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天元剑仙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5/4 18:14:18 作者:鱼人饮水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元剑仙
天元剑仙
作者:鱼人饮水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遥远的时空中,有一片全新的大陆,名为“天元”,这是一个修行者的世界。四大王朝统治了大陆的四方,而四大上门则是所有修行者向往的最高殿堂。21世纪的悲催宅男意外猝死,穿越了一名学院学生的身上苏醒了过来。然而好像缺少了点什么,说好的金手指呢?他仍会像前世一样庸碌无为,还是开启主角光环,让天道的轮回从此进入新的篇章?

戴月光年纪轻轻的人生中有两张好人卡,第一张是她妹妹以前给她的,而第二张则是后来秦由简给她的。

好人卡,真是讨厌的存在啊。

戴月光不喜欢这样的标签,但她确实是心善的月光。

快二十六岁的戴月光独自经营着一家绿植景观设计室,设计室名字叫小树唱歌。

小树唱歌位于中山公园附近的一座老宅里,老宅有三层,屋顶是红色的,带着一个院子,院子围墙也是红色,啊,厦门人好像偏爱红色,院门是漆黑的铁栏,铁门白天总是敞开。

小树唱歌的招牌钉在门边的墙上,就快要被地锦的叶子遮住。

夏季的时候,戴月光要时不时地掸开藤蔓,好避免招牌被地锦伸出的魔爪捕获。

这家设计室被绿植裹挟着,透出优美、迷人的气质。

从门外往里面看,里面透出来的绿意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窥探,继而进去参观。

不知道的人或许会以为戴月光年轻有为,实际上小树唱歌是她母亲戴女士留下来的,包括整座老宅在内,这一切都是戴女士的心血。

她只是继承了小树唱歌,在戴女士离开之后继续经营着。

六月的一天下午,戴月光打算到附近的咖啡店喝一杯。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出门的时候,她见院子里有几只蝴蝶在绿叶上翩跹而飞,好像在寻找花朵。

小树唱歌里基本没有花,这些蝴蝶总是来,傻吗?她边想边收回视线。

戴月光将设计室的门锁上,却任由院门敞开着。

平时她很少喝咖啡,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天忽然很想喝上一杯。

大约是因为这闪闪发亮的阳光吧,出了门她摇摇头,一边想要驱散困意,一边对自己这种没来由的任性念头感到有些无奈。

那家叫不够大咖的咖啡店距离小树唱歌不过五十米,走路两三分钟就到了。

戴月光常常光顾不够大咖,她很喜欢他们家的甜点。

甜点啦,奶茶啦都是她生活的快乐源泉,当然啦,还有她的工作也是。

出了院门,路上一个人影也见不到,夏天到了,偏午的日光强烈得能将人晒伤。

很快她就到了不够大咖。

“欢迎光临!”

戴月光一推开店门,站在收银台后的店员便冲着她微笑说道,一股重重的冷气迎面而来,暑热被挡在门外。

她回店员微微一笑,走近吧台,点了一杯冷泡咖啡。

点好单,负责点单的店员问:“打包还是在这儿喝?”

“在这儿喝。”

“冷泡咖啡比较慢,请稍等。”

在里面准备咖啡的店员是个年轻的男孩,戴月光准备转身的时候见到他正呆呆地望过来,那男孩见她回望,慌忙地闪躲。

自从毕业后留了长发,她对这样的目光已经习以为常。

以前她留短发,模样就像一个美少年,而现在,长发的她看起来脱俗清新,有一种凡尘之外的清美气质,不论到哪总是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一天,戴月光常常坐的靠庭院的那个座位恰巧被店里唯一的一位顾客占据了。

确切一点说,那是一个看起来无所事事的男人,他半伏在桌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压在书上,他的目光虽然盯着书本,但整个人却是静止的,很明显他的心并没有那书本上。

那侧影多么像他!戴月光心里一惊,尽管那件事已经快过去六年,尽管与他已经快四年没见,他依旧是她心里的一颗刺,拔不掉忘不了。

不会那么巧的,他要比这个人看起来光鲜得多,清俊得多,嗯,记忆里的他也要更年轻一些。就在戴月光准备从他身上收回目光,打算另找一个座位的时候,男人仿佛感应到她的心绪,缓缓地从书页中抬起头,侧过身子将目光投向她。

两个人的视线轻轻交接。

是他,没想到真的是他!戴月光的心忽地颤抖起来,他那依旧疏离的眼神、冷俊的面容和孤寂的气质,经过这么长时间仿佛一点都不曾发生改变。

不不,要说不同也是有的,此刻他的看起来精神不太好,面色疲倦,头发也有一些凌乱,胡子仿佛好几天没打理过……

她觉得他正被一团黑气裹挟,难以动弹。

两个人对望了几秒,就在男人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虽然几经犹豫,可戴月光还是选择淡淡地开口:“秦由简,好久不见!”

好在,她觉得自己的声音没像心脏一样在颤抖。

她见他愣了一下,隔了几秒钟他才回答:“好久不见!”那声音中带着一种与他身上的丧气截然相反的明亮。

因为久别重逢过于激动,她没有细究他发愣的原因,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坐下聊一聊的时候,秦由简又说:“能帮我一个忙吗?”

