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二次元位面仙人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5/4 17:39:55 作者:冰幺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二次元位面仙人
二次元位面仙人
作者:冰幺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次时空穿行的实验,意外的被植入了位面系统。从此韩雨穿行于各个位面,并与其他星系的位面商人,位面猎人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战斗。。。。(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是一个黑沉沉的夜晚,在大雾山西北角的一座新建成的新大厦,在黑夜中显得黑沉沉,这是新宇宙房地产公司新建成高级写字楼,由于刚刚建成,还未出租,所以在黑夜中只有底层和第二层有灯火,其它全部都在黑暗中。【3G书城】

在静悄悄,空无一人的大堂里,一片空荡荡散发出一股怪异的气息,在大堂前方的屏风墙前,两个面上死气沉沉的保安正坐在前台接待台上,双眼发呆的望着前方的大门。大门外一片黑暗,隐隐可见大楼门外的一座圆形的假石山喷泉。

他们身后的白色墙上,正正印着金金闪光的“新宇宙大厦”五个大字,在墙后是一片空荡荡的大堂及空空的无人商铺,东面由两座手扶电梯直上二楼,整个二三楼都是空荡荡的商档过楼。有些已在装修中,但只有白天才有人来。

刷一声,在北面的电梯门自动打开,两个身穿蓝色保安制服的保安从里面走出来,二人的手上都拿着发着电筒,腰上都挂着对讲机。一个年约三十左右,小胡子,身材适中。另一个二十左右的年青人,高高瘦削。

“怎么样?阿龙,第三天巡楼的感觉怎么样?”小胡子问。

“林哥,倒没什么!不过,刚才在巡第十六楼时,我总感觉好象有个人在后面看着我,但我每次转回头去看,都看不见人,真奇怪,已经三天都是这样呢,都是在第十六楼!会不会是有…”阿龙讲。

“哈哈哈!”林哥大大声地笑了起来“是这样的,年青人,刚刚上夜班难免会疑神疑鬼,过多几天你就会习惯的,到时,你就会黑白颠倒,见人以为是见鬼!见了鬼以为是特么的同类!”

二人边讲边走过二十多米距离的大堂光滑地面,来到那如屏风的白墙前,转过白墙,来到前台接待台前,和坐在台前的两个保安打起招呼来。

“喂!阿成,阿明,呆呆坐在这里有没有看到什么惊天动地的东东!”林哥把手中的电筒放到台上,笑着说。

“特么的连个鬼影都看不到,不过,我怕几个月后那些什么公司商铺搬进来后我们就会忙个不停!”坐在台上那个肥肥胖胖的保安笑了,他年约四十左右,圆嘟嘟脸上长着一双小小的猪眼,相貌认真一般,他那蓝色的保安制服上胸牌上写着“保安张成”。而另外一个年约三十左右,身材适中,长着一双又大又黑的眼楮,只是眼神中不知为何散发出一股忧郁的气息。他胸衣上扣着的胸牌显示着“保安司马明”。

“忙你个头啊!真没脑!在这里效区想租铺,这老板一定是个死蠢或者是上了什么风水大师的当!”林哥放下电筒在台上,不耐妨地来到台旁的饮水机前,拿起纸杯,按开水机的开关,倒起黑咖啡来。

“不过,听说特首办有建议要在大雾山起什么玩具工业港,到时可能会有很多老板过来这里开工厂!到时候我们的老板就会发他个不清不楚!”阿龙说。

“哈哈哈!你特么的是超笨还是用屁股想东西,开玩具港!香港的人工这么高,只有超笨才会来这里开厂!照我看,开个超级叫妓中心港就一定行!到时我会去夜总会做POWERMEN,搞富婆就可以赚大钱!到时我一定会发个不清不楚!”林哥不耐妨地把咖啡拿起来喝。“保安,这种又低级工作见鬼去吧!”

“哈哈哈!”另外三保安都给这胡说八道的林哥给搞得笑了起来。

“B-B-B”就在这时,林哥腰间挂着的对讲机闪着红灯呼叫了起来。

“又是那老不死!真特么的妨!”林哥拿起对讲机,扭开开关,里面“沙沙”伴声中传来了一个老伯的声音“陈伯呼叫林大山,陈伯呼叫林大山!”

“收到!有什么事!”林哥按着开关,大大声地对着对讲机说完把对讲机拿到耳边。

“请你和龙仔立即去地下停车场查一下,我这里的闭路电视不知为什么变成了一片雪花,看不到地下停车场,快下去看看!”

“收到,我会立即下去!”

