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爱有千千劫:总裁老公训娇妻皇帝说他弟弟生不逢时

2021/5/4 23:33:56 作者:青衣君 来源:掌阅小说网
爱有千千劫:总裁老公训娇妻
爱有千千劫:总裁老公训娇妻
作者:青衣君来源:掌阅小说网
慕白的父亲死了,慕白亲手将罗伊卖到金爵会所还债。三年会所磨难,罗伊被慕白的一纸协约折磨得不成人样,甚至成为“药物试体”。三年前,罗伊执着地说:“人是我害死的,我愿意一命换一命。”慕白痛恨不已。三年后,罗伊苟延残喘地说:“人不是我害死的,我不要背下所有的罪名。”慕白心疼了。罗伊绝望的和尹海铭逃走了,慕白疯了满世界通缉她。有人对他说:“慕白,罗伊走了,她宁愿跟一个瘾君子过流亡的生活,也不会跟你在一起。”慕白心痛了,拿命偿还给了她……

肆之非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而小宝儿、杨齐、吴枝正焦急地围在他床边。

他问这是什么地方,杨齐就说这是陛下赐给你的宅院。一甲三鼎都有。说殿试已经放榜了,上面果真写着他得了殿试第三名。而杨齐自己,虽然没有考得一甲,但也如愿以偿得了庶吉士。

“你现在就是翰林院编修了。我要干三年才能到你这个位置呢。你多提拔我呀!”杨齐高兴地合不上嘴。

而肆之非,却绝望地恨不能再昏过去一次。

真的,一步、一步,都在按照那个男人说的走……按部就班,就像纺机一样停不下来,一线压着一线。

.

肆之非一纸白卷得探花没有成为广为流传的美誉,倒是很快成了读书人之间为表达对方不学无术却得好处的一种讥讽和羞辱。

如果你对一个读书人说:“你也可一纸白卷得探花”,那人保准起来和你拼命。

虽然是丑名,也是名传天下,人尽皆知了。

而此时的肆之非怎么样了?

他一直没有回红门报喜。

按说放榜后一甲三鼎都会一路喜气洋洋敲锣打鼓地会家乡报喜。但他没能回去。

皇帝说,他当堂昏倒,经御医诊治,得知他有先天心疾。所以请他到皇宫里调养一段时间。

肆之非就在皇帝给他安排的院子里,也不出去。皇帝说,他可以在皇宫里四处走走不妨事。

可东方暖暖对他说的话他还记着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能少说话就少说话,能不动就不动,能避就避。不能让人抓着他什么把柄。

他不去招惹别人,也不代表别人不来招惹他呀?

这天,一个身穿金色蟒袍的青年就翻墙进了肆之非的院子,吓得在院子里发呆的肆之非当场就给跪了。

“你好没骨气!”青年从墙边走过来。院里安排来伺候的小黄门看见来人也当场给跪了,“叩见殿下!”

上安王,封号上安,亦名上安。

皇甫上安瞪了一眼跪在地下的小黄门,“滚!最讨厌阉人!”小黄门滚了。这院子里,就剩下来肆之非和皇甫上安两个人。

明明是在太平盛世,但肆之非却感觉到,这位王爷,身上一股杀伐之气。

“站起来!抬头看我!”王爷的脚尖到了肆之非眼皮子底下。

肆之非照做了。然后他看到了一张阴鸷的脸。一眼看上去就不是好人的那种。

“听说哥哥在这儿藏了个人。我就来看看。”王爷一把扣住肆之非的下颌,“别说,挺好看的。一纸白卷得探花,你知道你成了天下读书人的笑话了吗!”

肆之非面对着眼前这个人有些胆怯,但还是鼓足勇气说:“让我离开这里,我保证远离尘世喧嚣、朝堂风云。”

“你怕死吗?”王爷问。

“怕。”肆之非说:“可以不死。我选择活着。”

“好没骨气!”王爷又说了这句话。

肆之非面色阴郁,不再说话。

“哈哈哈……”皇甫上安大笑起来,拽着肆之非就往屋里带,“在你死之前,让我先享用一下吧!不枉你在人世走一遭!”

肆之非听着话头不对,就往后挣。但他怎么挣得过皇甫上安这么个壮汉?对方一拉,就把他拉过去了。

在他被拉进门的那一刹那,他想起了东方暖暖在酒后给他说的一句话。

“无罪,这个世界对你不算友好。”

一切都发生过之后,他并没有死。皇甫上安走了。然后第二天又来,走了,第三天又来……如此往复。

这导致此后肆之非一看见皇甫上安就心悸。

.

皇帝将自己的弟弟叫到了书房里,“别太过分了。”

“我只要了他一个人,你要的可比我多得多,哥哥。”皇甫上安站在皇帝的书桌前,“我知道你想干什么。那不是君子所为,更不是一国之君所为。李庆是个小人。而且心肠歹毒。朝中有他,天下必乱!”

