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战神在都市在线阅读第9章

2021/5/4 15:29:41 作者:永源 来源:3G小说网
战神在都市
战神在都市
作者:永源来源:3G小说网
本来应该是最强门派大少爷的叶宇,流落于世俗之中,为的只是让他在世俗之中历练,让他应对即将到来的天劫。那天劫又是什么?毫不知情的他,正过着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上学,泡妞,打豆豆,但身份不平凡的他,注定未来生活不平凡。要不然以后怎么建后宫?本书有点纯,有点暧昧,还有那么一丝丝邪恶!请关注战神在都市!

沈蜚英疲于搅扰,对赵秋衡道:“师弟,你先走吧,至于陈坏……我会和宗主说明情况。”

赵秋衡拎着剑,仿佛是在担忧他二人一样,依依不舍的走了。

兰漱两只眼睛瞪得快要凸了出来,一口咬在沈蜚英的肩上,怒道:“杀千刀的你,真是没用,我怎么会和你这么没用的人认识!”

沈蜚英没来由的生气起来,一把将他推倒在桌上,凶恶道:“你住嘴,在你心中就属赵秋衡好了是吗,那你以后想要看秘戏图什么的别来找我,也没想让我帮你!”

兰漱表情凝固住,道:“?”

“帮我什么?”

沈蜚英耳根子红了个透,烫金的衣领扯开了三分之一,皮肤滚烫的鲜艳欲滴,闷闷不乐的说:“你自己知道就好。”

兰漱道:“可是我不知道啊。”

沈蜚英瞪了他一眼,骂了声“负心汉”,便跑走了。

兰漱瞬间觉得全身不适。

夜深了,宗内零零散散的些仆人在点卯。兰漱却彻底没了睡意,他本想是和赵秋衡快些解释清楚,将这可怜的任务完成,再回到现代,可怎么也没想到真真是件苦差事,竟令他一筹莫展。

苦的他脑门眩晕起来,找了块干净些的地方坐了下来,唉声叹气好一会儿。转念一想,能够被交予这项任务,可见他是不同的,他应该为此感到高兴,终于证明了自己不是凡夫俗子,而非在此抱怨。

人这一生追求的总不过“特殊”二字,他岂非是已经实现。

寥寥片刻,他便想通了,站起来拍了拍双手,朝着赵秋衡的琥珀斋去。

前思后想下来,他还是觉得和赵秋衡的关系需要更加亲密。

他得让他知道,现在的李兰漱全无恶意,是个实打实的好青年。他完全可以信任,无须再防。

他刚走了两步,便被李淮誉手下的侍卫挡住了去路,侍卫疑惑的看着他,道:“九少爷,宗内犯夜者严惩不贷,您怎么……”

兰漱并不想将事情闹大,何况他向来是个没有耐心的人,夜访赵秋衡是谁也拦不住的,也只能委屈这几个人了。

他道:“你们看得见我吗?”

一个侍卫直爽些,点头道:“可以,而且今夜九少爷好像更好看了……”

他也是听说九少爷最近喜欢别人夸他,便存了个讨赏的心,可显然他有些倒霉。

兰漱听完后不但没觉得高兴,竟是多了十分的落寞。

他沉着脸道:“我练习了一个功法,叫‘谁都看不见我’,我殿内的侍娥都哄我说我炼的很好了,我也以为……”

潸然泪下:“怪我,怪我如此的单纯,竟那么轻易的信了她们。”

又是慷慨凛然的将双手伸了出来:“行了,你们带我去惩罚吧,我不会怪你们的,更不会克扣你们的月俸,也不会暗地里使绊子,我这么单纯善良,我就是个傻白甜,我什么也不懂。”

侍卫们:“……”

未出声的两个人立刻领略深意,两眼一遮,便道:“这儿没人吧,你看到了吗?”

另一个道:“没有,什么人也没有,咱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可是九少爷在这儿……”

那两人连打带托的将人弄走了。

兰漱狰狞着笑了一声,抹了抹唇角,阴恻恻的道:“想跟我斗?门儿都没有!”

