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综漫]男主你好,我是蛇精病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5/4 20:02:14 作者:迪斯熊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漫]男主你好,我是蛇精病
[综漫]男主你好,我是蛇精病
作者:迪斯熊来源:晋江文学城
鲸神丙人:潜伏:S级。跟踪:S级。战斗狂:B级。程度:S级。请大家关注我的新文:秘境发布者

上班的路上,麦萌买了煎饼果子,和咖啡,在公车上消灭掉。然后又想起来自己的那个春梦,和李开放越熟悉,就越觉得和梦中情人相像。

“麦萌啊,今天还得麻烦你个事儿。”她才一到公司,就被经理叫过去,“你嫂子说想吃鸡,可现在城里这鸡怎么吃啊?45天速成,那是鸡吗?。我都给开放说过了,麻烦你了啊。”

9:55,麦萌等电梯下楼,说好十点整,他来接她。刚出公司大门,风尘仆仆的他已经站在楼下,砖红色的棉服上好多白色的灰,黑色的裤子上破洞比上一条还多。相比之下,唯一能看的就是他的脸了,起码只有毛刺的头发上有点灰,而且有一种凌乱不羁的帅气。

在众多的奥迪、奔驰、宝马中间,停了一辆拉风的黑色摩托车。那么出众,那么耀眼······

她今天穿的是黑色羔羊皮的小高筒靴好吗?还穿了件驼色大衣好吗?真的要跟着骑摩托吗?!真让人惆怅,她的眼角不自觉的抽了抽。今天为什么没有穿扔在洗衣筐里还没来得及洗的那件?!

李开放看见她出来的瞬间,明显的感觉心脏停跳了一拍,“昨晚在工地,灰大”。这次是一个黄金地段的商业写字楼,李开放生怕地基出现问题,所以一直在工地看了一宿。

那天晚上送她回学校,她睡着了就靠在他的肩膀上,他一直动都不敢动,司机还回过头来拿他开涮,“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可要抓住了,现在诱惑可多着呢!”他点了点头,反正她看不见。

麦萌觉得他真不容易,一个人又要送花,又要去工地。“那你累不累啊?要不一会我们还是坐车过去吧,你骑摩托太危险了。”

“嗯,我打电话了,一会有人过来接咱俩,”他看了眼手机屏幕,“马上就到。”他心里又是一暖,她不仅没有嫌弃他脏,还担心着他累。还记得那次有个富家小姐看见他这幅样子,连连用手捂着鼻子,娇声说好脏。

来的还是上次那辆皮卡,开放把后座门开开,用手使劲拍了拍灰,才让她进去坐。

大概是他太累,在副驾驶睡着了。到的时候,还是司机叫了他几声,“开放哥,开放哥,到了。”其实看起来他俩年纪差不多,麦萌就想不通为什么后面加了个哥字呢。

皮卡直接停在了一户养鸡的人家,那位两颊上有着质朴高原红的少女,仰头45度角,含情脉脉和李开放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看见我家那只走丢的鸡了吗?

开放的嘴角明显的一抽,然后摇头。紧接着说,你抓只鸡,我带走。

麦萌这次行程不怕别的,就怕再遇到上次那个流着鼻涕玩蚯蚓的小孩,真是太勇敢太有创意了,不佩服都不行。

回城的路上,她还给玛丽发了一条短信,“我又不用上班,算全勤了,你嫉妒不?你要是真嫉妒,我把手里的鸡给你拎。”彼时,那只鸡就直勾勾的瞪大眼睛看着她。

玛丽回了一个字,“滚”。想想,这一定是嫉妒。

不得不说,让麦萌穿这么一身,手提一直活鸡,还真是一件颇为拉风的事情。所过之处,行人无不侧目,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艾玛,好骄傲啊!

临下班,他打来了一个电话,“如果你想吃鸡,就告诉我啊!”可惜风太大,金镶玉只听见了三个字,“你······鸡······啊!”

下班回寝室,麦萌边吃麻辣烫边看《破产姐妹》,胸大就是出彩。她扒开领子看看自己的胸,虽然是C,可和电视里的根本没法比,哎。

找了小说《殇璃》来看。这本书她已经看过几次,可还是没有看够,每次都反反复复想着静轩。怎么现实中就遇不到那么一个男人呢?他全心全意的爱着她,希望她好,希望她幸福。可是他怎么就那么倔强那么内敛。他为什么就不直接的告诉她自己的在乎与心意,偏偏要让两个人越走越远。

夜已黑透,银月高悬。麦萌站在窗边,打开窗户。刺骨的寒风瞬间扬起她的长发,她的眼睛微微眯了眯,透过睫毛看这个世界,是不是有点不一样?要是再闭上一点,透过眼皮看,那世界就真不一样了,就全黑了。

楼下看到一男一女,之所以没有说情侣,是因为他们的站位和互动的姿势不对。两个人面对面,没有肢体接触,而且都这大半夜的了,明显有问题。

她看得越仔细,越证实了一个事实,那个女的是玛丽。她身上的那件衣服,还被她封为“那件你穿上之后瞬间有了土鳖老财主气质的屎黄色长袍”。

于是,在看着玛丽进了楼道后,麦萌叉着腰,摆好表情和动作,在她一推门的瞬间大声质问,“你个小贱婢,刚才是在和哪个臭男人鬼混!经过哀家的同意了吗?!自打五十个嘴巴!”

