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美漫:剧情破坏者第6章在线阅读

2021/5/5 3:50:54 作者:污妖王之怒 来源:飞卢小说网
美漫:剧情破坏者
美漫:剧情破坏者
作者:污妖王之怒来源:飞卢小说网
“1918年,华夏出现了一个名叫“燕双鹰”的华夏队长。本该出现在一战战场的神奇女侠直到二战都不曾出现。“1943年,一枚锤子掉落在德意志,差点砸死了红骷髅。”“2010年,超级驯鹿力压钢铁侠,被评为全球最受欢迎的超级英雄。”“2013年,自佐德将军入侵地球后,地球一夜之间冒出迦勒底,假面骑士,替身使者等多个超级英雄组织……”至尊法师古一手持时间宝石,面无表情地看着赵昊:“还说不是你搞事情?”赵昊无奈地摊摊手:“惭愧,我只是恰逢其会,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而已。”PS:本书又名《身怀成龙历险记系统的我

古代的夜晚与现代不同,现代夜晚才是人们high的时候,在家能看电视打游戏,在外能唱K蹦迪,反正花样繁多。

可古代就不一样了,这里虽然也有夜市,但也就只有一个夜市。

不说陈疏允还在养伤阶段,就说她的身份也去不了某些地方,所以她能做的就是在房里看话本等程清让回来。

“想必驸马今夜不回了。”南絮见夜色已深,起身便要关上房门。

“还是再等等吧。”陈疏允假装专注地翻了一页黄纸,她其实也就表面在看话本,实际心里一直在想程清让,想他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翰林院的事太多了。

“公主……”

“嗝儿……”两人正说着呢,程清让回来了,他一手抓着门框,一脚踏进屋内,视线压得很低。

他一来,立时有股乱糟糟的酒气在空气中飘散。

“大胆!在公主面前醉成这幅模样成何体统!”南絮不悦,伸手便要将程清让推出去。

“南絮退下。”陈疏允刚喊完,程清让就这么倒在了地上,她连忙从榻上下来去扶他。

南絮拉着陈疏允的衣袖道:“公主,他身上都是酒味,让奴婢来吧,你没做过伺候人的事儿。”

“没事,你出去。”陈疏允拉过程清让的一只手放在肩上想将他扶起,谁知自己这力气完全扶不动。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南絮抿了抿嘴,低头扶起程清让往榻上走,“还是让奴婢来吧。”她重重将程清让甩在榻上,丝毫不顾忌会不会磕伤他。

陈疏允看得心疼,责怪地瞪了一眼南絮,“我会照顾人,你去休息。”

“公主……”南絮顿觉委屈,菱形的樱唇微微撅起。

“出去。”陈疏允见她委屈便放柔了语气,“我真的会照顾人,而且我想我和他之间能做对正常夫妻,你懂么?”

“啊?”南絮蹙起眉尖,不自在道:“驸马他不是,不能……”

陈疏允嗔道:“我是指相处方式,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东西,还不去休息。”

南絮闹了个大红脸,“是。”她说完赶忙退了出去。

陈疏允捋起袖子走到盥洗盆前,拿过干布巾在水里浸了浸,她养母去世前都是她在照顾,她怎么不会照顾人。

她提起裙摆在床缘边坐下。

程清让被南絮摔在榻上之后,发丝凌乱地糊在脸上,斯文俊美的面庞上醺了醉意,那点酡红正从白皙的皮肤里隐隐透出。

她推着他躺好,伸手的一瞬间有些迟疑,随后拨开了他脸上的发丝。

她低头瞧他,柔柔地抚着他眉心的折痕,一下,一下……

酒醉中的程清让不知梦到了什么,忽然一把抓住陈疏允的手,呢喃道:“莞儿……莞儿……”