他高高兴兴的到了琥珀斋,将备好的礼品掏出来,仔细看了一遍,见没什么损坏才放下心来。

斋中早熄了灯,兰漱凭着记忆找到赵秋衡的房间,轻轻把门推开。

一碗纱灯浮在笼塌上,纱幔左右摇晃,如同起舞的妖精,灯火忽明忽暗。床上的赵秋衡一只手枕在脑后,一道光影从眉眼斜映到脖颈处,随着呼吸而动的脉搏隐隐透着野性。

兰漱叹了口气。

也不知散心宗的人是如何将赵秋衡当成傻子,他何止精明啊。

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拉过来一件披风盖在赵秋衡身上,将人摇醒。

“衡儿?”

“醒醒。”

赵秋衡近日有些失眠,好不容易睡下来,却被他无情吵醒,难免有些暴躁,紧紧皱着眉,翻身起来:“谁?”

兰漱眨了眨眼,道:“我,魅力无双的九少爷。”

赵秋衡:“……”

他立即翻下床来,语气中透着疑惑:“九少爷?”

兰漱拉住他的手,携着他坐下来,将怀中的东西送到他手中,道:“师弟啊,你别见外,我来就是想和你认认真真谈谈,并没有别的意思。这些天我也算是看出来了,你总是有点怕我,但你其实没必要怕我,我真的很温柔,也很善良,我是来救你的。”

一堆话说出来,赵秋衡已有些傻眼,愣着没动。

兰漱将东西塞进他手中。

赵秋衡感觉到一股冰凉之意,一串锁链似的东西,待摸清形状后,他便知这又是沈蜚英从什么地方带来的肮脏东西,连忙撒开手,道:“不要,我不……”

兰漱笑得温柔极了:“怎么不要?这不是很好吗,我千辛万苦找到的,沈蜚英说每个男人都想为自己的女人戴上,那我就借花献佛,给你了,以表诚意!”

赵秋衡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身体颤个不止,道 :“不,不,不,淫/贱之物,我不要。”

兰漱脸色冷了下来:“我好好和你说话,你别拐弯骂人好吗?”

赵秋衡欲要解释,又看见兰漱想宝贝一样将那东西拿在手里,温秀的指节与锃亮的链条形成了一种罪恶的禁忌,他似乎感受到了他掌心的湿腻,他的容貌当真是诱人犯罪最适合的武器不过。

赵秋衡别开脸。

兰漱又陷入疑难。

连这东西都不要,那他还能送什么表达歉意以及诚意?

他的殿中再没什么宝物了。

何况在他眼中,世上最宝贝的最美的最珍贵的便是自己。

总不能把自己打包送给赵秋衡吧?

正在思索间,外面突然有一道细碎的□□声。

兰漱虽不是身经百战,倒也是内中行人,对这等事了解的透彻,一下子便听出了是女子欢爱时情不自禁的声音。

赵秋衡脸色变了变。

气氛陷入尴尬中,兰漱还是将带来的礼物放在赵秋衡的床上,拉住他道:“咱们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敢……”

赵秋衡不甚愿意出去,摇着头往后退了一步。

兰漱顿时察觉出些异样来,因这等事发生在他院子附近,他竟丝毫不惊讶,可见是早已知晓作案者是谁。

兰漱走到窗前,搭起窗棂。

赵秋衡皱着眉,随他一起从窗子望出去。

这一眼却让兰漱腿也软了。

离琥珀斋不远的地方,其中的女人正是秦炽,而男人便是他白日在竹林中见过的。

听张买诚说,此人是照胆穷沈文野的长子沈灵献。

若真按年龄算,他与秦炽确实相差无几,但按身份算,却有了诸多计较。

兰漱脑中一团乱麻,想到沈蜚英唤沈灵献一声大哥,而他以后很有可能要唤沈灵献一声爹,便意味着要唤沈蜚英一声二叔,着实令人难受。

他默默将窗子关上,两只手无处安放,与赵秋衡目光相对时,尴尬愈发的浓重,同金猊中的香烟一般,在鼻端萦绕不止。

赵秋衡移步,躲在案桌旁。

兰漱无可奈何的笑道:“真是巧啊,不愧是我娘,这样都能默契的遇到,衡儿,你说是不是?”

