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重生之龙王纵横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5/5 5:51:54 作者:高青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之龙王纵横
重生之龙王纵横
作者:高青来源:飞卢小说网
简介:灵气复苏,是万物的机遇,也是人类的挑战,一代龙王李宇在天劫之中陨落,竟意外重生三百年前。前世的恋人,幕后的黑手,万古不变的杀劫,李宇到底该做什么,才能重回巅峰,笑逆苍穹?李宇:别说什么水克金,金克土,只要你实力够强,你就是所有敌人的克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个想法便是催眠术,催眠术(hypnotism),源自于希腊神话中睡神Hypnos的名字,是运用心理暗示和受术者潜意识沟通的技术,因为人类的潜意识对外来的信息的怀疑、抵触功能会减弱,因此施术者会用一些正面的催眠暗示(又称信息,例如信心、勇气、尊严)替换受术者原有的负面信息(又称经验,例如焦虑、恐惧、抑郁),从而让受术者能够产生和原有不同的状态。

上一世,秦毅因为家庭的变故,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被心理医生进行过心理干预,还被催眠过,之后边学习了一段时间的催眠术。理论地说:催眠是心理暗示行为,施术者通过语言、声音、动作、眼神的心理暗示在受术者的潜意识输入信息,改变其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受术者可以闭上眼睛,也可以不用闭上眼睛,甚至会无意识接受了催眠师的心理暗示。所以,秦毅希望能凭借催眠术来抵御精神魔法的攻击。

催眠术起源于18世纪,最初带有欺骗性质,被称为“江湖魔术”。当时德国医生弗朗茨·梅斯梅尔博士发明了一种神奇的疗法,可以治愈各种无法解释的怪病。在昏暗的灯光和虚无缥缈的音乐中,他向病人灌输一种只有他可以控制的看不见的“催眠气流”。这样经过催眠之后,病人就会痊愈了。尽管最终证明梅斯梅尔博士所言并非全部属实,然而他是第一个发现思想可以控制而影响身体的人。

英国眼科医生詹姆斯·布莱德博士在治疗实践中采用了这个发现,1842年他根据希腊语的“睡眠”一词发明了英文单词“催眠”。19世纪,印度医生成功地运用催眠术作为麻醉剂,甚至用于截肢手术,直到发现麻醉用的乙醚后这种做法才弃之不用。

总体来说,催眠术在19世纪曾引起研究的热潮,包括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弗洛伊德也曾深受催眠术的影响。但进入20世纪后的前三十年间,人们对此的研究被冷落下去。它在治疗精神病方面受到了一些重视与应用,并取得了一些成功。相对而言,在一战期间,这种治疗方法还只受到少数人的重视,但到了二战期间,它已受到了广泛的注意,在治疗由战争带来的身心疾病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20世纪后期,实验心理学家们的介入,使得对催眠术的研究与探索步入了一个新的层次,英国、美国医生催眠家协会陆续建立,并出版了各自的科学杂志。

在这个年代催眠已经发展了,甚至,秦毅怀疑大脑封闭术就是一种催眠。而现在秦毅就准备试一试了,不过一阵咕咕的肚子叫声让秦毅反应过来,已经好几个小时没吃饭了,于是秦毅打开了门准备出去。而房外的人没有想到秦毅的出现不由楞住了。“妈妈,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秦毅一脸诧异的问道。“没什么,看见你这么久都没出来,有一些担心了。”秦毅这一世的妈妈,王琴有些担心,毕竟,秦毅在房间里呆了有一个下午,如果不是知道这个儿子的一贯表现的话,恐怕早就闯了进去,不过,她仍然在房间外也呆了一下午。

秦毅二世为人,对于一些细节的把握是十分充分的,因此,看见妈妈的一些举动,早就看出了王琴的动机,不由产生了一丝暖意。“妈妈,能吃饭了吗?”偷偷抿去眼间的几丝湿痕,秦毅带着几丝稚嫩的语气对着王琴说,“当然,饭马上就好了”王琴一脸高兴的领着秦毅走到楼下,对着厨房说了一声“上菜”。没错,在这个家里,王琴不会烧菜,而是秦温烧的菜,这是秦温第一次吃过王琴烧的菜后,一直保留下来的传统。

陪着关心自己的一家人吃过了饭,秦毅觉得心情都变好了,对于接下来的催眠也有了跟大的信心。回到了房间,秦毅打开了电脑,如今的电脑虽然没有后世的电脑智能,但是也可以播放歌曲的,秦毅挑了一首乐曲,将它进行循环播放,然后开始了自我催眠。

秦毅躺在床上,闭上眼,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让自己舒适安定下来,感觉很轻松。

做几个缓慢而深沉的深呼吸,慢慢地吸,慢慢地吐,然后秦毅专注于自己的柔和自然而平静的呼吸中。

由于有着上一世的经验,在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秦毅开始对自己进行一定地改变,过了好一会慢慢醒来,秦毅转了几下脖子,又吐了几口气,催眠是进入深层意识中,所以秦毅此时感觉蛮不错,不过,催眠是一个长期的作用才能完全成功,所以秦毅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秦毅是不会有所放弃的。

当然,对于催眠术是否能够抵抗魔法,秦毅也只能表示听天由命了,毕竟,作为一个麻瓜,他能做的也只有尝试这个办法了。收敛了心情,秦毅打开了桌子上的书本看了起来。如果有外人见了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些书籍都是很深奥的书籍,远远高于一个普通大学生的知识。秦毅有自知自明,他上一世只不过是一名较为勤奋的大学生,也不过知道未来的大致发展罢了,想要借此在这个世界发展成上等人已经很困难了,跟不要说要进攻魔法界了,所以,他只有不断努力才能实现目标,秦毅没有多少金手指,但他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能耐住寂寞,能够坚持做到想做的是。

