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影视:最强5G系统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5/4 16:35:43 作者:无双公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影视:最强5G系统
影视:最强5G系统
作者:无双公子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朝醒来,发现来到《火蓝刀锋》世界,成为兽营的一名新兵,获得最强5G系统,随意下载任何技能,从此开始了开挂的人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属于对季晓岩的偏见和霸凌在这条街上拉开了帷幕。

季晓岩从战乱时代来到这个世界,他带来的不仅是大量积分还有挨打和打人的经验,所以起初易轩并没把季晓岩怎么样。

三番两次下来总在季晓岩面前滑铁卢的易轩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愈发的将季晓岩当作眼中钉,有一次还在季然面前说要杀了季晓岩。

“死一个乞丐根本不算什么,”易轩呲着牙花对季然道,“总有一天我会弄死他的。”

随后没多久易轩开始纠集多人对季晓岩进行围追堵截,早先是赤手空拳,后来发觉再多的人也不能让季晓岩吃苦头后准备了工具。

季晓岩不怕他们,可那么多人对他一个实在是吃力,更别说他们会带些虎指等小玩意儿让他受伤。

季晓岩快被这些脑袋长在□□又没有法律意识的傻逼气死了,但他没办法,整条街的人都把他被追杀的事情看在眼里却没有一个人敢帮他,包括李医生也只敢在事后给他一些药,而他本人更没办法向外求助,因为他的人设就是在这条街上流浪,接着帮助男女主相遇,最后和易轩斗勇收场。

他整个人生都被定死在这条街上。

季晓岩觉得自己太可悲了,人设这么惨却只是个男三,想找人评理又找不到,他现在就希望下个世界能过的好一点,至少能再遇到一个像李望这样的人。

.

易轩到处找人拜码头的日子里给了季晓岩和李望很长一段相处的时间,在这期间李望发现了季晓岩结巴的小秘密。

知道这事儿后李望没有调侃也没有装不知道,他鼓励季晓岩不要因为这点小缺陷就闷着,要多说话,多和人交流。

“你不敢和别人讲话就和我说。”李望道。

接下来,无论在家里还是在面店都能听到类似《疯狂动物城》里那只树懒的调调。李望本意是让小孩多说点话,谁知道这小子脸皮挺薄,怕自己说话被别人听了笑话就放慢速度。他这说话方式的改变,搞得听多了的杨阿姨讲起话来也慢悠悠的。

几天后,李望突然被合作送面的那家店老板通知出了车祸没办法继续送货,于是李望决定自己开车去拿。他走前叮嘱季晓岩在店里等他别乱跑,季晓岩答应了。

可李望前脚刚走,季然后脚骑着摩托来了。

他问季晓岩有没有见过于馨馨,季晓岩说没有,得到否定回答的季然抓了抓头发说于馨馨不见了。

“什,什么时候不见的?”季晓岩问。

“昨天,”季然有些崩溃的说,“她告诉我想去大学报到前先看看你,结果今天我去找她,她爸妈说她一夜都没回家,我找过她同学也说没有消息,你从前不是经常一起在街上玩吗?知不知道她可能会去哪儿?”

季晓岩蹙着眉说了几个地方,但心急火燎的季然现在什么都记不住,他干脆拉过季晓岩让他上车陪自己一起去找。

两个人在大街小巷中绕了好几圈都没寻到一点有关于馨馨的蛛丝马迹,面对季然越发难看的脸,季晓岩抿起了嘴。

他知道于馨馨在哪里,可他不能说。

二人就这么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找,直到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来电是易轩,他说他知道于馨馨被谁带走了。

“你还记得大刚吗?”

“刀疤刚!是他把馨馨带走了!?”

“嗯,半年前你不是举报他和他弟弟吸毒吗?他现在出来了,说要你爸和你付出代价。”

此话一出季然差点把摩托车骑进河里,他对着手机大吼:“他在哪儿?”

那头回答:“不知道。”

易轩的这句话说完就听那头里传来一阵电流声,再听已经没了声音,他将手机揣进兜里,昂头对身边一个眉间有刀疤男人谄媚一笑:“刚哥,我们这不是绑架对吧?”

刀疤刚脸上的肥肉抖了三抖,他搂上易轩的肩膀对他挤了挤眼睛:“当然不是绑架,你不是说和里面的妞儿认识吗?这顶多是朋友聚会。”

易轩笑了:“哥,那我入会的事情……”

“放心好了,”刀疤刚拍拍自己的胸口,“你又给我们送钱还帮我们散货,你进会的事情绝对妥了,一会儿我就告诉大哥让他接见你。”

易轩听了他的话心里飘飘然的,他连说了好几句谢谢,盘算着如何在会面中介绍自己。

只是易轩从白天等到晚上都没看到刀疤刚说的那个顶头大哥,他心里渐渐着急起来,刀疤刚看他那副模样不由冷哼一声,随即向后招手让人拿了个手机出来。

“给他们打电话。”

易轩没反应过来:“给谁?”

