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全职高手]阿平阿平我帮你报仇!第2章在线阅读

2021/5/5 2:54:02 作者:韩策宇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职高手]阿平阿平我帮你报仇!
[全职高手]阿平阿平我帮你报仇!
作者:韩策宇来源:晋江文学城
初衷是心疼孙哲平,主线是高茵瑜的蜕变之路。回国,转型,组搭档,拆伙,再转型。她的荣耀之路称不上多么顺遂,也不是多么备受瞩目。然而只要初心不改,一切都只是成长。##完全不会写文案啊……好滴下面是正事儿。【加粗高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女主文女主文女主文,bgbgbg。并不算非常苏爽但也是比较苏爽的一篇文嗯…大致上就是一个国外荣耀圈的妹子听说闺蜜孙哲平被欺负了于是拍桌而起回国打荣耀的故事(无误)。虽然说是苏爽流不过还是会比较正经不会开很厉害的金手指也不会把别人挤得完全没活路妹子也会输……会输好几次。原

夕阳西下,蓟宁感觉来来回回绕了好几个巷子,车子晋才决定在巷子深处的一家客栈住下。店小二眯起了眼睛略带玩味还有些半疑问半肯定的语气问“二位一间房,还是”“两间”没等小二说完车子晋便脱口而出。“好哩,客官”说着店小二便从柜子里拿出了两件钥匙,“五号房 三号房 ,二位楼上请。”

车子晋回头看了一眼蓟宁把钥匙递给了她“给,三号。”“哦 好,”蓟宁拿的倒也干脆,转身便上了楼。

车子晋也实在是累极了,进了房间便睡了。蓟宁倒是睡不着了,累是真的累不过她更加担心的是。车子晋会不会在她睡着之后偷偷把她给丢下。想来想去折腾了好久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迷迷糊糊的还是去会周公了。睡的深了,便入了梦。薄薄的一层雾,一条路冷冷清清的。路的四周尽是红墙绿瓦,那墙高的让人压抑。一个身穿华服的年轻女子在路的尽头对她大喊“快过来宁儿,快过来。快跑啊宁儿快啊。”一时间蓟宁惊醒了过来,冷静下来她才发现自己的背后冒出了细细的汗。又梦到了啊,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从小到大记忆中这个梦已经越来越不清楚了,但是对于梦里不知名的恐惧倒是越发清晰了,蓟宁回忆起小的时候不只一次的问过师傅这个梦到底代表着什么,或者是否是她很小的时候的记忆。但是师傅总是含糊其辞,长大了她反而更加好奇了。曾经在她所遗忘的日子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不知不觉天也已经慢慢的亮了。

去看看他,蓟宁心里想。推开门发现果然车子晋还在睡着,蓟宁顺势坐在了塌上细细的看着他那微微皱起的眉头或许他是入了梦了吧,不过是什么梦那让他把眉头皱的那么紧。她压低身子试图看的更加仔细些,突然他翻了个身吓的蓟宁一个踉踉跄跄差一点摔倒。

看了一圈屋子蓟宁摸了摸肚子。

“好饿,我还是先去吃点东西吧”蓟宁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便下楼去了。

刚刚走下楼梯小二便迎了上来,“客官请问有什么需要”

“嗯,来三屉包子碗两碗豆浆”蓟宁冲小二递了个眼色“钱嘛,一会楼上那位客官下来给你”“快去快去,我要饿死了”“好好嘞,姑娘你且别着急”说着店小二便急匆匆的进了转角的后厨,蓟宁便就近坐了下来。楼上的车子晋醒来后,没有多想便穿上衣服下了楼。路过蓟宁房间的时候停了下来,抬起手想推开房间门。不过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便,突然放下本来已经举起的手。车子晋挠了挠头叹了口气想着自己这是怎么了,随后不自觉的便下了楼。

