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末路惊变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5/4 23:47:42 作者:环城路李白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末路惊变
末路惊变
作者:环城路李白来源:纵横中文网
城市的硝烟已经散去,窗户破碎的大楼,烧成骨架的汽车,散乱的垃圾,玻璃渣在道路上堆积,报纸,燃烧过的灰尘,在风中狂舞,远处的街道不时传来他们的嘶吼,路边散乱的骨架,干涸的斑斑血迹向人们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也许我终有一天会死去,但是我还是想用我们所掌握的知识和能力,带领现在世界上仅存不多的人类,活下去!活下去……

辛秋濯问:“那云唧唧,你是不是想把我的身份说出去,来进行解释?”

“那不然呢?”云兮是绝对不允许看到自己的妹妹,受如此大的冤枉。

云兮劝到:“秋儿,你乖乖听话,这件事情交给唧唧来做。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爷爷那个脾气,他要是知道你这些绯闻绝对会让你直接退出演艺圈,你觉得是退出演艺圈,你还是让我澄清你的身份去,更何况澄清身份,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你看看你漾漾姐,入圈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她的身份,不一就拿了三金影后吗?”

辛秋濯解释道:“我不澄清身份,不是因为怕拿了奖之后种人的质疑,我主要就是担心澄清身份之后,当初漾漾姐和楚墨白,就是楚哥哥,他们是真心相爱,而且两个人门当户对更是青梅竹马,两个人那个关系好的不要不要的,没有人会阻止他们在一起,没有人会去拆散他们。但是如果放在以前,我可能还会接受,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我已经隐婚了,还是跟邹临安,我们没有感情基础。这件事情如果公布出去了的话,我觉得会对两个家族都有一些伤害。”

云兮说:“秋儿,你不会是动心了吧,你不是不喜欢那个邹临安,你现在要是动心了的话,那那些协议怎么办?那位邹家的公子城府也是很深的,我觉得你可能会应付不过来。更何况我跟你说他们家的情况真的不简单,他的小叔,他的后妈,还有他后妈的那个孩子,最最重要的就是那个徐瑶儿,他们家真的不简单啊,秋儿。你做事情都一定要考虑清楚利害关系呀,一定不要趟这趟浑水。如果说你实在解决不了的话,我就来帮你解决,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辛秋濯直接带着助理走到他们的保姆车上,开始启动,今天肯定是拍不了戏了的,那还不如早点回去,免得倒叫那些人幸灾乐祸,看了笑话去。

辛秋濯说:“唧唧,现在这个情况我跟你说吧。邹临安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开始追我了,这个呢,其实是在我意料之外的。还有就是他们家现在其实真的很复杂,那个许瑶儿已经住到我们俩住的那个别墅里面去了,天天在在那里找茬,没事找歪。”

云兮直接打断,“行了,你别说了,我现在就叫你姐夫开车把你给接到云城来,还在他们家受那个气,你爷爷不疼你,我疼你,你们新家没有靠山,那不用说周家已经可以和邹氏相比,更何况你背后难道只有一个周家吗?你姐姐我,你姐姐我的云家,还有你姐夫的乔家,还有我的一群好伙伴,杨家,楚家。行了,秋儿听话,别在那里说那个罪,跟我到云城来。”

辛秋濯赶紧打断云兮的话,再说下去,估计云唧唧都快派直升飞机来接她了。

“唧唧千万别,你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事情是这样的,但是很多事情邹临安,跟我解释都是事出有因,我总觉得他和他爷爷像是在计划着什么,如果我们这么做可能会打断他们的计划之类的。”

“计划,我管他什么计划,总之秋儿,你不能被欺负了,你不用说了,我一定会来教训教训那个邹临安。”云兮已经开始准备收拾东西了。

辛秋濯说:“别别别,求你啦,云唧唧,求你啦,你真的听我把话说完。我现在真的不能暴露身份了。他们家的水真的很深,那个徐瑶啊,我怀疑他就是这次事情的主导者,但是我觉得她肯定不是他一个人,他说不定跟那个小叔还有后妈什么的有联系。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们的关系不简单。所以还是不要打乱别人的计划好了。”

云兮愣了,“秋儿,你这是真喜欢上他了吗?这么为他考虑。”

辛秋濯敲了敲脑袋,回答:“最最关键的是那一些不知道真实情况的人,现在以为我是小三,以为我辛秋濯这个演员的身份的这个人其实是小三,就是被包养的女人,总之就是他们以为辛太太和辛秋濯是两个人。如果说出来了就没有意思了。”

云唧唧很不能理解,“爱不是你们俩,至于还要跟这么一群连身份都搞不清楚的,几个智障斗嘛。这不是拉低智商的事情吗?”

