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燮和天下之交谈(下) 求鲜花 求收藏!(8)

2021/5/5 4:01:56 作者:武林一小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燮和天下
燮和天下
作者:武林一小人来源:纵横中文网
悠悠江湖谣,袅袅峰狼烟。煋阳王朝覆灭后,群雄割据,诸侯争霸。各方诸侯拉拢江湖势力,企图以江湖力量完成统一霸业。一时间风云起,苍穹变色。战乱生,饿殍遍野。楚仁秉承父志,创立燮和堂,誓要在这诡谲的乱世,为天下百姓和武人谋一方净土。

果然不出杰斯所料,一小缕火焰果然从火炉里飘了出来,最终停在了杰斯的食指指尖上。不过这个动作却是让扎克大跌眼镜!他原本又端起来的茶杯一下子被吓得又落回了桌上,幸好茶水几乎被他喝干了,不然还真可能会溅湿他的衣服!

“这这这...你是...火术士!?这怎么么可能!?”扎克长大了嘴巴,仿佛有什么东西把他卡住了一样,说话也十分结巴。

杰斯甩了甩手,把手上的火焰给甩灭了,面带微笑地摇了摇头,淡定地走到扎克面前,拍了拍扎克的肩膀道:“扎克村长先生,别激动,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是术士,只是昨晚突然发现我具有这种能力。”

扎克依旧一脸的震惊,激动道:“这...不会错的,不会错的!我记得在军队的时候,有一个火术士随手就能随手凭空变出一团火焰!”

“噢,是吗?可是扎克先生,我也不怕你笑话,刚才您所看到的就是我全部的本事了,那么,您知道我应该怎样做吗?或者说,您知道我应该如何学习,在哪里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吗?”杰斯问道。

杰斯对当日银甲男和皮甲男两人的战斗都还历历在目,皮甲男可是凭空发出了好几个火球,虽然没有伤到对方,但在杰斯现在看来,这已经很厉害了,因为自己只能够引出一小缕火焰,而且还是在靠近火堆的前提下。自己在没有经过学习,的情况下就有这样的能力,那么只要找到学习的方法,就一定能够学到像皮甲男一样抛出火球的招式,至于他自燃的招式,杰斯觉得不学也罢,失去自己的生命,对他来说就是吃了最大的亏。

“这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但是这件事很重要!我一定要抓紧时间上报给法尔斯城的城主先生!”通过扎克说话的语气就知道,扎克的心情到现在非但没有平复下来,反而更加激动,“哈哈,真没想到,咱们村子也会出现一个术士!”

“不过...村子与城镇之间的联络官昨天才走,这可怎么办呢?”紧接着,杰斯就听见扎克有些着急地说道。

扎克刚才所说的法尔斯城就是离断背村最近的一个城镇,同时断背村也受到法尔斯城的管辖。这个联络官杰斯知道,他每个月会来村子一次,村子上发生了什么大事,村长都要向他汇报,而他们断背村的联络官不仅只有记录村长所报告的事情,由于断背村实在太穷,以至于没有一家人买得起马,导致村子里的人没法主动到城里购买所需要的生活用品,所以断背村的联络官还要负责每个月从城里运送一批生活用品到这里来贩卖,所得的钱全部交到法尔斯城的金库里。这不,他前几天才到村子里来,给村子运送了不少生活用品,昨天才刚刚离开。

“没关系的村长,这件事情先不着急,,何况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不是术士,反正联络官先生下个月还会再来。但是那个...村长先生您知道我家境贫寒,无父无母,吃得了上顿找不到下顿,每日还得以捡柴为生,您看我每天的伙食问题...”杰斯人畜无害还装可怜地说道。

既然村长把这术士说得这么金贵,那么如果杰斯真的是术士,从断背村这里走出去,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个断背村的村长离升官发财还会远吗?这也算是杰斯给他带来的好处,杰斯当然要称现在,压榨压榨他,就算自己不是那个什么术士,自己也不会亏呀。

“不不不!您都已经是术士了,这吃饭当然...”说道这里,扎克一下子就停住了。

看扎克那长相就知道,虽然他平日里不贪污,不受贿,当然了这个村子本来就穷,也没什么好贪污的,更不会有人主动向他贿赂些什么,不过在经济方面,他可是把自己自己包里的东西看得相当严实。说到粮食,他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杰斯这小子是在给自己下套,圈自己包里的粮食呢。

“嘿嘿,当然您也知道,咱们村长家也没什么余粮呀。”扎克露出他那两排大黄牙齿,干笑了一声道。把刚才那毫不犹豫的爽快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村长先生,您总不愿意看见我这个未来的术士在这几天里活活饿死吧。”杰斯是吃定这个村长了,继续道:“村长先生,您看,帝国总共就这么一两千术士,这可是您刚才告诉我的,如果我真是术士,而且又是出自您所管辖的村庄,撇开其他的不说,您觉得政府会亏待您吗?黄金,美女,美酒,豪华马车,他那一样会少了你?而且,如果我真的就是术士,那么您可就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的人,这份恩情我会忘记吗?”

