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千面之王初夜

2021/5/4 23:14:48 作者:天上的蜻蜓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千面之王
我,千面之王
作者:天上的蜻蜓来源:飞卢小说网
人有千面,每一个人都只有一面。就算是有一千个人,也只是有一千面。但有这么一个人却拥有着这一千面,一万面,甚至数之不尽的一面。别人根本不知道这个人真实的一面。有人说他是男人,也有人说他是女人。还有人说他是老人,甚至小孩。他的事迹更是被人广为流传,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比如轰动全国的十大状元事件等等。全华夏,甚至全球的警察都想要把这个人给抓住。但每一次都让他轻松地化解,成功的逃脱。无论是通缉榜还是赏金榜都是名列第一。人们都称他为“千面之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薛芒安心想,大不了一晚上不合眼,也就同意了。陆岸获得胜利后,欢天喜地庆贺了一番,就跑出去拾木柴,说要打只山鸡回来烤。

顾承开始找最佳的观测点摆他的设备,季昭明累瘫在帐篷里。

薛芒安没有带画板来,毕竟东西太多不好拿,所有只带了纸和笔,在那里画速写。

天黑透了,帐篷前挂了两盏小夜灯。山鸡是没打到,但是陆岸还真把火堆给点燃了,烤得空气都红彤彤暖洋洋的。

顾承坐着仰头:“看,星星。”

众人随之仰头,一颗,两颗,三颗......越看越多,散散落落的铺撒着。顾承来了兴趣,跑到镜头前一顿拍。本来是为了朝阳来的,却发现星空也很美,这大概就是意外收获吧。

陆岸把带来的食物放在火上烤,之前烧烤趴没吃完的都带来了,真的营造出了野营的氛围。季昭明拿着现成的零食先吃上了,他才懒得等陆岸烤的呢。

陆岸烤完一串,递给薛芒安:“画什么呢?”

薛芒安说:“星空。”

“你之前晚上来过吗?”

“没有,只是白天来过一次。我这是第一次在山顶过夜。”

“我也是第一次,”陆岸又不正经了,“那这算不算我们的初夜?”

薛芒安似乎已经慢慢开始习惯他的不着调了,连眼睛都不斜了。

“你画画是小时候专门学的,还是就是兴趣爱好?”

“学的,我十岁的时候开始学的。”

“你喜欢画画?”

薛芒安迟疑了一下:“说不上喜欢,算是习惯吧。”

“你怎么什么都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东西?”

薛芒安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

“那你活得得多无趣,生活不就没有快乐的来源了吗?”

“生活本来就不是快乐的。”薛芒安说得很轻,内容却很沉重。

“谁说的,”陆岸反驳她,“生活本来就是快乐的。”

话不投机半句多,薛芒安选择缄默。

陆岸却继续说:“要不我帮你培养培养吧,跟着我养鱼怎么样?我天天带你去市场逛,有很多很漂亮的热带海鱼,说不定你就会喜欢呢?”

“你为什么喜欢养鱼?”

“嗯?”陆岸思索了一下,“觉得好玩就喜欢了,哪里需要那么多理由。”

“觉得好玩就喜欢了,你对女孩子也是这样吗?”

“这怎么说......女人是女人,鱼是鱼,虽然也有些地方相似。”

“哪里相似?”

“摆在家里好看,看见时喜欢,但是没有了也行。这批死了再换下一批,还能同时养很多。”

瞧瞧这漂亮的渣男语录。

薛芒安敬佩:“你倒是渣得潇潇洒洒冠冕堂皇啊。”

“哪里哪里,”陆岸谦虚,“这不是也在不断学习参悟之中么。”

后来四个人聚在一起吃了点东西就各自回帐篷了,明天凌晨还得早起,晚上早点睡。

陆岸滋溜一下钻了进去,在边上拍了拍,朝薛芒安说:“来。”

薛芒安硬着头皮进去了,帐篷里很温暖,小夜灯也带了进来,把里面照得显出几分温馨来。

“你是不是第一次跟男的睡在一起?”

薛芒安不回话。

陆岸默认她是承认了:“别害怕,我这么正人君子,绝对不会乱来。”

“哦?正人君子?”

“怎么,不是吗?我要不是正人君子,早对你动手动脚了,哪里还能让你这么放肆。”

“你没动手动脚吗?”薛芒安质问。

“我哪里动手动脚了?”

“你拉过我的胳膊。”

陆岸愣一下笑了:“这就叫动手动脚啊,妹妹你太清纯了。真正的动手动脚可比这个好玩多了。”

薛芒安躺下,懒得辩驳。

陆岸穷追不舍:“你实话实说,你是不是连男人的手都没拉过?”

