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迟来的情书第三章

2021/5/4 21:27:30 作者:千面怪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迟来的情书
迟来的情书
作者:千面怪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完结,番外日更中。【接档文《撩过火》戳专栏求收藏!微博@晋江千面怪】清冷自持古玩鉴赏家VS超人气漫画家文案一:顾清欢曾收到一封放错位置的情书,虽写得一手好字,但表白的对象却是她的死对头。校联谊会上,再提起这件事,她猛地一拍桌子,“害我高考没考好,如果让我知道是哪个孙子干的,我非撕了他不可!”身后坐的是隔壁班男神—霍南,闻言,他眼皮微抬,睫毛轻轻抖了抖,清隽淡漠的侧脸微绷,深邃如潭水的眼底流光暗转,情绪稍纵即逝。后来,一向清冷自持的古玩收藏鉴赏大佬眼神苏又宠的拥着一个小姑娘,低眉垂眼的讨好,“

素人和专业歌手的声音区别是非常非常大,专业歌手气息沉稳,情感和技巧浑然一体,就算是不懂音乐的人一听也能听出来,更别提是混迹于现场的唐暮帆他们。

小酒最先察觉,也最先提问:“桥哥唱得好棒!听着好像有些熟悉。”

但是哥哥们一向喜欢排挤年纪最小却唯一非单身狗的臭弟弟,他的声音又被盖过去了。

“桥哥再来一句,这声音好听死了!”

姜桥为了自己耳朵着想,也为了感谢他们这几天的照顾,没有吝啬,再切到下一首伴奏时,他跟着音乐开始哼唱。

《缘分一道桥》。

这是一首男女对唱的歌,无论哪一部分都非常考验唱功,女声部分音高,还有几句喊唱的歌词。

姜桥闲散摸鱼了近一个月没有好好唱过一首歌,俗话说得好,刀不磨要生锈人不练要拉胯——

“谈爱恨,不能潦草,战鼓敲啊敲,用信任立下誓言我来熬。”

好在好在,副歌部分时,其他人终于想起了歌词,加入了合唱。

姜桥声音低了下去,暗自侥幸:还好还好,险些砸了自己的招牌——虽然这群臭弟弟还不认识他的招牌。

唱完之后,牛奶的车加快速度,跟唐暮帆的车并驾齐驱,他凑到姜桥身边问。

“桥哥桥哥,你喜欢男人吗,你是gay吗,你看我咋样。”

臭弟弟不愧是臭弟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其他人臭他。

“你个骚零,你要控制你自己!”

“放屁,哥哥纯1。”

姜桥嘴唇微动,竟然有一点点小紧张。

“不好意思,咱俩撞型号了。”

安静了三秒,牛奶‘操’了一声,这事儿就轻飘飘的翻篇了。

姜桥跟着他们一起嬉闹合唱,但思绪一直在飘远。

他算是深柜,十几岁就知道了自己跟身边人的不同之处,却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因为他并不觉得这事儿有什么值得被提起,也是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同性曾拨动他的心弦,所以他的gay生除了抒发生理欲望时看的片不同,其他地方跟身边的异性恋同龄人没什么区别。

但即便是这样,他幻想中声势浩大的‘出柜’第一次就这么轻飘飘地交代出去,内心还是有些不知名的惆怅。

抵达出租屋。

晚饭加夜宵的掌勺还是唐暮帆,姜桥连帮厨的心情都没有,拿了一件唐暮帆的T恤去浴室洗澡。

刚洗了一半,门口突然传来动静。

姜桥回头,牛奶裸着上半身,探了颗脑袋进来。

“桥哥,一起呗。”

姜桥此时还没觉得哪里有问题,毕竟他平时也没拿自己当个gay,身边也没几个gay,完全不知道gay与gay之间的安全距离。

他捋了下头发,语调甚至还很温柔:“我马上就好了,你在门口等会儿。”

牛奶的脸很红,猴子屁股辣么红。

他拉开门,扭扭捏捏地走进来。

“就一起呗。”

“!”

