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我的游戏人生之满腹心机

2021/5/4 23:42:11 作者:云巅入上的云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游戏人生
我的游戏人生
作者:云巅入上的云来源:飞卢小说网
如果有一款游戏能让你体验别样的人生,你会怎么做????那还用说,当然是好好体验一把啊。就这样鱼云在游戏内体验了一把不同于现实世界的人生。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游戏里获得东西居然能带回到现实世界里。在游戏里的美女,居然在现实世界里来找自己了。在游戏里赚到的钱,都会出现在自己的银行卡里。不仅仅如此,在游戏里解锁各种成就,会带来各种各样的福利。从这一刻起,无论是游戏世界还是现实世界都开启了开挂般的人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嘎?”燕来瞪圆了眼睛,睫毛上的泪珠儿滑落到脸颊也不自知。

平王松了口气,不是就好,“你是本王的妻子,出去一趟就把你忘了,本王成什么人了。”顿了顿,“如若不信,本王可以对天起誓。”只要你别再哭了。

燕来前世拍战争戏都能把他累个半死,让他跟着平王去前线,他宁愿平王误会他偷人,把他剁成肉酱。

而心里这么想,燕来面上露出迟疑之色,“可是……”

平王:“可是什么?”

“妾身的娘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一见平王变脸,燕来佯装慌张,“我爹也说过,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不是我,是我爹娘。”

平王见她很紧张,又想哭,赶忙说:“本王没有怪你。”

“那就是王爷不信妾身?”燕来小心翼翼地问。

燕父乃进士出身,虽娶了黑风寨寨主之女,可他非但没变粗俗,还把黑风寨一干教的识文断字。平王不信那样的人能说出“母猪”二字。

“令尊那样讲岂不是把自己也说进去了?”平王问。

燕来恍然大悟,“对!不对,不对,妾身的爹的意思不包括亲人。”

平王瞬间明了,岳丈大概是怕燕来被骗,“本王不是你的亲人?”

“啊?”燕来惊呼出声。

这次不是装的,她没料到平王反应这么快。

“……王爷是。”

平王:“你信我?”

“信吧。”燕来犹犹豫豫的说出来,不待平王开口,“王爷何时能回来?”

平王亟待出口的反问咽了回去,脸上的轻松不见,“三五个月吧。”

燕来想说,太好了。话到嘴边连忙咽回去,嘟着嘴,用一种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声音说,“果然被妾身说中了。”随即就问,“王爷,妾身可否给您写信?”

平王想说不用。一见她满眼希冀,心也跟着软了,“可以。”

“谢谢王爷。”说出来燕来的脸颊红了,跟着低下头,羞得不敢看平王,其实在心中腹诽,爷再演下去,都可以拿最佳女主角了。

平王见状,不由得笑了,“你是本王的王妃,给本王写信是你的权利,无需言谢。”

“妾身——”

“王爷醒了?”

突兀的声音传进来,燕来把话咽回去,转头往门的方向看去,听到一阵敲门声,“谁呀?”

“听声音像豆蔻。”

豆蔻?剧中没有此人啊。难道是编剧没写这么详细。

燕来想不起来干脆不想,“她有事?”

“应该是提醒本王该起了。”平王说着朝门的方向道,“进来吧。”转向燕来,“什么时辰?”

燕来下意识摇头。

“回王爷,快巳时了。”豆蔻越过屏风,身后还跟着几个端着铜盆等物的小丫鬟。

平王掀开被褥,“这么晚。”翻身下床,趿拉着鞋就喊,“更衣!”

燕来被他的动作弄得愣了一瞬,反应过来跟着下去,却不知该干什么。见名为豆蔻的小丫头开箱,心中忽然一动,“豆蔻,王爷的衣裳呢?”

“在那儿。”正在找鞋的豆蔻停下来,指向靠北墙最东边的檀木衣柜。

燕来抓起昨晚扔在屏风上的喜袍披在身上,“伺候王爷洗漱。”朝衣柜走去。见最上层有件紫色祥云纹棉袍,“王爷要穿朝服吗?”

平王:“不用!”