不回。

“你都二十岁的人了,竟然连最基本的都没有过?”

不睬。

“那你以前有喜欢过谁吗?这总该有吧,这是生理本能。”

不理。

陆岸一律当她是默认,在帐篷里笑得打滚。滚到薛芒安边上时,就被无情地一把推开。

“顾承说初中时都叫你薛尼姑,原先我还不信,现在看来还真是。”

薛芒安背过身去,离他远远的。陆岸就在她后脊梁上戳她:“干什么,睡觉了?”

“不睡。”薛芒安打开手机找电影看。

“别玩手机,跟我聊聊天。”

“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陆岸才不管,接着说:“你一个暑假都待在这里吗?”

“不一定,我想走随时都能走。”

“那你跟我回家吧,我招待你,带你吃带你玩,算是谢谢这几天你招待我们了,怎么样?”

薛芒安说:“不去。”

“为什么不去,别害羞嘛,我家人很好的,还可以带你看我的鱼和二踢脚。”

薛芒安冷淡:“跟一个才认识几天的人回家,我是疯了吗?”

“那有什么,有的人刚见面第一天就能玩到床上去。”陆岸说,“我们这都同 | 床 | 共 | 枕了,你跟我回趟家又怕什么?”

薛芒安坐起来:“我坐着,你睡着,不能算。”

陆岸坐起来跟她面对面,笑:“逗你玩呢,我没带女生回过家。被她们知道我住在哪里整天对我死缠烂打怎么办。不过说真的,你一个暑假都在这里待着多无聊啊,来苏州旅游吧,我给你当导游,免费。”

“苏州我去过很多次了。”薛芒安拒绝。

“那总有你没有逛过的地方,昆山来过吗?再过些时候就到大闸蟹最好吃的时候了,我带你捞螃蟹去啊。”

薛芒安敷衍他:“再说吧。”

“或者你想去哪里玩?我们可以一起开车自驾,你看你又不用付车费,还有帅哥司机一路相陪,多赚啊。”

薛芒安随口说:“我想去草原,你也开过去?”

“开啊,只要你想去。”陆岸来劲了,“西伯利亚大草原我都开。”

薛芒安讽刺他:“你要是半路遇上个新妹妹,把我中途赶下车,我没得来没得去,就留在草原放牛吗?”

“你怎么会这么想?”陆岸正色起来,“我虽然是爱撩人,但是人品还是没问题的。你对我的偏见太大了,我是渣男但不是人渣啊。”

薛芒安笑了:“你终于承认你是个渣男了?”

陆岸坦然:“我又没否认过,不过我一直没觉得我是个渣男。只是你们都这么说,那我就承认呗。”

“你有过女朋友吗?”薛芒安突然问。

陆岸一滞:“你不觉得问渣男这个问题是在侮辱他吗?”

“不是玩玩的那种,认真谈恋爱的。”

陆岸想了想:“那当然,我一直很真诚。我初中就有第一个女朋友,长得特别可爱,还有两个酒窝呢。”

“嗯,那后来呢?”

“后来?分手了啊。”

“为什么分手?”

“不喜欢了呗。”

薛芒安说:“那你的喜欢也太廉价了。”

陆岸跟她掰扯起来:“喜欢本来就是一个很廉价的词啊妹妹,它就是一种愉悦和冲动而已。我觉得你漂亮我可以喜欢你,我觉得你可爱我可以喜欢你,就跟我听到一个笑话觉得有趣所以我开心一样。那一阵子的开心过去就是过去了,不影响我听下一个笑话。我喜欢你的心情没有就是没有了,不妨碍我喜欢另一个人。喜欢又不是爱,搞得那么严肃做什么?”

陆岸说的其实不是没有道理,他活的也很明白,哪有那么多情啊爱啊的,大家都是俗人,开心就处不开心就分,何必把自己束缚起来。

薛芒安点点头:“原来你们渣男的思路是这样的。”

“你不这么认为吗?”陆岸短促一笑,“你凭什么觉得两个原本毫无瓜葛的人偶然遇上了,就一生一世不会分开了。所谓爱情不过是乌托邦,是无何有之乡,拿来骗人的而已。”

薛芒安摇头:“我不是期盼什么爱情,我只是不喜欢那种混乱和糜烂。既然明知道彼此只是玩一玩迟早要分开,那当初为什么要在一起?单纯是无聊和冲动罢了。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两个人可以没有爱情,但是相敬如宾,能踏踏实实过完一生就好了。”

陆岸倒是头一次听这种理论,她的这番话,更像是一个三四十岁,玩够了人生的中年人说出来的。

“可是你要是不多试一试,怎么知道那个人合适不合适?”陆岸说。

“要试,可是就算是要试,那也是跟觉得有可能的人试一试。就像是争第一名,那种一看就不及格的人,还要试了做什么?”薛芒安看他。

陆岸不赞成:“偏见偏见,你的偏见太重了。人家学渣就不能咸鱼翻身考第一吗?”

