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修真之迷局之身心俱损

2021/5/5 7:23:03 作者:枫隽云倾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修真之迷局
都市修真之迷局
作者:枫隽云倾来源:飞卢小说网
莫言,一个小人物在现代世界经历着糟糕平凡的人生前世,曾经辉煌的记忆已被抹去,是否还能找回?身边,一个个谜团和一场场危局修真,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一路走下去和她,双宿双飞一起成仙一起逍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仁家医院。

一袭黑色蕾丝长裙的姜茵立在落地窗前默默望着窗外风景,如果不是刚刚经历了各种医疗器械检查身体,各种抽血化验,她或许会以为作为冒牌贵妇的自己,刚刚参观了一个超大型豪华酒店外加一个豪华公园。

仁家医院是H市最负盛名的贵族医院,是国内具备高水平的开拓性医疗机构,院长古晔,海外归来的著名脑外科专家,慕桪的发小儿。

有人推门而入,姜茵收了心绪回头,只见一袭白大褂的古晔拿着一摞检查报告走了进来。

古晔拥有着名副其实的贵族气质,那是一种极为绅士的俊美,或许跟他的职业有关,总是给人一种稳重温和的感觉,让人安心。

古晔露出温和的笑容:“没什么事,不过是最近精神压力太大了,导致内分泌紊乱,保持精神愉快,避免精神刺激和情绪波动,会慢慢……”

姜茵似笑非笑垂着眼眸,什么都没说,古晔的话便停了下来,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医嘱有些可笑了,转而轻咳了咳:“呃……我已经跟阿桪说过了,他不会再折腾你了。”

姜茵抬眸,绽开一抹真诚的笑容,她本就长得美艳,这一笑虽然清浅,却因真挚,水漾漾的双眸里似缀了钻石,极为炫目迷人。

古晔只觉得心跳瞬间漏了半拍,急忙低头,状似随意地拿起桌上杯子开始喝水,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顿:那可是兄弟的老婆啊!你他妈要是有什么想法就简直禽兽不如了!

转而又有些幸灾乐祸,想必慕桪自己都没见过自己老婆笑得这么迷人过吧。

然后敛了心绪把手里的病例递给姜茵:“我觉得还是给你开些中药调理一下比较好,晚些我会安排人送过去。”

姜茵轻轻接过:“谢谢。”

古晔看了一眼她打着石膏的左臂:“最近感觉好些了吗?”

姜茵点了点头:“好多了,只是夜里睡觉不太方便。”

古晔默默看了她一会儿,动了动唇,却觉得有些话到底说不出口。

几乎慕桪所有兄弟见到她都是一副无比同情的表情,搞得她觉得自己随时随地都是一个可怜的小丑,这一刻面对古晔不知怎么就想把所有的窗户纸都捅破,让所有的难堪都铺在太阳底下,无遮无掩的或许会让人多少舒服一些呢。

姜茵坐在沙发上,端起白瓷杯轻轻喝了一口温水,勾唇笑了笑:“无非当了个替身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古晔愣了愣:“你怎么知道的?”话将出口,顿觉失言,尴尬地笑了笑,想解释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姜茵不以为意摇摇头:“真的没什么,你不需要为难,我真的不在意。何况,慕桪根本没打算瞒我,当我在书房里看到摆在书桌上的照片时,就什么都明白了。”

那日她去书房找书,第一眼就看到了书桌上的照片,干干净净的书桌上只有两个相框立在上面,除非眼睛瞎,否则怎会看不见。

一张是合影,娇俏的女孩子自背后搂着英俊男孩的脖子,两个人笑容明媚而灿烂。

另一张是独照,娇俏的女孩子微微侧对镜头,一双明亮狡黠的大眼睛,阳光成七彩的状态打在女孩儿的脸上,那种张扬的灵动之美恍若能透过照片瞬间穿透人的心灵。

姜茵愣愣盯着照片上的女孩子,心头没有波澜起伏,有的只是恍然大悟。

她跟照片上的女孩子面容有六分像似,尤其是侧面,几乎一模一样。

原来,慕桪是在找一个替身,多么狗血,可笑,又可悲。

姜茵叹了口气,摇摇头,抬头看古晔:“他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古晔又盯了她一会儿,感觉到她是真的没有放在心上,暗暗叹了口气,斜靠在办公桌前低声说:“她死了,死于白血病。”