该交代叮嘱的,皇帝昨晚都同平王讲了。今日是平王大婚第二天,他和燕来进宫谢恩并不会碰到朝臣,穿常服便可。

燕来不知道这些,但平王没必要骗他,他说不用,燕来就把棉袍拿出来,考虑到还没出正月,天气较为寒冷,又拿件黑色斗篷。

平王见状,道,“斗篷就不用了。”

“变天了,王爷。”伺候平王洗漱的小丫鬟开口道,“比昨儿冷。”

平王不禁往外看一眼。

“屋里比外面暖和。”小丫鬟解释。

平王转向燕来,“你也穿厚点。”

“是,王爷。”燕来本想说他知道,惊觉这和他温柔娇弱的人设不符,轻声应下来就抱着衣裳候在一旁。

平王疑惑不解,“还有事?”面巾扔给豆蔻。

黑色斗篷递给一旁的小丫鬟,燕来拿着厚厚的棉袍移到平王身前,“妾身想伺候王爷更衣。”说出来又想吐槽自己,真把自个当成以夫为天的女人了。

平王不知他心中所想,整个人愣住,显然没料到她会这样讲。随之而来的是羞涩,甚至带有一丝丝拘谨。

燕来的眉头皱了一下,这个平王怎么和剧中差别那么大?他当初究竟让编剧改了多少。

妈的,真是害人又害己。

燕来心里不断腹诽,面上嘴角含笑说道,“王爷,伸手。”

平王下意识伸手,一见燕来给他套上棉袍,他像个主子,他的妻子跟个丫鬟似的,嘴巴动了动,吞吞吐吐道,“以后这种事让丫鬟做。”

“妾身想为王爷做些事。”话说出口,脸又红了。

平王心头泛热,张嘴想说些什么,眼角余光瞥到豆蔻等人都看向燕来,不禁抿抿嘴,很是不好意思的握住胸前的柔荑,“你的心意本王都知道。”

燕来僵住,抬头看到平王好似很感动,惊得险些张大嘴,这这,这时候的平王也太纯了。

再撩下去平王不会真爱上他吧。

燕来慌忙抽回手,“王爷别胡说。”为他系上腰带,扭身去洗漱。

平王误认为他害羞,脸上跟着染满笑意,“嗯,本王胡说。”一副“你说的都对,我听王妃”的模样让豆蔻一众看傻了眼。

不是说王爷不喜欢王妃?如今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豆蔻转身关上平王的衣柜,打开盛满燕来的衣裳的柜子,拿起属于新嫁娘的大红撒花裙迟疑下来,“王妃喜欢什么色?”

燕来把漱口杯递给小丫鬟,扭头看去,“蜜合色棉袄,葱黄棉裙。”

豆蔻不禁庆幸她没擅自做主,“发簪呢?”衣裳递给小丫鬟,打开条几上的多宝盒。

“太薄。”平王冷不丁开口。

所有人都转向他。

“王爷还在?”燕来没听到他说话,还以为他出去了。

平王并没有回答,踱到衣柜前拿出正红白毛领斗篷扔给抱着袄裙的小丫鬟。

小丫鬟慌忙接住。

豆蔻看到这一幕,把多宝盒中最为精致,皇家工匠特意为平王妃打造的累丝金凤簪拿出来。犹豫片刻,又拿出一根小的珍珠发簪、一对珍珠耳饰和一对嵌有红色宝石的累丝金手镯放到梳妆台前,就偷偷看一眼平王。

平王的视线从梳妆台移到燕来身上,没有出去的打算,豆蔻忍不住暗呼一口气,究竟哪个混账东西传的王爷讨厌王妃啊。险些害死她。

“王爷,用膳吗?”豆蔻见燕来移到梳妆台前就试探着问。

平王微微摇头,“不急。”

豆蔻张张嘴,方才谁急的险些衣冠不整的跑出去,这会儿又不急了。

而这话豆蔻没敢讲出来,她那么问不过是试探一下王妃在平王心中的分量,是不是实打实的当家主母。

得到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的答案,豆蔻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净了手移到燕来身边。

