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女魔头在娱乐圈在线阅读零零七、姻亲与血亲

2021/5/5 8:06:42 作者:苏拾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魔头在娱乐圈
女魔头在娱乐圈
作者:苏拾一来源:晋江文学城
魔教教主楼三笑叱咤江湖一世,没想到一朝穿越成被前男友抛弃,前影后闺蜜抢男人,养父养母各种吸血的专业死尸龙套。对此魔王楼三笑表示:被欺负?不存在的。对此影帝苏七景表示:如何才能让到处欺负人的大魔王专心致志欺负我一个?在线等,挺急的。阅读指南:1、女主不圣母不白莲,对待极品如秋风扫落叶。男主不直男癌,不种马,把女主宠上天。超甜文。2、女主开金手指。

孟家祖上三代皆是翰林,当之无愧的书香世家,至今仍是本分的读书人。几个儿子里,老二老三好文。他看得明白,老二心无常性,老三却是下了功夫的,写得一手好字,也常在翰林院走动。可老三仅仅是因为孟家家学渊源,才选择孟氏嘛?

桓康想起他的授业恩师——太师孟焕文也是孟家人,如今官居一品,高年凤望,台省元老。可太师的脾性,他再清楚不过。再者,玉牒上老三已经是淑妃的儿子,而孟氏只是孟家二房的姑娘,算不得拉拢。如是想着,桓康瞬间释怀了。心里的猜度淡去后,他又想起儿子的孝顺和淡泊,再想孟氏的父亲不过小小的太史令,桓康顿时又为儿子委屈了。

“你想好了?”

“儿子想好了。”崇仪在父亲探究的注视下,淡然哂笑。“孟家门第清贵,正合适。”

崇仪的话适时地提醒他,桓康沉吟。如今的靖王妃李氏出身寒微,侧妃的门第的确不宜过高,否则李氏小门小户出身难免压不住人。日后若侧妃有所出,再生出些别样心思,恐家宅不宁,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儿子。儿子思虑周全,桓康心下的愧疚益发翻涌起来。已经委屈过他一回,难得孩子开口求他,何不成全他。

桓康招手,让崇仪起来走近些说话。这就是撇开君臣之分,转而父亲儿子商量家事的意思。翁守贵知机,先一步搬来椅子。

崇仪心底一轻松,但也不忘先谢座。

桓康没了心结,亲切地问起儿子的起居,听他一一作答,又问起他看中的姑娘。他心上轻松,也愿意像寻常人家的父子,多关心一些。

“什么样的姑娘,能得我们靖王的青眼?”这回京中佳丽云集白月城,桓康却未曾正式关心。给儿子选媳妇,有淑妃总揽,有各自母妃把关,他乐得轻松。却是压根忘记了此番还有恭王正妃待定。

“是个干净懂事的姑娘,有些孩子气,说话挺有趣。”想起什么都敢说的孟窅,崇仪含蓄一哂。

桓康品味着儿子简单的形容。他以为孟氏或是才气过人,或是端庄大方,可儿子的话直白简单得不像他的风格,让他更好奇孟氏。

“也是你的表妹,怎么不直接和你母妃去提?”

“母妃一贯都听父王的,儿子就想先讨了父王的准允。”

这是大实话,却说得桓康舒心大笑,点着他笑骂:

“你是怕你母妃舍不得自家侄女,哄孤王替你说项。”言罢,爽快地允诺道:“孤会提前知会你母妃。”

入夜,桓康果然摆驾蒹葭殿。进门时,他亲自扶了淑妃的手往屋里带,不等落座就高兴地说:

“今天老三求孤做主,要娶你那侄女做侧妃。”

淑妃早让人沏了香片,用手背试了试茶碗上的温度,才奉给他。桓康这两年年纪上去了,更喜欢口味浓厚的。听他一说,温柔的脸上也露出讶异来。

“之前不是才见过池家的千金吗?”归元殿造的势,她岂会不知。她从不禁止她们母子往来,也不会置之不理。只是崇仪这孩子性子冷,和谁都不亲近。可童氏肯定记恨她,以为她故意不让崇仪亲近她。想来好笑,她们都是这个男人手中的棋子,她何苦针对她一个?

桓康冷声一哼,掸开衣袍下摆,盘腿坐在榻上,还没说话,先拉长了脸。

“谁嚼的舌根!朕看你就是心太软,纵得底下人胆大包天,闲来无事竟敢编排主子作消遣。”

淑妃也不慌乱,又把茶碗往前送一送,温婉应承:“是臣妾的不是,大王息怒。”孟淑妃知道,他绝非来征询自己的意见,仅仅是知会罢了。

对孟淑妃,虽然没有和小周氏的刻骨铭心,可多年陪伴的情分,和孟淑妃端正的人品,让桓康对她比旁的人高看三分。他不想因不相干的人扫兴,只接过茶,说起崇仪主动请旨赐婚的事。

