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我不是神经病啊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5/4 23:18:29 作者:叶方荼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不是神经病啊
我不是神经病啊
作者:叶方荼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觉醒来,有点东西啊,一个陈安云醒了,另外一个没醒。

大泽国临州是除了京都汴城外最繁荣富庶的地方,街道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市面繁华。且临州与汴城相差仅一百多里,大泽国允许人口流动,因此想来此地安家落户的人不少。

临州有两大世家大族,分别是王、云姓世家。王家枝繁叶茂,子嗣多,大多数王家公子都是上进的青年才俊,考取功名,王家世代为官。当今家主乃是皇帝的前任宰相王谦,由于年老退休,但他的嫡女王雨宁是皇帝的贵妃。

云家却是开国皇帝李端成钦定的盐铁皇商世家,富可敌国。但是云家子嗣凋零,到如今家主云沥没有兄弟姐妹,也只有三个女儿,他的母亲是裕华郡主,也算是皇亲国戚。

云笙听着窗外热闹的声音,对刘姨娘说道:“你去哪里?我和你一起去。”

刘姨娘撇了撇嘴角:“自然是先去买你要的东西,买好了你就走吧!”

云笙和刘姨娘二人下了车,刘姨娘拿了一封信交给车夫,指了个地方让他去送,云笙撇了一眼,默默不语。

到了医馆,刘姨娘拿着纸条买齐了云笙要的东西,将东西扔给她。说道:“好了,你走吧!”

云笙没有回话,转身离去,刘姨娘松了口气,总算是把人送走了。

刘姨娘快速地来到一处酒楼,进去之后东张西望,只见一位妙龄少女从楼上走下来,清秀可人,优雅大方。

刘姨娘眼前一亮,拉住少女的手:“妙儿!”

云妙笑容浅浅,点头喊道:“娘,我们上去再说。”

来到隔间,刘姨娘对云妙嘘寒问暖,云妙也始终保持淡淡的微笑。

“听娘说你遇到我三妹了?她现在在哪里呢?”

刘姨娘大惊失色:“不,妙儿,你听娘说,别问云笙的消息,否则会遭人追杀。娘弄错了,云笙死了,她没有回来。”

“追杀?”云妙一笑,“谁会追杀她?”

“你别问了,娘也不知道,娘求你了,真的她不可能回来。”

“娘!”云妙正色道:“爹可能无子,只有三个女儿,大姐不足为惧,而云笙却是我的威胁!我将来可能继承云家,娘就可以回来过好日子了。”

自从三百年前李端成开国后,女人虽然地位偏低,但是比起以前来说已经不错了。若是家族没有男嗣,女人也可以接位,只是一般都是受不了外界的舆论和皇权打压。

刘姨娘心里一震,没想到女儿有这样的野心,她肯定是支持女儿的,但是如果说了却会威胁到她的生命,她犹豫了一下,不肯赌,严肃的说道:“云笙,去了荣县,在那里遇到了劫匪,死了。”

云妙眼神一凝,她的确听闻荣县发生了一些大事,最近去荣县的人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官府也正准备对此事插手。想来怕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了。

如此便是大好,她虽与云笙无瓜葛,可是暗暗地嫉妒她的出身,羡慕她有一位出色的娘亲。

她的神色不变,面对这亲娘,她也是有点想念的,小时候想要变得更有出息,才能和自己的娘一起生活。现在这个信念也毫不改变,不仅是为了娘,也是为了自己!

“娘好不容易来一趟,就在这儿留几天吧。”

“娘也想啊。”刘姨娘看着云妙说道:“可是云府规定,我今天晚上之前就要回去。”

“不用担心,我和府中的管家说好了,他还是肯卖我面子的。”

云妙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散发出无穷的魅力。

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突然一队官兵衙役骑马在路中央喊道:“让开让开!”几匹马背后都拉着一辆板车,车上躺着几具尸体,尸体上有明显的剑伤。

人人连忙避让,都嫌晦气,但还是指指点点,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这是哪里死了那么多人啊啊啊?真可怕!”