燕来闻到一股淡香,抬头发现豆蔻离他不过一尺,下意识想躲。惊觉他现在不是公众人物,不用担心被狗仔拍到大做文章,燕来挪动一下屁股,掩饰自己的不自在,调整一下呼吸,让自己放松下来。

“等等,你拿的什么?”燕来见她要往自己脸上抹,连忙喊停。

豆蔻:“粉啊。”

“我看看。”燕来想抓她的胳膊,伸出去意识到她不是自己的化妆师,登时僵在半空中。随后安慰自己,就当豆蔻是他的化妆师,才心安理得的拉下她的胳膊,“这里有铅?”见豆蔻点头,“以后都别用了,伤皮肤。”

燕来说完坐好,对准铜镜,见镜中人柳叶儿眉,嘴巴不大不小,玲珑鼻,鼻尖秀气,鹅蛋型的脸巴掌大,看似很精致小巧,随着小丫鬟把他的长发挽起,侧插金凤簪,另一侧眉尾上方戴上珍珠簪,又换上珍珠耳坠,整个人竟显得珠圆玉润,雍容华贵。

燕来眼底的惊讶一闪而过,这摆明一副当家主母,正宫皇后的长相,怎么会是下堂妇?编剧别是先写了本平王夫妻琴瑟和鸣的小说,发现世人不好这口,硬把人家夫妻拆散,把嫡妻写成女配。

真是这样,而且他穿到小说里,他做鬼也不会放过编剧和他自己,太特么坑人了。

“唇脂呢?”

燕来猛然惊醒,发现豆蔻手里拿个红色的东西,心中一慌,“唇脂饭后再上。”

豆蔻闻言立即给她涂一层面脂。

片刻,燕来站起来,见平王还在,犹豫一下还是决定面向平王,“王爷,妾身这身行吗?”眼若明星,抿嘴浅笑,一副等着平王夸赞的模样。

三年前初见燕来,平王便知她长得好。他父要和燕家结亲的其中一个理由便是燕来的相貌和他登对。

这两年听人说燕来粗鄙,平王不大信,可他一想燕来在土匪窝长大,心中难免有些膈应。如今见她不含胸不塌腰,落落大方,还带有一些小女儿家的娇羞,平王双手抱臂,绕着她认真打量一番,右手支着下巴,颔首道,“不错。不愧是本王的嫡亲王妃。”

“噗!”

豆蔻捂住嘴,一见平王扫向她,慌忙说,“奴婢去传膳。”不待平王开口就往外跑。

小丫鬟们见状,低着头忍着笑鱼贯而出。

燕来也想跟着出去,可他哭也哭了,抱也抱了,眼看着平王要去前线,他要解放了,不能前功尽弃啊。

于是燕来嗔道,“王爷,你看她们。”

“她们怎么了?”平王明知故问,“哦,是怕你饿了。走吧,我们去用膳。”说完大步往外走。

燕来瞠目结舌,这还是平王吗?

剧中的平王虽能言善辩,嫉恶如仇,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可到了后宅的他简直冷酷无情,跟个天凉王破的霸总一样。

“燕来。”平王在门口停下来。

燕来压下心底的震惊,“妾身在想要不要拿斗篷?”

“室内不冷,饭后再穿。”平王道。

燕来巧笑嫣然,“那就听王爷的。”