姜桥这个时候才慌觉事情不对劲,吓得香皂都掉了,赶紧淋干净身体,套上T恤冲了出来。

“你自己慢慢洗。”

看来牛奶在型号问题方面撒了个谎。

姜桥站在唐暮帆的房间里吹头发,脱掉半湿的T恤又换了一件。

唐暮帆进来拿烟的时候,被他拉住了胳膊。

“怎么了?”

往日的高考文科状元姜桥竟然不知如何措辞,应该说你兄弟企图睡我,还是你兄弟企图被我睡?

他烦躁一抿,又把唐暮帆推了出去。

“没事。”

唐暮帆挠了挠寸发,只觉得莫名其妙,又继续去看他锅里的回锅肉了。

姜桥坐在吱呀响的单人床上。

心情一开始是震惊,而后是沉闷,最后无力地笑了出来。

他这都摊上了一堆什么破事。

年轻真是有趣。

姜桥拿起床头屏幕几天没亮过的手机,按下了开机键。

未读消息很多,父母的,朋友的,合作伙伴的,他看了没回,发了条动态,就写了俩字——没事。

最新的消息来自发小席桐,他直接回了电话。

席桐在电话里说:“蓝竹的事儿我都听说了,我知道你在那边。没事,你好好玩,散散心,所有的事我来解决。”

在这个时候还能听到这样一番话,姜桥倍觉感激。

“谢了,哥们。”

席桐说:“我请了那边的朋友帮忙,想做到什么程度你说,罗冶想见见你。”

姜桥说不出来。

蓝竹和他男朋友罗冶是他看着一路走过来的,他不能做出□□这等事,可罗冶只要还活着,无论是什么状态他看着都不会觉得舒服。

他顶着毛巾,语调很淡地开口:“随意吧,反正无论怎么折腾人都回不来了。”

电话那头席桐沉默了很久,问他:“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

说完这句话,姜桥才意识到,他和这些少年们萍水相逢,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擦肩而过后,恐怕就再也无法遇见了。

倒也不算是多么难忘的相逢,只是觉得若以后的人生还能有这群臭弟弟或许会很有趣。

“喂。”

姜桥不知道自己发了多久的呆,听见唐暮帆叫他,他才起身。

“饭做好了?”

唐暮帆双手环胸,靠着门框看他。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姜桥说:“傻子才吃饭不熟练。”

他从唐暮帆身边挤开,去洗手。

身后的人却没有离开,跟在他后面蹭过来。

“我跟牛奶说了,他以后不会来骚扰你了。”

得,这么丢人的事儿他还是知道了。

姜桥洗完手,又掬了捧水洗脸,洗完顶着一张湿淋淋的脸看他。

“你怎么说的?”

唐暮帆站在姜桥身后,看的是镜子里那张脸。

条件简陋的群租房,洗手间的条件自然也十分简陋。

唯一仅剩的这块镜子有好几到裂痕,还有各种不知名的污渍,就在这样的镜子里,姜桥那张近乎完美的脸像极了误入凡尘的画中仙。

他墨黑的发带着点自然卷,沾水后柔顺地贴着脸颊,五官生得极好看,面部线条纤细细腻,却不显半点娘气。皮肤白皙,从脸到手,再到脚,唯一的瑕疵额头上这几夜大油大腻的夜宵和啤酒灌出来的痘痘。

其实唐暮帆第一眼就知道姜桥来头不小,这身精致的皮囊都是从小开始用钱砸出来,普通暴发户都又喂不出来那精致优雅的用餐习惯,估计家里的资产得往数亿了走。

唐暮帆长期混在留学生圈子里,也见过不少富二代,可他没有见过像姜桥这样,一眼就觉得金贵行为却又如此接地气的人。

姜桥用一次性洗脸巾擦干脸上水,再将洗脸巾叠得整整齐齐丢进垃圾桶里,这才回头看身后发呆的人。

“说啊,你怎么说的。”

唐暮帆视线收回,猝不及防望进姜桥琥珀色的瞳眸中,他食指擦了下鼻尖,声音透着一丝心虚:“我说你也撒谎了,你俩又撞型号了。”

姜桥气得咬牙切齿:“你放屁。”

“哈哈哈!”