“可看看你又干了什么!”皇帝怒了。

皇甫上安笑了,“如果他死了,你的计划就泡汤了,哥哥。”说完,就走了。

王爷走了以后,在外面等候的太监就走了进来。

皇帝正在批奏章,随口对进来的太监说:“大伴,明天把冷库里珍藏的西瓜取出来个给探花郎送去,切西瓜的刀,就留在那里给探花郎切西瓜吧。”

“是。奴婢知道了。”

.

皇甫上安果然又来了。

但气场和之前完全就不一样了。他今天——明显怀有杀意。

“你想怎么死?”

肆之非心里一阵慌乱,为了和对方保持距离,他整个人都贴在了墙上。

“你为什么总和我过不去?”

“没办法,这是你的命!”皇甫上安突然逼近过来。然后,又突然不动了。

他低头,看到了一把刀捅进了自己的腹部。他看向肆之非,大笑,“好骨气!”

他向后退,然后跌坐在地,血液开始晕染,将金黄的蟒袍染成诡异的橙色。

“我可是当今陛下唯一的弟弟!你竟然下得去手杀我!哈哈哈哈……”

他笑得停不下来,“本来死你一人就足够了!现在!要死你全族!”

他的身体开始摇晃,猛地躺了下去。

“我记得我九岁时,在猎场你替我挡了一箭……命,还你了,哥哥……”

肆之非此时也坐在地下,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已经动弹不得。

事情就像戏本里安排的剧目一样,一幕幕按部就班地拉开序幕。

肆之非先经刑部审讯,然后又被关进了大理寺的监牢,令人作呕的腐臭弥漫在他的鼻尖,让他胃中反酸。他觉得他要死了。

但他还不想死。

前几次他想死,是事情还没有发生,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他死也没用。皇帝不会因为他死就放过他家。

他还想和“命”争一争。

他要活了下来,那他就不该在这个时候死。那没有意义。他这时候死了就死了。可他还活着。他活着才会有变数。

既然东方暖暖说他能被救出去,那么,他需要做的,就是,等。

果然,不出两天,一个狱监就拿了张纸和炭笔给他。

“你的好友杨齐让我捎话,问你有什么遗言。写下来,他尽量去办。”

肆之非的手颤抖着拿过纸笔,这可是决定命运的时刻,到底该怎么办?

他尽可能简洁地写好了一封信,将信纸两次对折,又在纸背上写下:柳平山亲启。然后就将信递了出去。

天下六剑之一柳平山,名平山,剑名平山,剑法亦平山。

他曾一剑削平平山山顶之树,一剑成名。

此刻,他一人一剑站在了大理寺门前。而他面前,有三排官兵,每排十二人,共三十六人。他们每个人,皆一手持盾、一手握剑。

“看我一剑平山!”

排山之势,唯有海啸,随着浩荡如海啸般的剑气迸出,他的人也跟着冲了出去。

当肆之非看到冲进来的柳平山时,惊得不能再惊了,惊得差点没晕过去。

“你为什么要硬闯!”

而柳平山就回答了他一个字,“快!”他剑气虽猛,却后劲不足。唯有快进快出!

柳平山将肆之非背在背上,又立刻往回冲。可路已经被堵死了,大部队很快就很会赶来。

他又举起了剑,“东家,你我相处半年有余,我当你是朋友,我愿为朋友而死。但我有一事相求!”

剑在飞舞,与官兵的剑相互碰撞,肆之非紧紧搂住柳平山的脖子,因为兵器摩擦之声巨大,根本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什么!你说什么!”

他们已经突围出了大理寺,但敌人的援军却赶到了大理寺门前。

“啊!”柳平山仰天嘶吼,举剑一斩,剑气如二郎神一斧劈山,竟将援军劈开一道口子。

可这一剑之后,他已力竭。从援军破口冲出,径直奔向了一处小巷。他背着人进入小巷,可一出巷子,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数百身手不凡的禁军还在追捕他,他一跃而上屋顶。可一柄强弓却已经瞄准了他。

.

“跑了?”听到这样的回报,但皇帝似乎并不在意,“他不重要了。他有那个病,人,说没就没了。”

他对一旁的户部尚书李庆说:“但是那边——你也跟去吧。你看看红门之财——是不是当真那么多。看看它,是不是真的揽尽了天下之财。还是……把肆中阗活着带回来,朕有话要问。”

李庆离开后,皇帝也离开了御书房。

都说君子远庖厨,可他却来到了御膳房的一处冷窖内。这冷窖内本满是冰和蔬果,现在冰还在,蔬果却不见了。而取而代之的,是一口冰棺。

冰棺之中,正是不久前被刺身亡的王侯,也就是当今皇帝唯一的弟弟,皇甫上安。

皇帝抚摸着冰棺,垂眸看着冰棺中安详“睡着”的弟弟。

“你从小就不讨喜,除我就没人敢和你玩儿。其实我也是不想和你玩儿。但我怕你。怕得要死。你一个眼神儿,我就听话了。”

他笑了一下,“你现在的模样,讨喜多了。”

“唉……”他忽然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着说:“你有领军、破疆之天资,却偏偏生在此时——若你生在乱世,一,可开国建万世之基业,二,可驱贼平乱保百年之和平。可,你生在这满是心机的‘和平’世。生——不逢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三国之绝世枭雄半熟烤羊驼不要辣