刀疤刚抬了抬他的双下巴给他指了指于馨馨在的房间:“她爸妈,让他们准备三百万。”

易轩顿时呆住,他惊道:“三百万?”

“嫌少?”刀疤刚笑问,“不少了,那个妞儿不错,拿到钱我会带走的。”

.

刀疤刚从戒毒所出来没多久,所以知道他行踪的人不多,但季然还是请他爸托人问到了最近这些天刀疤刚出入过的场所。

季然他爸知道儿媳妇被人绑架了立马也找了一帮兄弟帮忙,只是刀疤刚狡兔三窟,几个地方都找过了就是找不到人。

最后还是于馨馨家那里传来了消息说绑匪打电话来让他们准备三百万,并说只要敢报警,于馨馨就会被撕票。

“是我害了她,”季然坐在地上后悔不已,“我非要手贱举报他们干嘛!他们要想在学校卖随便他卖好了!”

“卖什么?”季晓岩问他。

季然没心情回答,季晓岩见他如此强调道:“你多说点指不定能想起来什么。”

季然看了他一眼,道:“新型药丸。”

“毒品?”

“不知道,”季然说,“我没试过,不过易轩试了,他说那东西算兴奋剂,吃了以后会很嗨,当时刀疤刚想让我们几个在学校卖,但我感觉不对没同意。”

季晓岩听了这话提示道:“你,你是说易轩吃了刀疤刚给的毒品还给你打电话说馨馨在刀疤刚那儿?”

坐在地上的季然闻言一下子跳了起来,他的双眼通红,瞪着季晓岩的眼神十分可怖:“易轩是从哪里知道刀疤刚绑架了馨馨?”

季晓岩摇头:“不清楚。”

季然原地转了两圈,嘴里念念有词:“你说易轩是不是参与了什么?是了,一开始就是易轩牵的线说药丸可以在学校卖,后来我举报他还和我吵过一架。”

季晓岩看他想起来了,忙道:“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哪里。”

易轩的电话接的很快,他轻声问季然有没有找到于馨馨,季然冷漠的说了句没有后直奔主题。

“你现在在哪儿?”

“什么?”易轩说话的声音明显迟疑了,“我在家啊,我奶奶和妈妈已经睡下了。”

“你不在家,你和刀疤刚在一起,”季然笃定道,“易轩,你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一分钟过后我就让我爸带人去你家砸东西。”

此话一出对面没有了声音,片刻后易轩才道:“有必要做的这么绝吗?”

“我恨自己做的不够绝,”季然咬牙切齿的说道,“易轩,想想你六十岁的老母和八十岁的奶奶吧,你知道的,我爸打起人来比我狠的多。”

易轩再次沉默了,十几秒后他说了一个地址。

刀疤刚现在的位置就是季然之前去过的其中一个暂住地,只不过他去的地方是刀疤刚目前所在的对门。

知道儿子找到人了,季然爸爸带着朋友和季晓岩一道跟着去了,到地方的时候易轩正在小区门口侯着。

见到这么多人的易轩身体瑟缩了一下,继而才道:“我只能带季然进去。”

季然他爸上前就是一巴掌,易轩被打的后退一步,站稳脚跟后他低下头:“对不起,但真的只能进去一个人。”

“两个人,”季晓岩说,“我和他一起。”

易轩打量了一番季晓岩,接着目光闪烁的点了头:“好。”

去的路上易轩告诉他们两人屋里有六个人,让他们不要强行带人走。

季然脚步飞快,懒得和他说话,季晓岩却问:“馨馨现在怎么样?”

“吃了安眠药正在睡觉,”易轩说着看了眼季然,“于馨馨没事,你们不用太紧张。”

季然听了他的话没忍住给了他一拳:“给老子闭嘴!”

易轩用余光瞥了他一眼没再出声。

.

季晓岩不见了。

李望拿面回来的时候店门是锁着的,他以为季晓岩跟往常一样是出去玩了便在店里等了会儿,结果这一等就等到了天黑,给他打了几个电话也没人接,后来回到家发现季晓岩根本没拿手机。

李望看过店内监控,知道季晓岩是跟季然走的,心里想着应该不会有事,但还是不放心的给季然打了电话,只是电话没打通,对面提示关机。

李望整晚都没睡好,担忧的同时总觉得季晓岩回来了,有两次好像听到门口有声音还出去看了,结果冲过去什么都没看到。

一夜辗转的李望第二天起的特别早,他五点多一点就到了面店门口,还险些把放在门口的黑色垃圾袋当成了坐在那儿等自己的季晓岩。

六点多,杨阿姨来上班了,没看到季晓岩的她笑着问李望小孩是不是又赖床了,李望干巴巴的应了声:“啊,对。”

“你俩感情真好,”杨阿姨说,“不说出来谁知道你们不是真兄弟啊。”