唐暮帆笑得直接蹲在了地上,直到有人叫他才站起来。

“老大!”

“来了。”

今天的晚餐比较朴素,三菜一汤,一人一碗冒尖儿的白米饭。

姜桥从小酒手里接过属于他的那一碗,总觉得碗外面的米饭刮下来也有一大碗,他捏着刀叉,发出憋了好些天的灵魂质问:“你们为什么非要每个人又按又压装满满一碗,就不能吃过了再去添吗?”

他说这话时,唐暮帆在疯狂用筷子抽其他人的手背。

“鸡腿每人一个,抢什么!”

“朱狒狒,你这筷子是钉耙吧?一下薅走了半盘?”

唐暮帆速度慢了一点,属于他的鸡腿就剩半个了。

掳走另外半个的罪魁祸首牛奶恬不知耻地说:“老大,这不能怪我,它粘住了!”

唐暮帆瞪了他一眼,这时候才想起姜桥的疑问,抢过他的碗,往锅里撇了一半的米饭。

“你先试试。”

姜桥还没弄明白他想让自己试什么,就见到桌上的菜已所剩无几,每个盘子里还有一个没被动过的小‘角’,算是留给他的最后的温柔。

唐暮帆的厨艺不错,每个菜都极其下饭,姜桥吃完了碗里的米饭,想再去添饭。

哦豁,没啦。

原来是这个试试。

姜桥放下了筷子,抚了抚自己七分饱的肚子,安抚自己:够啦,以前都每餐都吃这么多,怎么这几天还因为抢食玩儿越吃越多了。

唐暮帆拥有大部分‘大厨’的恶心——只做饭不洗碗,基本上吃完之后就往椅子上一瘫,叼着牙签说:“今天该谁洗碗了。”

小酒说:“我洗了,我洗过之后该牛奶!”

牛奶说:“我也洗了!”

狒狒说:“我也轮过了,该——”

三双眼睛齐刷刷地望过来,姜桥本来想意思意思,但看到脏乱差的餐桌,捂着肚子也往后一躺。

“不好意思,我是客人,你们加油。”

一圈轮完,最后又从小酒开始。

姜桥不给钱又不出力,吃白食吃得非常不好意思,但是爽极了。

他脑袋后仰,望着头顶的天空,只有看天空的时候,能让他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找到一丝熟悉感。

手机自从开机之后就没有消停过。

姜桥这时候拿出手机来回消息,其他都没看,只看了席桐发的。

“跟你经纪人的纠纷已经替你处理好了,对方公开道歉并且捐出所有非法所得。公司方面,我也替你请了两个月的长假,并我公司的公关经理抽调过去帮你处理一些后续事宜,至于叔叔阿姨方面我也替你做了工作,他们表示理解,并且希望你跟他们回个电话。”

姜桥退出聊天界面,找出父亲的电话,想了想,却还是没有打出去。

最后的最后,是他登陆了他的微博。

‘抄袭’这件事惊起的波浪很小,毕竟他从出道到现在从未闹出过任何丑闻,亦没有出格的绯闻,歌迷和路人大多都更愿意相信他。

最后的真相是,经纪人一直在偷了他的废稿去卖,而他后来又把脑子里遗弃的曲子又拿出来再用,而另一边,收了他曲子的歌手竟然发给比他早半个月,才有了‘抄袭’的误会。

从‘被抄袭’到真相查清,也不过是一周的时间,而真正令姜桥受伤的,还是跟了他十年的经纪人的所作所为以及那可笑的认错态度。

“本来就是你丢弃的废稿,你不要的东西我拿出去赚点钱怎么了?你们这些富家公子,哪懂得什么叫人间疾苦,哪懂得什么叫苦衷?”

姜桥直到现在都无法理解,这种‘我弱我有理’的奇葩理念他到底是如何如此理直气壮的喊出来的。

他从评论点到个人作品,想起了过去的点点滴滴,曾经一起经历过得酸甜苦辣现在都显得那么可笑。

他关闭了页面,问唐暮帆。

“你们出过专辑吗?”