姜茵心头一震,不由得替那样一个充满活力的年轻女孩儿感到痛心和惋惜。

古晔抬头望向窗外,神色间隐隐透着思念和哀伤:“那个女孩子叫云琪,我们同是发小儿,云琪性格张扬好动,喜欢各种各样的极限运动,最喜欢的就是野外求生,那是一个疯丫头。”

窗外天空阴沉,有疏疏落落的雨滴打在窗上,渐渐的,越来越密集。

古晔一直望着窗外:“阿桪的父母是商业联姻,一直貌合神离,等把企业彻底交给阿桪以后干脆都出国定居,各过各的生活了。从小到大阿桪都不曾体会过家庭的温暖,而云琪跟阿桪有着同病相怜的命运,后来就理所当然地走在了一起。原本一直都很好,直到他们订婚以后,云琪突然被查出急性白血病,虽然成功换了骨髓,还是没有坚持过半年。”

“之后阿桪消沉了许久,然后就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工作上了。在我们这帮兄弟的强迫下,他也试着交过几个女朋友,可是没有一个能让他真正上心,文静的嫌烦,开朗的也嫌烦。可是若论闹人,没有人能比过云琪的,云琪在的地方几乎到处都是鸡飞狗跳的,他也没嫌烦过。再后来,我们也都不管了,也没办法管了。出乎意料,突然有一天,他告诉我们,他结婚了,可当我们看到你的时候,却不知道到底应该高兴,还是该忧心。”

古晔说了一大段话,终于转过视线看向姜茵,眸子里情绪很复杂,犹豫了一下,又说:“阿桪有些地方是做的有些过分,如今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更了解他一些,更……”

古晔自己也觉得自己想说的话太自私,一时间实在说不下去了。

姜茵却勾唇笑了:“更体谅他一些是吗?”

古晔面上讪讪的:“毕竟你们已经是夫妻了,既然已经生活在一起,总该让生活变得越来越好不是吗?没有良好的家庭氛围熏陶,阿桪不太会和家人相处,所以,前期你可能会辛苦一些。我了解阿桪,他既然选择了跟你结婚,就必定经过深思熟虑,绝非儿戏,他是想跟你好好生活下去的。”

姜茵的目光落在脚下的驼色地毯上,面上浮着淡淡的意味不明的笑。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选择的权利,结婚也好,离婚也罢;夫妻也好,替身也罢,又有什么关系,无非,都是为了还债。

她抬头冲着古晔报以感激一笑:“谢谢你。”

谢谢古晔让她活得明明白白,虽然生活依旧一塌糊涂。

————————————————————————————————

之后的一个月里姜茵过得算得上平静安稳,慕桪没有再找各种各样的极限运动折磨她的身心。

她的大部分时间除了看书就是养些花花草草,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的,那些改变不了的事情多思无益,还不如享受当下。

她读书向来不挑剔,除了过于冷门的读物,几乎来者不拒,而慕桪的书房里简直包罗万象,节省了许多淘书的麻烦。

楼下的花园以前都是曼姨在打理,如今都是姜茵在打理,她喜欢花草,这一点遗传自她的母亲,以前工作忙没有时间侍弄,如今反倒从时间裂缝里偷得了这份闲情雅致。

开始的时候还担心被果果玩耍时践踏,想不到果果竟然是一只特别听话的拉布拉多,像似知道她不喜欢它,从不靠近她一米之内,只是偶尔会在她侍弄花草的时候,趴在远远的地方默默望着,神情似乎总是带着淡淡的忧伤。

呃……她一定是精神失常了才会看出这些。

因为果果的听话,她也大着胆子把花草养到了二楼阳台,一开始还担心慕桪不允许,之后证明她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因为慕桪好像根本看不见一样,从不关心这些琐事。