“对了,还有找一找我那头叫周星星的黑猫,那黑猫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找不到!”

“OK!没问题!”林哥把对讲机挂回腰间后立即向着龙仔打了个走人的手势,拿起电筒二人迅速向电梯走廊方向走去。

“这陈伯是不是太过敏了!闭路电视有时神神化化不奇怪的!”张成说。

“兄弟,还是小心一点好,下面有很多车子,如果真的有失窃我们会被炒的!”司马明讲。

“对了,阿明,现在几点了?”张成低下头,发现自己的手表神了。

“大哥,你都上了二个星期的班了,难道你看不见它吗?”司马明用手指着左面正中大墙上挂着的大钟。那里正显示着凌晨二点的深夜。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时大意,忘记了!”张成拍了拍自己的头部。他心中在责怪自己,怎么会这样大头虾!

他又看看自己的手表,停在十二点那里停止了,“阿明,真奇怪啊!我昨晚已经拉了发条的,怎么又自动停了,这已经是第十次了!”

“是真的吗?”司马明拿起张成的手上手表看。“会不会是里面的上链系统出问题?”

“我已经去钟表铺看过三次了,师傅说我的手表一切正常,什么错误都没有!真奇怪,每次它都是自动停在十二点上!”张成说。还有一句他未说出,就是手表每次都是在上夜班当更时自动停下的,这不由令他已感到有一种莫明其妙的诡异和古怪。自从二星期前来这里上班后,他常常被一种莫明其妙的恐慌笼罩着,特别是他每次去西面角落的厕所时,每次都有一种背后被人盯的感觉,但他每次转头回看时,却什么也看不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如林哥所说的他患了神经衰落病。

“沙沙”他们桌上的对讲机又闪起了灯,在电流声传来了二楼保安值班室保安组主任陈伯的声音“陈伯呼叫阿成!”

张成拿起对讲机按下,有气无力地讲“收到,陈伯!”

“怎么样?大堂一切正常吗?”

“正常!陈伯!”

“非常好!对了,你们注意一下有没有看到我那头周星星,一看见就帮我抓住它!它今晚不见了!最近这阵子它变得怪怪,晚上老是跑到无人的地方对着空空荡荡的手扶电梯大叫,但今晚我见不到它!去厕所的时候你们帮我去更衣室那边找找,这是你们今晚的重要任务,明不明白!”

“收到,明白!我们会注意的!”张成讲完把对讲机的声音度开关扭回关掉。

司马明笑了笑“陈伯心中的周星星比什么任务都重要,真是人不如猫!”

“这叫吃饱了饭没事做!这老东西真是多事!把他的宝贝带来这里,拉尿拉屡烦死人了!不过今晚好象没有听到周星星在叫,以前每晚都听见它在狂叫,它今天不是变成一头神父猫吧?”

“阿成,说起来也奇怪,前阵子我在巡二楼连续几晚看见周星星对着二楼的那个空空的玩具商场在狂叫,对着无人的空气在狂叫,好象看见什么东西似的,然后还沿着走道一直追到手扶电梯旁,好象在追一个看不见的东西一样!”司马明说。“真是很奇怪!”

“会不会周星星在发情啊?那些发情的猫都是叫来叫去,吵死人的!”

“可能吧!不过,成哥,我听说,黑猫特有灵性,是可以看见人眼看不见的东西的!”司马明说。

“够了,够了,兄弟,我们不要再说了。再说下去我都不敢上班了!”张成不由大声叫道。

“这个老家伙,迟早有一天,趁他不在时,我要把他那个周星星造成红烧老猫,来做夜点,老猫嫩狗,是可以壮阳的!”张成得意洋洋地说。

“不好!肚子痛!”张成站起身,对着司马明说“阿明,你在这里看着,我要去PP。”说完,急急向着厕所方向跑去。

一下子,整个大堂大门门口剩下司马明一个人,他一个人呆若木鸡地坐着,白白阴阴的光管灯光照得他脸上一片惨白。突然他似乎有种奇怪的感觉,好象有个人站在门口正在看着他,他不由自主地向着门外看去。

映入他眼帘的是已拉下铁闸,透过条条纵横网状铁栏看到门外是一片黑暗的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但是,大门外那风水布局般的山水喷泉不知为何在黑夜中似乎散发出一股怪异的气息,在外面的红色路光灯沐浴下反闪出一股阴红的血色,好象一片人血似的,阴森冰冷地向着他反闪过来。

