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我的校园生活也许不太对鬼仆

2021/5/4 18:48:17 作者:上官萧逸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的校园生活也许不太对
我的校园生活也许不太对
作者:上官萧逸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给自己的内心筑起高墙,是为了防止自己和他人受到伤害。我堕入虚伪的深渊,也许是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一切。

鬼气消散,屋内阴森凉气随之消弭。

“呼”危险解除,她软着腿坐在地上。

感慨着如果自个的那些鬼仆在就好了,他们平时一直吐槽自己胆小怕事没本事,要知道她以魂魄状态生猛的打散了厉鬼,肯定得趴在地上唱征服。

虽然刚刚危险重重,但她也得感谢女鬼,不然自己怎么可能摆脱猫身。

暗自嘀咕的时候,余光瞥见男人已经朝着她走来了,巫鸾不想跟他有交集,否则一旦沾染了因果,以后又是数不清的麻烦。

只是当她捏诀要召唤鬼仆时,脑袋一阵剧痛,等她诧异的看向走到她面前的男人时,精神已经起了恍惚。

顾迟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出现的,但方才那般紧急,如果不是她,自己肯定是保不住命的。

正想上前查看她有没有受伤时,却怎么也没料到,一个好端端的魂魄,像是雾气一般,从他面前活生生的消散。

如果不是屋内凌乱的摆设,以及就只穿着一条内裤的段文渊,他估计会觉得自己是做了一场大梦。

…………

段文渊觉得脑袋疼的不行,他揉着脑袋起身时,发现了身上凉飕飕的。

低头一看,他身上除了因本命年而穿的大红裤衩外,再无一物!

“这……”

“你醒了?”顾迟听到动静,扭过头来,不过,他很有教养,并没有直视他身体。

段文渊面红耳赤,慌张的捡起地上散落的衣裳,虽然是被控制了身子,可发生过的,他还是有感知的,想起方才自己那丢人模样,恨得找个地缝钻起来。

不过,穿好衣服的他,四处看向周围。

“那阴物呢?”

那厉鬼从他身上抽离时,他受到波及,当时晕了过去,所以后续的,他一概不知。

顾迟有些恍惚,见他急切的看着自己,反而问道,“你来时,可有同行的?又或者说,你有没有一个师妹?”

“顾先生,我哪里有什么师妹……”

他们师门都是光秃秃的,一点不夸张的说,就连苍蝇都是公的。

顾迟虽有些失望,面上不显露情绪,更是对方才发生的一切,绝口不提。

此时阴物已除,加上方才经历实在太过尴尬,俩人心照不宣的寒暄几句,各自分别。

…………

墙壁下,毛团大小的猫儿,晃晃悠悠从地上爬起,前爪挠挠耳朵,迷迷糊糊晃了下脑袋。

睁开眼,咋还是在屋子里?低头看,不再是纤细的手指,依旧是毛茸茸的猫爪子,毛团凄厉的叫了起来。

她咋又回到猫身上了!

明明已经出来了啊?

怎么回事!

她在疯狂质问苍天大地,毫无形象的骂街时,在旁人耳朵,只是毫无章法,气的不行的猫叫声。

顾迟的注意力被打断,低头捏着她脖颈将她抱在怀里,似乎是想起了方才她英勇护主的一幕,露出了笑来。

“你也是个聪明的。”

“喵?”

他什么意思?