一个月的时间,楼上楼下已经彻底沦为花草的海洋。选择花草的时候,她总是有意无意避开了那些带刺的或者有毒的植物,她给自己的解释是:自己不喜欢暗含危险的东西。

可是在网上下订单的时候,她明明盯了一盆清幽雅致的水仙花足足五分钟,最后咬着牙从订单里删除了。

左臂拆下石膏以后又在古晔的医院里做了一段时间康复训练,手臂功能恢复很好。由于那次跟古晔开诚布公地谈了许多,两个人如今相处起来像老朋友一样自然和谐,谈话之间也少了许多忌讳。

比如姜茵会问古晔:“以慕桪的能力,找人整成云琪的模样好像不是一件难事?”

古晔回答:“接个吻都怕撞歪鼻子,是不是太扫兴了。”

姜茵:“……”

深夜,姜茵还在阳台侍弄她的花花草草,趴在大老远默默望着她的果果突然伸长了脖子冲着她不停的汪汪起来。

姜茵愣了愣,把手里的剪刀放到桌子上问:“怎么了?”

果果又冲着她汪汪了两声,然后转头冲着她的卧室不停汪汪起来。

大脑像似瞬间抽了风,姜茵隐约明白是她的手机响了。

回到房间接起电话,即刻传来弟弟姜苇清爽好听的声音:“姐,生日快乐!”然后姜苇便在电话那头兴高采烈地唱起生日歌来。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my sister!

Happy Birthday to you!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姜茵一下子愣住了,握着手机立在床边好久好久都反应不过来,怔怔看了一眼桌上的闹钟,夜里十一点。

原来今天是她的生日,可是她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姜苇唱完生日歌,语气里瞬间充满了歉意:“姐,对不起,最近我真的太忙了,差点儿把你的生日都忘了,姐,你会不会怪我呀?”

姜茵忍着眼中的泪水,怔怔摇头:“姐不怪你。”姐姐自己都把生日给忘了。

这两个月来,姜苇特别忙,学校、公司、公安局三点一线,他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就连通个电话都是在很晚的夜里,偶尔视频一次,消瘦疲惫的姜苇连姐姐卧室的改变都没有发现。

也幸好,他没有发现,因为姜茵到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跟弟弟解释这件事情。

手机两端是长久的沉默,突然,姜苇沙哑地说了声:“姐,我想你了。”

姜茵眼中的泪再也忍不住,一滴接着一滴滚落下来,却死死咬着唇控制住声音的颤抖笑骂:“都多大了,还跟姐姐撒娇!姐姐最近也是项目紧,走不开,不能去看你。如今都是男子汉了,再这么骄里娇气的以后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

那头姜苇终于笑出来:“谁说的,你弟弟我这么优秀,有的是女孩子追,甩都甩不掉的那种。”

姜茵也含着眼泪笑出来:“好啊,下次回家不把女朋友带回来,我不让你进家门,你看着办吧!”

“姐,我才二十三好不好?急什么?”

“你成家立业了,姐姐才安心啊。”

“姐,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你今年都二十七了,追你的人那么多,你倒是选一个啊!姐,你不会还在等陆瀚吧?都四年了。”

姜茵心头一痛:“我没有。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罢了。”

那头姜苇顿了顿,又笑出来:“姐,你今天生日怎么过的啊?又和同事PARTY了吗?”

姜茵下意识按了按还有些酸痛的手臂,今天做了一天的康复训练,慕桪夜里应酬到现在还没有回家,反正他不回来更好。点了点头:“是啊,在KTV里疯了三个小时,都要累死了。”

“那你赶快洗洗澡睡觉吧,一定要睡美容觉啊老姐,祝我的姐姐永远都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最美丽最高尚最尊贵的公主殿下,是永远的IT女神!”

“好了好了,一天油嘴滑舌的,照顾好自己,快睡吧,你也累一天了。”

“OK!好梦!姐姐!”

“好梦!”