盯着杨阿姨的笑脸李望实在笑不出来,他胡乱的应了声继续给季然那个提示关机的手机打电话。

上午十点零三分,季然的手机终于打通了,不过接电话的不是他。

那边的于馨馨哭的嗓子都哑了,她告诉李望,季晓岩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雄宋之狰章峨山

    【狰章峨山】上古神兽。迎着微风,迎着晚霞,西门杰和柳轻云飘飘然地降落在月亮山下。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美丽无比的世界。瞧,西边的天空,从浓密的云层里,飘荡出几片玫瑰色的彩霞,单薄而清丽。轻轻流动的晚风,仿佛在缠绵地吻别夕阳……月亮山顶有一个月亮,时隐时现,月光柔和,还不是十分明亮,但

  • 灵魂的战歌在线阅读猎杀蛮熊

    眼看蛮熊就要临近,林东把***一丢,拿出金蛇剑,迎了上去。林东跃起,把剑当刀使奋力砍向蛮熊脑袋。“噹”冒出一阵火花,震得林东双手发麻,人也飞倒在地。随即蛮熊抬起那粗壮的脚,向林东脸上踩去,这一脚要是踩到,林东必死无疑。紧急关头,林东往旁边一滚,堪堪都过这致命一击。这时刘福等人冲了出来,纷纷拿着武器对

  • 我有锦鲤系统之 K(1)

    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会老,不会死,不存在于世界之上,不存在于人们心中。我叫“K”你没有听错,我就叫K,英文字母K,这不是在开玩笑,至于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以后有机会我会说的,现在我先来给你们介绍一下我所在的地方吧。看,这个有着一百五十多平的房间,一整面墙壁都被替换成了落地窗,

  • [滑头鬼之孙]迷恋在线阅读第8节

    他走之后,宁子轩就来到老人的面前,微笑说道:“老爷爷,这玉500万我要了,麻烦您帮我包起来。”老人也是很高兴,虽然入手冰凉是块好玉,但在他原本的打算中,这玉能卖个几十万就不错了。之前说出的300万也只是认为他们会讨价还价,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竟然眼都不眨一下,爽快的就答应了,还因为楚慕辰的原因,把玉佩的

  • [我英]传说中被轰焦冻抛弃的女人在线阅读天桥

    沈可不知道,她的计划成功过。佑辰逸曾经在与她相同的处境下醒来,但是不同于是医生告诉沈可发生的事,而是柯年的母亲从他醒来的那一刻就愤怒地数落他指责他。佑辰逸从昏迷中彻底清醒后,就整个人彻底怔住了,他被柯年的母亲骂得根本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他的记忆里是一片模糊,根本不明白自己一个人喝酒怎么就被送到了诊所

  • 快递方志强第2章在线阅读

    “强心和利尿的药一天早晚吃两次,平时饮食要控制油和盐的摄入,如果无故胸闷气喘必须马上到医院来。”对着修修改改的稿子,抱膝窝在亚麻色的沙发上的江小北想起了主治医师的话。她的心衰不算是最严重的阶段,但是依然需要长期服药,定期复诊。除了这些,医生还给她规定了每天的运动目标以强化她脆弱的小心脏。总之,得开始

  • 民间诡事薄在线阅读第七章

    次日。魏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安分睡了一夜,脖颈自是不习惯又不舒服,他轻轻地揉着,心下想“昨晚不知怎么就睡着了,还梦到了蓝老头,真是扫兴。”屏风另一侧,蓝湛正闭目端坐,听到这边的动静,微微睁眼,起身,绕出屏风。“你醒了。”蓝湛轻声道。“恩,蓝湛,你昨晚何时回来的……

  • 妖精的森林在线阅读第10章

    “女生留下来,其他男生可以先走了。”安宇亭说完这句话班上的男生哄笑成一团。“赶人,赶人!”安宇亭作赶鸭子状,“把东西收拾好了的给我轰出去!”教室里闹成一团,过了好一会儿,男生全部走光了,安宇亭招呼女生坐到前排来。理科班,班上只有20来个女生,安宇亭看着她们,叹了一口气:“不简单,还好你们听话,不然这

  • 倾情白月光之第九章(9)

    “但是你为何知道这件事。”成钰看着月见身上气息悠悠转变,冷冽的眼神死死抓着角落处的人,他的步子移了过去。陈清酒垂眸,气定神闲,不咸不淡地道了句:“因为,童择已经是个死人了。”月见的脸色一下惨白,她后退几步,银牙咬着,好半晌,才气若游丝道:“你说的不错,他是死了。”成钰抿唇,使劲回想今日见过的那个公子

  • 阴重楼千2无望森林

    别了战天几人,程一鸣随便找了个没怪的地方下线。玩家上线的时候有10秒钟的强制保护时间,无法攻击和被攻击,再说这里的怪都是非主动攻击的,所以他并没有担心什么。关掉登陆器,摘下游戏盔,已经是下午六点多,游戏中的时间是和现实中同步的。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程一鸣二话没说,把刘业和黄宏伟叫下线,三人直奔最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