“孤王看了名册,你那侄女年岁小了些,不过,孤看崇仪就喜欢她的活泼。你看她和李氏处不处得来?”老三媳妇进门晚,平时也非显山露水的人,对她的印象最淡。

淑妃也在榻上坐下,拾起装着五色绳线的篮子,低头在灯下比着丝线的色调,与他闲话家常般淡淡地笑。

“燕辞的性子好,没什么处不来的。”

灯下看美人,淑妃保养得意的柔荑蕴着莹亮光泽,桓康王心念微动,探手拨开她手里的线绳,亲昵地和她打趣:

“一边是儿媳,一边是娘家侄女,你往后可不许偏心。”

“燕辞端庄温和,不会和小孩子计较。”

淑妃从未见过孟窅,只听桐雨说,是个漂亮的小姑娘,长相随她弟媳更多些。她原想寻个机会让那孩子落选,先前才故意放任童氏的谣言不理会。只想着待出宫时,她厚厚赏赐孟窅,凭着父亲当朝太师的名号,当能给她选个好人家。

崇仪什么时候见的那孩子,又怎会突然请旨赐婚,她心里没有底。

“这段日子忙着。等明天,我抽空见一见那孩子。”这是先和桓康报备的意思。她虽然主理六宫,却没有可以依仗的荣宠,因此一开始就给自己划下一道界线,万事不敢擅专。

桓康果然满意地点头。他从前不喜欢淑妃,嫌她不解风情,和她说话就像朝堂奏对。她就像一本典籍,事事讲究尺度规矩,行事说话都显得木讷。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有个人替他约束六宫,他又体会出淑妃的便利。加之,淑妃虽为人拘谨,到底是个女人,不像朝臣动辄忠言逆耳,对他最是顺从,他如今愈发倚重她。

次日教习方毕,蒹葭殿大管事花逢春奉了淑妃的旨意来请人。孟窅照常与胡瑶比肩走出来,乍然听顾嬷嬷引见花逢春,下意识地去看胡瑶。

“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说着,还想让荼白去递荷包,转而想起那位是孟窅的亲姑姑,哪里需要她出面替孟窅周全。

两人身后跟着出来的是风寒才愈的曹韵婵。她躺了好些日子,脸色还苍白着,下巴尖锥子似的,配着她眼底的阴郁看得渗人。

一众佳丽的目送下,顾嬷嬷好声好色地送孟窅出门。曹韵婵的眼神暗了暗,转头去看身后的童晏华,脸色比她还阴沉。她心底里发笑,最好孟窅向淑妃哭诉一番,狠狠地找童氏的晦气。

“小姐。”荼白走上来扶着她,“刚才曹姑娘看童姑娘的眼神怪吓人的。”好像盯着猎物的野狼,下一刻就要扑上去。

胡瑶转身时不着痕迹地捎带一眼,童氏正玩着曹氏说话,而曹氏显得意兴阑珊。那天在映月池边究竟发生过什么?曹韵婵怎么落的水?恭王的出现是不是真的碰巧?

本来这桩事已经淡了,她无谓深究。眼下看来,童氏的英勇事迹之后另有内情。胡瑶想着,回头该提醒孟窅远离这二人,以免被无辜牵连。

昨天夜里才下过雪,沿路的草木仿佛过着一层薄薄的糖霜,朱漆画彩的宫廊曲折蜿蜒。花逢春走在前头不怎么说话,只有孟窅问话时,才笑眯眯地回话。

“娘娘早就想见一见姑娘,前阵子忙着别院教习,这些天下雪,又紧着忙各宫的炭例派放,这眼看着就是年关,实在脱不出身。这不,今儿才得一些空,就催着老奴去请姑娘。”

孟窅低头打量自己的裙子,杏红色连烟锦的对襟小袄,配着家常的蜜合色素面马面裙,是为了进宫母亲为她新做的,只穿过两回。她还有一条蝶穿花的缎面褙子,也是今年新做的,花样是她自己挑的,比这身好看。孟窅懊恼着,早知道该穿那条的。

蒹葭殿位处白月城中轴以西,是西三殿的最后一座宫苑。淑妃在这里住了二十载,小周妃病势后,桓康王赐下六宫主事之权,也曾询问她是否愿意搬去离九黎殿更近的宫殿。她婉言谢绝了。她在这里住惯了。

花逢春领她走过两重檀木集锦槅子,穿着豆青色宫裙的宫女成双面对而立,嘴角噙着得体的微笑,眼观鼻鼻观心,双手交叠着放在身前。室内燃着淡淡的苏合香,微暖的香气静悄悄地浸润至每个角落。

孟淑妃坐在花窗下的锦榻上,脚边的小杌子上坐着桐雨,正用铜火箸儿拨弄袖炉里的炭灰。看见她走进来,孟淑妃抬头对她一笑,仿佛在家闲暇无事召小辈来屋里叙话解闷一般。

“来啦。”

花逢春抬手示意孟窅往淑妃身边走,自己躬身告退。

孟窅小步趋前,依照教习时的教导,屈膝向孟淑妃请安。

“臣女拜见淑妃娘娘。娘娘安好。”