平王的表情顿时有些不自然,抿抿唇就往隔壁厅堂走去。

平王府极大,坐北朝南,位于最南端正殿九间,两边设有厢房和耳房,在耳房和厢房之间有个拱形门,通往东西跨院。东西跨院住着王府家丁和侍卫。

正殿后方的后殿也有九间,除了比正殿矮和窄一点点,其他都和正殿一样,拱形门通往东西院。

前殿和后殿的东西院是用墙隔开的,后殿这边住的是王府幕僚。但在平王大婚前这些人都搬出去了,此时东西院皆空着。

寝殿也是九间,位于后殿后方,和后殿同样大小,但离后殿有十几丈。不同的是寝室和厢房相连处,东西两侧各有两个拱形门,直通东西院。

东院是厨房和太监的住所,西跨院住着丫鬟婆子以及早年从宫里出来的宫女。

前朝皇帝贪花好色,宫妃甚多,以致于宫女太监也多。当今圣上后宫人少,用不着那么多人。改朝换代,入住皇宫之后,皇帝就挑许多看起来不错的赏给他的儿女们。

平王所去的厅堂是寝殿最中间三间,出门走两步就到。

燕来随平王到厅堂也明白他为何不穿斗篷,因为厅堂内点有火炉,虽然比寝室空旷,里面并不冷。

燕来见主位只有一把红木椅,便在东边坐下,紧挨着平王。

平王见他和燕来之间相隔不过一尺,轻咳两声压下笑意,就命豆蔻传膳。

“来了。”豆蔻声音落下,端着木盘进来放下,迟疑一下,端起白釉画花镶银碗放到燕来面前。

燕来低头看去好像燕窝,“燕窝粥?”

“回王妃,是的。”豆蔻把另一碗放到平王面前,退至一旁听候差遣。

随后一个四十来岁的婆子端着红色木盘进来,后面还跟着一群丫鬟,莺莺燕燕有十几人。

燕来哪怕拍过不少古装剧,也演过皇帝,但看到这一幕依然倍感吃惊,盖因这些丫鬟一个比一个出挑。

燕来前世要不是演员,还是个混出来的大明星,一年要走好几次红毯,见惯了各色美女,面对这么一群,甭说平王过些日子要上战场,即便平王在家,他如今也是女儿身,怕是也把持不住。

“爱妃,怎么不吃?”

燕来心中一凛,回过神发现丫鬟不知何时已退下,桌上有素菜,有荤食,菜色很好看,黄的红的绿的,油亮油亮的,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

正好燕来也饿了,闻言便说,“妾身在犹豫先吃哪个。”说着夹一点青菜,放入口中就忍不住皱眉,很咸,还微微泛苦,好像除了盐油并没有别的味道。

燕来大为失望,随后想想又觉得正常。清朝有辣椒,有各种调料,还有温室大棚,皇帝家宴上的菜名好看,其实吃来吃去就那几样。哪像后世光面条就有百种吃法。

什么热干面、油泼面、炸酱面、裤带面、烩面、刀削面等等。他不当王妃,卖面条也能发家。

但他守不住。一旦生意火爆,势必有人眼红,为霸店夺方子,弄得他家破人亡,怕是也在所不惜。所以燕来从未想过隐姓埋名的躲起来,带着爹娘做个小生意之类的。

“吃不惯?”平王见燕来皱眉,放下手中的银箸关心道。

燕来端起燕窝粥想直接喝,看到变白变嫩的手,再次记起他不是男人,是女人,还是王妃,要矜持,就拿起银制汤匙喝一口,压下嘴里的咸苦,“有一点。”说完又拿起汤匙吸溜一口。

“咳!”

燕来抬起头,见平王往她身后看去,燕来转过身,是方才打头的那个婆子,“怎么了?”

“王妃,用膳时切勿发出声响。”婆子说话间看一眼燕来手里的汤匙,脸上的鄙视毫不加掩饰。

豆蔻心中一凛,慌忙开口,“姑姑,王妃还没习惯。”

“既然已是王妃,还是尽早习惯为好。”婆子睨了燕来一眼,转向平王,“王爷,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空绝迹在线阅读第五章

    “你……”竟是如此想的么。韩起看着躺在他身、下的瓀璃,心中又妒又痛。也对,从初始之时,他便未曾问过她是否心悦于他。自顾自地将情意倾泻在她身上,每次的推拒也只作害羞,毕竟她最后都从了不是么?现在想来,他韩起若是想迫了谁,确实对方没有反抗的余地。理智叫他放开她,莫要再做逼、迫女子的无耻小人,可是他不甘,

  • 海贼之吾为邪君在线阅读第七章

    Chapter7你个大渣男“没事吧,浅川同学!”跳远的沙坑周围围着的几个女生急切地问道,还有一、两个赶忙招呼着老师来。坐在沙坑里的清美低着头捂着自己的脚裸……她当然没事啊!本来就是采用最不会伤到的摔法,再加上她身体本就皮实,怎么可能有事。只不过,要是她立刻就活蹦乱跳起来的话且不说刚刚摔那一下有点儿假