“我看见了,车上有一具尸体好像是宋郎中的儿子啊!”

“宋郎中几天前说自己的儿子失踪了还报官了。”

“听说啊,宋郎中的儿子最近去了荣县的一个庄子上,东城那边的刘大爷说自己的儿子也去了那里,现在也失踪了几天了。”

云笙藏在了人群之中,看着那些运着尸体的车,上面的尸体少说也有二十多副,算了算日子,距离大火的那一天应该过去了十几天。而从这些尸体的现状来看,最多是三天前死的,还有的人是今天死的,鲜血还未凝固。

想起昨天的遭遇,她产生了一个想法:莫不是有人和她一样逃出来了,所以这些黑衣人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

想到这里,她眼睛一亮,若是找到了那些逃出来的人,就能知道更多的消息,当初问弄香的时候,除了简单一点的事情就再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只是他们有没有被杀死就是另一回事了。

云府占了临州最繁华的东城区很大的一面地,府中雕梁画栋,有飞檐斗拱,尽显世家气派。

她的母亲沈听竹权威很大,在记忆之中,父亲云沥好像很怕她,沈听竹是御赐的一品浩命夫人,却不是因为父亲的功劳,她对这位父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犹如不是亲生的一样。

她熟悉地穿过小巷,七拐八绕地来到了云府的西院竹林,当家主母应该去东院,而沈听竹选了一处偏僻幽静的地方。

她找到隐藏的小门,穿过竹林,来到一处竹屋,这是小时候的秘密基地,一般不会有人来此。

打开竹门,里面只是些简单的置物摆设,取了些清水,拿了件白色男装,将青丝放下,干练地束发簪冠,洗净脸庞,换上男装。

此刻一个狼狈的小乞丐变成如玉君子,风华无双。对着镜子里一照,一笑,犹如盛世烟火绽放,迷倒众生。

云笙郁闷想道:“太女气了。”她平时挺臭美的,但是现在她可没有这个心情去欣赏自己的样貌。

她将包裹里的东西拿出,回想着沈听竹教导自己的人皮面具制作方法。

普通的人皮面具是整张的,遮住全脸,简单轻便,但是带上去就不好随意取下来,还容易叫人看出破绽。

她做的是类似于人的一小块表面皮肤,中间厚外延薄,贴在脸上,变化多样。

醉月楼是临州最大的客栈和酒楼,在此楼独自号房内,宽敞亮丽,玉炉焚香,摆设精致,透露着一股江南气韵。

花窗旁,立着个少年郎。他一身黑衣,高挑秀雅,俊美无涛。头发只用简单的木簪束起,他眼如墨玉,瞳仁漆黑,出神地望着外面的街景,天生带着一股偏执感。

“公子。”李凌一副担忧的样子,自从公子上次回来之后,便时常发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末世开直播在线阅读帝级关羽!

    “哇哦,好丰盛的饭菜。”梵天看到管家端上来的红烧肉,蓝烧肉,绿烧肉。(作者喜欢吃烧肉……)以及丝瓜汤,翻炒土豆,凉拌黄瓜,大开眼界。“看来还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梵天惊叹无比。“老兄,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啊!”苏玄笑呵呵的补刀。firstblood第一滴血!“的确,诚实那么你就是好孩几。”苏尘也点头

  • 悄悄第9章在线阅读

    “……”陆之遥看着手上毫无动静的所谓空间袋,她保证自己绝对是按照对方教的咒语念的,可是奈何那玩意儿一点反应都不给自己。“瑶姐姐,你要不要先来试试这个?”思琳娜不知从哪个地方拿出一个大大的透明水晶球,那尴尬的表情让陆之遥觉得这水晶球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是什么?”陆之遥的问话又一次让在场所有人心里

