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全职业荣誉高手之他眼中的暗恋

2021/5/4 14:32:43 作者:一骑轻尘 来源:飞卢小说网
全职业荣誉高手
全职业荣誉高手
作者:一骑轻尘来源:飞卢小说网
带着荣誉辅助系统,洛尘穿越了!那一年,没人能想到这一届的奥运会,他竟然包揽了荣誉个人赛事近一半的金牌。荣誉第一刺客!荣誉第一战法!荣誉第一盲僧!荣誉第一枪炮!这还不止,团队赛上他的表现也是独树一帜,最有价值选手!单挑之王!守擂之星!团战杀器!记者问:“请问完成一挑五之后有什么感想?”洛尘答:“一挑五其实不算什么。我只不过是在死之前拉了五个垫背的…而已。”解说评价:“哈哈,一挑五对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加上自己他直接来了个一挑六,连自己..(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威拉德是在剧痛的拉扯中渐渐清醒的。

除了身体的疼痛外,被精神触手攻击的大脑像是生生裂开了一道口子,最是剧痛难当。他的精神图景显然也是一团糟,就连他的量子兽也因为无法维持联系而暂时地消失了。

仅仅是名二级向导,就对他造成了这样的伤害。

叹了口气,威拉德缓缓睁开眼睛,视线里一片模糊,空气中尘土的干涩味儿让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入目的是断裂的墙体和散落的杂物,碎裂一地的玻璃掺杂着被炸得七零八落的墙体。从周身这些废墟来看,起码有三层楼都受到了波及。

不知道修那个倒霉鬼被炸到了哪里。

虽然中了精神攻击,动弹不得。但幸运的是自己摔到了角落里,堪堪被压在尚未坍塌的墙缝中。

刚想试着动动身体,威拉德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低头一看,历经诸多风风雨雨的中年上尉吓了一大跳。

他的怀里,抱着个人。

是的,没错。是他紧紧抱着对方,几乎用身体裹住了对方瘦弱的身子。他的双臂甚至此刻还牢牢环在对方的细腰上,一条腿横跨过去将人死死锁住。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完全没有这个小脑袋儿对着自己下巴的人是谁,又或者自己是如何大义凛然地将人抱进怀里的记忆。

难道他的精神图景受损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已经开始失忆了吗?

威拉德默不作声地收回腿,一手护着怀里的人,一手推开落在两人身上的碎石和杂物,将他们周围扩充出足够安全的空间后,威拉德甩着粘了一头灰的长发坐了起来。

这时,他才开始仔细审视被他抱在怀里的人。

黑色的发丝柔软地贴在小巧的脸颊上,然而,还没等威拉德看仔细,眼前忽然一阵恍惚,一个画面突然浮现在脑海。

不见天日的幽暗废墟里,他浑身是伤地坐在地上,几乎濒死,怀里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奶娃娃。

又是这种感觉,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地狂起来,咚咚咚地声响震荡着沸腾的血液。

威拉德闭上眼睛,等待着精神的躁动平息下来。

怎么回事,难道真是老了,他的精神波动会不会太过频繁了些?

许久,额际的青筋消失,紧绷的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威拉德重新睁开眼睛。

他扩张的瞳孔有些对不上焦距,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却能感受到巴伦在精神图景里躁动不安。

嘴边溢出一抹苦涩,如果这种情况再这样频发地发生,也许他该听从叔叔的建议,试着找一个向导为自己梳理精神图景,毕竟,他还不能死。

等到波动终于平息下来,威拉德才重新开始打量着仍旧昏迷的人。

从身形上判断这人大概还是个孩子,威拉德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拨开了挡住半张脸的柔软黑发。

墨绿的头发从威拉德额角滑落,挡住了他低垂的眉角,却挡不住深沉灼灼的视线。

这是一张略显苍白的小脸,眉清目秀,挺直的鼻子下唇紧紧抿着,长而微卷的睫毛微微颤抖,像是受了惊的蝶羽。

吸引威拉德视线的,是罗伊嘴角那颗淡色的痣,不知为什么,威拉德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回过神来,威拉德又仔细地查看了少年是否受了伤,他不禁皱眉:

明明看起来是个少年,怎么穿着地下雇工的蓝色制服?说起来,他是怎么出现在自己身边的?

