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嫁给穿毛领子的男人之后保护

2021/5/4 14:30:57 作者:村口王师傅 来源:晋江文学城
嫁给穿毛领子的男人之后
嫁给穿毛领子的男人之后
作者:村口王师傅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27号入V~届时万更掉落,会发些小红包呀。拜托啦!喜欢的话点个收藏吧!】文案:今天,我结婚了。嫁给了大我十岁,爱自称“老夫”的丈夫。于是我立志做一位贤妻良母,将相夫教子作为人生目标。最后,我从火影夫人变成了火影。我:……欸?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食用须知#*关于二代目,老干部与小白兔的故事*#女主前期是个可爱软妹,真~小天使,后期变强,成长流#原著属于作者,OOC属于我,私设多如狗*综的暂定有:忍者,柱灭之刃,战国犬妖,一人一刀的番队,银发独眼捕虫师,打鬼神的残疾人大哥,万年运动装的付丧

《爱情骗子徐仁宇》第4章

13

没跑成。

仓库有陆东植,店面有店长。

堂堂一个金融集团理事,在接下来的4个小时,竟然真的不是在收银台结账就是在货架上整理货品。

累到不想说话。

刚开始他还有精力对着顾客露出纯洁无害的微笑,迷得人脸红心跳,说“一共XXXX元,这是单据,请您拿好,欢迎下次光临”。

到最后直接面无表情,双肩低垂,变成有气无力的“XXXX元”。

到9点了,换班的人到了。陆东植帮他解下围裙,揉了一会肩膀,他都没有拒绝,整个人随着陆东植揉动的力道摇来晃去。

恨不得这里刚好有张床,马上倒下去睡。

“给。”陆东植递给他一个塑料包装袋。

“什么东西?”他疑惑地接过来,展开口袋一看,是好几个菠萝包和三角饭团。

“刚过期的,店长说可以吃。”

徐仁宇眨了眨眼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从没想过有一天“过期食品”四个字会跟他扯上关系。

怕被教训,用尽所有涵养才把将要脱口而出的粗话变成“你吃吧,我不饿。”

陆东植看他脸色就知道怎么回事,把袋子拎回来,空余的一只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薄薄一叠纸币,甩了甩:“今天我发工资了,等会儿请你吃烤肉吧。”

“我不饿。”徐仁宇不为所动,只想休息。

“你不饿我饿。走吧。”陆东植把钱塞回口袋,不由分说拉着他手腕就出了店门。

徐仁宇累得连反抗都不想了,随他拉着,走进了附近的一条巷子,这个点儿正是人们宴饮正酣之时,两边的那些店门上,各色灯箱闪闪烁烁。从路边的每家店的玻璃看进去,围着一张张桌子的男男女女都在谈笑风生,交杯换盏。

巷子有点窄,排水也不好,陆东植拉着他在小水坑之间跳跃,头顶的卷发随之弹跳不已。

跟着他俩跳的还有徐仁宇帽子上的几个毛球。

被毛球打了好几次脸的徐仁宇:“......”烦死了。

14

酒足饭饱。陆东植去前台结账了,累得不想动、一直被投喂的徐仁宇双手放在桌下揉着酸痛的小腿。

今天站了几个小时,一定水肿了。

脚也疼。不会起水泡吧?

我为什么要受这种罪!他狠狠地瞪陆东植的背,想把这家伙千刀万剐。然而他却发现,周围瞪着陆东植的不止他一个。

斜对角的那一桌五个男人,他们的视线也放在陆东植的背上。

等陆东植结完账转过身来把余钱放口袋里,徐仁宇才确定,他们看的是陆东植的钱。

十有□□是想抢钱。

如果,陆东植被团团围住,那我是不是可以趁机逃脱?徐仁宇想得眼睛发亮。

“走吧。回去给你看看脚。”陆东植拎起了桌上那袋过期食品。

“嗯。”他装作无意间瞄了一眼,那五个男人勾肩搭背地从饭桌前起身了。

陆东植重新拉着他一步一跳越过那些水坑出了巷子口。

也许是街灯昏暗,也许是怕徐仁宇跑了,接下来的路上他没有再松手。

所以在另一条巷子里被那五人前后堵住的时候,徐仁宇也在包围圈里。包围圈一收缩,他就只能和陆东植往一面墙边退。

徐仁宇:“......”