陈疏允一愣,那个名字从他嘴里喊出来,她只觉心头被针扎了一下,不是很疼却无法忽视。

“莞儿别走……要走带我一起走……”他喊地低沉又含祈求之意。

陈疏允叹了口气,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她捏着布巾细细擦拭他的面庞。

他长翘的睫毛扑闪如蝶翼,高挺的鼻梁即便躺着也很可观,偏薄的唇瓣上满是酒气。

他和宋阔是长得别无二致,但他们俩不是一个类型,宋阔是那种阳光类型的大男孩。而程清让,即便没失去路菀之前也不是阳光那类型的,他是温文尔雅的君子。

她分得清他们俩,她心疼他,也喜欢他,只不过这个喜欢无关风月。

对宋阔的喜欢里她是卑微的,对程清让也一样,且这卑微里还带了深深的愧疚,那是陈疏允对程清让的,而她继承了。

她只敢擦他的脸和脖子,至于其他地方,她没那个脸皮。

她起身想去洗帕子,没想他死死拉着她的手。

陈疏允试着掰了一下他的手,这会儿他已经不叫路菀的名字了。

她在榻前的踏板上坐下,金丝华贵的裙裳散了一地,上头有玉蝶纷飞。

她的半个身子趴在床榻边缘,脑袋枕在手臂上,看向他的眸光中似有忧戚。

*

阳光映上窗纸,幽幽进入屋内,最后到了榻上。

“嗯……”程清让沉吟一声醒转,宿醉过后头昏脑涨,日光刺眼,他免不了抬手挡住。

刚一抬手,他才发觉自己正抓着一只手,一只女人的手,柔软无骨。

他下意识往边上一看,这一看便看到了陈疏允,她正趴在榻前,额前碎发轻轻飘了一下,她还在熟睡,呼吸均匀,那排像是小扇子一般的睫毛迎着日光往上翘起。

这一刻,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是什么落在了心底,模糊地被其他东西盖住了。

“……”他不由屏住呼吸,不说为人,陈疏允单说长相绝对是一等一美人,然而她的心一毒,他便什么都看不到了。

原是她的手,他说呢,怎么自己在梦境里抓住莞儿会如此真实。

他脑中想起路菀死在自己怀里的场景,随即厌恶地抽回了手。她不配,若不是她,自己也不会和莞儿生死相隔。

可惜自己杀不了她,皇上以他爹娘的性命要挟,他什么都做不了。

程清让这一动作把陈疏允给甩醒了,她睁开朦胧惺忪的眼,眸中覆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刚要动一下,“嘶……”

她的手麻了。

陈疏允抬头,谁知程清让瞧也没瞧她,他只觉自己躺在这床上恶心,他快速下榻,在衣柜里拿了件衣裳走人。

“嘭。”房门被重重关上。

短短的几个呼吸,两人没说一句话。

她看着自己被他抓了一晚的手,纤细的手腕上有道红痕,可见他抓她的力气有多大。她揉着左手,目光停滞在某一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

午休后,陈疏允与南絮走在回廊里散步,两人路过后院,陈疏允见着槐树下的秋千便起了玩心。

她喜欢荡秋千,喜欢被微风拂面的感觉。

“公主是在看秋千?”南絮顺着陈疏允的视线也看到了秋千,上次想必也是在看它。

陈疏允点点头:“嗯。”

南絮笑问:“公主想玩么?”

“想。”陈疏允侧脸,南絮比她小一岁,纵然经历多,但女孩子就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都差不多。

此时正是槐花盛开的季节,一簇簇的白色槐花在风中散着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这秋千的木板看起来很是老旧,上头还沾了一层落花。”南絮拿出帕子仔细擦了擦木板,“公主快坐,奴婢给你推。”

陈疏允提起裙摆坐上秋千,她抬手抓住麻绳,忍不住提醒道:“你推轻一些,太高我会害怕。”

“好。”南絮站在陈疏允身后,她一推,秋千荡起稍稍的弧度,并不高。

陈疏允今日穿了件轻薄的纱裙,天一般的蓝,裙摆上绣着细小的银杏叶,宽大的裙摆随着秋千荡起,在空中划过,轻灵飘逸。

她有一头及腰的长发,如绸缎一般,飘地甚是好看。

“公主,要推高一些么?”

“高一些。”她仰头,看着上方白璧无瑕的槐花不由笑了起来,好香。

南絮手中用力将陈疏允推高了些,她见她玩得开心便又推高了些。

陈疏允抓紧手中麻绳喊道:“太高了,你捉弄我!”