看着这铁闸门外的景色,不知为何,突然司马明只觉得门外那喷泉景色突然在他眼中视线变得一片迷糊,他不由自主感到一阵阵头晕,他不由自主地伏在了桌上,睡了起来,不知不觉中,他已进入到梦乡中…

迷迷糊糊中,他好象看见有很多很多的纸钱在一片黑暗中如雪花般冉冉落下,一些纸扎的纸人纸车在黑暗中在他眼中飞掠而过…然后这些景色不见了…

又迷迷糊糊中,他又好象看见有一个老太婆在一片黑暗中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在一片黑暗中走着,并转过头来,对着司马明,她的脸变得十分迷糊,好象是司马明的妈妈,又好象是司马明的小学老师,她拿着雨伞,怪异地跑到司马明旁边,挥着雨伞,怪异地大声说“阿明,要下大雨了,要下大雨了,要找雨伞,要找雨伞!”

“什么?”司马明大大声地问,然后,那脸孔似见似没见过的老太婆突然不见了,只剩下那把黑色的雨伞,在空中自动地向着远方的黑暗飞去…然后,一切又迷迷糊糊不见了。

迷糊中,司马明突然发现自己一个人孤独地在黑沉沉的回家公路上向着家的方向跑去,在黑沉沉的夜晚下,公路上除了两旁静悄悄的树林外,空无一人,也空无一车。

公路上弥漫着阵阵如大海般的白雾,把四周的景色淹没,突然在迷雾中,他听见一阵阵阴森森的呼唤声从前方传来“阿明,阿明,你快过来啊!”天啊,随着阴森森的呼唤声,前方迷雾中似乎有个隐隐约约的白色人影在挥着手向他叫道。

天啊,是哥哥司马龙的声音,他突然想起,他哥哥司马龙三年前就是死于这条公路上的。死于一场货柜车的车祸中。

“哥哥!”还未等司马明说完,刷一声,前方迷雾中白色人影突然不见了,剩下一片空荡荡!同时,突然,刷一声,在他的右边,一个白色的人影突然从他身后高速跑过,一下子已掠过自己,跑到自己的前方,向着前方的迷雾跑去…

天啊,是哥哥司马龙的身影!那他一见就认得的背影。

“等一等!哥哥!我是阿明啊!”司马明一边叫,一边也快速跑上去,向着哥哥追上去…

“阿明,你要小心啊!阿明,你要小心啊!”那三年前死去的司马龙一边跑,一边说。但奇怪的是,他却边边跑边不回头。

“等一下我,哥哥,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你可不可以停一下来!”司马明一边用尽气力地跑着,一边大声叫道,但他发现无论他怎么样跑,却始终和司马龙保持着三、四米的距离,无法追上去,无法看清他哥哥的正面。

“司马明,你一定要小心,邪恶的灵力,十分可怕,你会在三个月内有血光大灾,你要小心…”

“什么血光大灾!等等我!”司马明一边用力跑,一边已可哥哥的话搞到一头冒水。

“你要小心,你要小心,弟弟…”那三年前死于车祸的哥哥突然越跑越快,把司马明抛开,司马明虽用尽全力狂跑,但距离却越来越大,十米二十米…四十米…,终于他那死去的哥哥跑得离他越来越远,在一片迷雾的公路中变成一个小白点,最后消失于一片白茫茫的大雾公路中。

“呼,呼…”司马明一边叫,一边喘气,突然他听到身后响起一阵“哗隆隆”的巨大的河水决堤般巨大河水冲击声,他不由转头一看,天啊,是一大团一大团泛溅着巨大白色雪水花的人血,如洪水般沿着公路向着他直直涌过来…

“不”司马明怪叫着想跑,但奇怪的是,双腿象发软似的,跑不动,“烘”一声,司马明已淹没在一片又腥又臭的人血河流水中,刷刷刷,一只只白色的骷髅鬼手,在血河中伸出,一下子把司马明拖入到一片血红血红的人血中,司马明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

“啊!”司马明尖叫着睁开双眼,整个直直从座位上站起,天啊,自己正直直站在大堂前台守桌上,原来刚刚是发了一场恶梦,他发觉自己全身全头都是冷汗,而且透身寒冷,真是一场太可怕的恶梦!

“澎”还未等站起身来的司马明反应过来,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拍到司马明的肩膀上,当场吓得司马明尖叫一声,整个人跳起来,向后急急转身一看!映入他眼帘的原来是一脸惊呆表情的张成。

司马明这才整个人定下神来。

“阿明,出了什么事了!?”张成问,原来他刚刚去完厕所,一出来便听到司马明的尖叫,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跑过来看。

“——!”司马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挥着手示意自己还未定下神来。同时整个人的脸色表情也在张成面前呈现出来。

当张成一看清司马明的脸色时,立时尖叫一声,然后用手指着司马明,用一种惊恐的语气说“阿明,阿明,你…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青,上面还有…还有…,我的上帝,你快去洗手间洗洗脸吧!”