“把钱交出来。”其中一个大约是头目,身高一米九往上,还肥胖,杵在那里跟座山没两样。

陆东植早就挡在了徐仁宇前面,听到这句话,立马从口袋里把钱全掏出来,拿在手上。也许还是舍不得,没有直接递过去。

头目一把抢过来,拇指食指沾了沾口水开始数钱,下巴朝徐仁宇抬了抬:“你,钱交出来。”

还不等徐仁宇开口,陆东植就说话了:“他今天第一天上班,还没发工资呢。”

头目冷哼一声:“搜。”

“是真的没有。”陆东植赔笑着,用小臂挡住来人往徐仁宇身上伸过去的手,架开。

头目朝那个被挡住的手下道:“没吃饭呐!”

那手下浑身一抖,便伸手使劲一推陆东植胸口。

没推动。

再推。

还是没推动。

“嘿,”那头目冷笑一声,“找死。”他把钱往身后手下的怀里一塞,把两次试图推动陆东植的手下往边儿上一拨,顿时把人拨得原地打了个转,让开了路。

五指合拢后,砂锅那么大的拳头就向陆东植的脸挥了过去。

在他的想象中,这一拳头过去,陆东植的牙都得飞出几颗来,整个人得离地打横倒向一米外。

徐仁宇也是这么想的。就等着陆东植被打趴下,最好昏迷,方便他跑路。

谁知陆东植迅速下蹲,矮身躲过那一拳后,双脚一蹬,跃起半米高,落地之前,伸出双手十指合拢,掌心弯曲,带起一阵风朝头目两边耳朵“抱”了过去。

等他双脚落地,收回双手,那头目早已瞪大着眼睛,喷出两管鼻血,小山一样的身体失去平衡往后倒去。

“砰!”

“哥!”剩下四个人立即朝头目围了过去。

“跑啊!”陆东植拉起徐仁宇,这回拉的不是手腕,是整个手掌。

“哥还有气,好像只是晕倒了。我带他去医院!”

“你们快追!别让那两个家伙跑了!”

15

天上又开始下雨了,时而伴随着照亮夜空的闪电,雷声轰轰。

慌不择路的两个人还是被身为地头蛇的三个混混追上了。

巷子里的人,不管是逃跑的还是追击的,都在“呼呲呼呲”大喘气。

“好,好家伙,你们可、真她妈能跑!”其中一个混混站直身体,从怀里掏出一把砍刀,指向徐仁宇和陆东植。

陆东植仍然站在徐仁宇身前,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我们身上是真的没钱了。”

另一个混混从后腰摸出一截前端削尖的细钢管,朝地上吐了口口水:“现在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

第三个没带利器,从墙角捡了块砖头,拿在手里掂量。

陆东植松开徐仁宇的手,开始脱自己的大衣:“西植xi,我会拖住他们,你找机会跑。”

“我不叫西植。”徐仁宇被冰冷的雨水淋得嘴唇发白。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陆东植把大衣往地上一扔,又快速脱掉了卫衣,将其缠绕在右臂和手腕上。

徐仁宇不说。

“小气的小骗子。”话音未落,陆东植就朝那个拿着板砖的混混冲了过去。

这一夜,徐仁宇的心跳速度达到了历史最高。

他没有跑,这让□□乏术的陆东植有点气急败坏。

他就站在原地看着陆东植在三个人的围攻下闪转腾挪。

没有一个人可以突破陆东植的防守来到他面前。

没有。

在这暗巷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来的闪电是唯一的光源。

只有在那个时候,他才能看清陆东植的动作。

陆东植用缠了卫衣的右臂挡住了混混的板砖,然后一掌劈在对方喉结上,也许发出了一声“咯嚓”,也许没有,打雷了,徐仁宇辨不清晰,只见板砖落地,那人在黑暗中双手捂住脖子跪倒。

黑暗中,有利器划破织物的声音,然后徐仁宇闻见了血腥气。他双眼更亮,往他们的所在走了两步。

又是一片亮光闪现,混混挥舞着的砍刀被陆东植从地上捡起的大衣裹住。

重返黑暗的一瞬间,徐仁宇看见陆东植拉着混混到了墙角,磕着墙反向折断了对方的胳膊。

混混开始哀嚎。

他的肾上腺素加速分泌,使得他再次迈步靠近“战场”。

这次隔了很久没有闪电出现。他只听见了大约是钢管落地的声音。

等天空再次亮起,陆东植已经站到了他面前,离他不到两米远的地方,有个混混正闷哼着试图把插进脚掌的钢管□□。

“不是叫你跑吗,吓傻了?”陆东植朝他的脸伸出了手,用大拇指抹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溅到他脸上的几滴血。