“你难道还没发现我跟你是完全不同的人吗?”薛芒安眼睛里很平静,“不相似的性格,大相径庭的爱情观和相去甚远的人生观。”

“发现了啊,可是这样才有意思不是吗?”

薛芒安摇头:“这样才没意思,到头来不过是一场闹剧,谁都改变不了谁,谁也说服不了谁。”

说完就戴上耳机,不再搭理陆岸了。

薛芒安本来是打算看一晚上电影不合眼的,可是还是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等她再睁开眼睛时,手机已经息屏了和耳机一起摆在她的身边。她由原来坐着的姿势,变成躺得好好的模样,腰间还盖着一层薄被。陆岸已经不在帐篷里了,小夜灯没有熄,但是光被调暗了一些,外头还是黑漆漆的,看来天还没有亮。

薛芒安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凌晨四点多,快要出太阳了。

她起身出了帐篷,外头又重新燃了一簇火堆,顾承他们也都起了,摆好架势等日出呢。

陆岸坐在火堆旁,见她出来了,说:“醒了?”

“嗯。”

陆岸接着调戏:“你昨天晚上睡着了,抱着我就不放手,还上嘴啃。”

薛芒安想都不想:“不可能。”

陆岸接着说:“还打小呼噜吧唧嘴。”

薛芒安说:“你不好好睡觉,观察我做什么?”

“看你可爱呀,平常醒着的时候冷冰冰的,睡着了倒是可爱得很。”

薛芒安白眼:“变态。”

陆岸举手投降:“冤枉,我昨天可什么都没做,你看我是正人君子吧,说到做到。要不然我早就偷亲了。”

薛芒安突然警觉:“偷亲?”

陆岸朗声笑:“吓唬你的,别怕。”

季昭明也坐过来,在陆岸肩膀上拍:“昨晚过得开心吗?给我讲讲细节,发展到哪一步了?”

陆岸故弄虚玄:“我们探讨了一些深刻的人生问题,太深奥,你不懂。”

季昭明笑得猥琐:“我有什么不懂的,我十四岁就参透了。”

陆岸一脸嫌恶:“你他妈真不是人啊,你竟然十四岁就......”

季昭明勒他脖子:“你小子给我装什么清纯。”

太阳快要出来了,东头已经慢慢亮起来,出现一片细细的朝霞,像是一道红色颜料涂抹在天际。

几个人也不坐着了,都跑到山崖边朝远处眺望,这里没有遮挡视野最好。天色愈发明亮,山间早晨清凉的空气微微透出寒意。鸟鸣声此起彼伏,在树枝上蹦来蹦去,或者贴着地面一阵疾行,把野草撞得“簌簌”响。太阳终于升了起来,晕染出淡淡的橙光。顾承一直守在相机后面,季昭明举着手机录像。

陆岸迎着朝阳,突然侧过身来,光线投射在他的脸上,柔和又梦幻,他跟薛芒安说:“早上好。”

虽然昨天爬山很累,但是看到日出的那一刹那还是觉得值得的。

陆岸和季昭明欢呼打闹,薛芒安静静看着,也舒尔一笑。

看完日出后季昭明又缩回帐篷里睡回笼觉去了,顾承说想四处逛逛,顺便看看能不能拍到些野生小动物什么的。

陆岸自然想跟着他一起去,就问薛芒安:“你一起来吗?”

薛芒安没兴趣,她也还没睡饱,不如再睡一会儿。于是她就回帐篷里去了,刚一躺下就迷迷瞪瞪睡着了,直到被人摇醒。

她睡眼惺忪。

陆岸正半跪在她边上,一脸慌乱地望着她:“我联系不上顾承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何处惹尘埃在线阅读第4章

    “同志们,双抢就要到来了,前头的工人和军人奋斗在第一线,咱们农民必须咬紧牙关,不怕苦不怕累,做好生产运动,替祖国的粮仓添砖加瓦,人有多大胆地多高产,努力努力再努力,咱们能做到吗?”“能!”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在耳边响起。“人民力量比天大,再大困难咱不怕!”“漫山遍野山歌响,千军万马夏收忙!”“□□思想光