  •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在线阅读第4章

    孙醒跟着两人,走进了院子。而摄影师却是很听话的在院子门口站着。毕竟。人家有人家的规矩。摄影师他们来人家村里拍摄,虽然给了一部分钱的,不过人家的规矩还要遵守。不然闹出什么事来。指不定会影响拍摄,到时候他们也担待不起。“这地方,还真是邪门。”此刻的蔡虚坤汗毛直立,他咽了口唾沫。一脸惊恐的表情,小心翼翼的

  • 偏执老公37度甜在线阅读第六章

    医疗舱内水位已经逐渐下降,风干模式启动。呼呼呼~呼呼呼~“诶水退回去了,诶!好舒服啊!还有风干啊!真好!”诶什么声音?咕噜咕噜~一阵声传来。“看什么看!老娘肚子饿了,还不给我吃的死变态”面对这个野蛮女人我不由翻了白眼“我东西在外面怎么拿啊!是不是傻啊!还有我不是变态!”“不管反正老娘肚子饿了,你要负

  • 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吗[娱乐圈]在线阅读第9章

    她走了,我还在这里。我答应了她照顾好傅鸢,我会做到的。宫中的生活果然很累,不过幸亏傅鸢对宗政殒赫仅仅是有好感而已,所以我们不必为了傅鸢的宠爱而努力。宗政殒赫很尊重傅鸢,可以说在众人的眼中他做到了储君能够为自己的妻子做的一切,但是我总觉得怪怪的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因为霁月的那句“小心宗政殒赫”?

  • 金牌宠婚:总裁,轻点虐!进入紫极宗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所有参加测试的人到外面的空地集合!”突然巨声传来,就像是谷外之音。萧天行睁开了眼睛,缓缓的走了出去。一出门,就发现不知何时起,在篱笆外又多了一座石台。而所有人都像萧天行一样刚刚踏出房门。不一会所有人都聚集到了石台前,石台上站立着三位统一道袍的人。不过在前胸的道纹确实不一样的。中

  • 今天你活下来了吗?[无限流]在线阅读第一章

    “哗啦啦……哗啦啦……”苏小舞走出浴缸,白色大毛巾在身上裹了一圈,走到镜子面前,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一头湿漉漉的齐肩短发,轻轻的贴在脸颊和脖颈上,水珠从发间滴落,滑过皮肤……冷死了!一边打着冷颤,赶紧拉了拉身上的浴巾。小手哆哆嗦嗦的拉开门,视线却愕然被一道高大男性的身影挡住。苏小舞愣在原地,还没有

  •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正在修)(1)

    苏颖在看到柯恒的时候,音调都上升了两个分贝,翟谚辉看着全家从苏颖到管家都露出开心的样子,再次怀疑自己才是外人。“郭教授也来了,对了,小恒成绩也不错,想去见一下郭教授吗?”“要”一想到今天晚上就可以和郭志强彻夜长谈的柯恒,兴奋的连客套都忘了。苏颖笑眯眯的,一点都没介意“那小恒你先去客厅吧”等柯恒走开以

  • 刀撩东风满城花在线阅读第9节

    夜凉如水,清幽幽的月光透过玻璃窗照到了床前,如同水波纹似的,印出惨白的一片。穆拉拉把床底的四个梨花木箱子,和一麻袋的毛票一一收进了淘宝“仓库”中。成功的看仓库的标记从“2”又变成了“6”。一转头就看到了这幅景象,她没忍住用手碰了碰那块儿地,惊讶地“咦”了一声——要不是真的亲手试了,穆拉拉还以为这地上

  • [香蜜]润玉清冰在线阅读第三章

    这是一条商业街。整个基地市,分作内城和外城,内城是富豪、权贵、以及强者们居住的地方,那里更加繁华、更加干净整洁、住所更大。易尘的店铺肯定不会是内城区了,哪怕是在这外城区商业街上,也只是很普通的一条商业街,而且还是这条商业街的末端这种偏僻之地。店铺名是【乐宠灵宠店】,很普通的一个店名,店铺面积也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