南絮无赖道:“方才是公主自己说要高一些,奴婢只是照做而已,公主别怕,你摔了奴婢会接住你。”

“等我下来我要你好看,别推了!”她的心都悬起来了。

“那便等公主下来再说。”南絮加大力度推着秋千,她不喜欢陈疏允整日一副怨妇样,这样才像以前的她。

“南絮!”陈疏允尖叫一声。

程清让此时刚回府,听得院子里的嬉笑声,他还以为是莞儿在荡秋千,谁知定睛一看,秋千上的那人是陈疏允。

她竟敢坐莞儿最爱的秋千。

程清让心头的怒气犹如火山喷发,炽热的岩浆顺着血液流过全身,最后汇集到了手中。

“快停住,你再推我就跳下去了!”陈疏允气道。

南絮见程清让出现立马按住秋千。

嗯?

陈疏允正要训一训南絮,然而她刚一扭头便看到了程清让,他带着满腔怒火朝她走来,她还没做出反应便被他一把扯起往前扑了过去。

“公主!”好在南絮眼疾手快上前扶住了陈疏允。“公主没事吧?”

程清让对着麻绳伸手,想碰又不敢碰,这是他十岁时为莞儿做的秋千,如今已有九个年头了,她每回来程府总会在这儿荡秋千。

他耳畔似乎还能听到她如银铃一般的笑声,“清让哥哥推高点!”

小说里并没有这一段,可陈疏允一看程清让面上的表情便明白了一切,这秋千是路菀的。

“你害死了她,现在还要来玷污她的秋千?”程清让猛然转头,狠狠地盯着陈疏允,凌厉的视线仿佛毒蛇口中的红信子。

陈疏允被他那一眼看得心头隐隐刺痛,她别过脸,“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这是……”

“闭嘴!不许你提那个名字,你不配!”

“大胆!你怎么能对公主如此说话!”南絮忍不住握住了腰间的配刀。

程清让嗤笑道:“那我该怎么对公主说话?不妨让公主自己来告诉我。”

他转过头,对上老旧的秋千,眸中漾着清晰可见的眷恋和不舍。

就在一瞬间,程清让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他快步往厨房走去。

南絮鄙夷道:“谁稀罕这破秋千,公主我们走吧,改日奴婢为你做一个秋千。”

“嗯。”陈疏允苦涩地应了一声,两人回身便对上了程清让,他手中拿正着火把。

陈疏允当即便明白他要做什么,她想上前制止却被南絮拉住,“公主别理他,他是个疯子。”

“程清让你不能这么做!”

就在陈疏允喊出声的那一刻,火焰爬上了老旧的秋千,“轰”,不过眨眼间,那块木板便从半空中掉落,燃着火,重重摔在地上。

火焰蔓延地很快,顺着绳子往上燃烧,最后将两根麻绳也烧成了灰烬。

程清让冷着脸扔下火把,默然地看着与路菀相关的记忆燃烧,最后化为灰烬,消失得一干二净。

或许他想保留一点她最后的宁静。

娶陈疏允已经是他对她的不忠,任由她侮辱她的东西,他做不到。

秋千成灰,他心里的爱淡了,恨更深了,那是他和青梅竹马的最后念想。

这一切怪谁,怪陈疏允,若不是她,他何必做到这份儿上。

陈疏允此时心里痛得很,他为什么要这么决绝,这秋千应该是他和路菀之间的牵绊。就这么烧了……

程清让离去,走地很快,颀长的背影愈发落寞。

“公主……”南絮不懂陈疏允为何爱得这般卑微,在她看来,程清让只是一个强扭的瓜,不甜,很苦。

陈疏允垂下眼帘,轻声道:“他就那么讨厌我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递方志强第2章在线阅读

    “强心和利尿的药一天早晚吃两次,平时饮食要控制油和盐的摄入,如果无故胸闷气喘必须马上到医院来。”对着修修改改的稿子,抱膝窝在亚麻色的沙发上的江小北想起了主治医师的话。她的心衰不算是最严重的阶段,但是依然需要长期服药,定期复诊。除了这些,医生还给她规定了每天的运动目标以强化她脆弱的小心脏。总之,得开始