玛丽抬头深深看了她一眼,说出了一个名字。麦萌的笑容僵在脸上。那个名字,几乎贯穿了她到现在为止的一半人生。

她上初中的时候,他上高中;她上高中的时候,他上大学;在她考到了他的学校,以为终于可以有一年交集的时候,他轻轻地出国了,没带走一片云彩。

“我们去吃猪骨头火锅,酸菜鱼火锅吧,我需要寻找一下人生的真谛了。”玛丽摇头,拒绝了她混沌脑子里仅剩的麦兜智商。

这天晚上,麦萌夜不能寐,废寝忘食。脑袋里的那张脸挥之不去,十年,那张脸在她的脑袋里已经霸占了十年。明知不可能,可还是傻傻的抱有希望。

她曾那么幼稚的给打篮球的他买饮料,给受伤的他买云南白药,给补课的他买晚饭。可是呢,他身边的人没断过,只是没有她。

他们就仅仅是朋友,一直一直仅仅是朋友。她只能仰望他的背影,看他和各个年纪的姐姐妹妹牵手。

以为自己终于死了心,原来没有,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心还是会那么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进巨同人+利笠)搭档在线阅读下马威

    尽管邵兵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给这个新来的少尉一个下马威,但邵兵已经不敢做的太难看,毕竟对方不是士官、军士长。(军队的阶级分为三个,士兵、士官、军官,其中士兵绝大多数都是义务兵,军衔最高能到上等兵,退役后能得到个预备役下士的军衔。而士官则是在完成两年义务兵役后晋升,其中下士、中士各3年,上士、四级军士长各

  • 三国:我有最强光环第六章在线阅读

    半个小时后,莫东升进了姜闻星家的客厅。他瞪着眼睛打量着姜闻星,随即凑近眨了眨眼:“你是姜闻星本人吧?”说出来的话实在不是姜闻星会说的。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姜闻星换下了被雨打湿的西装,穿着一件白色的宽松卫衣和黑色运动裤,比西装革履的模样稍微平易近人了些。“看够了吗?”姜闻星问。莫东升清了清嗓子:“没有,

  • 可 乐哥尔赞大改造

    “迪迦,以及其他2个巨人吗?反正之后这两个巨人石象会被毁灭,不如给我尝试一下基因抽取!”‘怪兽是生物,那么奥特曼也是生物,试试基因抽取,不行的话也可以加入虚拟数据,创造虚拟人物进行虚拟实验。’林天想着这些石象的用处。“叮,吸收完毕,数据分析中…分析完毕,基因抽取中…抽取成功:超古代基因(力量),超古

  • 娱乐:从热巴变成我老婆开始在线阅读第十节

    兮兮的腰真细慈善晚会举行地点在瑞悦酒店,是一家超五星级的酒店。坐落在城市CBD中央,酒店所在的大厦也是该城最新的地标建筑。总之就是要多豪有多豪的那么一地儿。巨大的晚会厅里只摆了二十张桌子,每张桌子十个人。晚会厅两侧还有简易的看台,一般明星们的随行人员就会在上面候着。这二十张桌子每张桌子都坐了谁,坐的

  • 超级洪荒动物园第二章

    漫时光在山前(二)二爷爷的腿是瘸的,这是山前村的人都知道的。至于二爷爷的腿是怎么瘸的呢?有人说是当兵的时候,因为去救一个人被子弹击中而瘸的;有人说是在一个走夜路的时候被人袭击打瘸的;也有人说是因为救我二奶奶而从山崖上摔下去摔瘸的;还有人说是在外面教书谋生的时候因为得罪人被人打瘸的。到底他的腿是怎么瘸

  • 三国之烽火再起神秘信号

    “长官,我有要求。”马克痛苦的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肠胃病又犯了,带着的防护服是刚换的,我需要肠胃药。”因为在过去的短短三个小时之内,这小子曾经以不同的理由试图离开这里,月球警察自然当他又在和自己耍心眼,所以那名月球警察警惕的回答道:“你不要和我耍什么花招!在紧急状态没有解除之前,不允许任何人离开封

  • 我开启了史前时代的大门之第十章(10)

    第十章七把刀剑同时产生樱吹雪造成的效果十分惊人,在甜品店店员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下,莫白芷不得不提前带着众人离开了那家店面。最后回首时看到那淹没到脚踝部分的樱花花瓣,不由森森同情起接下来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即使已经重新回到万屋的街道上,但审神者身后的刀剑男士们还是维持着手捧饼干盒,身后飘着幸福小花

  • 良辰美景未曾负第7章在线阅读

    长发小子坐上悍马车显得很兴奋,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摸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对着电话故意把底气整得足足的,大着声音说:“喂,钻头哥啊?我已经在雨柔姐的车上了。你放一百个心好了,你安排的事情我敢不办妥么?嗯!好呐!已经妥妥的了。挂了啊……”长发小子收了电话,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这时雨柔说道:“介绍一下吧

  • 洪荒:鸿钧传人之父亲(8)

    我们三个都盯着月葵,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月葵支支吾吾的有点不好意思。这时月狐把月葵拉到一边小声的对着她说着:“姐姐,我知道你也喜欢他,我都不怕神族规定,你怕什么,虽然平时你是个爱哭鬼,但是做决定的时候可是很坚决的,这个时候犹犹豫豫的,守心哥哥会很伤心的,你也不想以后就你一个人被排除在外吧,我们虽然

  • KPL巅峰王者死亡降临

    “嬴政,你的快递!”嬴政,嬴政,不就是秦始皇吗?快递员看着帐单上的名字,顿时乐了,竟然还有人叫这个名字,一直以为这种姓只在传说中出现,却不成想竟然还真有,顿时捂着嘴笑了起来!“来了,来了”屋子里顿时响起一阵叮咚叮响的跑步声,啪,门被打开,走出来的却是一位年约二十初头的青年人,一身素白色的T恤衫,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