挂断电话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母亲温婉慈善的容颜,泪水又刷的淌了下来,记得以前每次生日母亲都会给她煮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长寿面,母亲说过生日一定要吃长寿面,这样的生日才算圆满。

她急忙擦干眼泪,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半,还有半个小时,足够了,她要去为自己煮一碗热气腾腾的长寿面。

放下手机,转身,房门突然被人推开,然后关闭,反锁。

慕桪斜靠在门上伸手去扯脖子上的领带,由于带着醉意,整个人愈发显得狂野性感,侵略性十足的捕猎目光死死锁住她。

她愣愣地立在原地只觉得身子渐渐发凉,今夜,她真的一点心情都没有,连敷衍的心情都没有。

慕桪沙哑的嗓音透着一抹磁性:“现在好了吧。”

姜茵没什么情绪地回答:“我今天有些不舒服。”

慕桪一步一步走近她,唇角勾着冷淡的笑意:“你什么时候舒服过?”

她下意识向后退,可是身后已经没有空间,只能跌坐在床上,而慕桪已经一点一点俯身向下,混合着酒精烟草的炙热气息扑在她的面上,而在所有的气息里,她嗅到了一缕若有似无的香水味。

他们这些人在外应酬没有女人作陪几乎是不可能的,明明可以在外面解决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回来找她解决呢?

可是看着慕桪势在必得的模样,她突然间心灰意冷起来,索性闭上双眼,任由他微凉的唇落在她耳畔,一路绵延到她的锁骨,把她慢慢压在床上。

明明已经心灰意冷了,可是不知怎么,脑海中猛然间闪现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长寿面,还有父亲母亲慈爱的面庞,弟弟天真帅气的笑颜,身子瞬间抖成了一片风中枯叶,泪水控制不住自紧闭的眼角默默流淌下来。

压在身上的男人猛地一僵,然后一寸一寸撑起身子,滔天的怒火在整个房间里迅速蔓延,慕桪赤红着双眼一把扯下领带砸在她身上咆哮:“我他妈是在强|暴你吗!”

她的身子抖得愈发厉害,心中却在冷笑:难道不是吗?违背当事人的意愿,本身就是强|暴行为。

剧烈的砸门声震得整个房子都在颤动,走廊里裹挟着愤怒的脚步声愈渐远去,她一点一点蜷缩在床上,断断续续传出极低极低的呜咽抽泣。

孤独、无助,彻底湮没了她。

隐隐约约的,她听到门口传来又低又弱的哼哼声,下意识抬头,只见果果透过微敞的门缝小心翼翼地望着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泪水模糊了视线的缘故,她看到果果琥珀般柔亮的眼睛里闪着晶莹的水光。

那一瞬间,她不受控制地朝果果伸出手臂,颤抖地唤了声:“果果……”

果果的头晃了晃,眼睛更亮了,然后从门缝里一点一点挤进来,很小心很小心地靠近她。

她抖着手极轻极轻地触上它头上的茸毛,又光滑又温暖,整个冰冷的身体都像似被它感染了,然后一把抱住果果不顾一切地哭出来。

果果一动不动的任她抱着,只是偶尔哼哼两声,似是回应,也似是抚慰。

想不到,想不到在她最孤独无助的时候,陪在她身边安慰她的竟然是她有生以来最讨厌的狗狗,是她走进这栋别墅那天开始就避之唯恐不及的果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拳出魂至前话:油纸伞01

    夜幕不露一丝星光,入夜的天黑沉沉的,浓云紧挨着屋顶,仿佛随时都会倾塌下来,寒风卷过街巷,吹得路旁人家门前垂挂的风灯摇晃不止。南方的冬日虽没有雪,但这大雪时节依旧冻得慌,长长短短的街巷里行人寥寥,即便是有人,也皆是脚步匆匆。寒风如同刀子,如此冻人的天气,没人愿意在外久留。安唯一将双手并在嘴前,朝掌心哈

  • 无为天山羊胡

    刚一踏进前方的门,一阵古朴的风吹了过来。四周是紫檀木的沙发,紫檀木的茶几,紫檀木的床。却融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房间角落是各式各样的书,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墙上是威武霸气的刀剑。前面是一位衣着素朴的老人,转过面来,他的脸上皱纹遍布,眼睛浑浊不清,最可笑的是还有一缕长长的胡子。“噗嗤!”白石塔看到面前这个