  • 民间诡事薄在线阅读第七章

    次日。魏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安分睡了一夜,脖颈自是不习惯又不舒服,他轻轻地揉着,心下想“昨晚不知怎么就睡着了,还梦到了蓝老头,真是扫兴。”屏风另一侧,蓝湛正闭目端坐,听到这边的动静,微微睁眼,起身,绕出屏风。“你醒了。”蓝湛轻声道。“恩,蓝湛,你昨晚何时回来的……

  • 妖精的森林在线阅读第10章

    “女生留下来,其他男生可以先走了。”安宇亭说完这句话班上的男生哄笑成一团。“赶人,赶人!”安宇亭作赶鸭子状,“把东西收拾好了的给我轰出去!”教室里闹成一团,过了好一会儿,男生全部走光了,安宇亭招呼女生坐到前排来。理科班,班上只有20来个女生,安宇亭看着她们,叹了一口气:“不简单,还好你们听话,不然这

  • 倾情白月光之第九章(9)

    “但是你为何知道这件事。”成钰看着月见身上气息悠悠转变,冷冽的眼神死死抓着角落处的人,他的步子移了过去。陈清酒垂眸,气定神闲,不咸不淡地道了句:“因为,童择已经是个死人了。”月见的脸色一下惨白,她后退几步,银牙咬着,好半晌,才气若游丝道:“你说的不错,他是死了。”成钰抿唇,使劲回想今日见过的那个公子

  • 阴重楼千2无望森林

    别了战天几人,程一鸣随便找了个没怪的地方下线。玩家上线的时候有10秒钟的强制保护时间,无法攻击和被攻击,再说这里的怪都是非主动攻击的,所以他并没有担心什么。关掉登陆器,摘下游戏盔,已经是下午六点多,游戏中的时间是和现实中同步的。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程一鸣二话没说,把刘业和黄宏伟叫下线,三人直奔最近的

  • [系统]反派是个危险职业在线阅读第六章

    五、夫君执伞而立,念情为生自从那日将夫君之事告与白素贞后,白素贞便不告而别。纵然雨女已在这桥上等了夫君千年,此时却有了些千年不曾有过的孤独。雨女站在桥上,凝望远方。有些习惯白素贞的陪伴了。湖水掩息了风波,阳光收敛了颜色。雨女有些自嘲地一笑,伸手抚摸洁白的雨天娃娃。她全身上下都破旧苍凉,唯有这娃娃,纯

  • 这绝对不是篮球在线阅读第7章

    等珈百璃正要按下选项二时,安艺伦也惊叫了一声,一把抢走了游戏手柄。安艺伦也失声道:“不对不对!不对!!你想象一下身为女生的话,听到主人公抱怨的反应会怎么样?”珈百璃想了想说:“安慰他,给他力量和勇气。”在天界生活的时候,珈百璃时常扮演一个暖心的学姐,她能理解学生被罚之后就会心怀愧恨,所以这时千万不要

  • 我体内住着一个恶魔第10章在线阅读

    从符融醒来至今,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半天。屋外传来了几下敲门声。“请进!“符融说着从床上翻身下来。“小兄弟,你感觉怎么样了?“响起的正是那个年轻男子干脆的声音。符融这回仔细一看,发现这是一个浓眉大眼,面容俊朗,身材孔武,年龄在二十左右的男子。“嗯…感觉好多了…“符融冲他笑了笑然后说道,因为这个男子给他

  • [综刀剑]源赖光不是阴阳师第8章在线阅读

    现在的孙千颜,也知道自己这次也不能败要不然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不保,连千名门的地位,千名门的脸面,都让这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银发死神给毁了。黑云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在控制,而是武技在控制,虽然黑云依然清醒着,但是黑云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现在自己的元力已经接近枯竭。龙玄大陆的一名千名门的巅峰青年高手

  • 火影之阴阳师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离开?你让我上哪儿去?”听到水慕泽的声音,年轻人嬉皮笑脸的就笑了起来:“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是你的未婚夫,你和别的男人狼狈为奸,坐在一起喝咖啡,却要让我离开,呵呵,水慕泽,还没结婚就想给我戴绿帽子,你以为我王少琪是好欺负的?”年轻人的话很难听,尤其是“狼狈为奸”那四个字,深深的刺激到了水慕泽,她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