嗯,那我就不得不过去了。戴月光心想。

这时候他们大约相距三米左右,秦由简还在等着美人的回答,事实上他已经记不起她,也根本不知道“好久不见”有多久。

从她的话中,他能够确认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他们曾经认识过。在这个时候还会主动和他搭话的人多半是还没有听说前几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在这种穷途末路的时刻,她简直是救命稻草,不论有多难以启齿,秦由简都要伸手尽力抓住她。

“什么事情?先说来听听。”戴月光并没有犹豫太久,比起回忆的苦涩,她更好奇的是像他这样的人究竟有什么忙是她能帮助的,而且是在这种久别重逢的时刻。

她也并不是全无防备之心的小白花,可面对自己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动心的人,她的情感显然压倒了理智。

这时候,秦由简看了看他对面的座位,抬了抬下巴。

戴月光会意,自然而然地坐到他的对面,在等待他回答的短短时间里,她的脑海里已经闪逝过很多种可能,心中风起云涌,可经过努力克制,她面上一派平静。

“你答应帮忙我才说。”秦由简想,既然已经豁出去,索性厚脸皮到底。

正常人听到这样的话,哪怕心中有多喜欢对方,这时候也会心生防备继而加以驳回,更何况,秦由简不过只是她很多年以前喜欢过的人。

可戴月光毕竟是戴月光,从她叫出秦由简这个名字的那一刻起,她已经无法正常思考,直到现在她依然完全没有发现,对方根本没想起她是谁。

“我没钱,别的忙应该没问题。”她很诚恳。

“不借钱,”秦由简看出了她的单纯和直白,“能让我到你家借住一段时间吗?如果可以,三餐也——”

“啊——”戴月光还以为是很麻烦的事情,没想到只是借住这种小事。

秦由简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最近发生的事情令他变得更加敏感,如果她反悔,他也不会觉得意外,毕竟,对一个自己甚至想不起来的人提出这样的请求,他也没抱太大希望,刚才他之所以想让她先答应不过是想增加成功的机率。

“没有问题啊,我家的房子很大,三餐的话只是多一副碗筷而已。”戴月光看着他快要凝结到一起的眉头,语气显得有些牵强,“可是,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这个——现在不太方便。”听到意料之外的答案,秦由简放下心来,只是,既然说没有钱,为什么她的房子会很大?这两件事情在他看来是相悖的。“现在,能带我回你家吗?”他怕她反悔,还有,他已经两三天没洗澡,现在只想躺倒浴缸里舒服地泡一泡。

“??”戴月光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觉得拒绝他有点难以启齿,“你总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借住吧,你家不也是在厦门吗?”

“我现在没家了。”秦由简避开她的目光,不希望她再追问下去。

“你不想说就算了,借住是没问题啦,不过别的我真的无能为力。”戴月光看出来对方不愿意细说,“我只是担心我妹妹会不适应,毕竟,毕竟——”

她见秦由简在等自己继续说下去。

“就是,我们的生活中从来没有过男人。”戴月光咬咬牙,反正现在当家的人是她,这种事情她能够做主的,“最后一个问题,你要借住多久?”

“不确定,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秦由简说完在心中补充,如果可以的话,甚至可能更久一点。

“我知道了。”戴月光最终下定决心帮助他,看在自己曾经喜欢过他那么久的份上。

可秦由简并不确定她的“我知道了”是什么意思?是最终答应了他的请求,还是明白他请求的状况?好像要怎么理解都可以,但他懒得再问。

同时,他绞尽脑汁,我真的认识她吗?怎么认识的、在哪里、认识她多久了?如果被她发现自己想不起她是谁,她会不会立刻拒绝相助?……

“对了,你怎么会到这儿?”秦由简打算借聊天以套出关于她的蛛丝马迹,“幸好遇到你,要不然我就快要流落街头。”

“我家就在这附近啊,出了咖啡店左拐,走两三分钟就到了。”戴月光砰砰的心跳已经渐渐地平息下来,也许刚刚的心悸只不过是曾经心动过的最后余韵。

流落街头这四个字击中她内心柔软的地方,虽然说她并没有在街头流落过,但是她非常明白无家可归那种无助的心情。“我不明白,你应该有亲戚和朋友吧,怎么可能会流落街头?”

“没有家当然也就没有了亲戚。”秦由简并没有撒谎,现在所有的亲戚都对他关上大门,毕竟,在那个家,谁又能够与他的父亲作对?“朋友?我没有。”

说着,他见她垂下头,犹豫了下,他又补充说:“从今天起,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听到这句话,戴月光觉得被刺了一下,可转念一想,如今确实也只能做朋友,于是她点点头:“虽然有点奇怪,但也能这样了。”

她所谓的奇怪指的是六年前她曾对他告白那件事。

秦由简却以为她指的是他贸然的请求。

“这么说,你是答应帮助我了对吧?”虽然觉得她已经同意帮他,他仍想开口确认一下,“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决定帮我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同学一场,刚好又在能力范围。”她为难地笑了笑,其实她知道,她和他从来都没有很熟,尤其是告白失败之后,在大学的后面两年,她一直在回避他。

