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星舰奇兵之放过自己?

2021/5/5 11:25:58 作者:记忆中的回忆 来源:17K小说网
星舰奇兵
星舰奇兵
作者:记忆中的回忆来源:17K小说网
古云星原本是一颗普通的原始星,里面的生物和谐共处,互不侵犯。但直到一天,贪婪的联邦异类企图占领古云星,开采其中丰富的虚无物质制造出威力无穷的宇宙毁灭射线。由邪恶的磊氏联邦星际军向古云星发起了进攻,隶属于古云联邦军的一名刚刚入伍不久的新兵古荼,因兵力不足,只能被迫提前进入前线…一场新兵所带来的历险记将拉开序幕,主人公古荼的成长将是一篇经过战火洗礼的故事。读者Q群:644847606

向云宫。

九宴坐在桌子旁,神清气爽地笑了笑,“箬笠,挺够义气的!”

若不是凭她一己之力根本不能得到龙玉,箬笠才不会化身徵笛来帮她,想不到这条小蛇这么厉害,还有那个什么……徵毒,也叫吊丝线,好像毒素成熟时,自己就可以将那条丝线从陌离彻的喉咙里抽出来,九宴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哼,我也就只能帮你这一次,下次可别求我。”箬笠的声音从九宴的脑内传来。

九宴却震惊地发现,箬笠的声音变了!“箬笠,你现在几岁啊?”声音这么软这么糯。

“嗯——八岁。”

“原来呢?”

“十二岁。”

“什么!你怎么越长越小了?”

箬笠很不满九宴的大惊小怪,“因为我帮了你,原来十二岁的年龄缩小了,所以你在要我出场帮你我就没了!”

“原来是这样。”九宴点了点头。

这下倒轮到箬笠喋喋不休了,“本兽本来已经五千岁了,结果跟着赤壁珠结识了不少人,每次帮他们出场消灾,我的年龄也就直线下降了。所以,本兽的出场费,很贵很贵!今日,就当卖你一个面子。”

箬笠分外大方的口气引来九宴的不满,九宴正想回口,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门“碰”地一声被砸开,一个五大三粗的宫女横腰走了进来,若无其事地在九宴床边的桌子上拿了一张手帕,看着自言自语的九宴,不屑地哼了一声,掉头就打算走。

被打扰了雅兴的九宴可不是吃素的,忽然想到这还有个人有待收拾,陡声道:“慢着。”

听到声音,那丫鬟虎躯一震,粗鲁地转过身来,鼻子里似乎冒着热气,“怎的,还有事啊!”

九宴温和笑道,端起了一杯茶,优雅地说:“请将你手上拿着的手帕还回来。”

宫女:“我拿你的东西什么时候还要过问你了?不对……你如何知道我拿的是手帕?”

九宴不管宫女的什么强盗理论,“我何必和你说这么多废话,我是来告诉你,殷长歌死了。”

宫女一脸鄙夷,“殷长歌死了,那你是谁啊?”

九宴突然起了搞怪心里,她放下手里的茶,站起身来,前前后后走了几步,伸出双手做敞开状,“看看,我有什么不一样?”

那宫女听罢,倒真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了起来,“嘶,你别说,倒真有点不一样,你看啊,这人怎么神气起来了呢,”

九宴一头黑线,说变脸就变脸,一巴掌将这个五大三粗的宫女甩到墙边,“我和你玩玩,你还当真?”

宫女被扇得一头雾水,此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怎的就被一个废物打了?

宫女正想起身反抗,九宴伸出一条腿,借着位置优势,很好地将宫女固定在墙壁上,居高临下地说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还想着反抗?”

宫女的脸气愤地扭曲起来,纵使心中有气,可是自己也没有力量,也不知道这废物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困住她不能动弹。莫非……她真的不再是殷长歌了?想到这,宫女有一瞬间的呆滞。

九宴收回自己的腿,负手而立,高贵冷艳,黑色的双目睨视着地上的婢女,“小小宫女,以下犯上,偷奸耍滑,我本想饶你一命,却没想到又是这么无知愚蠢!”

听到这句话后,宫女以为自己还有获救的希望,原本心里一阵落空,现在拼死抓住这一线生机,“公主!公主我错了……我改!只要你能不杀我!”

宫女用自己肥胖的手扯住九宴的衣襟,泪涕满面,好不可怜。而九宴一脸冷绝,这个表情无异于给宫女下了死令。

“现在后悔太晚了,毕竟,殷长歌已经死了。你们都得替她——陪葬!”

在“陪葬”二字出口后,只见宫女的眼球被什么扎了一样,瞬间扁去,人,也没有了呼吸。

刚才还在和九宴聊天的箬笠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女人,真干脆!

过后,九宴看着地上的尸体,一脸无奈,这尸体该怎么办?自己才懒得动。

九宴坐在凳子上思考良久,又站起来踱了几步,还是认命地扶起地上的尸体,有空杀人,还没空埋了不成?至于宫女该如何交代,随便掐个理由就好了,反正她是个瞎子,又是个公主,别人能奈她何?

夜色里,九宴娇小的身躯颤颤巍巍地行走在后院,因为赤壁珠,自己的眼睛具有特异的功能,包括在黑夜中可视物。

然而第一次,九宴终于意识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尸体该埋向何方。

现在是夏天,不及时处理好尸体容易发臭腐烂,还会生蛆虫,九宴可是有洁癖的。想她前世杀人放火从来没有收拾过残局,哪一次不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现在可真是为难了她。

九宴索性啥也不干了,这向云宫杂草丛生,毛毛咧咧地割伤了她的皮肤,又痒又疼,真真是好委屈。拍了拍手,九宴就要往回走,嘴角又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这人啊,果然逍遥的日子久了,就开始自大起来了,不知道自己是哪根葱了,不知道自己的根底了。在自己小的时候,那是为了生存,怎么恶劣,怎么恶心都要忍住,拼死一搏,才有生存的余地,就算是被迫的,却也都忘记了自由的滋味,一味地接受,没有自我。

而在自己强大之后,再也不想接触那些最底层的东西,却也忘了,自己就是那样生存过来的。

九宴将头转向身后的影子,失笑,你也这样认为是不是?

