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悄悄对你动心之刀枪不入(8)

2021/4/9 4:09:59 作者:稚饶小饼干 来源:晋江文学城
悄悄对你动心
悄悄对你动心
作者:稚饶小饼干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我拆了偶像cp》求收藏班里来了个转学生,一头撞进陆大少的心里。从此让他挠心挠肺,夜不成寐。糟糕,是心动的感觉。校霸开始暗里撩,明里撩,大庭广众之下尬撩?可是这个小软妹却很不上道,他进,她退。他不进,小软妹还是退。小软妹:校霸不可能真的喜欢我,我不要上他的当!【自卑瘦弱小软妹vs痞里痞气校霸头子。】我愿意为她放下一身荆棘——陆知迪。-《我拆了偶像cp》-少年漫漫画家甜甜圈在网络上有着超高的人气,连载期间就会引来各大公司争相购买版权。然而粉丝们都知道甜甜圈太太有一个超喜欢的男偶像,每天转发动

九叔在道士身上摸索了一下,拿出一堆符纸和一把黄纸伞,手掌在黄纸伞上轻轻拂过,一瞬间,高寒听到了轻微的惊呼声,似乎是从黄纸伞中传出来的。

摇了摇头,九叔把东西都还给道士,无奈道:“道兄,你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那道士约莫四十多岁,鞋拔子脸,闻言一脸无辜的样子问:“道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过是来捉鬼的,却被莫名其妙抓起来。”

“阿强,放了他吧。”九叔没有回答他,而是对阿强说。

阿强面有难色:“九叔……不是我不放……万一……”

高寒重重的咳嗽一声:“阿强,九叔现在是我师父……”

阿强吓了一跳,一个健步跑到道士面前把他身上的绳子解开。

“报告!那帮马贼刚刚过了河,就快到大树林了!”

“好!”阿强暴喝一声:“这一次我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村口之外五里处有一条河,过了河有一片大树林,而村里的埋伏,就在这处树林之中。

为了对付马贼的马,在树林中埋了几排木桩,全部削尖,突然竖起,足以刺穿马腹部,又在几排木桩之中埋了一圈绳子,绳子上洒了火油,一瞬间燃烧起来可以让马惊慌失措,而后又在大树的树枝上悬挂了巨木,巨木撞击出去力量足以把一个人砸成肉酱。

夜色中,树林之中只有虫之声,月色透过树叶中的缝隙洒下来,给昏暗的树林中增加了一点能见度,众人埋伏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高寒就看到准备好的装满水的盆里水荡起了层层涟漪,不一会儿,就能够听到轰隆隆的声音。

“准备好!马贼就快到了!”九叔轻喝一声。

轰隆隆!轰隆隆!

徒然之间,远方的杂乱无章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大,等到看见马贼身影的时候,马蹄声如同雷鸣一般震耳欲聋,好似前方奔来了千军万马。

嗯?

高寒匍匐在地上,微微抬起头看向远方。

只见在高寒目光中,七个马贼骑着战马迅速靠近,带着一股极为煊赫的气势。

夜色中的树林中是有雾气的,可是浓密的雾气被这七个马贼一冲,拉出了一道长长的雾气通道,使得这些马贼好像直接破开空间束缚一般。

“糟了!果然不是普通的马贼,而是邪派术士!”九叔眼神凝重的看着前方奔来的七个马贼。

虽然这么说,但九叔的手依然高高抬起来,眼看马贼已经快到木桩前,九叔的手重重的放下,控制木桩的村民立刻拉紧了绳子。

唰!

一排尖锐的木桩徒然竖起来。

唏律律!

马贼徒然拉住缰绳,有四个马贼控制战马一跃而过,而有三个马贼的战马腹部被尖锐的木桩拉开一条长长的口气,战马的内脏全部都滑落出来,战马痛苦的嘶鸣倒地,连带三个马贼也猝不及防滚落在地上。

若是常人从狂奔的战马上滚落下来,不死也残,但是这三个马贼只是在地上滚了几圈,完好无损的站起身来。

另外四个马贼刚要冲过去,第二排木桩徒然竖起来,前后路被截断,马贼逃无可逃。

就在同时,秋生点燃了地上的绳子。

呼!

地面徒然燃起一圈熊熊大火,将马贼困在原地。

战马虽然是被驯服的,但是遇到烈火,野性中天生怕火的天性依然没被改变,当下四蹄在原地刨地,根本不敢冲破熊熊大火。

“放!”

九叔怒吼一声,树上的文才解开绳子,十个巨木没了绳子的束缚,在空中掀起一道道巨大的呼啸声向着几个马贼身上撞过去。

砰砰砰砰砰!

在密集的巨木之下,马贼们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一个个被撞落在地。

和巨木相比,马贼还没有巨木体积的一半大,在村民们的认识中,这些马贼必死无疑,一个个欢呼起来。

下一刻,村民们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只见那些马贼好像根本没有受到一点伤害,一个个完好无损的站起来,手上拿着战锤,战斧,眼眸中没有一丝人性,闪烁的尽是疯狂和凶戾,像是从喉咙中传出来的嘶吼声,面对数十个村民直接扑过去。

“糟了,都是傀儡!快走,你们快跑!你们会死的!”

九叔大喝一声,只可惜村民们全部一窝蜂冲了上去,没有人理会九叔的话。

树林中都是村民们的喊杀声和马贼的不似人声的嘶吼声,从也没听到九叔的声音,而是手拿着一把钢刀,舔了舔嘴唇,感觉体内有一股热血在燃烧。

“这算是我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战吧。”

“给我死来!”