是说方才有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

她打不起精神,其实大佬你误会了,师门有规,她只是不能袖手旁观而已。

徐嫂照顾了顾迟很多年,深知他的与众不同,第二天进屋见到一地狼藉,只是稍稍愣了下,没有多嘴询问,只是勤快的拿起工具开始收拾。

趴在沙发上的巫鸾本来是在补觉,听到动静后,睁开了眼,见到是徐嫂,猫眼一亮,灵巧的跳了下来,围着她不断的叫着。

昨晚那男人摸了她一晚上,后背的毛都快被他摸秃噜了,这才停手,一点都不顾及她辛苦了这么久还饿着肚子。

希望徐嫂记得她这个小可怜,给她投食。

人真是不禁念叨,她不过就是嘀咕了两句,就见这家的主人衣着整齐的出来了。

虽然有点烦他,可想起昨晚在他高超的撸猫手法下,自己半推半就露出肚子让他摸时的情景,还是有些心虚。

她叫也不叫了,低着头藏在沙发那。

顾迟一边打领带,一边用余光打量这边情况,发现了它的异常后,常年没有多少情绪的脸上,露了几分笑意,而后,他向徐嫂询问,“早饭好了没?”

“好了好了。”

先生今个白天得去公司处理事情,下班了还要去张罗给老爷子过寿的事,时间安排的很紧凑,所以她早早就准备好了早饭。

徐嫂手脚麻利的从厨房端出来早点,巫鸾本来还怕被拆穿了马甲不敢面对那个精明的男人。

可是香味一传来,她的理智就消散了。

顾迟余光瞥见那只猫团子戒备的过来,而后跳到桌上,一脸认真模样,善心大发道,“想吃?”

猫团子点点头。

几乎是点头之后,整个猫身就僵硬起来,这个男人,问这话是啥意思?

试问,哪有正常人会跟猫来交流的?

更可恨的是,她方才还点了点头。

她装傻,补救般的眯眯叫了几声,当做方才只是偶然。

顾迟笑了笑,不再探究,而是从手边拿起一个盘子,夹了一个小笼包放在盘子里。

她迟疑的咬了一口,见对方没制止,认真的埋头吃。

这厢刚吃完,那边又夹来一个,上个是牛肉馅的,这次又是虾肉馅,埋头大吃的巫鸾分心想,如果自己是只真猫,能有这样的铲屎官也不错。

徐嫂从厨房瞥见这一幕,眼睛一热。

一人一猫相处起来格外和谐,自家先生打小就跟常人不一样,又接手了那么大一摊子产业,接近他的十个人,一点不夸张的说,中间有九个就是不怀好心的。

所以先生这么多年,都是独来独往的,可是她忘了,就算再坚强的人,心底也是渴望有人关怀陪伴吧。

与其说巫鸾陪着他吃完了饭,倒不如说,顾迟伺候她吃完了,徐嫂准备了不少,此时竟然都吃完了。

这猫,饭量不小啊。

顾迟擦了擦嘴,面上露出几分笑意来,“我中午回来吃饭,徐嫂,让人送几条新鲜的鱼虾过来,清蒸了……”

“哎,好好。”

徐嫂一头雾水的送走了先生,先生以前从来不吃鱼的,不过,看到此时露着圆滚滚肚皮躺在沙发上消食的猫,她还有什么不明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和总裁秀恩爱的一百种方法在线阅读第8节

    天空一片灰蒙,乌云密布,不久,细雨淅淅沥沥的斜落。“在这里,往这里。”楚月用手在周司面前比划着。“你这比划的,我也不清楚啊。”周司坐在他身旁说道。“就不能用嘴给我描述一下?”“明明画图可是最直观的体现。”“你拿两只手在那比划半天,直观个鬼啊。”“总之,你要找的地方应该就在王城西北的上空。”楚月信誓旦

  • 上南落北[娱乐圈]在线阅读第6节

    顾清歌抬头看着面前那闪耀着的招牌,一时间有些头疼。张巍应该是在这里。这里是本地最豪华的一家休闲会所。光是办一张会员卡年费都是二十万起步了,像顾清歌这种一穷二白的穷光蛋一般是不敢进来的。但顾清歌就敢。他凭借着一张脸,闲庭信步走进来,虽然兜里比脸干净,但是却自信得散发出一种“我很贵”“我很有钱”的气场。