问题是那几个人只是在这一方面比较,至少在其他方面可机灵着呢,那可是花尽心思的去设计陷害呀。

云兮接着说:“那我问你,秋儿,你知道吗?邹临安那个小叔,压根不是邹临安爷爷的亲生孩子。而且根据我跟你姐夫的调查,邹临安的那个后妈跟他的那个小叔关系,可不一般,你一定要提防,而且徐瑶儿,她是邹临安那个后妈领养的孤儿,但是需要而被送到孤儿院的时候就已经10多岁了,所以说,很有可能是那个后妈,自己的一些亲戚的孩子,又或是就是她以前的女儿,她把她先假装送到孤儿院,然后在家中领回来,意思就是为了带进邹家,送到邹临安的身旁,感觉他们这是一个大计划,主要目的肯定是为了争家产。你如果真的想要参会进去的话,比较危险。”

辛秋濯听到这里,直接呆住了。

什么原来是这样,难怪那个小叔每回见到那个邹临安,和自己,都是一副仇人的样子。跟邹临安的爷爷奶奶也并不是很亲,反倒是跟那个后妈亲切的很。

还有就是那个徐瑶儿,难怪,难怪,因为她真的跟那位后妈长得有那么一点相似,特别是那一双丹凤眼,足以勾人魂魄。

至于那个孩子嘛,唉,怎么说呢,其实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因为那个孩子跟他妈妈简直就是一个复制粘贴,并不能看出他的爸爸是谁,只能看出他完完全全的、的确确是那位后妈的儿子。

辛秋濯觉得,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她得反复回味一下。

云唧唧嘱咐完了,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现在,几乎全网都在骂辛秋濯。

而当事人本人呢,却在他们周家的一个小庄园里,见那几个朋友。

仿佛她可以完全置身事外,而那些网上的那些流言谩骂,那些喷子的恶毒的语言,全部都不是针对她的一样。

那几位朋友也不担心,因为他们知道辛秋濯一定有办法解决。

噜噜噜还把她家喂喂喂带来了。

几个人审问着辛秋濯。

魏蔚巍听到辛秋濯结婚的时候就吓了,呛了一口咖啡,在听到她是和邹临安结婚的时候,整个人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鲁鹿璐觉得很丢人,这人像没见过世面一样,好吧,她才不会承认,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吓得够呛。

三个人听完了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故事,都觉得太,太,太戏剧化了。

鲁鹿璐问:“秋儿,你为什么不收拾他们呀。”

辛秋濯说:“不收拾,等着他们自己打脸那一天。”

辛秋濯看了看蓝纤纤,忽然想起来了,对她说:“蓝纤纤,我告诉你哦,我可是专门为了你把我那忙的不得了的大哥也给叫过来了,他可是退掉了一个案子才来的,你要抓住机会啊。”

大家都懂了。蓝纤纤在华莱中学的时候,就一直喜欢着高几个年级的辛秋濯的大哥。

那位也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家伙,而且面对蓝纤纤,虽然不像面对其他女孩一样冷冰冰的,但是感觉只是把她当邻家妹妹。

辛秋濯自然是一直在为他们创造条件,创造机会,自己的好朋友肯定是要帮一帮的嘛,而且她也希望自己拥有一个特别好的嫂子。

萧云墨一来,直接问辛秋濯,“秋儿,你的团队为什么只解释了那一些。我都说了多少回了,你直接公开你的身份,公开你的身份,秋儿,听话,不要那么任性,如果那辛家的老爷子,一直说难听点的话,那你直接说你是周家的外孙,就行了。”

几个人这才拿出手机,看了看他们团队的澄清。

“豪车只是朋友,圈子里面难道不允许交朋友吗?至于那位男演员韩鑫,是一直想搭讪我家艺人辛秋濯,有图有证据,同组的艺人也能证明。至于耍大牌,这也是医院的报告,各位可以看一看。我家艺人辛秋濯,在生理期的时候坚持下水,到最后直接去医院住了一天,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反倒是那位韩演员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可以耍大牌,指手画脚,在剧组里面对女演员不恭敬,态度极其恶劣。”