“经济学研究的是一个社会如何利用稀缺的资源生产有价值的商品,并将他们在不同的个体之间进行分配。。。”夜晚的时光中伴随着一个小男孩的稚嫩声音而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家男神有“病”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用时光等你你不来我不老等我胡子长了你发丝及腰……”夜风中飘来的旋律,犹如焦糖玛奇朵,缠绵的有些黏腻。东方广场上,一群一簇、花红柳绿的大妈们,踩着咚咚的鼓点,或翘着白胖富态的胳膊作妖娆,或分掌挽花扮婀娜,或跐着鞋底走鬼步,有的踮着脚尖,有的舞着粉扇,有的挥着纱巾,有的转着裙摆,在秋风中风情万种地摇

  • 天庭今日头条【005】:李元清投资,张口一个亿!(求鲜花,求评价票!)

    听到何宇的话,那些公司的代表顿时脸色就难看了。他们都是想趁着真正的大佬没有来,然后获取何宇手中的发明。他们狡诈的不行,因为何宇手中的发明,至少价值百亿。只是没想到,这个十八岁的少年,居然没有那么好欺骗。不过让何宇没有想到的是,沉默的李元清突然站起身了。“诸位,你们莫非要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欺骗一个孩子

  • 梦幻西游之占卜大师之系统,我日你大爷!【新书开启,求鲜花,求收藏,求打赏】(1)

    “我这是在哪里?...”叶枭缓缓睁开双眼,脑海里混沌的思绪变得清晰起来.“我不是和四大宗门还有九大派的正道高手同归于尽了么,难不成这里是地狱..?”叶枭慢慢起身看了看四周,眼里略发的迷茫,片刻一阵刺痛涌入脑海,他的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眼神也变得怪异起来.“穿越了?没想到我竟然赶上这波潮流了...?”叶

  • 国师她美艳如昔第6章在线阅读

    只见里面几个宫女打扮的女子以一个圆形分散包围住当中那个倒在地上的小姑娘,小姑娘满脸血痕,头发也被扯散了,有些更是粘结在脸上,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虽然满脸的血痕污渍让人看不清她的长相,可那双倔强的眸子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就算被这么多人欺负殴打,这个小姑娘非但没有求饶和流泪,反而透着一股子的坚强,一声不

  • 和总裁秀恩爱的一百种方法在线阅读第8节

    天空一片灰蒙,乌云密布,不久,细雨淅淅沥沥的斜落。“在这里,往这里。”楚月用手在周司面前比划着。“你这比划的,我也不清楚啊。”周司坐在他身旁说道。“就不能用嘴给我描述一下?”“明明画图可是最直观的体现。”“你拿两只手在那比划半天,直观个鬼啊。”“总之,你要找的地方应该就在王城西北的上空。”楚月信誓旦

  • 上南落北[娱乐圈]在线阅读第6节

    顾清歌抬头看着面前那闪耀着的招牌,一时间有些头疼。张巍应该是在这里。这里是本地最豪华的一家休闲会所。光是办一张会员卡年费都是二十万起步了,像顾清歌这种一穷二白的穷光蛋一般是不敢进来的。但顾清歌就敢。他凭借着一张脸,闲庭信步走进来,虽然兜里比脸干净,但是却自信得散发出一种“我很贵”“我很有钱”的气场。

  • 许你曾温柔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小丫头渐渐醒了过来,看见自己被秦一搂在怀中,马上弹射开然后说道:“对对对不起,我昨天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秦一:“没事,你不用这么害怕我的。”小丫头低着头看着脚尖:“哦!”秦一:“还有什么事儿么?没有的话咱们就离开了。”小丫头往东南方向,然后低落的对秦一说了一句:“没有了。”秦一拿出之前拍卖

  • 此去经年:想念你的烟火在线阅读第2章

    月幕悬河的景色十分瑰丽,尤其在晚上的时候,玉轮高悬,星河漫天。山顶观月总比市井之中来的震撼,月光流射下,悬河天瀑的水帘顺流直下,似美人垂发,气泽氤氲,如烟飘渺。但是这一切擎海潮都无心欣赏,最初,噩耗传来的时候他整个人痛不欲生,只想再次与鬼觉神知同归于尽,他几番尽心戮力为的不过是击珊瑚,如今伊人不再,

  • 君本沉眠:神秘老公独赖我在线阅读第九章

    包小小最近非常烦躁,简直是焦头烂额。造成他心烦的原因只有一个,即小宝宝的喂养问题。开除余晖的当天,小宝宝的吃喝拉撒暂时都由楚伯负责,专门照顾婴儿的阿姨转天上岗。哪知,接连不断地发生各种情况令包小小头疼不已。包小小到底是包氏夫妇的养子,撇开包氏夫妇收养他的原因,他有自知之明。尽管包氏夫妇对待他犹如亲子

  • 重生傲娇总裁女人你别跑之这顿操作帅不帅?

    刚想萌发一点好感,张天这话让她彻底绝望。帮小姨子一个忙,都要谈条件:“你是不是男人?”男不男人无所谓,主要是犯烟瘾,张天呲笑:“一包烟!”别的给不了,这条件还是可以接受的,林小雅爽快答应:“成交!”张天信心满满地拍着胸脯:“好,那看姐夫表演!”缓缓放下了车窗,张天对着门外的男子说道:“叫什么名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