正吃着包子的蓟宁在拿起大碗喝豆浆的间隙刚好看到车子晋下楼,自然他那有点奇怪的小表情便也刚好被蓟宁看到。也许是没睡好吧蓟宁心里想着。便朝着车子晋喊到“快点来吃包子,”车子晋楞了一下随及便加快了脚步。“这么点了那么多?”蓟宁小心翼翼的说到,“公子,我饿了”。车子晋没有回答只是站起来对她说道“时间不早了,上楼收拾一下我们应该走了。”“啊,好好好我马上去。”说着便跑上楼。重新坐下他忍不住回想起昨夜的梦,在梦里习武的父亲一身白衣在刀光剑影里不知不觉染成了红色,母亲开始日日叮嘱他考取功名为父平冤,不过他还梦到了儿时父亲给他做的木剑,梦到那时候的母亲做的桃花酿甜甜的父亲每每尝到总是会笑。后来一切都变了,从那一天之后车子晋也变了。而这个路上平白无故遇到的姑娘就像一曙光突然的打到他身上让他措手不及,他真的不理解蓟宁的世界在她的世界里或许除了自由除了肆无忌惮什么都不值得也不需要。

但是他不一样那些时刻把他包围的虚无幻觉真的好冷。付好钱蓟宁正好下楼,下了楼的蓟宁小心翼翼的说“那个,公子我收拾好了”。“走”。车子晋不动声色的答道。

一个人走习惯了,渐渐忘记了去关心这个时节的雨究竟是什么触感。许久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蓟宁正慢慢的跟在后面。心里莫名的开始有一些温热,突然蓟宁跑了过来说道"天是有一些阴了怕不是要下雨了吧"。一会的功夫天确实阴的厉害了,

“去前面看看有什么歇脚的地方能避雨吧”。他抬头看了一眼说道。

“嗯嗯,这地方看上去也没有很偏远,前面应该有人家。”

车子晋紧了紧自己的包袱继续走着。蓟宁在路边摘了一只毛茸茸的草,欢喜的跑到他面前炫耀。正想开口突然雨点瞬间砸了下来,两个人楞了一下便跑了起来,雨实在是下的太急了,幸好前面有一个破败的庙,不过当他们赶到的时候蓟宁的淡蓝色衣服已经变得很湿了,因为是浅色衣服淋过雨之后衣服已经近乎有点透了,车子晋看到之后慌乱的回过身去,说道"那个我包袱里的衣服应该还没有很湿你如果不介意可以先换一下,给你 。"说着便顺势把衣服扔到了蓟宁怀里,听到他这么说蓟宁立马低头看了一眼,原本白皙的皮肤瞬间变的绯红,紧张的抱着衣服蹲了下来。他看到蓟宁这个举动原本冷淡的脸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也只是一瞬间。

“那个,那个。。蓟姑娘我先去亭子外面你先吧衣服换了吧。”说着便快步走了出去。外面还下着雨可他一点也没有留在亭子里意思。

她看他走进雨里,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本来想把阻止他的冲动也被打了回去。

急急忙忙换好了衣服,便朝他喊到“公子进来吧,衣服我已经换好了。”

虽然只是在外面淋了一会雨但是车子晋身上也是已经快要湿透了,蓟宁看到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一双丹凤眼来回闪着目光。双手不知放在那里好。

他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寻了一些木材,点了一堆火。来取暖。虽然是刚刚入秋但是淋了那么一场雨,还是。好冷蓟宁来回搓着手,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干些什么。车子晋从包里拿出几块干粮递给了蓟宁,之后便自顾自的考起了衣服,接过干粮之后蓟宁看了一眼他,想问什么但是还是没有开口。

雨由大渐小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进巨同人+利笠)搭档在线阅读下马威

    尽管邵兵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给这个新来的少尉一个下马威,但邵兵已经不敢做的太难看,毕竟对方不是士官、军士长。(军队的阶级分为三个,士兵、士官、军官,其中士兵绝大多数都是义务兵,军衔最高能到上等兵,退役后能得到个预备役下士的军衔。而士官则是在完成两年义务兵役后晋升,其中下士、中士各3年,上士、四级军士长各