而秦由简就更不用说了,他是回避整个世界的那种类型。

要不是已经走投无路,他是绝对不会和她如此苦心周旋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校寄语第10章在线阅读

    1998年的时候,蒂娜家发生了一件大事。蒂娜的母亲邂逅了自己的第二春,对方是一位来自里斯本的商人,离异,有一个儿子。当母亲告诉蒂娜的时候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反应,距离父亲去世已经过去八年了,记忆里关于父亲的影像也十分模糊。所以对于母亲有了个男朋友这件事,蒂娜很是开心。毕竟这么多年妈妈一个人照顾她也很累,

  • [孙唐]报答平生未展眉在线阅读第1节

    出云国,血剑峰。传说,在很久之前,血剑峰本是普通至极的一座山峰,直到有一天,一把巨大无比的血剑从天而降,径直劈入山峰之中,此山形状便变得极为像一把剑,连山的颜色也是血红色的。不仅如此,此峰也极为邪门,方圆千里,寸草不生,生灵皆无,凡有修仙之人妄图进入此峰,大多数人有去无回,剩下的少数人要么变得神志不

  • 大强盗在线阅读离去

    “阿福,五岳山真的有仙人吗?”“老爷,此事千真万确,但是我们这些凡人肉眼凡胎,想要看到仙人可是难上加难啊!”“老爷我可是天选之人,你去准备饭菜吧,我饿了。”王成挥挥手。阿福虽说是管家可是厨艺却也是可圈可点,不多时桌上便摆满一道道家常菜。王成食指大动,招呼阿福准备吃饭。突然想起阿福之前提到的宝库便问道

  • 逆天改命之万古绝尘在线阅读第二节

    “青莲剑歌!”费了好大一番劲,李长青才回过神来,慢慢解读起脑海里多了的记忆。“青莲剑歌,李太白所创剑道绝学,共有五重。一重比一重强。”李长青眼中的兴奋掩饰不住,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这【青莲剑歌】是李太白所创剑道绝学,姓李,而且还是从雕像中出来。“莫非这是先祖所创绝学,肯定是了。”李长青兴奋地低声喃喃

  • 娇医有毒在线阅读第4节

    “你想听我的解释。”贺言盯着向阳血红的双眸,让他冷静一下。“你他妈的今天要不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解释,我跟你没完。”他一下子松开手。贺言抽出纸巾先递给他,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直接的用自己的衣袖擦了一下鼻子上的血。“向阳,她就是五年前那个离开我的女人。”贺言一句话,他就能明白。“你说安然就是那个女人?”

  • [综漫]某操控矢量的能力者之狗男渣女,不得好死

    这个贱人贱妾!南金雪从腰间抽出宝剑,朝着纪无殇逼近。纪无殇收住笑声,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人,昔日的夫君,昔日对自己呵护有加的爱人!如今,却是要提剑相对!“夫君!”纪美援柔声一手拉住南金雪的手臂,“先别杀了姐姐。”南金雪愤怒道,“难道让我们整个侯府陪她一起去死吗?今晚我割了她的头颅,拿到圣上去请罪,兴许

  • [盾铁]Supernatural超自然力量第三章

    “啊,两天没有直播看啊。”已经习惯每晚守着直播的蔡小葵一下子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最近也没接画稿,没什么要紧的工作要做,烦,好无聊。刷了刷微博,翻了翻朋友圈,还是好无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床上滚了两圈,突然想起来,我不是想上大神的车吃鸡的吗?可是我连游戏都好像还没有碰过???而且电脑也没有,笔记本又玩

  •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统统解决【求收藏】

    “我是宗方。”从金字塔里跑出来之后,胜利队的几人便接收到了总部的呼叫。“什么?巨人已经出现了?还和哥尔赞打了起来?”听到了这条消息,宗方不由得惊呼道。“巨人不是还在金字塔里面吗?”掘井一脸不可思议的询问道:“刚才咱们出来的时候还是石像呢。”说着,就要回到金字塔里去看看。“不管了。”宗方对着掘井喊道:

  • 香蜜润玉同人我本善良之雫石美子(2)

    蛇崩夏子的舞蹈室迎来了两个新成员,一个是朝日奈家的么女朝日奈美咲,另一个是一个叫做雫石美子的小女孩。如果说,朝日奈美咲进入舞蹈室是因为蛇崩夏子,那雫石美子进入舞蹈教师则是因为:心中有一个童话般的梦。当然,这个梦现在还只能靠母亲那微薄的稿费支撑,但她始终相信自己也可以拥有和蛇崩夏子一样的光芒。雫石美子

  • 稳住,我们能在一起第三章在线阅读

    在剧烈难忍的剧痛里。黑衣人不停挣扎,挥舞起双手,想要拨开秦唯峰,使劲在自己伤口处碾压的脚。可是由于,他昨夜受伤实在太重,再加上一夜身体内的鲜血,不住的往外流。现在还能有一口气在,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此时,他又如何能够挣脱开,秦唯峰使劲向下挤压用力的脚踝呢?“想明白了?你就给我点一下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