唐暮帆好似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话题,直起腰来,看向姜桥的眼睛都在放光。

“当然。”

他挪到姜桥身边,掏出手机点开音乐播放器开始分享。

尽管他的手速极快,姜桥还是看到了整张专辑播放量刚刚过完。

“惊……惊世天下?”

从看清他们专辑的名字那一刻开始,姜桥就开始拧眉,不过他也知道玩摇滚乐队的大多比较特立独行,点也比较奇葩,拥有一套特殊的‘审美’,但当他听到歌词的时候,他发现是他想太多了,这就是单纯的中二,过万的播放量估计友情占了一半。

他念了一遍自己听见的歌词。

“惊鸿一瞥,我站在烈火的边缘。

世事无常,寻不回昔日的梦。

天生我材必有用。

下笔如有神龙助。”

真就尼玛的惊了,这上下句有任何联系吗。

“你写的?”

“嗯。”唐暮帆眼神有一点点小骄傲又有一点小忐忑,那天只听了姜桥半首歌,他就知道这人也是行家。

行家会怎么评价他呢?

姜桥本来想尽量让自己温柔一点,毕竟对面是个小弟弟,但是他的专业素养不允许他温柔——听完这样一首歌,他感觉好似耳朵被人塞了SHI。

他胳膊勾着唐暮帆的肩膀,凑到他耳边,很轻地问:“宝贝儿,你知不知道有种软件叫‘藏头诗一键生成器’。”

唐暮帆愣了半秒,气急败坏地推开他。

“操。”

姜桥跟着他起身,双手伸长,圈着这人的肩膀又把人拽了回来。

这样的动作对于关系还不算亲密的两人来说,其实有些大胆,但姜桥想做,就大胆的伸手了,而唐暮帆也没有挣开。

他忽略了中二爆表的词,专心去听伴奏。

曲子的完成度比姜桥想象中要高,节奏抓人,架子鼓表现突出,吉他长笛的配合效果爆炸,高潮部分还加入了大鼓。有想法、有态度,有技巧,要是换个好一点的填词,可能还真有‘惊世天下’的味道。

“这架子鼓是小酒?你们三年前发的专辑,当时他才14岁?”

那可算得上是天才了。

谁料唐暮帆耸了耸肩,回头看着他:“是我。”

“我本来是鼓手,主唱跑了,吉他也跑了,我只好自己上了,现学现卖。”

乐团换人这事儿姜桥倒是不惊讶,他们这种小乐团没有收入,全靠爱发电,指不定什么时候谁就玩儿累了,但姜桥无法想象唐暮帆那么娴熟的竟然只练了三年。

牛奶丢完垃圾回来,正好听见他们聊到这里,便积极加入话题。

“老大,请找准自己的定位好吗。你这脸不当主唱不做乐队脸面当担,你都对不起老天爷的厚爱。”

唐暮帆骂了句滚,唇角挂着一丝不带笑意的弧度。

主唱这个位置是乐团的C位,是舞台绝对的焦点,是观众第一眼就看见的,谁都想要。

但除了唐暮帆。

他最喜欢的乐器还是架子鼓,最喜欢的位置还是在舞台的最后面。

他可以坐着带着笑容看他的队友在聚光灯下,在人海中掀起一层又一层的热浪。

而主唱这个位置站得太靠前,太接近光芒和荣耀,飞着飞着就很容易让人忘记其实飞翔的翅膀并不是自己的,而是由队友亲自披上。

不过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他也从来不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之最强之主在线阅读第五节

    “搞钱,必须要搞钱!”霍森目中露出无奈之色,狠狠捏了一下拳头,原本他父亲的「珍珠号」上,载满了丰硕的货物,肥的流油!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全都被黑鲨海盗团伙洗劫一空,被尽数掠夺而去,别说是一枚铜海贝,现在他想在船上找一块黑麦面包,都不知道有没有!原主昏迷了数天时间,肚子早已经没有一滴油水,不幸的是,这种

  • 北方王国群星闪耀第五章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君阳看着风太像小仓鼠一样啃啃啃,萌翻了。君阳顿时有种冲动要把这个小鬼拐走,顺便好好揉捏这个小鬼一看就很软的脸。……君阳在心里默默谴责了一下自己怪阿姨的心理。“我做一个排名就知道了啊~”风太放下手中的食物,眼里闪烁星光,周围环绕的特效几乎闪瞎了君阳的狗眼。“君阳桑~你收留我好