淑妃阖上袖炉盖子,端坐着受她一拜,笑容里不无欣慰。

“规矩学得不错。”桐雨会心一笑,让开去叫清秋另外搬来一只紫檀镂空雕花绣墩,垫上撒花夹缎薄棉软垫。果然就听见淑妃温和地说:“过来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强行cp最为致命之仙友不约第4章在线阅读

    同一时间,无尽遥远的陆地上,很多人族强者豁然而起,望向南方。虽隔了无数距离,但那种波动,顶尖强者还是能感应到。“在南海。”超级门派与圣地第一时间侦知到了方向。很多门派都悄然动了起来,寻找会推演之术的人暗中推演,要查明到底是何宝物出世。仅仅三日后,又是一道绿色光柱直射天空。这一刻,很多人都猜到了什么,

  • 吾家娇女之不解之变(7)

    第六章不解之变“皇子和公主殿下?”看着紫金腰牌,林叙先是一愣,随即面色大变,目光骤然的看向秦历,见后者也有些惊恐的看着他,显然秦历也不知道叶良和姬灵儿的身份。而身后的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皇子和公主意味着什么,要说他们是皇城在这片区域的主宰的话,那皇室才是整个皇城真正的主宰,甚至是洛星国的主宰。在

  • 您的渣受,请打包带走之盘古大陆(1)

    林浩猛然惊醒,只感到头疼欲裂,浑身剧痛。他摇摇晃晃站起来,发现自己在一片大草原上,一眼望去,碧草如茵,隐约可见远方的牛羊,但看不到草原的边际。穿越了?林浩愣了愣,他是地球上的一个普通宅男,刚在家通宵打完游戏,就趴在桌子上睡觉,想不到一睁开眼睛,居然出现在这里。“老天爷,别吓我,真穿越了?”林浩出了一

  • 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在线阅读第3章

    傅望舒恢复意识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至于是什么香味没有闻出来。她睁开眼睛之后发现屋子里点了熏香,香味是从香炉散发出来的。这里并不是自己的炼丹房而是一个精致的房间,好看可惜没有灵气。对于一个修士来说没有灵气的房间装修的再豪华也跟寒窑差不多。她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这才发现她整个人都变小了,受到了不

  • 乱武三国志第五章

    就在风莲看着医护人员离开,目光渐渐从惊讶转成呵呵时,幸村看到医护人员离开,便温和的拍了拍手,“好了,大家集合……咳咳……”话说了一半,就又是两声咳嗽,真田见状立刻扶住幸村,“幸村,你休息吧,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于是幸村就此露出一个带着两分虚弱的笑容,“辛苦你了,真田,给大家介绍新来的监督吧。”真田

  • 亢龙天神第六章

    第六回焚烧宫殿,董卓犯下了恶行;隐藏印章,孙坚违背了约定上文说到,张飞拍马追赶到关下,关上弓箭石头如雨点一样落下,不能前进而回。六路诸侯,一同邀请刘备、关羽、张飞,庆贺功劳,派人去袁绍军营中汇报胜利的消息。袁绍于是发布公告通知孙坚,命令他进兵。孙坚带领程普、黄盖来到袁术军营中相见。孙坚用木棒在地上画

  • [刀剑乱舞]雪狼国永在线阅读第五章

    这是武净言三人砍柴的第七天,三人将砍好的柴码到路边,早出晚归的不停劳作,七天来,已经沿着小路砍了约么百丈远,三人的话越来越少,武净言又一次直起了腰,用力的锤了锤,道:“余家姐姐,我怎么觉着自己快坚持不住了。”余小洁也停下手中的活,道:“是呀,我手上的水泡都起了三遍了,感觉腿脚都不听使唤了。”玉玲珑一

  • 那欢喜序章 那化作历史的一页

    几百年前,第七魔王率领恶魔举族进攻人界。他们用了几年时间,无数次战役向人们证明了他们的不可妥协性和十足的侵略性。他们拒绝俘虏,拒绝投降,只渴望杀戮。一时间大陆靠近他们的国家人心惶惶,其中就有狮心国。狮心国难以对抗举族皆兵的恶魔大军,于是他们选择了暗杀。狮心国将顶尖魔法道具——死神的玫瑰藏于一众礼品中

  • 被迫成神的法师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五天。洛鸿照例起了个大早,用陈美嘉的电脑上网,登上了千奇中文网的首页。稍稍浏览了一下页面,洛鸿目光忽地一动,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首页上大大的挂着一本名为《斗破苍穹》的小说。斗破苍穹上榜了!没错,洛鸿虽然料想到《斗破苍穹》的成绩肯定会很好,但是却没想到斗破苍穹崛起得这么快!洛鸿看了看斗破苍穹目前的成

  • [综]审神者的相亲日常第四章

    苏致收回了目光。刚才下车,从背后扶住这小子的时候,心下一动,鬼使神差地抓住了他的辫子,然后才去推他的肩膀。柔软顺滑的手感似乎还残留在指间,意犹未尽。此刻见到这小子自己开始玩弄辫子,心底忽然像是再次被猫爪子挠了一下。苏致皱了皱眉,发动了汽车。车子一路平稳地往附近的二院驶去。苏致没说话,却敏锐地感觉到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