他没有躲。

面前的人非常狼狈,全身湿透,上身仅剩的米色保暖内衣被划破了好几道口子,有的在前胸,有的在臂膀,血液正从里面源源不断地渗出,很快浸湿一大片。

明明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却还是对他温和的笑着。

“你笑什么?”他问。

“因为你在笑啊。头一次见你笑。”

徐仁宇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确实是往上提的。

16

旅馆二楼,洗漱完毕的徐仁宇自告奋勇要替陆东植敷药和包扎伤口。

刚开始很感动的陆东植在差点儿痛死之后还是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床头柜上的盘子里摆满了易吸收缝线、盐水瓶、酒精瓶、棉签、纱布等。坐在床边椅子上的徐仁宇插着吹风机吹头发,看着陆东植自如取用,只到最后包裹纱布时才让他帮了个忙。

结束的时候,陆东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背往后一倒,靠上叠起来的两个枕头。

“打倒头目的那一招叫什么?”徐仁宇问。

陆东植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睛,说:“从一个中国人那里学来的,听说是流传已久的,叫什么‘双风贯耳\'。只要被击中,重则影响脑神经或失聪,轻则七孔流血、晕厥,不要轻易对人使用。”

徐仁宇又问:“包住砍刀的那招呢?”

“大概算空手夺白刃的一种?”陆东植怕他化身为十万个为什么,反问道:“你腿不酸脚不疼了?”

被他一提醒,兴奋过头的徐仁宇才觉得腿脚恢复了知觉。

当把脚下那双平时不穿,仅用来伪装的运动鞋和袜子脱下来之后,他才看到了脚底的惨状。

陆东植也看到了。细长白嫩的脚,底下皮薄得可以看见细细的血管,一边各长了几个水泡。

可怜。

“我去给你打温水,你先泡泡脚,等会儿我给你挑破。”

等他端着不知道从哪里借来的盆回来,就听徐仁宇对他说:“你教我吧。”

陆东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如果你规规矩矩做人,我就教你。”

徐仁宇又不说话了。

泡完脚,挑完水泡,陆东植一抬头,小骗子都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睫毛特别长,脸颊肉挤在椅背上,嘴唇也随之鼓起,看起来年纪更小了。

他擦干净对方的脚后试着把人抱到床上去,没想到还挺沉,没抱动,只好把椅子拖到床边,再把人轻轻推倒在床上。

小骗子一沾床就自动拱进了被子里。他看得一乐。看来是真的累了。

然后有点感概,我也很久没有笑过了。

收拾好残局,陆东植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找出了日记本和笔,开始记录今天发生的事。

【2011年X月X日,雷阵雨。妈妈,今天是您的忌日,我去看您了。我要跟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在今天,也许是您在保佑和指引我,我遇到了我的天菜。哦,您可能不知道天菜是什么意思。这里是指,我遇到了一个喜欢的人,嗯,或许是很喜欢,就是他可能年纪有点小。】

【他简直长在了我的审美上。在看到他脸的那一刻,即使知道他不怀好意,人也跟善良沾不上什么边,我也喜欢上了。我从来没意识到自己是这么肤浅的人。】

【我没跟任何人透露过我喜欢男人的事,在他之前,我甚至没有遇到过有好感的男人,我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男人。】

【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我连试探都不敢,只敢借机牵他的手,但连牵手的机会也不是常有的。】

【我想多多的和他待在一起。】

【这算是暗恋吗?】

【我今天保护了他,他看着我的眼睛发光。特别的漂亮。】

......

17

半夜,徐仁宇睁开了双眼。

他能感觉到背后的人的体温,于是小心翼翼地挪动身体,渐渐远离,转过身来,就看见了跟他盖着同一张被子的人。

面带笑容,像是在做什么好梦的陆东植。

他感到一阵别扭,轻手轻脚地起身穿上拖鞋离开了卧室。

他打开衣柜,翻出了大书包里的那张塑料卡,离开了陆东植的房间。

这个时间,走廊上空无一人。他很顺利地来到自己订的房间门口,故技重施打开了门,闪身而入。

一进门就直冲卧室大床扑去。

白天我把车钥匙扔到床上哪里了?他掀起被子使劲儿抖。

“你在找什么?”

“是这个吗?”