  • 我TM暗恋一只泰迪!之东玄域震动

    全场都陷入了寂静。每个人视线定格在那名老人的身上,目目相窥,不明所以。一个人走了出来?其他人呢?那可是天青宗倾巢而出的人数,十万精英内门弟子,外加太上长老常万青,一位天人境的恐怖强者。再有诸多长老,所有人加起来,十几万的人数。然而,从那迷雾里走出来的人,就只有这么一个?“我的天,剩下的人,难道是死在

  • 异界之宇智波斑在线阅读第9章

    “征途十部九军,每一部每一军都有自己的阵法!你们每日训练、磨合,早就熟悉了彼此!而你的退却…哼”叶尘咬牙切齿。“噗”老者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惨白到了极点,体内一股死气盘旋。“你现在想还想得到饶恕!”叶尘看着老者冷声道。“我求饶恕不是为了自己!在我逃避的几百个岁月里,我彷徨、不解,我不知道我们为何要踏入

  • 锦绣未央之倾世长乐在线阅读术法与江湖

    凝视的看了看面露悲伤的秦雷,老道叹了口气:“前世的因,今生的果,秦雷,你太执着了,老道只希望你今后不会走上邪路,尽量的向阳而生向暖而行吧,若是执念太深我怕你将来会吃太多的苦。”说罢拿起茶壶替秦雷的茶杯里注满了水,秦雷微笑的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老道白天拂手就能让自己定住,抬手就能让散落的竹签飞回竹筒不

  • 女配她一心出家(重生)在线阅读第4节

    在刘心海快昏过去之时,好似听见远处的上空有一声音在呼唤:“心儿,快离开那儿,这是混浊之暴~~~”后面的话也就听不到了,头一弯,就此昏迷而去,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很快那白雾快速缩小之拳头大小,急速的朝着上空闪电般的飞去,而在雪地上的刘心海的身影和萧南生的尸身都已不见。然而见证这一切只有刘心海的师傅,当

  • 我作死的时候超帅气在线阅读第九章

    洞灵源秘境中的雪已停,天空中的云层也渐渐淡去。在一片星海湛蓝的天空下,秘境内的竹林幽深寂静,林中,只能听见夜风吹动竹叶簌簌的声音。此刻,陆野同苏青崖两人,正于林中架起了一口锅。锅中整整齐齐放着藕片、白菇、芋头、土豆等物,而一旁的两只碟子上还盛放了他们之前猎杀的土蝼肉。肥嫩相间的红白色肉片,像极了雪地

  • [石纪元]Crystal之第三章

    因为戏份已经拍完,楚北雁回了化妆间里面休息,接下来的戏份是白隐教导龙决剑法的戏份。白隐这个角色有一个巨大的反差萌点,那就是表面温柔如春风,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剑仙,武力值非常高,妥妥一个暴力狂。路言乐抱上佩剑,站到镜头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竟然闭上了眼睛。周逍看着这位一脸奶味儿的师父,已经做好了NG的准备

  • 我的城堡可以随身携带大学伊始(1)

    宸,即太阳。清太宗皇太极为自己的宠妃海兰珠取名宸妃,让她享有象征天子的太阳般的尊贵;为她的寝宫取名关雎宫,取自《诗经》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是清宁宫,更不是永福宫这类太平吉祥的名字。我想是因为宸妃遇到一个足够爱她的男子,可以为她的生而万幸,为她的死而追随。我叫林宸,母亲给

  • TFBOYS之蓝色晶石链对峙

    当沈时墨的话传开后,教室里一片哗然。女孩儿们的注意力,原本都在他的身上,忽然看见他站了起来,又主动提出和秦菲菲情景对话,实在忍不住惊愕。不少目光瞟向秦菲菲,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怀疑的。那清冷的嗓音,让秦菲菲吓了一跳。她对上沈时墨幽深暗沉的目光,小脸腾地一下红了,隐约感觉他似乎不高兴,心里不由得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