    良好的防御高于富贵繁荣。——亚当斯密当第二座城市‘爱叫啥叫啥’在死海旁落定之后,某位皇帝就拒绝回首都处理公务了。这里简直是天然的矿物质温泉,而且还可以保养身体长生不老(误)!“陛下,还有好多公务要处理,”鸭子蹲在石头旁边,看着秦京枕着石头,把四肢都大字形张开瘫在湖里,任由超强的浮力把他捧起来——手上

  • 我,脑子有病之档案室之战

    正当我守候R4身边等待解锁完成时,二层U型空间上却再次爆发出猛烈的枪声!乍一听AK-47的枪声足有十几支,他们似乎直奔后方的队长而去。呼啸的弹头瞬间摧毁了好几台冷冻储存柜,装满化学溶液的储存皿被子弹打出无数个窟窿,碎玻璃伴随着漏出的溶液顿时泄露而出!沃克躲在掩体后,将M4A1步枪的枪口朝上贴胸放置。

  • 我的别墅超凶的之登山闯关(1)(7)

    在陈羽风纹神行术的加持下很快来到了一片空地。当然之所以这么顺利是因为在简单模式下地上是会有指引的箭头的。这让陈羽不禁想夸夸这山真的是太人性化了。不过当陈羽踩上这片空地的时候他便恨不得破口大骂这个大山。在陈羽踩上空地的那一刻空地周围升起了结界,电子音响起,依旧是小P的声音:“登山第一关,木桩对对碰。”

  • 上古卷轴:我就是龙裔第1章在线阅读

    三界内。海外修真界,有一座蓬莱仙岛。这座蓬莱仙岛,座落于东海尽头。蓬莱仙岛上,修仙宗门汇聚,强者如云。蓬莱仙岛的深处,有一处大凶之地,乃上古洪荒遗迹,里面栖息着不少强大的妖兽生灵。这些妖兽生灵,个个气息恐怖,就算是那些修仙宗门的老祖宗,也不敢擅闯。“你这头秃鹰,扇快点,别偷懒了。”大凶之地,有一座茅

  • 大道上天第8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是一场粉丝见面会,小七会被当做最后惊喜嘉宾来到现场,周三回答粉丝问题,简单自落,一点都含糊,表情真挚,但话中几分真假,只有他自己和他背后的人知道。每句话,没个表情都要去设计,想想就很累,小七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周三会乐此不疲,或许这就是喜欢一份工作的缘故吧。小七要上台时,不知为什么,很不安,好

  • 邻舍有阁臣在线阅读第四节

    难得热闹了一个晚上的客厅又冷清了下来,恢复了平日里正常的状态。金玉娥开始收拾桌子,还吃剩下了四分之一的西瓜,她拿着保鲜膜包了包放进冰箱,准备明天再吃。擦了桌子,洗完杯子,她脸色看着还十分不愉快。“谢秋生,你那个兄弟是怎么回事,也太不要脸了,竟然上门来要钱,他家又不是没钱,就差这两万块过日子,说出来谁

  • [综]BUG相对论在线阅读第10节

    回到学校之后,林素便强迫自己把慕听寒这个男人从脑子里撇干净。但是晚上洗澡的时候,从镜子里看都自己满身都会青青紫紫的痕迹,不可避免地再次想起了慕听寒。显然,他们在床上很激烈,才会弄出这么多痕迹。林素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在蒸汽环绕的浴室里,摸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第二天,下课的路上,林素很意外地看到了一

  • 犬夜叉之最强刘星在线阅读第4章

    全身的疲劳一扫而空,连平时因饥饿而变得蜡黄的皮肤都有了一些红润。萧逸一跃而起,踢了踢腿,扭了扭腰,感觉比前世宅男的身体好了不知多少倍。萧逸又取出洗髓丹,一口吞下,可还没来得及感受,一阵不比刚才记忆融合的疼痛从腹中开始,渐渐蔓延到全身,萧逸一下子瘫倒在地,不断抽搐。疼痛如蚂蚁般啃噬着机体的血ròu,逐

  • [实力至上主义教室]双向暗恋第9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拜狮?拜师!当小俊看到卢玉兰走到道士的门口吧,敲了敲门,然后就听到道士叫她进去,卢玉兰进去后,正准备开口说话,可是又被道士给打断了,最后道士把她心里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最后卢玉兰点点头,说“道长啊,你真是厉害,这算的太准了。正如你所说,小俊来找你了,你要不要出去看看呢?“道士呼出一口气,然后开

  • 突破传承之第五章(5)

    最后还是决定来上学。萧南是自己来的,办了一些不复杂的手续就被带到教室里,因为在上课,班里的班主任又不在,所以马马虎虎的就被安排在了教室最后面靠窗户的位置。这个是他最喜欢的位置,靠近窗户,可以清楚看到窗外的事物,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轻抚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睡觉也很舒服。萧南不会浪费这资源,懒散的躺在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