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101次相亲仓枫酒,解千愁

2021/5/4 18:03:14 作者:寒夏若初 来源:晋江文学城
101次相亲
101次相亲
作者:寒夏若初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醒相亲了一百次。每次相亲的经历,刚好是一章的小说内容。每一章一个不同的男人。有人说每个女人都是一本书,其实,男人也是。

沉浅感觉自己几乎是被拎起来腾空往前的,跟那小鬼一样,脚都没有着地,速度快的像是漂移一般,周围全是唰唰的树叶声。

可跑了许久,有一抹黑色的影子依旧紧追他们身后。那影子慢,小鬼自然也慢,影子加快脚步,小鬼亦加快脚步,总之,不远不近的距离把握的刚刚好。

他又在戏耍那人,沉浅自是察觉的出来。

“等等......”沉浅出声,却并未得到回答,速度自然没有慢下来。

“那不是沉霜!”沉浅心想,沉霜的轻功还不至于如此般。

正这样想着,头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道:“前方便是南仓,上好的仓枫酒,你应该会喜欢。”

一听到酒,沉浅的眼眸瞬时亮了起来。

仓枫酒,只听小丫讲过,却从未有幸入口。

凉华之外的东西很少能传入凉华境内,毕竟,没几个人敢在凉华做生意。小丫曾讲,世间之酒,唯有仓枫是极品,曾有酒仙绕华居不远万里漂泊至南仓,只为这一口仓枫酒。

可转念想了想,又觉得不妥,欲哭无泪道:“现在是讨论酒的时候吗?身后那位不是你朋友吧?”

“我没有朋友!”小鬼冷声道,朝后看了一眼,沉浅抬眼正好对上他的眼眸,杀气极重,阴寒相交,和刚才那个一直笑脸的小鬼天差地别。

“废物,留他不得!”咒骂一声。

说罢,另一只手朝后一挥,一片风尘,沙尘暴肆虐,左右那些参天大树被连根拔起,如同舞剑般,直冲身后那抹影子而去。

沉浅用袖子遮了遮眼睛,只听身后一声闷哼。那小鬼冷笑了一声,再从袖间甩出几枚长长的飘闪的东西,嘭的一声一个大块物体着了地。

沉浅察觉突然他们调转一个方向,完全脱离了那片烟雾弥漫之地。

心想,此人真非一般人。暗暗恼火,都怪炼寒鬼才平日里不许她出门,最多也就走过那一片凉华之地,不然这世间这么多奇人异事,当真是要好玩很多。

正想着,突觉双脚着了地,有了一丝踏实感,再抬头,摆在她眼前的是一条繁华街道,灯红酒绿。

不同于凉华的那股清冷之意,这里的人热情似火。更为重要的是,凉华属于黑煞殿,除了中元节,平日里那条街几乎是黑黝黝一片,对凉华而言,亮灯乃是不祥的预兆。

但这里不一样,灯火通明,宛如一场绝美盛世。

沉浅看得入迷了些,脸上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夸张表露无疑。

“想去哪里?”小鬼突然问。

沉浅眯了眯眼,目光被不远处的一幕吸引了去。

“公子公子,长得这么俊,进来看看,上等的姑娘......”

“咦,这位公子,可是好久没来了呢,我们翠儿姑娘都哭断肠了.......”

“阿郎........”

听闻阿郎两字,沉浅不由得颤了两颤,她从未见过这种场面,这要是在凉华,门口那些甩手帕的女人是要被一棍子打死的。

再回头,看到身旁小鬼黑着一张脸,满脸嫌弃之色,似是对此景极为不满。

“那位,不是翠儿姑娘吗?”一男子发问。

沉浅朝他所指看过去,一衣着暴露的妙龄女子正笑眯眯的窝在一满脸大胡子茬的中年男人怀里,笑的实在是谄媚。

门口吆喝着的那女人尴尬的往后看了看,硬着头皮道:“我怕是记错了,早上还在哭哭啼啼的是哪位来着?难道是小于姑娘?”继而十分肯定道:“对对,就是小于姑娘,她为公子哭来着。”

“我不认识什么小于姑娘!”男子生气大骂:“贱女人!”随即拂袖大步离开,似是极为受伤。

只听身后那女人破口大骂:“没你这头驴,我这地难道还不耕了,呸!臭男人!”