威拉德将罗伊胸口的胸牌翻转过来,在底部找到一个米粒大小的凸起按了下去。胸牌上立即弹出一个小型的全息影像,写着胸牌佩戴者的简单信息。

【罗伊,十八岁,来自圣玛利奥特星,孤儿,入职第12天,位置地下三层。】

十八岁?开什么玩笑?

威拉德冷哼一声,人事采编部门现在都是闭着眼睛做事吗?

再看这个叫做罗伊的孩子,瘦骨伶仃的,看起来倒不像是会做坏事的样子。

不知他是怎么从地下三层上到35层的。

他对这个孩子没什么记忆,倒是隐约察觉出来,在那个二级向导攻击自己精神图景的时候,有个人扑倒他身上。

当时,他以为是修,没想到却是这个孩子。

看起来也没个几两肉的男孩,到底是哪里生出那么大的胆量的?明明是个普通人,却敢为了他出头吗?

所以,自己才会在失去意识后,在坍塌发生的瞬间,下意识地护住这个孩子吗?

威拉德自己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睛里闪动着盎然的光彩。

发了一会儿呆后,威拉德才开始准备着手自救了。大厦的中枢系统大概是受到了严重的损坏,他的通讯器和光脑都无法连接到主机。

他和这个叫罗伊的孩子被死死困在墙体之下,可奇怪的是,居然没听到一丝警报或者救援的声音。

这实在有点奇怪。

拓展出一个狭窄的空间后,正要将罗伊安放在墙边的威拉德,松开手的瞬间,一直隐藏在罗伊颈间的挂饰突然从衣服里滑落出来,引起了威拉德的注意。

那是个三角形的吊坠,三个尖角处都有一个箭头形的隆起,薄薄的金属片中央镂刻着一朵绽放的九瓣花,每个花瓣边缘,点缀的结点和条纹都不同,打眼一看,倒是很别致。

然而,半蹲在罗伊身前的威拉德看见这个挂饰,却猛地瞪大眼,浑身都僵硬了起来。

仿佛要用目光把银白的挂坠瞪成红色,许久威拉德缓缓伸出手,轻轻地将挂饰从罗伊的衣服上挑起,凑到眼前。

没错,九瓣玉兰花,是他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花,据说是古地球上一种有名的花卉,他的母亲从图鉴上第一眼看到后,就喜欢上了。于是他的父亲亲手打造了这个坠饰,送了他的母亲作为结婚十周年的礼物。

十五年前的那天,他的母亲在飞船离港前一刻,将这个吊坠递到他手里,并调侃他说,如果有喜欢的人,却不知道如何搭讪,就把这个吊坠送给人家。

那时的他,并不知道那是他见到父母的最后一面,只憨笑着给了母亲一个拥抱。

十年前,他复仇未果,欢乐谷事件,他和一个幼童被困在地底。

当时,他受重伤又遭遇狂化,但在废墟中醒来后却惊奇地发现,伤到重创的自己居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没有因为狂化而死,也没有因为狂化而失手杀死和他一起遭难的男童。

被困在一起的三天,他将因为高烧昏迷又害怕得瑟瑟发抖的男童抱在怀里的感觉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时他以为自己活不成了,便将母亲的项链挂在了那个男童身上。那时他只是想,自己就算命没了,但那个孩子还能活下去。

看着整个宇宙只此一件的饰品,威拉德不敢置信地半张着嘴巴。当年他还曾在事情结束后找过这个孩子,但却没有任何的消息,想不到时隔十年之久,居然还会遇到那个孩子。

竟然还是在废墟中的再次相逢。

指腹在那吊坠上轻轻地摩挲了许久,哭笑不得的威拉德将吊坠重新塞进了少年的衣领里。

他将这个叫罗伊的男孩歪向一边的脑袋稍稍扶正,然后终于认清了三个事实:

一是这个男孩显然没有十八岁,从当年的样子来推测,现在的年纪大概也就十五六岁左右。二是单从他和罗伊相遇的时机以及地点来看,他真不能肯定这孩子到底是他的福星还是祸星。至于三……奶奶的,那帮小兔崽子是不是皮紧了,怎么还不来救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姐弟恋花妖皇的心魔天眼

    纪天侥身形紧绷,如同紧绷的琴弦,看了看四周,除了一望无际的黑暗以外什么都没有。突然一股拳劲落在了纪天侥的身上,他如同紧绷的琴弦断了开来,弹出了三丈远,扎了个猛子。纪天侥躺在地上,迅速冷静了下来,他似乎听到了黑暗中的某种声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所有的一切似乎又都回来了,有风、有山、有水,还有一个躲在黑

