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古剑]爱做蛋糕的妹子萌萌哒第十章

2021/5/4 22:57:00 作者:月下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古剑]爱做蛋糕的妹子萌萌哒
[古剑]爱做蛋糕的妹子萌萌哒
作者:月下蝉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又名《蛋糕的正确使用方式》洛丽塔是个很萌很萌的妹子,最大的爱好就是做蛋糕。直到有一天,洛丽塔打开了新世纪的大门,然后走上了用蛋糕拯救世界的大路(雾)。“洛丽塔可有想嫁之人?”某腹黑老板擦拭着琴弦,貌似漫不经心的问??“有!”星星眼!“哦?!”手一顿,眼底闪过一丝杀意“是谁?”“洛丽塔要嫁给蛋糕!”萌妹子抱着蛋糕不撒手。“……”作者穿越回来了,重温了这篇文,突然发现文笔好渣,惨不忍睹,所以现在开始修文,修完后更新,但是感觉修完后可能会更渣。。。

一走到樱花祭在举办地点,那种快乐扑面而来。吆喝声,追逐打闹声,在两个人的耳中络绎不绝。或许平时会觉得吵闹,而在这样子的情况下,他们无比的快乐与欣慰。

这是努力以后的结果。

“樱,你想要玩什么或者想要吃什么?”宇智波斑和春野樱慢慢地走着,春野樱对这一切都是很好奇,的确这也是木叶建立以来,春野樱第一次参加祭典。

“嗯......我想要吃苹果糖。”春野樱打量了四周好久,终于发现了一家卖甜食的小店,天知道她最爱吃这种甜甜的东西了。宇智波斑也是非常宠爱这个女子的,虽然平日里傲娇,还一直斗嘴,但是基本上对她是有求必应。

不过,去买个苹果糖的功夫这女人就不见了,宇智波斑对此也是非常的头疼。

好在春野樱走的不是很远,拿着一个苹果糖到春野樱身边的宇智波斑,就看到她站在面具店前面发呆。

真是讨厌。

宇智波斑显然是看到春野樱陷入到了一种思考,或者是回忆,他知道是她来他身边之前的记忆,那种无法插入的感觉蔓延。

“樱,怎么了吗?看上哪个面具了?”

宇智波斑给了春野樱足够的隐私和尊重,他没有去问,就像春野樱对他一样,很多事情不该开口。

的确,春野樱看到了小狐狸面具,她还记得当时第七班是如何一起逛庙会,一起打打闹闹,卡卡西老师还给每个人都买了面具。明明已经淡了不少的记忆,此刻却全部涌上心头,她从来没有忘记,她不属于这个时代。

“不,我想要那个小狐狸面具可以吗?”

春野樱果然还是想买下来,今天她内心的不安一直没有停下来,可能什么事情要发生吧。春野樱其实已经有预感了,对于那个不好的事情。

可能,她要离开了吧。

宇智波斑帮春野樱买上那个面具,就斜着带在脑袋上,没有把脸遮住。春野樱压下心里的感觉,放肆地玩,放肆地吃。

“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春野樱好好玩一次,眼看快到烟花绽放的时间,宇智波斑显然是早有准备,他还没等春野樱的回应,就自作主张带着人跑起来了。

“要去哪里?”

这样子跑着对于两个忍者都是小意思,但是这样子穿着和服慢慢地跑是多么的奢侈,春野樱想着如果永远都这样该有多好,此时此刻她是多么的快乐。

“秘密。”

宇智波斑已经很久没有那么快乐了,木叶刚刚建成,但是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的和平,与大国的协议也让他和千手柱间非常头疼。他觉得这一刻就是属于他的永恒。

如果一直这样就好了。

春野樱和宇智波斑同时这么想着,时间终究在走。宇智波斑带着春野樱到了一颗樱花树下,飞舞的樱花就和人留长的头发一样美丽,一样的眼神,眼中那点碧绿倒映着宇智波斑。

“斑,真好看。”

春野樱抱紧了宇智波斑,看到这棵树她的心一下子定下来了,她想这里就是她的终结之处,她的声音颤抖着,抱着宇智波斑的力气之大,虽然没有用查克拉和怪力,宇智波斑都感到了疼痛。

“樱,能跟我说说你的过去吗?”

宇智波斑拉着春野樱做到了樱花树下,远方的烟火也开始绽放,美得那么耀眼却又是那么短暂,和她们都相遇一样短暂又美好。

碍于时空规则,春野樱无法说出未来的事情,她轻轻摇摇头,让这一切再次沉寂下来。宇智波斑也没有强求,应该说这是意料之内的事情,他也感受到了不是这个女子不想告诉他,可能是因为什么东西,无法说出口。

“斑,你转过身......背对着我......”

两个人就这样看完了烟花,突然春野樱说出了这样的话语,她的声音有一丝压抑,宇智波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还是乖乖转过身,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有理由的。

“斑,我在未来等你。”

春野樱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她已经泣不成声了,但是她无法触碰到面前的人,最后她胆怯了,她不想让面前的人看到自己这副样子。宇智波斑听到春野樱的话就转头了,却还是来不及,只看见飞舞的樱花花瓣卷走最后一抹粉色,什么都不剩下。

一瞬间,春野樱就回到了未来,不,是属于她的时代。历史的副作用在她身上都消失了,好在那些努力留下了痕迹,还有额头的紫色痕迹还在。那身和服还有狐狸面具也留下来了。她还在宇智波一族的家里,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脸上留下了泪痕,她有点恍然若失。

或许历史还留下了什么?