赵秋衡将脸埋在书本中,只露出一双眼睛来,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也没回答。

兰漱脸上烫的很,便不再作声,沉默了整整半个时辰后,他才回了寑殿。

路上他不停的思索着,怪不得秦炽要将寑殿选在醒世阁,原是因为醒世阁离竹林近的很,与奸夫见面不过一刻钟的路程,何况偷情的地点在一个‘傻子’的住处,也不会被轻易发现。

着实高明。

可这沈灵献在散心宗的风评却不大好就对了,听闻他孩童时便义勇双全,修为精进,为人正义,与散心宗的宗训格格不入。尤其在沈家未投靠散心宗之前,他早已夺得雅绥山考学第一名,成为宗主顾南烧的徒弟。

记到这里,兰漱突然想起来了。

他看过的原书中确实有过这一段记载,因当年顾南烧向秦炽求亲时,正是命沈灵献为牵线月老。算在当年,那二人正当大好年华,郎才女貌,可谓般配。

秦炽对时常来看望她的沈灵献青眼有加,沈灵献也对这位神医之女心存仰慕,一来二去的便促成了一段关系。

不过后来李淮誉非要娶秦炽,中间几段波折,这场情谊便无疾而终。

沈灵献其人,既武也侠,亦文亦博,是世上难得的正直仙师了。

他本可以在雅绥山尽享荣华美名,却在察觉到顾南烧对散心宗的杀意时,坚决回宗,护佑族人。可惜他离家多年,处事与此地南辕北辙,常遭误会不说,尽是不受人待见。

他那双腿便是证明。

据说有一次众人外出游猎归来,抓到了雅绥山安插在菩提大漠的奸细。那人对沈灵献有恩,亦师亦友,沈灵献便请愿,希望放那人一马,他自有办法让那人不和雅绥山通信。

但宗内无人信他,反是厌他所为,便私底下称他作伪君子,真强盗,更是暗自给他下毒,将他那双腿废了,逼他到竹林搭了间篱笆屋住着。

此间种种,活生生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仙君逼的心狠手辣起来,之后再有弟子去害他,无一生还。

这也是为何张买诚见他去了竹屋后会那么惊讶的原因,

兰漱又沉沉的叹了口气。沈灵献那样像璞玉般光明的人,就应该自由自在的做个游仙,何苦要在仙魔中沉浮。

可怜璞玉降人间罢了。

他魂不守舍的回到寑殿去,早等在外头的金仪如获大赦,连忙将他扶进屋内去,低声道:“九少爷,您怎么才回来,方才宗主派人来,要看您这几日抄写的宗训,可……”

兰漱脸色一白,不可置信的道:“那个老东西,怎么好没完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有把柄落在我手上了,还和我嚣张?”

金仪:“……”

兰漱道:“你怎么回的?”

金仪道:“我说今日老宗主去过学堂,衡公子受了些惊吓,您怕会出什么事,去陪着了。”

兰漱赞叹道:“回的好,你真会扯谎。”

金仪低着头,害羞的道:“是您教的好。”

兰漱:“……你可能不知道,其实我是个比较正直善良的人,还很单纯,不会扯谎。”

金仪:“九少爷谦虚了,我们都敬重您,就是因为您阴险狡诈,自私为己。”

兰漱摆了摆手:“你先去休息吧,我还想多活两天。”

金仪以为他心情不佳,便要退出去,将要扣上门时,却听见兰漱问道:“金仪,假如你碰见你娘和别人偷情,你会怎么做?”

金仪思考了一阵,道:“那就看我有没有用到我娘的地方了。”

兰漱道:“什么意思?”

金仪解释道:“要是我对她有所求,不正好可以作为要挟?”

兰漱顿开茅塞,两掌一拍,道:“说的好,好,就是这样!”

金仪不知他为何会这样,摇了摇头,便将门关上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尺青锋剑大郎的打算

    大郎从包袱里拿出个铜碗,匆匆的出了洞,没一会儿就打了水回来了。很显然,大郎这会儿已经在水里匆匆洗干净了手脸,稍微处理了自己的伤。他虽然嘴巴角青肿了一大块,却不妨碍这长相俊美的小公子哥样。辛湖一向最爱看美男子,虽然眼前的只是个半大孩子,但她眼里也流露出欣赏的神色。大郎根本就没看到辛湖的目光,他直接拿冷