骂完再换上一张笑眯眯的脸继续吆喝:“上好的姑娘,上好的酒,仓枫酒解千愁,一觉醒来美人陪........”

沉浅乐了,指了指道:“去那里。”

身旁小鬼僵了僵,依旧一脸黑线,瞅了半晌才道:“这个,别处也有仓枫酒。”

“我知道啊。”沉浅说:“可别处,就没有这么好的姑娘了。”

小鬼脸色又黑了两分,不过问都问了你想去哪,也不能食言。想了半晌,一把拽着沉浅拐向一旁一家店铺,再出来时,已是两个男儿身。

高的那个将近一米八,眉梢似是挂了寒霜,极不情愿。另外一个矮了好大一截,眉清目秀,蹦蹦跳跳,极为欢脱。

“两位公子,哇!”实在是养眼,门口那女人不由得轻叹了一声,结巴道:“里......里面请。”

沉浅瞅了瞅那女人,阴差阳错的她伸手一把握住那女人的手,细细摸了摸,甚是光滑,末了还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她似是天生就对这等事通晓于心。

那女人一下子失了心,贪心的一手还想要去摸另外一位公子,只一个眼神,吓得她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沉浅瞪了身旁小鬼一眼,嘀咕一声“没情调”,随即进了内屋。顿时整个酒楼里的姑娘一簇而上,将二人团团围住。

“滚!”小鬼绷着的脸动了两下,沉浅回头,只见他嫌弃的拍打自己的衣衫,碰都不让碰。

沉浅心想,你那不值钱的粗布麻衣,这一路走来身上全是灰尘,头上还顶着两片绿色树叶,怎好意思嫌弃人家这些姑娘。

这一声吼的姑娘们散开了好大一些,就算你再好看,脾气太暴那也是无法伺候的。但也总归也是有那么一两个死活都不肯走,坐在沉浅身旁偷偷瞄着另一人。

沉浅觉得好笑,眨了眨眼睛笑笑道:“这南仓......当真是有趣。”

“公子有所不知,南仓,可是一处福地呢。”一女子笑着答话。

正说着,仓枫酒便端了上来,沉浅迫不及待的先给自己倒了一小碗,尝了一口,果真是人间极品,比小丫那果酿酒好喝多了。

连着喝了两大杯,继而才转头问:“怎么说?”

“南仓地接君山和温枭谷,前些年君山被灭了之后,剑灵门少将主拎着一把绝世宝剑竟徒步穿过了南仓,又屠了温枭谷满门。两边的血啊,都要流到这南仓汇合了。”

沉浅没听出来这究竟算哪门子的福地!难道说感谢剑灵门少将主没一带把这南仓也给屠了?

不过是关乎于多年前的君山之战,沉浅便多了几分兴趣。她常听小丫讲起,却又无处可寻小丫讲的究竟是对还是错。

反正,除了小丫,整个凉华你也找不出第二个能讲君山之战的人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迷雾之阴影之不简单的刘芳菲

    周芃仁的办公室在走廊最里面,听柜面的内勤闲聊时提过,以前的经理室在走廊中间,还挂着经理室的牌子,但经常会有客户上门咨询或投诉,而且不管大事小事,来了就找“最大的官”,不胜烦扰的周芃仁明智的把办公室挪到了走廊尽头,而且不再挂经理室的牌子,果然,耳根清净了很多。周芃仁前脚进了办公室,刘芳菲后脚就赶到了,

  • 降龙破天录在线阅读第9章

    仙锁奇缘这游戏还是挺出名的,时点以前也知道,到现在热度都还很高。直播里不少人玩这个。他以前还想让夏魄玩,毕竟是能结婚的游戏,更有噱头。但是夏魄以前都拒绝了,今天是怎么了?难道觉得自己不配和他玩?换成柯总就可以了?夏魄果然和自己是同类人,金钱至上,应该调到财务部来。不过……夏魄这么听话,柯总不会偷偷给