“小骗子。”

徐仁宇浑身一抖,着实被这几句话吓得不轻,他转过身来,就看到了正站在门口的陆东植。

陆东植举着双手,左手两指夹着一张塑料卡,右手拎着带环的车钥匙。

我的车钥匙!徐仁宇瞪大了双眼。

TBC.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通神手机之章 缘起缘落

    黑衣人视角:今天是跟完颜少爷出来的第二天,我们四人因为完颜家主的吩咐而跟着少爷的。当然,我们四人都是虚境六重天,中后期各两人,与完颜少爷只是差一个小境界,完颜少爷可是七重天的高手。因此我觉得我们这阵营是非常强大的,而我和我的另外三个挚友被青城的人称为“青城F四”。所以,我们每天都是傲气的活着,脸上洋

  • [网王]秋叶静美的细水长流在线阅读第3章

    埃及的沙漠,总是这么的变化多端。至于欧康诺本人真是最近运气走到背啊,虽然沙漠没有抹去他坚定的意志,但唯独对自己扛在肩头的女孩而感到无可奈何。为毛啊!面前明明是这种随时可能丢掉性命的情况,这个女孩居然也能呼呼大睡,真是的。入夜后的沙漠特别危险,同样也格外的寒冷。欧康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让他们躲避风沙

  • 武侠之我不是大侠在线阅读黑色浪花

    此后的几天,金胖子和许玲黄嫣二人时不时的会来找张凡玩耍,有时就在张凡家的店里,有时则是去城外郊游。对此张穆夫妇是乐见其成,自己儿子这段时间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起来,而且说不定还能直接带个媳妇回家。不过玩归玩,修炼方面也不能停,这段时间张凡对于修炼也是丝毫没放下,他有感觉,自己体内穴窍的秘密就在这段时间

  • 圣剑墟在线阅读第四章

    发觉刚才还被自己痛扁了一顿的对象现在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时,佐助有种刚做完坏事就被人抓了包的微妙感觉。但一想到这里是自己的梦,他又立刻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宁宁,你跑到我梦里来干嘛啊?”宁宁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反问道:“难道我不能来么?”宁宁抛来的问题让佐助一下子愣住了。虽然感觉自己的梦应该就是属于自己的

  • 我便是神第10章在线阅读

    一天天过去了,国庆节已经来到了,我祝大家国庆节快乐,我家要买电脑了,可以不去网吧也可以玩cf了,这几天我心情不好,所以没有更新,希望大家别见怪,好了,长话短说,开工了……我渐渐有了意识,眼前一片漆黑,我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我正坐在电脑屏幕前,电脑屏幕上映着“恭喜通关”这四个字,我关掉了电脑,伸了伸懒腰

  • 从吞噬到屠神第四章在线阅读

    大蛇丸的眼神彻底的冷了下来,看向宇智波玄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原著中,因为宇智波鼬的原因,他对宇智波一族到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意。不过现在,看着宇智波玄的嘴脸,算是对宇智波一族的自大有了充足的认知。“好,放学后,训练场!”“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后悔!”“后悔?”宇智波玄坐下,看都不看大蛇丸。在他看来,大蛇丸

  • 重生之武圣在线阅读第七章

    在蓝星号舰内,走下运输机的罗小开等人立即见到了等候她们的和平号舰长兼defender部队总司令梁梦华大将(15岁)和蓝星号舰长兼defender部队副司令列夫·加里宁·勒凡达雅上将(13岁,俄罗斯人),为什么有“大将”,因为她们的军衔是俄罗斯军衔。两人立即接见了罗小开和VAN并带他们参观两艘战舰。罗

  • 剑道至尊在线阅读一件货物而已

    A市。一场万众瞩目的世纪婚礼正在举行。上万只蜡烛营造出万千点星光,映衬着白色玫瑰汇就的花道瑰丽无比。宾客们言笑晏晏,一束束或是祝福,或是仰慕,或是艳羡,或是嫉妒的炽热眼神都直直投向大厅中央的那对璧人。在主持人抑扬顿挫的赞美声中,新郎冷明轩却丝毫不带喜悦之情,看都不看身边的新娘一眼,平时儒雅温和的俊脸

  • 补天石头传在线阅读身世之谜一

    青牛峰巅,绿树掩映之中,整齐的房屋和宽阔的田野交错陈杂,整个山巅的建筑,顺乎自然,因地制宜,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显得浑然一体。偶尔间犬吠蛙鸣,山歌袅袅,好一派生机景象!老者悠闲自在的在前面走着,偶尔会驻足和田间劳作的人们热情招呼,平易平常。这里的人淳朴自然,不问世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什么顾及,

  • 布衣仙君在线阅读第七章

    “嘶嘶…”好久没有认真休息一次了,在妖兽圣林里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时刻准备着搏杀,之后秘境里天天修炼,倒是在这个小院子里挺舒服的。院子里几棵梨花树开的正好,懒洋洋的游上树枝,享受一把许久没有的惬意。“孽子,真是孽子”“今天你说是不说到底把东西藏那了,要是不说你就给我跪到外面去,还当真是反了天了”,“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