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十世行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4/9 8:04:45 作者:韩子宴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十世行
十世行
作者:韩子宴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真的只是睡了一觉……美女上门,豪车接送,住进了大别墅……丧尸??不慌,我有大宝剑……想和我复合?……对不起,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那可是校长大人,不好意思,那是我徒徒徒徒徒徒孙……棋子??我打烂你的棋盘……

阿史那耶一怔之后,忽然本能的感到了一种威胁生命的恐惧,他声嘶力竭的怒吼道。

“不准后退,把他们所有人给我一起杀了!”

这些突厥武士,都是从小随着主人长大的伴当,就算是主人让他们去死,他们也绝对不会眨一下眉头。

“为了突厥人的荣耀!”

“杀啊!”

“给我去死吧!”

“魔鬼也要杀给你看!”

随着阿史那耶一声令下,那十数个突击武士,立刻全部扬起了手中雪亮的弯刀,纷纷低吼喊杀,朝着那个忽然出现在古墓之中的神秘男人,袭杀而去!

然而无论是站在原地不动的韩非,或是那个缓步踏前的神秘黑影,对于这些漫天喊杀,全都像是没有看到一样,连看他们一眼都是浪费。

“咚……!”

看不清脸上真容的男人,再次踏出了一步。

“嘭嘭嘭嘭嘭……!!!”

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些挥舞着手中弯刀,袭杀而去的突厥武士,就像是被人控制住了一样,身体僵硬,一下也动不了。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闷响。

脖子上的脑袋就像熟透了的西瓜一样,轰然炸裂,鲜血四溅,人头滚滚!

突如其来的恐怖一幕,在场的所有人一个个全都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无比惊骇,舌头都要打结了!

房玄龄连忙用没有握剑的手挡住了长乐公主李丽质的眼睛。

“殿下,请不要看!”

然而他的动作始终还是慢了一步,方才那些突厥武士们,脑浆和血肉碎块纠缠在一起,红的白的,四射迸溅的场景,还是被李丽质看到了。

并且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海里面,久久挥之不去,直接呆立在了当场。

别说是她这个不谙世事的少女了。

饶是李世民这些久经沙场,见惯了厮杀的文臣武将们,每个人的脸上也都写满了瞠目结舌四个字。

“好强的杀气啊!”

“发、发生了什么!”

“就……就这么死了?”

没有人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情况。

那个浑身笼罩的黑暗里的男人是从哪里出现的?

根本就没有看见他有所动作,那些叫嚣喊杀的突厥武士的脑袋,就全部炸裂了,这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李丽质小心翼翼的瞥了一旁纹丝不动的韩非一眼,只见他的脸上不起一丝波澜,仍是那样一副古井不波的神色,心思有些复杂。

……他不会真的是鬼吧?

“你到底是人是鬼!”

阿史那耶握刀的手都在不停的颤抖,像是下一秒,就要掉在地上似的。

汉人军师赵德言则是直接被吓傻了,一个趔趄,倒坐在了地上,屁股差点摔成两半。

但他也顾不得疼痛了,只觉得大脑之中一片空白,裆下一热,黄的臭的一股脑的流了出来直接被吓尿了。

这一句声嘶力竭的质问,一下子耗尽了阿史那耶身体里的所有力气。

再一眨眼,那个如魔神一般的高大男人,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正用漆黑一片的森寒目光,居高临下,冷冷的俯视着他。

阿史那耶呼吸急促,他觉得自己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尸山,一片血海,如临深渊!

高大的黑影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却始终不发一言,似乎并不怎么喜欢说话。

这时,站在不远处的韩非,替他开口说道。

“我这个朋友呢,陪在这里孤寂了千年,很久再没有过对手,此时着实有些迫不及待,自己就擅自跑了出来。”

韩非哑然摇头失笑,倒是没有苛责剑灵的意思,只是语气有些颇为无奈。

“他不怎么喜欢说话,不过他想要说的,其实我之前已经替他说过了。”

“……什、么?”

阿史那耶牙齿都在打颤,眼前这股血海滔天的气势让他不寒而栗。

但与此同时,他又隐隐约约的觉得,那个站在不远处的俊美年轻人,要比眼前的这个白发黑影,还要更加让人感到恐惧。

他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

就是一种纯粹的感觉!

韩非微微一笑。

“给你一个先出手的机会。”

一个先出手的机会?

阿史那耶眉头紧蹙。

这是什么意思?

是说自己如果抓不住这个机会,就再也没有了反击之力?

混蛋!瞧不起谁呢!

阿史那耶牙齿咬得咔咔响。

拼了!

一个闪电般的念头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额啊!”

阿史那耶大喝一声,双手紧握弯刀,猛然朝着眼前的黑影凶悍的劈砍落下。

一道雪亮的弧光划破了漆黑的古墓!

就在他悍然出手,殊死搏斗的一瞬间。

白发黑影也瞬时手腕一翻,一柄和韩非手中一模一样的逆鳞剑也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只不过这把剑并非实质,而是一道虚影。

白发黑银挥剑的速度极快,根本就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只能在空气中听到嗡嗡的剑啸声。

没有什么无上的剑道剑法,就是最简单的洗剑式,乱花渐欲迷人眼!

霎时间,用纵横交错的剑光在半空之中编织出来一幕电网。

弧光与电网交错,如同石沉大海,连一丝波浪,都未曾溅起,就直接被吞噬了。

下一个瞬间。

呼风唤雨的突厥特勤阿史那耶,倏地全身炸裂,变成了一团血雾,被剑气激起的罡风整个吹散,尸骨荡然无存!