天啊,原来他看见司马明的脸竟然变得又青又白,惨白的额头上,还若隐若现地有几条奇怪的血字皱纹,时现时隐,诡异之极!不知为什么,看到这种不可思议的情景,一种冷冰冰的莫名恐惧感已把他全身淹没。

“帮我看…看一下!”司马明说完急急向厕所方向跑去…

“叮”随着一声电梯的到达底层声,电梯里的大门也随之“扑”一声自动打开,林哥和龙仔二人已拿着手电筒到达地下停车场。二人唱着一首淫荡的叫鸡歌,懒洋洋地从电梯里走出来。

映入他们眼帘的是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地下停车场,由于新宇宙大厦还未完全开张,这里的保安亭还是空荡荡无人把守的,但进入停车场的大闸门早已落下关上。停车场只开了三分之一的灯光,在一片昏白的灯光下,足足有半个足球场大的停车场里整齐地停泊了几十部车子在东面的泊车位上。

“这么大的停车场才停了二十多部车,真是浪费!”二人边讲边走过空荡荡的泊车地面,来到东面的二十多部车子面前。

不知为什么,停车场里静寂得近乎可怕,如坟场一样,二人行路的脚步声在停车场中回响得令人莫名心慌,在一片光线未够强的昏白灯光,这二十多部车在灯光的沐浴下反闪出一阵令人晕眩的气息,不知为何,突然龙仔眼中感觉这些车子象是二十多座坟墓一样。令他有一种奇异的不安感。

龙仔吸了一口气,来到一辆黑色的宝马车面前,用手摸了一下车子的光滑前盖,说“林哥,听说这里的二十多部车大部份都是万老板的!”

“当然了,小子,谁叫我们是穷鬼!连买部车都要花九牛二虎之力,你认命吧!小子!”林哥没好气地说,然后和龙仔走入到车群中,围着车群转了一圈,数了一数,一部没少。

这时林哥没好气地打开对讲机,“林哥呼叫陈伯!”

“收到!”

“地下停车场一切正常!”

“很好!再看看有没有我的周星星!看仔细一点!别忘了去停车场西面那个工具室和电房里看看,明不明白!”

“OK!”林哥没好气地回应后关掉了对讲机。

“那老不死有没有搞错!以为我们是他的保姆啊!要去服务他的那只猫!”龙仔不高兴了。

“别管他那个什么周星星,我们走!”林哥讲完带着龙仔,转身向电梯方向走去。

就在龙仔要走回去的时候,突然不知为什么,龙仔突然感到后背升起一阵莫明其妙的寒意,他本能地感到,似乎身后有个东西正在恶狠狠地盯着他。

他不由自主地向后转身一看,映入他眼帘正正是刚才那部黑色的宝马车,不知为什么,在一片阴白白的灯光下,他似乎本能地感到,那部车子似乎正在恶狠狠地盯着他,好象是有生命一样,同时,一阵奇怪的晕厥感也直直向他头部冲来,他不由自主感到车子在他眼视线中变得一片迷糊,整个人不由自主闭上眼楮,向后连退几步。

“龙仔!你有病啊!你怎么了!”林哥不由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头晕!”不知为什么,龙仔本能地不感将自己的真实感觉讲出来,他转过身来,急急脚向电梯方向走去。

“头晕就不要上班,在家里睡大觉嘛!傻瓜!”林哥没好气地追上去叫。

但实际上,龙仔并没有错,在黑色宝马车空荡荡的车内,一个人眼无法看到可怕生灵正座在车内的驾驶座位上,恶狠狠地盯着二人渐渐远去的身影,“——”在驾驶盘上发出一阵可怕的魔鬼呻吟声!

当龙仔和林哥二人座上电梯,电梯大门关上后,“扑”一声,那部空荡荡里面空无一人的黑色宝马车的车头灯竟不可思议的自动亮起,射出两道昏黄昏黄的光柱,在昏暗的停车场就象两只巨大眼楮一样。【3G书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中场魔术师第7章在线阅读

    一房间里,女孩缩在床头,身上披着莫羡的外套,任由外面怎么敲门都没有反应“怎么回事?给我查”门外,一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愤怒道“连我女儿都敢动,我倒要看看是谁”“已经在查了,应该马上就有结果了”在他身边,一中年女子满脸的担忧“都说了多少次了,给她安排几个保镖,她偏偏不听”就在这时,一年轻男子匆忙的跑了

  • 我在末世开直播在线阅读帝级关羽!