  • 我家影后超能打第二章在线阅读

    成亲当晚,王大雷确实喝醉了,不过他倒是没有喝到烂醉如泥的地步。他跟吴书来借着大家伙儿的起哄,你一碗酒我一碗酒的,咕咚咕咚喝个没完。吴书来是真的难受啊,为了要放弃娶老家的“媳妇儿”,他可是闹到了团长和政委那儿,直接被关了禁闭的。老吴和小胡军医是刚安顿在白山兵团就相好了的,谈恋爱谈了半天,准备好结婚的时

  • 妖精食肆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三章

    半夏在强烈的压迫感之下,僵硬后退。可在巨大的体型差面前,他退的这点距离,根本对巨龙造不成任何影响。猩红的舌头从黑龙嘴里伸出。靠!半夏忙按上空间手环。匕首,激光枪……随便哪个都好。半夏的手因脱力酸痛而发颤,还没取出武器,那舌头已经落到他身上。半夏下意识抬手去挡,巨大的推力袭来,他毫无抵抗之力地跌倒在地

  • [老九门]九门纪事捕鱼!

    “死亡通知单:受刑人:郑潮。罪行:贩毒、谋杀。执行日期:2018年,7月9日执行人:死亡策划者。”……“死亡通知单:受刑人:张松。罪行:贩毒、谋杀。执行日期:2018年,7月9日。执行人:死亡策划者。”……“死亡通知单:受刑人:叶德志。罪行:贩毒、谋杀。执行日期:2018年,7月9日。执行人:死亡策

  • 血旗在线阅读第五章

    “怪了,这往日,就属那宛南春阁里灯火亮地早,今日怎地都这个时辰了还不见动静?”一翠裙小丫环提着食盒经过正院时,忍不住跟身边的同伴嘀咕。“快噤声!宛南春阁可是县主的住处,岂是我们这些小奴小婢可以窥视的,若让人听了去,以县主的性子,你我小命难保!”那翠裙小丫环闻言吓得一个激灵,顿时不敢再多嘴,快走几步出

  • 末日之最强尸兄在线阅读第5节

    卡卡罗特的身世让人忧虑,他的力量也让人恐惧。这才十四岁,就能够变身成为如此可怕的巨猿。等他再长大一些,岂不是要变成更加恐怖的怪物。不过好在卡卡罗特被万磁王艾瑞克摔了脑袋之后,似乎变得比以前好多了,这才让x教授还有信心,看着卡卡罗特变成一个好人。...第二天,学校就开始了如火如荼的重建工作。因为有万磁

  • 清宦行在线阅读第十节

    丰城九月十五日——满城金菊盛开,千姿百态、争奇斗艳。今日正值是萧家长辈一年一次齐聚府中,开长老会的日子,萧老夫人又最喜菊花,府中的奴婢、下人忙得不可开交,将萧家点缀的繁花朵朵,娇艳柔媚。使壮丽奇伟的府邸在宏大粗犷之下又隐含几分秀雅之美。萧府门前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萧家,百年氏族、子孙繁多,每年今日各

  • 重生魔剑之灵在线阅读第4章

    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刘然几次用话语想要打动赵茜,想让她跟随他一起出山,闯天下。但被赵茜拒绝了。从神情上看,赵茜并不是不想出去,而是她好像有什么事情一样。但从来不对刘然提起。不过,赵茜虽然拒绝了刘然,但在刘然的风趣的话语下,两人的关系却是越来越微妙起来。刘然知道赵茜一时半会儿不会跟他出去,所以,他现在的

  • 魂牵梦萦思秦夏在线阅读第一节

    隆冬,寒风刺骨。梁河冰冻三尺,鹅毛雪落在冰面上,来不及积厚,被风卷得离乱。东岸上迎风立着几骑人马,屏息凝神,望进对岸那片灰茫茫的天地里。不知等了多久,天边终于现出一骑白马,绝尘而来。众人微不可闻地,皆松了口气。领头的是个女子,红袍遮面,眼睫上轻染白霜,掩不住一双飞虹似的美目,顾眄生辉。坐骑懂得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