春野樱找到了血滴下的地方,那里有一个破旧的手帕,绣着樱花树和青年少女。春野樱又想要哭了,突然看见了一句话。

樱,未来等着我。

春野樱好好收下了这快手帕,她走出了宇智波一族的地方,这里和她印象里差太多了,明明这才是她的时代,她却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明明只是一次时空之旅,她把自己的心都丢在了那里了。

春野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天还早,她父母都不在家,不然这身和服也不好说。回到家就换上平时穿的衣服,藏好那件和服,就当做是最后的回忆。

春野樱倒在了自己那粉嫩嫩的床上,曾经宇智波斑也给她定做了这样子粉红色的榻榻米,也不知道要花费多少财力。过来那么多年,春野樱还是改不了爱哭的习惯。

不过,能哭是好事情。

哭着哭着,春野樱就睡着了,希望她在梦里还能与宇智波斑相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进巨同人+利笠)搭档在线阅读下马威

    尽管邵兵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给这个新来的少尉一个下马威,但邵兵已经不敢做的太难看,毕竟对方不是士官、军士长。(军队的阶级分为三个,士兵、士官、军官,其中士兵绝大多数都是义务兵,军衔最高能到上等兵,退役后能得到个预备役下士的军衔。而士官则是在完成两年义务兵役后晋升,其中下士、中士各3年,上士、四级军士长各

  • 三国:我有最强光环第六章在线阅读

    半个小时后,莫东升进了姜闻星家的客厅。他瞪着眼睛打量着姜闻星,随即凑近眨了眨眼:“你是姜闻星本人吧?”说出来的话实在不是姜闻星会说的。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姜闻星换下了被雨打湿的西装,穿着一件白色的宽松卫衣和黑色运动裤,比西装革履的模样稍微平易近人了些。“看够了吗?”姜闻星问。莫东升清了清嗓子:“没有,

  • 可 乐哥尔赞大改造

    “迪迦,以及其他2个巨人吗?反正之后这两个巨人石象会被毁灭,不如给我尝试一下基因抽取!”‘怪兽是生物,那么奥特曼也是生物,试试基因抽取,不行的话也可以加入虚拟数据,创造虚拟人物进行虚拟实验。’林天想着这些石象的用处。“叮,吸收完毕,数据分析中…分析完毕,基因抽取中…抽取成功:超古代基因(力量),超古

  • 娱乐:从热巴变成我老婆开始在线阅读第十节

    兮兮的腰真细慈善晚会举行地点在瑞悦酒店,是一家超五星级的酒店。坐落在城市CBD中央,酒店所在的大厦也是该城最新的地标建筑。总之就是要多豪有多豪的那么一地儿。巨大的晚会厅里只摆了二十张桌子,每张桌子十个人。晚会厅两侧还有简易的看台,一般明星们的随行人员就会在上面候着。这二十张桌子每张桌子都坐了谁,坐的

  • 超级洪荒动物园第二章

    漫时光在山前(二)二爷爷的腿是瘸的,这是山前村的人都知道的。至于二爷爷的腿是怎么瘸的呢?有人说是当兵的时候,因为去救一个人被子弹击中而瘸的;有人说是在一个走夜路的时候被人袭击打瘸的;也有人说是因为救我二奶奶而从山崖上摔下去摔瘸的;还有人说是在外面教书谋生的时候因为得罪人被人打瘸的。到底他的腿是怎么瘸

  • 三国之烽火再起神秘信号

    “长官,我有要求。”马克痛苦的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肠胃病又犯了,带着的防护服是刚换的,我需要肠胃药。”因为在过去的短短三个小时之内,这小子曾经以不同的理由试图离开这里,月球警察自然当他又在和自己耍心眼,所以那名月球警察警惕的回答道:“你不要和我耍什么花招!在紧急状态没有解除之前,不允许任何人离开封

  • 我开启了史前时代的大门之第十章(10)

    第十章七把刀剑同时产生樱吹雪造成的效果十分惊人,在甜品店店员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下,莫白芷不得不提前带着众人离开了那家店面。最后回首时看到那淹没到脚踝部分的樱花花瓣,不由森森同情起接下来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即使已经重新回到万屋的街道上,但审神者身后的刀剑男士们还是维持着手捧饼干盒,身后飘着幸福小花

  • 良辰美景未曾负第7章在线阅读

    长发小子坐上悍马车显得很兴奋,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摸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对着电话故意把底气整得足足的,大着声音说:“喂,钻头哥啊?我已经在雨柔姐的车上了。你放一百个心好了,你安排的事情我敢不办妥么?嗯!好呐!已经妥妥的了。挂了啊……”长发小子收了电话,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这时雨柔说道:“介绍一下吧

  • 洪荒:鸿钧传人之父亲(8)

    我们三个都盯着月葵,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月葵支支吾吾的有点不好意思。这时月狐把月葵拉到一边小声的对着她说着:“姐姐,我知道你也喜欢他,我都不怕神族规定,你怕什么,虽然平时你是个爱哭鬼,但是做决定的时候可是很坚决的,这个时候犹犹豫豫的,守心哥哥会很伤心的,你也不想以后就你一个人被排除在外吧,我们虽然

  • KPL巅峰王者死亡降临

    “嬴政,你的快递!”嬴政,嬴政,不就是秦始皇吗?快递员看着帐单上的名字,顿时乐了,竟然还有人叫这个名字,一直以为这种姓只在传说中出现,却不成想竟然还真有,顿时捂着嘴笑了起来!“来了,来了”屋子里顿时响起一阵叮咚叮响的跑步声,啪,门被打开,走出来的却是一位年约二十初头的青年人,一身素白色的T恤衫,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