  • 强势夺情:慕少,请离婚在线阅读第1章

    偌大的网吧内门可罗雀,只有一名少女还在聚精会神的打游戏。“杀!”“杀!”超清的电脑屏幕上,几个游戏人物正在跟一个boss厮杀。夜可可带着耳机,全身的神经紧绷,视线紧缩在电脑屏幕上,手指在键盘上飞舞,口中还喃喃着:一定要过。一定要过。一定要过!但好像偏偏跟她作对一般,她话音刚落,屏幕上就显示了两个灰白

  • 和暗恋的总裁一起重生了[娱乐圈]之神山的修行

    好几天过去了,楚雄对于漫天花雨功法的第一层细水长流已经掌握了接近三成,而雷神降世的第一式雷神一击却是掌握了不到一层。根本释放不出来雷神一击,现在只能将那不到一层的功力转入到水属性里面。而至于御龙决,楚雄每天修炼最多的御龙决了。可是已经好几天了,楚雄还是感觉不到自己修炼了御龙决。御龙决的前两层增加自己

  • 未央荷影之序章03 瓦灯河的天火(下)

    【灵武击杀“痛苦恶魔”触发系统奖励】乾坤图像又浮现在灵武的脑海里,这次他看得清清楚楚,那仿佛是一个十分精致、美丽的瑞士表,表盘上覆满金黄的颜色,左右两侧刻有龙的条文,上下有凤的条文,十分地生动和逼真。中间有个标准的阴阳两极图,周围的字是“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接着巨大的黄金指针从“乾”字开

  • 综漫九尾白狐第一章

    “这不可能!”亚历山大在地上走来走去愤怒的咆哮着,他弟弟连埃及法老墓地里的病毒都熬过去了居然死于一场感冒?你他/妈/的在逗我?“我很抱歉,亚历山大,威廉和莉莉安被卷入了战区。整个地区都被封锁了,他们没有逃出来,当时威廉和莉莉安因为感冒去医院治疗,但是一场爆炸烧毁了医院,威廉被流弹扫中,引起了高烧,没

  • 洛奇英雄传之命逆运之第十章(10)

    第十章虽然姜承颢还是那样傲慢,但是林楚楚居然从他语气里感受到了一丝愉悦?不过很快,林楚楚就把这个归类于自己马屁拍的越来越好了,让挑剔的姜承颢也很满意。于是林楚楚继续再接再厉的说道,“二哥文韬武略无所不能,从小楚楚求过二哥的事情,就没有办不成的。”这倒是大实话,也不需要林楚楚假装,因为姜承颢还真是有这

  • 次元降临在线阅读第八节

    过往如烟,随火成灰,丝丝缕缕,恍恍惚惚——苏沐——————————————————咋眼间,世界树便带着苏沐来到那瀑布之上。轰隆隆!两人接近方才听到这由巨量水流轰击大地的声音。在日光之下,瀑布弥漫出的水雾倒影出一轮梦幻的彩虹。在苏沐的视野中,瀑布之下的巨谭中有两只巨兽正在打架!“走!近点,去看看他们!

  • 逃婚总裁第五章

    薛宁在简溪接电话那一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头发都来不及擦,就和袁雪,李芝儿她们两个一起偷听起了简溪打电话。不过简溪说话的声音比较软糯柔和,透过一层玻璃,她们只能听的到一言半语,但她们可以确定的是,简溪谈恋爱了。虽然她们非常惊讶像简溪这样的乖乖女孩都谈起了恋爱,但她们想想这都大学了,谈恋爱不是很正常的

  • [火影]女主保卫战之泡妞大圣(下集)(2/6)

    “想跑?”“饶命,求你放我一条小命。”圣虚大王只有求饶的份,但是杨维却没有想放过他的意思。挥起手中的如意精箍棒便直接砸去。锵!然而这个时候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他这一棒。“大圣,请勿伤害他性命。”来人正是太白金星。杨维不解道:“我何时成了大圣?“太白金星笑道:“你有所不知,玉帝已经将你封为泡妞大圣,乃是让

  • 守护甜心之命运改变第三章在线阅读

    自从那天夜晚出现血月之后,阿德旺老人显得非常沉默寡言,他每天都会来到村后的山顶上,静静的遥望着远方的天空,似乎想要看穿世界的尽头有些什么东西,同时又好像是在想着什么,但最终看起来更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无论哪一样,都不会有人知道。村里很多人看着沉默寡言的阿德旺老人落寞的背影,神色里都显得很同情,摇头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