  • 带土是个万人迷 (火影)在线阅读第四章

    04苏栖听瑠夏叭叭叭说了一大通,听到最后实在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对傅时津工作上的事没有一点兴趣。瑠夏忍不住说:“栖栖,你老公搞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我要有什么反应啊,这些跟我又没有关系。”苏栖凑近镜子,用手指压了一下眼尾的眼线。咦,感觉好像有点晕妆。要补妆了。“不说了,我先补个妆

  • 武侠之集魂公子在线阅读能屈能伸的黑藤,死命舔!

    所有人回过头来,朝角落里望。甚至就连舞台上的DJ骑师都停下了动作,望了过来。等看清楚后,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我去,什么情况这是?黑藤大少竟然给人下跪?!!”“国际大新闻啊!”“不光黑藤大少,还有山口组、共同社、竹青社几个超级社团的二代,也给那个男的下跪!”“这……这……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刚

  • 九重天霄令被盯上了

    昏暗的审讯室内,韩东被铐在椅子上。“说,你为什么要绑架徐小咪,还行凶打伤了好几个人?”“老实交代。”英姿飒爽的南山市女警花李珊厉声质问韩东,一副正义凌然的模样。“唉。”韩东只能叹气。“大姐,我已经给你们解释过很多次了,我不是绑匪,我是见义勇为的,被我打的那几个人才是歹徒,你去问问那个红裙子姑娘和徐小

  • [魔道祖师]桃花何处寻在线阅读第5节

    立春,北斗七星回转东北,年轮回转,大寒逝去,大地得气,万物始生!立春,蚕虫吐丝,阴寒始终,淡清未开,啼燕舞风,肥鲫结群,百鸟飞红。--------封神大陆,神南域,百鬼山。百鬼山背靠十万大山终日云雾飘渺,鬼气缭绕。主峰直上云霄,两端云雾蜿蜒曲折,正如两条吞云吐雾的双龙守护,呈双龙戏珠之象。山间草木繁

  • 一人之下:流刃若火之医闹(3)

    夜班时候,江木羽很是重点关注那个老奶奶,半个小时都会巡房一次。本来以为今天就是平安过去了,哪知道半夜三更时候突然发病,江木羽一边准备东西一边叫醒值班医生,两个人坚持了抢救很久很久,可是那名老奶奶已经八十高龄了,送入抢救室最后也是无力回天了。家属对这个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一下子炸开了,开始闹事了,因

  • 天师的逆袭在线阅读种草(1)

    谁牵他手了?乔咿触电般地缩了回去。痒痒的酥麻感还残留在掌心,男人收回手,闲散搭在胸前,轻笑着似无半点怯色。李宏踩着油门的脚抖了一下,心虚地从后视镜里观察后面的情况。“老李?”这一声冷了几度,“人家怎么说你有问题?”李宏揣摩着小姑娘可能是误会了什么,眼下再瞒不易,也怕惹了后面那位不痛快,于是避重就轻地

  • 都市之阴阳医馆在线阅读第7节

    琉星的身高是整100厘米,一点都不带多,因此他遇见的大多数人,对他来说都巨大而可怕。就像普通人走在路上遇见一只没有牵引绳的藏獒,不管这只藏獒是否想袭击你,你必定会腿软,满脑子赶紧逃——琉星对大人们的印象就是这样。何况……琉星发觉自己总是惹大人们不高兴。初次见面的时候,大人们还会很亲切地和他说话,但几

  • 我在综漫有旁白之第二章(2)

    祭祀竟然还没开始,众人都翘首以盼,似乎在等什么人。再站在下面等就太对不起自己了,趁众人不注意,我爬上那棵树,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对了。小梅说过这次祭祀邀请了十分显贵的人物,他们应该就是在等那人了。现代社会剪彩啊,典礼啊什么的总要拉上个明星政客什么的,看来此传统古已有之啊。说不定还是江老头起的坏头,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