扎克听到这里,早就已经两眼放光了,他早就被杰斯给忽悠进去了,他觉得,现在给杰斯一些好处,如果杰斯真的是术士,那么一定就会给他带来很多好处,如果不是,他最多就是损失一些粮食,也没什么大不了。

“好好好!没问题,以后的这一个月,你每天都到我的家里来吃饭!”扎克爽快地说道。

“谢谢村长先生,您真是一位善良又负责的村长。”杰斯低了低头,微笑着说道。

“不过作为条件,你必须要答应两件事。”没等杰斯回答,扎克继续说道,“第一,我虽然不知道术士是怎样训练的,但是增强一下体魄总是不会错的,从今以后的一个月,我就让吉克护卫队长做你的训练教官,争取在这一个月内让你强壮一些。”

杰斯刚刚才占了别人的便宜,只好答应道:“好的村长先生,我听从您的安排。”

“第二件事就是,今天你对我所说的一切,我希望现在,一直到联络官的到来,都只能你知我知,决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这一点你务必要做到。”扎克严肃地说道。

“好的村长先生,请您相信我,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杰斯回答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之最强之主在线阅读第五节

    “搞钱,必须要搞钱!”霍森目中露出无奈之色,狠狠捏了一下拳头,原本他父亲的「珍珠号」上,载满了丰硕的货物,肥的流油!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全都被黑鲨海盗团伙洗劫一空,被尽数掠夺而去,别说是一枚铜海贝,现在他想在船上找一块黑麦面包,都不知道有没有!原主昏迷了数天时间,肚子早已经没有一滴油水,不幸的是,这种

  • 北方王国群星闪耀第五章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君阳看着风太像小仓鼠一样啃啃啃,萌翻了。君阳顿时有种冲动要把这个小鬼拐走,顺便好好揉捏这个小鬼一看就很软的脸。……君阳在心里默默谴责了一下自己怪阿姨的心理。“我做一个排名就知道了啊~”风太放下手中的食物,眼里闪烁星光,周围环绕的特效几乎闪瞎了君阳的狗眼。“君阳桑~你收留我好

  • 我TM暗恋一只泰迪!之东玄域震动

    全场都陷入了寂静。每个人视线定格在那名老人的身上,目目相窥,不明所以。一个人走了出来?其他人呢?那可是天青宗倾巢而出的人数,十万精英内门弟子,外加太上长老常万青,一位天人境的恐怖强者。再有诸多长老,所有人加起来,十几万的人数。然而,从那迷雾里走出来的人,就只有这么一个?“我的天,剩下的人,难道是死在

  • 异界之宇智波斑在线阅读第9章

    “征途十部九军,每一部每一军都有自己的阵法!你们每日训练、磨合,早就熟悉了彼此!而你的退却…哼”叶尘咬牙切齿。“噗”老者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惨白到了极点,体内一股死气盘旋。“你现在想还想得到饶恕!”叶尘看着老者冷声道。“我求饶恕不是为了自己!在我逃避的几百个岁月里,我彷徨、不解,我不知道我们为何要踏入

  • 锦绣未央之倾世长乐在线阅读术法与江湖

    凝视的看了看面露悲伤的秦雷,老道叹了口气:“前世的因,今生的果,秦雷,你太执着了,老道只希望你今后不会走上邪路,尽量的向阳而生向暖而行吧,若是执念太深我怕你将来会吃太多的苦。”说罢拿起茶壶替秦雷的茶杯里注满了水,秦雷微笑的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老道白天拂手就能让自己定住,抬手就能让散落的竹签飞回竹筒不

  • 女配她一心出家(重生)在线阅读第4节

    在刘心海快昏过去之时,好似听见远处的上空有一声音在呼唤:“心儿,快离开那儿,这是混浊之暴~~~”后面的话也就听不到了,头一弯,就此昏迷而去,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很快那白雾快速缩小之拳头大小,急速的朝着上空闪电般的飞去,而在雪地上的刘心海的身影和萧南生的尸身都已不见。然而见证这一切只有刘心海的师傅,当

  • 我作死的时候超帅气在线阅读第九章

    洞灵源秘境中的雪已停,天空中的云层也渐渐淡去。在一片星海湛蓝的天空下,秘境内的竹林幽深寂静,林中,只能听见夜风吹动竹叶簌簌的声音。此刻,陆野同苏青崖两人,正于林中架起了一口锅。锅中整整齐齐放着藕片、白菇、芋头、土豆等物,而一旁的两只碟子上还盛放了他们之前猎杀的土蝼肉。肥嫩相间的红白色肉片,像极了雪地

  • [石纪元]Crystal之第三章

    因为戏份已经拍完,楚北雁回了化妆间里面休息,接下来的戏份是白隐教导龙决剑法的戏份。白隐这个角色有一个巨大的反差萌点,那就是表面温柔如春风,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剑仙,武力值非常高,妥妥一个暴力狂。路言乐抱上佩剑,站到镜头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竟然闭上了眼睛。周逍看着这位一脸奶味儿的师父,已经做好了NG的准备

  • 我的城堡可以随身携带大学伊始(1)

    宸,即太阳。清太宗皇太极为自己的宠妃海兰珠取名宸妃,让她享有象征天子的太阳般的尊贵;为她的寝宫取名关雎宫,取自《诗经》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是清宁宫,更不是永福宫这类太平吉祥的名字。我想是因为宸妃遇到一个足够爱她的男子,可以为她的生而万幸,为她的死而追随。我叫林宸,母亲给

  • TFBOYS之蓝色晶石链对峙

    当沈时墨的话传开后,教室里一片哗然。女孩儿们的注意力,原本都在他的身上,忽然看见他站了起来,又主动提出和秦菲菲情景对话,实在忍不住惊愕。不少目光瞟向秦菲菲,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怀疑的。那清冷的嗓音,让秦菲菲吓了一跳。她对上沈时墨幽深暗沉的目光,小脸腾地一下红了,隐约感觉他似乎不高兴,心里不由得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