粉丝自然是力挺,吃瓜群众依然在那里叫和着,至于水军、黑子、喷子仍然在那里叫骂着不停。

辛秋濯笑笑,没事儿啊,已经。

萧云墨仍然是不放心,说:“秋儿,你需不需要律师,如果需要的话,我立马帮你打官司。”

辛秋濯说:“哥哥,真没必要。没事了,你们不用太担心,我有我的打算,有我的安排。”

这边的喂喂喂,已经在给自己的好兄弟通风报信了。

“哎,不是兄弟,你干嘛呢?你媳妇在我这出这么大事,你也没出来力挺一下,起码澄清一下两个人的关系吧,那车一看就是你的吧,我以前见过一次,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赶紧出来呀,这种关键时候你不出来安慰,最起码也是要安慰一下吧,你这人真是的,你这铁树开花,怎么没开的彻底一点呢,你就那么不懂,你说说你。该你出场的时候不出场,你的助理都跟我说过了,哎呀,你就别犹豫了,赶紧开始追吧,我给你说追她的人可多了去了。”

邹临安才拿到手机,不是,这怎么一个个的全部都在提醒他,追他老婆的人多了去了。

邹临安回了个电话,问:“辛秋濯现在没事儿吧?”

喂喂喂说:“不是这种事情,你问我干什么,你应该自己打电话来关心啊,我说你这样你的媳妇跑了,你连哭都没地方哭去呀,我的天呐,再说了你家那些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那个徐瑶儿还有你的后妈,你的小叔怎么这么复杂呀?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呀?我听辛秋濯说,就是你应该会有一些计划,到底是什么计划呀。哥们,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那个徐瑶儿之前你不是已经知道她……”

“总之,都是事出有因。”邹临安打断他的啰里八嗦。

喂喂喂气笑了:“唉,不是兄弟,到时候你媳妇跑了,你是不是也要跟我说,总之都是事出有因啊。”

邹临安却说:“她不会跑。”

喂喂喂打击他:“确实她不会跑,她只好跟你离婚。”

邹临安还有点小得意的说:“我已经把她手里的那份协议拿过来了,所以说现在没有协议这一种说法,我们俩就是正常的结婚。”

你大哥终究是你大哥,这么损的招都能想出来。

喂喂喂说:“行,你牛,我真是服了你了。”

虽然真相已经水落石出,但是这件事情,依旧对辛秋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辛秋濯回到邹家别墅时,那位白月光徐瑶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辛小姐,你没事吧,我看了今天的新闻你怎么样啊?我相信你一定是被冤枉的对吧?你不可能干出那么多事儿对吧?就算你真的干了也不会那么严重,对吧。而且我知道你一定是有苦衷的,你看看你你在干这种事情就一定是有苦衷,有一些原因的,我能够理解你的。”

谢谢你的理解啊。辛秋濯觉得,真的三观都毁了,这个女的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呀,真的是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脑袋疼,耳朵都快起茧,啰里八嗦,唧唧歪歪的,屁话多。

辛秋濯不耐烦地把她扒拉到一边,徐瑶儿却在这时又开口了:“你觉得你还能在这里住多久了,你的事情迟早要曝光的,辛家的人肯定会查你的底细,也肯定会知道,这辆车子就是临安的,到最后辛家的那位大小姐,为了颜面,也肯定会把你给赶走的,相信出不了多久就一定会杀上门的。”

小姐姐,我现在正在杀进门的路上,那就请你不要拦我了,你竟然这么想看我杀进门。

辛秋濯现在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应该直接工作了,就算是打破计划,也不想听这个女人在这里不停的唠叨。

真的是毁心情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POT]小美的魔王殿养成魔法练习生

    “要公布候选者名单了。”露琪亚看向天穹,在那硕大的水晶球旁,金色的旋涡浮现。旋涡中走出一个白发白须的老魔法师,白底魔法袍上绣着红彤彤的太阳,他伸出一只手抚顺尖顶魔法帽上的褶皱,用老迈却依旧清亮的声音介绍道:“先生们女士们下午好,我是你们的导师埃德夫,感谢参加魔法练习生的海选赛,十位练习生的名额已经选