  • 三国:我有最强光环第六章在线阅读

    半个小时后,莫东升进了姜闻星家的客厅。他瞪着眼睛打量着姜闻星,随即凑近眨了眨眼:“你是姜闻星本人吧?”说出来的话实在不是姜闻星会说的。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姜闻星换下了被雨打湿的西装,穿着一件白色的宽松卫衣和黑色运动裤,比西装革履的模样稍微平易近人了些。“看够了吗?”姜闻星问。莫东升清了清嗓子:“没有,

  • 可 乐哥尔赞大改造

    “迪迦,以及其他2个巨人吗?反正之后这两个巨人石象会被毁灭,不如给我尝试一下基因抽取!”‘怪兽是生物,那么奥特曼也是生物,试试基因抽取,不行的话也可以加入虚拟数据,创造虚拟人物进行虚拟实验。’林天想着这些石象的用处。“叮,吸收完毕,数据分析中…分析完毕,基因抽取中…抽取成功:超古代基因(力量),超古

  • 娱乐:从热巴变成我老婆开始在线阅读第十节

    兮兮的腰真细慈善晚会举行地点在瑞悦酒店,是一家超五星级的酒店。坐落在城市CBD中央,酒店所在的大厦也是该城最新的地标建筑。总之就是要多豪有多豪的那么一地儿。巨大的晚会厅里只摆了二十张桌子,每张桌子十个人。晚会厅两侧还有简易的看台,一般明星们的随行人员就会在上面候着。这二十张桌子每张桌子都坐了谁,坐的

  • 超级洪荒动物园第二章

    漫时光在山前(二)二爷爷的腿是瘸的,这是山前村的人都知道的。至于二爷爷的腿是怎么瘸的呢?有人说是当兵的时候,因为去救一个人被子弹击中而瘸的;有人说是在一个走夜路的时候被人袭击打瘸的;也有人说是因为救我二奶奶而从山崖上摔下去摔瘸的;还有人说是在外面教书谋生的时候因为得罪人被人打瘸的。到底他的腿是怎么瘸

  • 三国之烽火再起神秘信号

    “长官,我有要求。”马克痛苦的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肠胃病又犯了,带着的防护服是刚换的,我需要肠胃药。”因为在过去的短短三个小时之内,这小子曾经以不同的理由试图离开这里,月球警察自然当他又在和自己耍心眼,所以那名月球警察警惕的回答道:“你不要和我耍什么花招!在紧急状态没有解除之前,不允许任何人离开封

  • 我开启了史前时代的大门之第十章(10)

    第十章七把刀剑同时产生樱吹雪造成的效果十分惊人,在甜品店店员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下,莫白芷不得不提前带着众人离开了那家店面。最后回首时看到那淹没到脚踝部分的樱花花瓣,不由森森同情起接下来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即使已经重新回到万屋的街道上,但审神者身后的刀剑男士们还是维持着手捧饼干盒,身后飘着幸福小花

  • 良辰美景未曾负第7章在线阅读

    长发小子坐上悍马车显得很兴奋,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摸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对着电话故意把底气整得足足的,大着声音说:“喂,钻头哥啊?我已经在雨柔姐的车上了。你放一百个心好了,你安排的事情我敢不办妥么?嗯!好呐!已经妥妥的了。挂了啊……”长发小子收了电话,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这时雨柔说道:“介绍一下吧

  • 洪荒:鸿钧传人之父亲(8)

    我们三个都盯着月葵,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月葵支支吾吾的有点不好意思。这时月狐把月葵拉到一边小声的对着她说着:“姐姐,我知道你也喜欢他,我都不怕神族规定,你怕什么,虽然平时你是个爱哭鬼,但是做决定的时候可是很坚决的,这个时候犹犹豫豫的,守心哥哥会很伤心的,你也不想以后就你一个人被排除在外吧,我们虽然

  • KPL巅峰王者死亡降临

    “嬴政,你的快递!”嬴政,嬴政,不就是秦始皇吗?快递员看着帐单上的名字,顿时乐了,竟然还有人叫这个名字,一直以为这种姓只在传说中出现,却不成想竟然还真有,顿时捂着嘴笑了起来!“来了,来了”屋子里顿时响起一阵叮咚叮响的跑步声,啪,门被打开,走出来的却是一位年约二十初头的青年人,一身素白色的T恤衫,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