  • 莲藕校园之初进天梦

    等胖子挤到李峰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期间李峰给一起跟他游戏的小虎毒蛇打了电话,他们也正在买游戏仓,看来这游戏广告做的足啊,短短一夜响彻全国各地了。W市的这兄弟俩肯定闲不住。看着广场上拥挤而兴奋地人群,李峰也安奈不住激动一拳打在胖子肩膀上。“带多少钱?”萧林一边大喘着气一边擦着汗上气不接下

  • 网游之天地人间在线阅读入围名额

    他杨猛又不是瞎子,早在几人眉来眼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之所以不吭声,就是想看看这小子怎么处理这种局面。“那结果杨兄是否满意?”毕竟是他夫妇二人推荐的人,这要是不如对方法眼,就有点丢面子了,语气中张家家主难免有点紧张。“还不错,不失礼貌,不卑不亢,只是这修为差了一点儿...”杨城主倒也没有藏着掖着

  • 花校寄语第10章在线阅读

    1998年的时候,蒂娜家发生了一件大事。蒂娜的母亲邂逅了自己的第二春,对方是一位来自里斯本的商人,离异,有一个儿子。当母亲告诉蒂娜的时候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反应,距离父亲去世已经过去八年了,记忆里关于父亲的影像也十分模糊。所以对于母亲有了个男朋友这件事,蒂娜很是开心。毕竟这么多年妈妈一个人照顾她也很累,

  • [孙唐]报答平生未展眉在线阅读第1节

    出云国,血剑峰。传说,在很久之前,血剑峰本是普通至极的一座山峰,直到有一天,一把巨大无比的血剑从天而降,径直劈入山峰之中,此山形状便变得极为像一把剑,连山的颜色也是血红色的。不仅如此,此峰也极为邪门,方圆千里,寸草不生,生灵皆无,凡有修仙之人妄图进入此峰,大多数人有去无回,剩下的少数人要么变得神志不

  • 大强盗在线阅读离去

    “阿福,五岳山真的有仙人吗?”“老爷,此事千真万确,但是我们这些凡人肉眼凡胎,想要看到仙人可是难上加难啊!”“老爷我可是天选之人,你去准备饭菜吧,我饿了。”王成挥挥手。阿福虽说是管家可是厨艺却也是可圈可点,不多时桌上便摆满一道道家常菜。王成食指大动,招呼阿福准备吃饭。突然想起阿福之前提到的宝库便问道

  • 逆天改命之万古绝尘在线阅读第二节

    “青莲剑歌!”费了好大一番劲,李长青才回过神来,慢慢解读起脑海里多了的记忆。“青莲剑歌,李太白所创剑道绝学,共有五重。一重比一重强。”李长青眼中的兴奋掩饰不住,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这【青莲剑歌】是李太白所创剑道绝学,姓李,而且还是从雕像中出来。“莫非这是先祖所创绝学,肯定是了。”李长青兴奋地低声喃喃

  • 娇医有毒在线阅读第4节

    “你想听我的解释。”贺言盯着向阳血红的双眸,让他冷静一下。“你他妈的今天要不给我一个让我信服的解释,我跟你没完。”他一下子松开手。贺言抽出纸巾先递给他,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直接的用自己的衣袖擦了一下鼻子上的血。“向阳,她就是五年前那个离开我的女人。”贺言一句话,他就能明白。“你说安然就是那个女人?”

  • [综漫]某操控矢量的能力者之狗男渣女,不得好死

    这个贱人贱妾!南金雪从腰间抽出宝剑,朝着纪无殇逼近。纪无殇收住笑声,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人,昔日的夫君,昔日对自己呵护有加的爱人!如今,却是要提剑相对!“夫君!”纪美援柔声一手拉住南金雪的手臂,“先别杀了姐姐。”南金雪愤怒道,“难道让我们整个侯府陪她一起去死吗?今晚我割了她的头颅,拿到圣上去请罪,兴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