  • 地狱变第9章在线阅读

    面对着神色呆滞的艾莉娜,桑兰大君开口了。“你靠近艾尔是何居心?”“我只是恰好被他搭救,一见钟情而已。”“为何出逃?为何会出现在王都逆浪武馆?”“我艾莉娜和谁在一起只想由我自己决定。至于为何到这,师傅提到过魇龙王都有个武馆好像和他是来自一个地方的,以后有事情可以找那里的馆主报他的名号,所以我没别的地方

  • 姐弟恋花妖皇的心魔天眼

    纪天侥身形紧绷,如同紧绷的琴弦,看了看四周,除了一望无际的黑暗以外什么都没有。突然一股拳劲落在了纪天侥的身上,他如同紧绷的琴弦断了开来,弹出了三丈远,扎了个猛子。纪天侥躺在地上,迅速冷静了下来,他似乎听到了黑暗中的某种声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所有的一切似乎又都回来了,有风、有山、有水,还有一个躲在黑

  • 带着系统闯天龙之一场奇遇

    福安郡主失踪了,这是故事的开始。时值初秋,早晚时候已经有些冷了,但晌午时分却仍旧叫人觉得燥热,好像盛夏的余温还没有过去似的。这样冷热交替的时节,最容易感染风寒,守夜的两个婢女被嬷嬷嘱咐过,说郡主睡觉不老实,爱踢被子,晚上守夜别睡死了,隔三差五的进去瞧瞧。两个婢女恭敬的应了,也按照吩咐不时进去看看,临

  • 刹那古今在线阅读第十章

    当时因为杨虹慌张的反应,白米记下了那件事,但是也没有多想。现在想来,那些微肿的红痕也有些奇怪,不像是挠的,更像是打的。再加上提到她的丈夫时她那不自然的表情,以及她不顾形象不加收敛的对向原的感情表达,这一切联系起来,展示出的就是:杨虹可能是因为长期遭受家暴或者别的事情,过得并不像人们所知的那么幸福,反

  • 穿成豪门反派的枯燥日子在线阅读第九章

    ………………………………………………………………………………“那这个牌子上要写什么?”小石站在坟前,看着隆起的黄土,“我来吧。”便又将剑幻化出来,刚要落剑的时候,又停了。看着立在一旁四处张望又心神不定的多捉。“你来。”“我?”多捉指了指自己。“可………………可我不会写字啊!”“我教你便好了,我在地上

  • 玄幻之万界最强系统在线阅读第9节

    天台的门被打开,露出了黑主优姬的脸。她一眼就看到栏杆边的瘦弱背影,风将她的长发吹起又落下,她独自伫立,似乎站成了雕塑般。黑主优姬走过去,试探性地开口:“玖兰同学,结衣说,你找我有事?”亚纪子没有回头,语气如常:“我来就是想问问,黑主你……打算把你自己献给绯樱闲又或者是……哥哥的尸首?”黑主优姬脚步一

  • 末世求生之进化者在线阅读第三节

    凡妮莎的家族的前身本是卡佩家族的一个分支,而到卡佩王朝覆灭后,这一分支并没有衰弱,反而开启了更长久的辉煌时代。卡特家族也是在法国巫师界几世纪前就存在了的贵族家族,当时的贵族有很多,可延续到今天的也不过零零星星的几个,其他大多都没落了。而卡特家族算是其中最为古老也是最为强大的一个了,只不过从二十世纪初

  • 成为恶毒总裁的白月光[穿书]在线阅读第十节

    厅中坐的三长老楚天庆,五长老楚天霖和六长老楚天佑。族长楚天阔坐在了主位之上,眼角眉稍,带着一股淡淡的倦意。看着大步走入厅中的楚天青,问道:“老四,事情办完了,怎么样了?”楚天青就把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下,只是隐瞒了楚璃的灵根,及楚明轩伤势。只说是要炼制一种七品丹药,因缺少一味主药,两个人出去寻找了,

  • 星际重生之不一样的活法第10章在线阅读

    巨大的石碑拔地而起,虚空星辰散开,石碑直冲天际,接着缓缓旋转往下,逐渐变小,最后化为一柄剑,长三尺七。悬浮在楚寒身前。“这是?战天剑!”夜尊震惊,他当年也通关了,但也没有得到战天剑,随即,他想到了什么,震惊地的对楚寒说:“你走通了理论中的那一步?”楚寒点头:“是的。”夜尊目光灼灼,看向战天剑。剑灵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