血雨漫天四溅,而出手的那人却是始终不染纤尘,血雨腥风从剑灵的虚影身躯上,缓缓穿透坠落。

漫天尘埃落地之后。

白发黑影也在时隔千百年后,饱饮鲜血,顿感心满意足,继而骤然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座古墓里一样。

墓室之中空荡荡的一片,唯有方才剑气荡起的罡风,在不甘的召示着——

杀神,曾经来过这个世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鹰变第3章在线阅读

    “嗯,你把箭折断了。”伊负林男爵的家族骑士正在帮他拔箭。伊负林男爵痛苦的握住他的宝剑,连话都说不出。“如果肋骨断了,骨髓可能会流入血液,那样你会发烧之死!如果伤口结痂,那你就可以活下去!”伊负林男爵的骑士对他说道。“生死由天。”侍从担心的说到。“再来些酒!”伊负林男爵如释重负的说到。骑士起身去拿酒,

  • [综漫]请问您今天需要心理辅导吗?在线阅读第012章 我也射个戟(求收藏)

    董卓的话刚刚说完,就看见底下有一人突然跳了出来,大声说道。“不可,你董卓就何德何能,敢轻易提出废除皇帝的想法。”站出来的这个人是荆州刺史丁原。“你可知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董卓怒视丁原,对丁原说道。“叮,吕布对玩家产生恨意,玩家获得仇恨值5000,系统正在吕布身上获得随机技能,请玩家稍候。”“叮,恭

  • 我和老板的故事第二章在线阅读

    丞相府“小姐,你真的要嫁给恭王吗?”沈柔的侍女玉荷小心翼翼的问“万一之后轩王爷回来……”“别说了,轩他,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一年都没有消息,说不定……我总不能一直为他守身吧”沈柔忧伤道“再说了,就算我愿意等,爹娘已经等不起了,以后我就是恭王妃了,这样的话莫要再提起了……”“小姐……”“为我梳妆吧……

  • 异界修仙奇迹非浪-荡之荡

    见海大娘脾气眼看着爆发,明月努力挤出了两滴眼泪,哭泣着从篮子里拿出一条腰带道:“大娘,这赵二狗昨天用了裤腰带绑了俺娘,是韩伯伯及时救下我娘,没想到这赵二狗倒打一耙,诬我娘清白,我娘几个活不下去了,今天就是求大娘和我们一道去苏童生家去说说情。”海大娘狐疑的看着明月,眼中不由狐疑,这殷明月不会是让自己去

  • 老子的丹田赛宇宙唱爸爸怕他们听不懂(求收藏)

    站在城墙上的隋军将领皱眉,上前喝问道,“你们是何人?”夏时依旧拿着扩音器,义正辞严道,“来劝你们停战的人!战火之下,苍生荼毒,民不聊生……”几乎把能扯上、不能扯上的词说了一遍。师妃暄认可地点点头,不过她还是觉得太冒险了,而且两方也不会说停战就停战,这仙人还是太单纯了。她不会想到,夏时不是单纯,而是纯

  • 龙腾荒野在线阅读第九章

    李旦从宫殿中走出来时,眼圈还是红的。宫殿外的廊道里,武轲拿着浇水的陶罐,浇花淋水。李治吩咐伺候花草的人是他武轲,不是其他人,固然要亲力亲为,却也不愿他人掺和。李旦只觉武轲这般可靠忠实,也难怪会服侍皇帝左右。“武公公,浇花呢……”“殿下……”李旦挥手拦住欲要行礼的武轲。武轲刚刚浇过的乃是一盆秋离水仙,

  • 我家闺女不可能这么能干在线阅读每月特殊演习

    秦莽从床上下来。一步一步,走到三人面前。王艳兵等人凑在一起,商量地正起劲,突然发现秦莽不知何时站在他们背后,吓得亡魂直冒。“秦莽,你干嘛……”王艳兵有些惧怕的问道。一米九身高的秦莽,在昏暗的房间中,正灼灼看着他们。这氛围怎么看都不对劲!何晨光、庄焱咽了咽口水,心想是不是大晚上把秦莽吵醒,惹对方生气了

  • 情敌必须死第9章在线阅读

    “哥,别……”杜菲菲就在铁拳团当医生,她非常清楚铁拳团的训练是多么厉害。除了特种部队,每年就属铁拳团送到医院的病号多,楚天歌以前没有经受过任何训练,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可惜,杜菲菲劝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楚镇南打断了。“为什么要去铁拳团?”楚镇南看着楚天歌,“你小时候选择文,我没有阻拦,所以没有人可

  • 天灾在线阅读第三章

    次日清晨,清脆的鸟鸣将王谟从睡梦中叫醒。他立刻查看起系统面板来,却见面板上的日常任务已经更新,此时他有两个任务可以接取:吃喝玩乐:从此四件事中选取一件完成。任务奖励:魔王币10枚。任务失败:无惩罚。胡闹妄为:完成一件胡闹的事。任务奖励:魔王币20枚。任务失败:无惩罚。王谟毫不犹豫的将两个任务都接取了

  • 洪荒:天道成了我的小迷妹在线阅读第8章

    大一某班——王源托腮望向窗外,此时的天空乌云密布,估计五分钟后就要下暴雨了,又望向旁边那个从刚才就开始坐立不安,忙着翻包的身影。恶作剧的戳戳那人的手背,调侃道:“某位童鞋想必又忘了带伞吧?”话音一落夏井优就给了他一记白眼,同时用夹杂着愤怒与不甘的语气回道:“我这不是忘带了,是找不到了!”在井优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