“小心,欧阳克来了。”杨逸在黄蓉快要返回的时候就已经发现欧阳克了,所以他一直都保持着警惕之心,以面对欧阳克的报复。欧阳克大步流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脸笑容的说道:“晚了,哈哈,今天你们都会留在这里。”杨逸笑着说道

  • 人族最后的星火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孩子,一听说她大哥回来了,就乐的一点规矩都不讲了。”大太太笑着说道。“我看若儿挺好,活泼可爱。”太夫人也笑呵呵的看向了门口,跟大丫头蓝双说道:“快把帘子掀开,请两位小姐进来。”“是。”蓝双应了声,亲自去打了帘。门外就跑进来了一个穿着淡粉色裙子的身影,进了屋子,谁也不看,只对着上官云鹤跑了过去,“

  • 玄尊记第5章在线阅读

    客栈内的两人也是一夜无眠,元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弄的木窗一阵的异响,今日的事情太过于震撼,这与往日路过的城镇不通,这镇上没有一个人是正常的。就连街道边上蹲在地上的小孩子,眼神中都带着诡异的目光,他想不明白也猜不透,权叔也不肯告诉他具体的情况,学堂中的夫子常常挂在嘴上的幽都鬼城也不过如此吧,鬼城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