高寒咧嘴一笑,手提着钢刀瞬间扑了上去。

那个马贼手持一个硕大的战斧,至少有百斤,向着前方砍过去,突然感觉到身后的风声,忽而猛地一惊,只见一道人影携带着恶虎咆哮声,如同猛虎下山,轰然间向着他扑过来。

轰!

他手中的钢刀在月色的映射下化作一道银色的匹练悍然向着这个马贼劈过去。

虽然是平生第一次砍人,高寒居然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而是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铛!

那马贼反应很快,瞬间就将战斧挡在头上,刀斧相撞,发出偌大的金铁叫鸣的声音。

“卧槽!好臭!好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ousekeeper之章 小风波

    到了我们家,悍妇就跟我母亲说了那女人说她的“坏”话,然后嚎啕大哭了将近半个小时,她就突然停止哭泣,转悲为喜笑着对我母亲说:“你儿子,我的三姑爷说的对,不管怎么说我今天晚上救了一个人,嗨……应该高兴才对,三姑爷,以后有这事你就来召呼我。”悍妇说完就乐呵呵的回家去了。出力不讨好,悍妇过一天就把这件事忘的

  • 宠物小精灵之小奈的随身空间在线阅读第一卷 小网管的崛起 第九章 被虐的开始

    一口气五连杀之后,叶东继续选择蹲在那里,严格的说,这种打法相当的猥琐,但同样杀敌数会爆表。不一会儿,叶东的杀敌数就攀升到了二十四人,排在第二名,当然最恐怖的是他的零死亡。“此人深谙猥琐流打法的精髓,我喜欢!”看着叶东蹲在那里,听着声音不时的跳出来狙杀,表情漠然的杨辉,眼中开始闪烁起贼光。叶东初次见到

  • 主角的一百零八种死法之天界帝闭关修炼(8)

    人间西境与中州交界处的深山密林中,一个部队在这里安营扎寨,建起了一座临时的军营。几队士兵在军营里来回巡逻,更有士卒外出采集木材、食物和水。身穿铠甲白衣的白树成走出军帐,看了看天空。那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密布。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下起一场雨来。回想,他率领这两百士卒西出边疆寻求仙人,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可

  • 匈奴王在线阅读第10节

    三年的时间一眨眼便消逝了,蓬莱正式入世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在龙天游的设想里,既然要玩,那就玩点大的,比如``````大唐,皇宫,御书房``````“说,那个刺客找到没有?”那**一脸阴沉的看着跪在前面的一个锦衣卫,沉声问到。“这个```回皇上,那刺客的底细已经查出来了,是那神偷门的弟子,而

  • 岁晏在线阅读第七章

    回到琴家~“琴~你的样子还是没有变~样样都要黑~”琴听了之后笑了~“跟皓真像~没有一个不是黑的~”皓也笑了~“坐下来吧~站着看你们多累~”皓他们坐下来后~琴拿起手机~“喂~~雪儿~我命你跟夕马上来我家~”说完~挂了~一下子就听到开门的声音~琴坐在银的身边~“银~你过得好不好~我很想你~~”银听了~眼

  • 今天也在努力的藏住耳朵尖之仙缘一线天

    第五章仙缘一线天接连几天,人心浮动。到了第五天。这一日,白云仙洞的洞门大开。无尽的红霞之光,直接的射了出来。到得近了,眼力劲好的人都还能看见这红色霞光之上,立着一道身影,背负双手,一身劲装,面方耳宽,满脸横肉,魁梧彪悍的汉子。这是仙缘降临的节奏啊!五千余求仙众都愣了一下,不敢相信这仙缘来得如此突然。

  • 死对头今天也想娶我(重生)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本书很久没更了。嫣儿看了大家的评论——人物太多,不易理解。嫣儿想了很久,决定把这本书重新写一边。时间就是嫣儿写完嫣儿的第二本书《黑道小姐故事多》之后。《曼珠沙华系列之完美公主》的重新版,嫣儿不想把题目改太多,就叫《曼珠沙华系列之完美公主精编版》写完《黑道小姐故事多》之后,嫣儿会改笔名——紫诺嫣,到

  • 激战时空线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〇〇六章天降巨石当然了,童燕算是我们的领导,回不回去由她说了算。这时,我看了她一眼,想看看她是什么态度?不知为什么,童燕一直用眼睛望着我,弄得我赶紧把头低下。张智军见我们两个都不吱声,又说:“燕子,算了吧!好搞的案子,也省心,也能立功受奖!这个什么‘02X案件’,就是平平常常淹死几个人,搞不出什么

  • 司念,给亲吗?之天谴!被诅咒的大陆!

    没错!不久前方宇就在鬼幽的帮助下成功的突破到了炼气境!鬼幽给的帮助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一切都是靠方宇自己的努力换来的。方宇的精神在顺利的返回到本体后就发现身体内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筋骨比原先强横了十倍之多,不仅如此连带着体内也是产生了气旋,淡蓝色的类似火焰形状的气旋在丹田中沉浮着,那是元力,那是进

  • 魔道祖师之心尘飞洋第4章在线阅读

    洞穴内,黑暗的无底洞中寂静无声。在无底洞的地底,“哗哗”的回响着清脆的水流声,原来这洞底是一个小水潭。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丁痕随着潭面细小的波浪飘浮着。时间慢慢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飘浮到了岸边的丁痕,身体抽动了一下,同时一声携带着痛苦的轻哼响起。丁痕睁开双眼,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