  • 许你曾温柔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小丫头渐渐醒了过来,看见自己被秦一搂在怀中,马上弹射开然后说道:“对对对不起,我昨天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秦一:“没事,你不用这么害怕我的。”小丫头低着头看着脚尖:“哦!”秦一:“还有什么事儿么?没有的话咱们就离开了。”小丫头往东南方向,然后低落的对秦一说了一句:“没有了。”秦一拿出之前拍卖

  • 此去经年:想念你的烟火在线阅读第2章

    月幕悬河的景色十分瑰丽,尤其在晚上的时候,玉轮高悬,星河漫天。山顶观月总比市井之中来的震撼,月光流射下,悬河天瀑的水帘顺流直下,似美人垂发,气泽氤氲,如烟飘渺。但是这一切擎海潮都无心欣赏,最初,噩耗传来的时候他整个人痛不欲生,只想再次与鬼觉神知同归于尽,他几番尽心戮力为的不过是击珊瑚,如今伊人不再,

  • 君本沉眠:神秘老公独赖我在线阅读第九章

    包小小最近非常烦躁,简直是焦头烂额。造成他心烦的原因只有一个,即小宝宝的喂养问题。开除余晖的当天,小宝宝的吃喝拉撒暂时都由楚伯负责,专门照顾婴儿的阿姨转天上岗。哪知,接连不断地发生各种情况令包小小头疼不已。包小小到底是包氏夫妇的养子,撇开包氏夫妇收养他的原因,他有自知之明。尽管包氏夫妇对待他犹如亲子

  • 重生傲娇总裁女人你别跑之这顿操作帅不帅?

    刚想萌发一点好感,张天这话让她彻底绝望。帮小姨子一个忙,都要谈条件:“你是不是男人?”男不男人无所谓,主要是犯烟瘾,张天呲笑:“一包烟!”别的给不了,这条件还是可以接受的,林小雅爽快答应:“成交!”张天信心满满地拍着胸脯:“好,那看姐夫表演!”缓缓放下了车窗,张天对着门外的男子说道:“叫什么名字呀?

  • 重生大佬的娇软美人之隔壁动物园

    邵其深是不动声色的大灰狼。林漆那就是狡黠聪明的狐狸。宋承呢。宋家书香世家,原本以为也能“承”个家里的文学香火,可偏偏不仅不是世家熟读圣贤的文学才子,还不学无术,打架斗殴一把好手,成绩垫底,就像宋家几代墨香,越来越淡,生到宋承一辈,祖上的墨用完了。生了一个脑袋空白,本身却是近墨者黑的“墨”的宋承。那简

  • 独家诱惑在线阅读第十节

    快过圣诞了,大学里的第一个圣诞节,每个人都很兴奋,但我从来都不觉得这个节日和我有什么关系,特别是我问张琳平安夜怎么过的时候,她居然回答我要我和她一起上自习,我很是郁闷,让我郁闷还在后面,没想到,我在大学的第一段恋情居然如此短命。和我形成明显反差的是孙亚东,他这几天一直很开心。刘荣辉告诉我们,他的女友

  • 重生后被前夫他哥娇宠之锦衣卫

    昏暗肮脏的牢笼里,有着挥之不去的腥味,和一阵阵腐烂夹杂着粪液的恶臭。在这里面,蜷缩着一个个幼小的身躯,竟然全是十来岁的孩子,蓬头垢面下是一双双麻木黯淡的眼睛,像是没了灵魂的行尸走肉。每天都有人死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轮到自己。而食物的唯一来源,便得需要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来换取,这些尸体,昨天可能是别人

  • 猎人同人之饕餮在线阅读第十节

    天色渐渐发亮,住在山神庙里的人们也一个个醒了过来,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整,脸色都好看了好些,只是和往日不同的是,这些人一个个虽然都睁着眼睛,却没有人爬起来,一来是连日的逃命让他们透支了太多的精力,以至于明明脑子很清楚,想要起来,身体却有些抗拒,只想着再躺一躺,二来也是从心底里想要多感受一会儿放松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