    “哇哦,好丰盛的饭菜。”梵天看到管家端上来的红烧肉,蓝烧肉,绿烧肉。(作者喜欢吃烧肉……)以及丝瓜汤,翻炒土豆,凉拌黄瓜,大开眼界。“看来还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梵天惊叹无比。“老兄,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啊!”苏玄笑呵呵的补刀。firstblood第一滴血!“的确,诚实那么你就是好孩几。”苏尘也点头

  • 悄悄第9章在线阅读

    “……”陆之遥看着手上毫无动静的所谓空间袋,她保证自己绝对是按照对方教的咒语念的,可是奈何那玩意儿一点反应都不给自己。“瑶姐姐,你要不要先来试试这个?”思琳娜不知从哪个地方拿出一个大大的透明水晶球,那尴尬的表情让陆之遥觉得这水晶球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是什么?”陆之遥的问话又一次让在场所有人心里

  • 莲藕校园之初进天梦

    等胖子挤到李峰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期间李峰给一起跟他游戏的小虎毒蛇打了电话,他们也正在买游戏仓,看来这游戏广告做的足啊,短短一夜响彻全国各地了。W市的这兄弟俩肯定闲不住。看着广场上拥挤而兴奋地人群,李峰也安奈不住激动一拳打在胖子肩膀上。“带多少钱?”萧林一边大喘着气一边擦着汗上气不接下

  • 网游之天地人间在线阅读入围名额

    他杨猛又不是瞎子,早在几人眉来眼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之所以不吭声,就是想看看这小子怎么处理这种局面。“那结果杨兄是否满意?”毕竟是他夫妇二人推荐的人,这要是不如对方法眼,就有点丢面子了,语气中张家家主难免有点紧张。“还不错,不失礼貌,不卑不亢,只是这修为差了一点儿...”杨城主倒也没有藏着掖着

  • 花校寄语第10章在线阅读

    1998年的时候,蒂娜家发生了一件大事。蒂娜的母亲邂逅了自己的第二春,对方是一位来自里斯本的商人,离异,有一个儿子。当母亲告诉蒂娜的时候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反应,距离父亲去世已经过去八年了,记忆里关于父亲的影像也十分模糊。所以对于母亲有了个男朋友这件事,蒂娜很是开心。毕竟这么多年妈妈一个人照顾她也很累,

  • [孙唐]报答平生未展眉在线阅读第1节

    出云国,血剑峰。传说,在很久之前,血剑峰本是普通至极的一座山峰,直到有一天,一把巨大无比的血剑从天而降,径直劈入山峰之中,此山形状便变得极为像一把剑,连山的颜色也是血红色的。不仅如此,此峰也极为邪门,方圆千里,寸草不生,生灵皆无,凡有修仙之人妄图进入此峰,大多数人有去无回,剩下的少数人要么变得神志不

  • 大强盗在线阅读离去

    “阿福,五岳山真的有仙人吗?”“老爷,此事千真万确,但是我们这些凡人肉眼凡胎,想要看到仙人可是难上加难啊!”“老爷我可是天选之人,你去准备饭菜吧,我饿了。”王成挥挥手。阿福虽说是管家可是厨艺却也是可圈可点,不多时桌上便摆满一道道家常菜。王成食指大动,招呼阿福准备吃饭。突然想起阿福之前提到的宝库便问道

  • 逆天改命之万古绝尘在线阅读第二节

    “青莲剑歌!”费了好大一番劲,李长青才回过神来,慢慢解读起脑海里多了的记忆。“青莲剑歌,李太白所创剑道绝学,共有五重。一重比一重强。”李长青眼中的兴奋掩饰不住,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这【青莲剑歌】是李太白所创剑道绝学,姓李,而且还是从雕像中出来。“莫非这是先祖所创绝学,肯定是了。”李长青兴奋地低声喃喃

  • 娇医有毒在线阅读第4节

    “你想听我的解释。”贺言盯着向阳血红的双眸,让他冷静一下。“你他妈的今天要不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解释,我跟你没完。”他一下子松开手。贺言抽出纸巾先递给他,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直接的用自己的衣袖擦了一下鼻子上的血。“向阳,她就是五年前那个离开我的女人。”贺言一句话,他就能明白。“你说安然就是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