已不再愿意想起,那段令人足够绝望的前尘往事,已经足够难过了,不要再不放过自己了,好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吃阴饭在线阅读第五节

    鞍马八云是出自动画原创中的角色,在漫画当中并不存在,不过既然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那这些也就无需理会了。“或许,这小丫头可以给我带来一些东西。”看着面前这有些柔弱的可爱小丫头,十神帝一内心一动,暗自回想起了对方的情报。鞍马八云是木叶村中擅长幻术的鞍马家大小姐;拥有天才般的潜力,却因为心魔而伤害了自己和

  • 拳出魂至前话:油纸伞01

    夜幕不露一丝星光,入夜的天黑沉沉的,浓云紧挨着屋顶,仿佛随时都会倾塌下来,寒风卷过街巷,吹得路旁人家门前垂挂的风灯摇晃不止。南方的冬日虽没有雪,但这大雪时节依旧冻得慌,长长短短的街巷里行人寥寥,即便是有人,也皆是脚步匆匆。寒风如同刀子,如此冻人的天气,没人愿意在外久留。安唯一将双手并在嘴前,朝掌心哈

  • 无为天山羊胡

    刚一踏进前方的门,一阵古朴的风吹了过来。四周是紫檀木的沙发,紫檀木的茶几,紫檀木的床。却融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房间角落是各式各样的书,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墙上是威武霸气的刀剑。前面是一位衣着素朴的老人,转过面来,他的脸上皱纹遍布,眼睛浑浊不清,最可笑的是还有一缕长长的胡子。“噗嗤!”白石塔看到面前这个

  • 我家影后超能打第二章在线阅读

    成亲当晚,王大雷确实喝醉了,不过他倒是没有喝到烂醉如泥的地步。他跟吴书来借着大家伙儿的起哄,你一碗酒我一碗酒的,咕咚咕咚喝个没完。吴书来是真的难受啊,为了要放弃娶老家的“媳妇儿”,他可是闹到了团长和政委那儿,直接被关了禁闭的。老吴和小胡军医是刚安顿在白山兵团就相好了的,谈恋爱谈了半天,准备好结婚的时

  • 妖精食肆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三章

    半夏在强烈的压迫感之下,僵硬后退。可在巨大的体型差面前,他退的这点距离,根本对巨龙造不成任何影响。猩红的舌头从黑龙嘴里伸出。靠!半夏忙按上空间手环。匕首,激光枪……随便哪个都好。半夏的手因脱力酸痛而发颤,还没取出武器,那舌头已经落到他身上。半夏下意识抬手去挡,巨大的推力袭来,他毫无抵抗之力地跌倒在地

  • [老九门]九门纪事捕鱼!

    “死亡通知单:受刑人:郑潮。罪行:贩毒、谋杀。执行日期:2018年,7月9日执行人:死亡策划者。”……“死亡通知单:受刑人:张松。罪行:贩毒、谋杀。执行日期:2018年,7月9日。执行人:死亡策划者。”……“死亡通知单:受刑人:叶德志。罪行:贩毒、谋杀。执行日期:2018年,7月9日。执行人:死亡策

  • 血旗在线阅读第五章

    “怪了,这往日,就属那宛南春阁里灯火亮地早,今日怎地都这个时辰了还不见动静?”一翠裙小丫环提着食盒经过正院时,忍不住跟身边的同伴嘀咕。“快噤声!宛南春阁可是县主的住处,岂是我们这些小奴小婢可以窥视的,若让人听了去,以县主的性子,你我小命难保!”那翠裙小丫环闻言吓得一个激灵,顿时不敢再多嘴,快走几步出

  • 末日之最强尸兄在线阅读第5节

    卡卡罗特的身世让人忧虑,他的力量也让人恐惧。这才十四岁,就能够变身成为如此可怕的巨猿。等他再长大一些,岂不是要变成更加恐怖的怪物。不过好在卡卡罗特被万磁王艾瑞克摔了脑袋之后,似乎变得比以前好多了,这才让x教授还有信心,看着卡卡罗特变成一个好人。...第二天,学校就开始了如火如荼的重建工作。因为有万磁

  • 清宦行在线阅读第十节

    丰城九月十五日——满城金菊盛开,千姿百态、争奇斗艳。今日正值是萧家长辈一年一次齐聚府中,开长老会的日子,萧老夫人又最喜菊花,府中的奴婢、下人忙得不可开交,将萧家点缀的繁花朵朵,娇艳柔媚。使壮丽奇伟的府邸在宏大粗犷之下又隐含几分秀雅之美。萧府门前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萧家,百年氏族、子孙繁多,每年今日各

  • 重生魔剑之灵在线阅读第4章

    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刘然几次用话语想要打动赵茜,想让她跟随他一起出山,闯天下。但被赵茜拒绝了。从神情上看,赵茜并不是不想出去,而是她好像有什么事情一样。但从来不对刘然提起。不过,赵茜虽然拒绝了刘然,但在刘然的风趣的话语下,两人的关系却是越来越微妙起来。刘然知道赵茜一时半会儿不会跟他出去,所以,他现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