  • 带着系统闯天龙之一场奇遇

    福安郡主失踪了,这是故事的开始。时值初秋,早晚时候已经有些冷了,但晌午时分却仍旧叫人觉得燥热,好像盛夏的余温还没有过去似的。这样冷热交替的时节,最容易感染风寒,守夜的两个婢女被嬷嬷嘱咐过,说郡主睡觉不老实,爱踢被子,晚上守夜别睡死了,隔三差五的进去瞧瞧。两个婢女恭敬的应了,也按照吩咐不时进去看看,临

  • 刹那古今在线阅读第十章

    当时因为杨虹慌张的反应,白米记下了那件事,但是也没有多想。现在想来,那些微肿的红痕也有些奇怪,不像是挠的,更像是打的。再加上提到她的丈夫时她那不自然的表情,以及她不顾形象不加收敛的对向原的感情表达,这一切联系起来,展示出的就是:杨虹可能是因为长期遭受家暴或者别的事情,过得并不像人们所知的那么幸福,反

  • 穿成豪门反派的枯燥日子在线阅读第九章

    ………………………………………………………………………………“那这个牌子上要写什么?”小石站在坟前,看着隆起的黄土,“我来吧。”便又将剑幻化出来,刚要落剑的时候,又停了。看着立在一旁四处张望又心神不定的多捉。“你来。”“我?”多捉指了指自己。“可………………可我不会写字啊!”“我教你便好了,我在地上

  • 玄幻之万界最强系统在线阅读第9节

    天台的门被打开,露出了黑主优姬的脸。她一眼就看到栏杆边的瘦弱背影,风将她的长发吹起又落下,她独自伫立,似乎站成了雕塑般。黑主优姬走过去,试探性地开口:“玖兰同学,结衣说,你找我有事?”亚纪子没有回头,语气如常:“我来就是想问问,黑主你……打算把你自己献给绯樱闲又或者是……哥哥的尸首?”黑主优姬脚步一

  • 末世求生之进化者在线阅读第三节

    凡妮莎的家族的前身本是卡佩家族的一个分支,而到卡佩王朝覆灭后,这一分支并没有衰弱,反而开启了更长久的辉煌时代。卡特家族也是在法国巫师界几世纪前就存在了的贵族家族,当时的贵族有很多,可延续到今天的也不过零零星星的几个,其他大多都没落了。而卡特家族算是其中最为古老也是最为强大的一个了,只不过从二十世纪初

  • 成为恶毒总裁的白月光[穿书]在线阅读第十节

    厅中坐的三长老楚天庆,五长老楚天霖和六长老楚天佑。族长楚天阔坐在了主位之上,眼角眉稍,带着一股淡淡的倦意。看着大步走入厅中的楚天青,问道:“老四,事情办完了,怎么样了?”楚天青就把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下,只是隐瞒了楚璃的灵根,及楚明轩伤势。只说是要炼制一种七品丹药,因缺少一味主药,两个人出去寻找了,

  • 星际重生之不一样的活法第10章在线阅读

    巨大的石碑拔地而起,虚空星辰散开,石碑直冲天际,接着缓缓旋转往下,逐渐变小,最后化为一柄剑,长三尺七。悬浮在楚寒身前。“这是?战天剑!”夜尊震惊,他当年也通关了,但也没有得到战天剑,随即,他想到了什么,震惊地的对楚寒说:“你走通了理论中的那一步?”楚寒点头:“是的。”夜尊目光灼灼,看向战天剑。剑灵看

  • 本公子只想读书而已在线阅读第一节

    龙欢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不得不说她家还是很豪华的,在上海的别墅区里。面积自然不必说,装修更是精美。进了门,爸妈正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正为剧情掰扯不休。她素知父亲能说会道,母亲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但是只要在面前跟他刷无赖,他也就没有办法了。一见到龙欢进门,两个人不谋而合的板起了脸。她父亲龙辉略带讥讽的

  • 我生了反派的儿子在线阅读第八节

    选手准备室内。风朔静立于此,静静地望着准备室外头正打的热火朝天的赛场,面无表情。小灵泷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晃动着肉嘟嘟的小短腿,手里攥着一根冰糖葫芦吃的津津有味,应当是方才赶回来的路上风朔给她买的。雷炎与陈叶站在风朔背后,抬头望着天花板,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外头正在举行的是一场名为比武切磋的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