  • 我能:踩死主角!第五章在线阅读

    史家,坐落在青泥镇南面,穆家坐落在青泥镇北面,穆宁决定先将四凝草送到史家,所以便调转了方向,向着史家跑去。终于一口气跑到了南街,南街的街道上空空落落的一个人影也没有!穆宁深吸一气,掏出四凝草再次看了一眼之后,便朝着史家走去。穆宁很紧张,他不知道史家人会不会收了他的这番好意,可是如果他什么都不做的话,

  • 傀儡一号第七章在线阅读

    萧青到了门口之后,就将重锦容推开了,没了那些烦人的目光,他才不想靠着这个大火炉子呢。重锦容也没纠缠,想着回家准备准备来提亲,事情已经发生了,已经先弥补萧青,至于那个大嘴巴,他会让他知道乱传流言是什么后果的。萧青一进门,就将那捧在手里的草药交给了萧阿姐,萧阿姐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倒给萧青看的不自在了,他

  • 男神总裁太霸道在线阅读第三章 插足一脚的羽衣一族

    “所有人注意戒备...”最先反应过来的宇智波千野当即瞬身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蓝衣身旁,替宇智波蓝衣挡下了那些径直飞向她的苦无,而至于泉奈和兼一虽比起宇智波千野反应稍慢了些,但依旧迅速不慢的将袭身而来的苦无统统打落...“蓝衣,永远记住只要你走出宇智波家族,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持警惕,这样才能活的更久..

  • 千里来相会在线阅读第2章

    诗曰:玉体金刚,花面罗王。都道财色伤人剑,杀尽世间何不防。误把人看轻,背后捅刀枪。不义必自毙,天网收豺狼。善恶有人督,报应何不爽?你道那元虎真心服气大哥元龙吗?非也,那王元虎虽与王元龙是兄弟俩,实则同父异母。王元龙其母是其父正室,生的是花容月貌,尽得独宠。所以元龙自小其父对他溺爱有加,对王元

  • 独角兽的生活在线阅读第3节

    噩梦般的一周终于过去了,上完五天课的你打算回家过周末,顺便将停在学校好几天的自行车骑回家。然而你翻遍了整个包,都没有看到钥匙的影子,打算坐公车回家时,你发现你连交通卡都没带在身边,只能选择走回寝室寻找钥匙和交通卡。等你走回寝室,发现舍友都不在没办法求助,只能自己翻翻抽屉,整理了下书桌,虽然找打了交通

  • 史上最青春之范灵

    我还没开口,旁边的刘刚便说道:“那个老师啊,苏伟他其实很困了,是硬被我们给拉出来上网的,我还是挺精神的,我身体贼好,不然我陪您?”“滚一边去!你毛都没长齐呢!”景明说道,“老师,我是技术流的,我跟您一起吧!”王宇则是咳嗽了一声,装作一副绅士的样子压着嗓子说道:“老师,您觉得我怎么样?”那个老师貌似有

  • 他家小祖宗最甜啦凭什么

    玄天大陆,北广郡,北源宗后山。一个名叫沈飞的少年,背着一个药篓,攀附着一根从山崖顶上垂下的藤条,悬挂在陡峭的崖壁上。而上方山崖边,站着几个与其年龄相仿的少年,戏谑地望着他。其中一个相貌猥琐名叫胡奇的少年,命令般地对他道:“沈乌龟,你快点爬上来,把你药篓里的玄灵株拿来,孝敬我们龙哥。玄灵株可不是你这微

  • 这只狐狸有点傻在线阅读第九章

    走过去,一把将这个丫头拎了起来,略带歉意的看着那个不知所措的老妇人说道:“不好意思啊,大嫂,我这个妹妹给您惹麻烦了,这就离开!”说完,也不管黄蓉的争扎,直接拎着她走了出去。“放开我!”黄蓉拼命的争扎,可是奈何,悲哀的发现,这人的手劲不是一般的大,自己这般争扎,他竟然丝毫都没有感觉到累,依然健步如飞。

  • 海内奇谈在线阅读让你摸

    清晨,小草上的晨露还未滚落,玉白的母亲已经推开了柴门,玉白默默的跟在后边。“玉白,要听先生的话。凡事最主要的还是要依靠自己,自己要努力,不要过度依赖别人。你自己没有本领,别人也不会去帮你。”齐母语重心长地叮嘱着孩子,顺手帮他理了理衣服。“去吧,去私塾可要努力读书啊,下午回来再帮娘做事情。”“嗯。”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