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地表最强鱼书往来

2021/4/8 12:14:50 作者:科北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地表最强
都市之地表最强
作者:科北来源:飞卢小说网
张牧意外穿越,来到平行世界的地球,本以为自己会如前世一般浑浑噩噩的混吃等死,却没想到觉醒了“地表最强系统”。打一个人。“叮!宿主获得经验值100万,掌握特级格斗术。”砍一棵树。“叮!宿主获得经验值100万,掌握特级伐木术。”唱一首歌。“叮!宿主获得经验值100万,掌握特级歌唱技巧。”做一道菜。“叮!宿主获得经验值100万,掌握特级厨艺。”杀一个人。“叮!宿主获得经验值100万,掌握特级杀人术。”做任何事,全都拥有万倍成长增幅,张牧要做地表最强的男人,他将——无所不能!(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

小苏和凌霄的联系已经通过书信建立起来了。她预备明天给她回信。

薇薇他们回宿舍时已经快11点,一群女生叽叽咋咋,吵吵闹闹不必细说。

薇薇带给了小苏一本书,余秋雨的《文化苦旅》。

薇薇告诉小苏,书是孔立明的一个同学的,晚上听讲座带在身边翻看,她和孔立明恰巧坐前后排,看见男生看这种文化散文的书还是头一回,还和孔立明嘲笑了那男生一番。后来想起小苏也喜欢看这类的书,就把书借了回来。

小苏在初中时候看见语文老师的办公桌上有这本书,但是一直没有机会跟她借阅,今晚见薇薇给自己带回来,喜出望外,躺在床上就急切地翻阅。随手翻开一页——夜雨诗意:

翻来翻去,眼下出现了“夜雨”这一名目,那里的诗大多可读。既然是夜间,各种色相都隐退了,一切色彩斑斓的词汇也就失去了效能;又在下雨,空间十分逼仄,任何壮举豪情都铺展不开,诗句就不能不走向朴实,走向自身,走向情感,李商隐著名的《夜雨寄北》堪称其中典范……

光听着窗外夜色中时紧时疏的雨声,便满心都会贮足了诗。要说美,也没有什么美,屋外的路泥泞难走,院中的花零落不堪,夜行的旅人浑身湿透。但正是在这种情境下,你会感受到往常的世俗喧嚣一时浇灭,天上人间只剩下了被雨声统一的宁定,被雨声阻隔的寂寥。人人都悄然归位,死心塌地地在雨帘包围中默默端坐。外界的一切全成了想象,夜雨中的想象总是特别专注,特别遥远……

不是急流险滩,不是崇山峻岭,而是夜雨,使无数旅行者顿生反悔,半途而归。我不知道法显、玄奘、郑和、鉴真、徐霞客他们在一次次夜雨中心境如何,依我看,他们最强的意志,是冲出了夜雨的包围……

余秋雨的笔下的文字真美妙,他的文采飞扬、思维敏捷、知识丰厚、见解独到,把小苏带入了文化意识的河流,引发出了无限内在的情致——离愁相思之情。

她想家了,想念妈妈做的红烧肉了;想念外婆家门前的那棵栀子花树了,这个季节桂花已经衰败了,但是栀子花的香味应该会长留,就像外婆对自己的情感,永远的爱怜、呵护、宠爱。

她内心的小角落还有一块是留给凌霄的,想想明天给凌霄的信应该写些什么呢?这一夜辗转反侧,夜不能眠。

第二日上午有英语课,蔡老师要默写单词,因为昨晚光顾着1500字的检讨书,并没有时间背单词,所以一大早,小苏就在教室里背单词,还有薇薇一起陪她,两人态度极其认真。蔡老师实在太可怕,默写单词错一个要罚一百遍,她们只有认真准备了。

英语课后接着又是班主任的课,不得马虎,必须认真对待。一上午下来,小苏竟然没有找到时间回信,直到午餐时间,同学们都往食堂奔去。

薇薇催她快走去吃饭,小苏找理由留下了,“薇薇,你先去吧,我的1500字检讨书还没有写完呢,下午要交给邱老师。”

“还真是麻烦哦,邱老师太认真了,明明不是你们的错,还罚你和周敬。话说那个周敬真是太仗义了,帮你解围哈。”薇薇一提到周敬的名字,言语里就流露出了敬佩之情,又想了想说,“你就没有对他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什么特别感觉,你在说什么?”小苏一脸迷糊。

“哦,没什么。”薇薇没有深说下去,“那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吃午饭吗?”

“我一会儿写完了去,你赶紧去吧。”

“那要不要帮你打好饭菜,免得一会儿没有菜选了。”

“不用了,我一会儿就去。你快去吧。”

薇薇离开后,小苏从课桌里拿出了一沓信纸出来——

这些都是之前在学校附近的精品店里买的,刚刚来一中的时候,为了和初中的那些好朋友——巩言庆,秦莉,保持联系,一直通过书信往来。

这些花花绿绿的信纸上分别印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小苏看着就很喜欢。

小苏挑了两张奶白色的信纸,上面印有几朵小□□,展开在桌上。

稍加思索便开始“沙沙沙”地写起来——

凌霄:

展信happy,o((≧▽≦o) 。收到你的来信,我很开心,谢谢你的回信,谢谢你同意要和我做朋友。你说没有注意到我,没有关系,再次相见,我一定会和你主动打招呼的,所以不用担心认不出我来。

上次我说了我的兴趣爱好,你呢?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看书吗?喜欢看什么样的书?我基本什么类型的书都会看,小说,散文,诗歌都会看。小说现在没什么时间看,太耗时间了。最近在读一本《文化苦旅》,余秋雨的散文,觉得余大师真的是博学多才,文化底蕴深厚,让人很敬佩。

诗歌中,我比较喜欢婉约派的词,像李清照的词,“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子回时,月满西楼”,还有李商隐的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不会觉得我是太爱装了吧,我平时就喜欢看这些东西,应该是从初中时候开始吧,用父母的话说,我就是不务正业,总是喜欢干一些与学习无关的事情,所以重点课程成绩都不好。

说到学习成绩,真的让我尴尬啊,我的物理化学成绩在班上倒数了,数学也一般般,英语也是,唯一拿的出手的成绩就是语文了。只可惜考试总分永远只能混个中游,还只是普通班级里的中游水平。

说到理想,我并不想考名牌大学,可能要让父母伤心了,我觉得以我的水平勉强上个二流大学还有困难。哎,可是父母的期望……真的难以报答。

哈,我这个并不算大烦恼了,少年就是该有些烦恼了,连歌德都这么认为,于是才有了《少年维特之烦恼》。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吧,写完了才发现也没有个主题,哈哈。我要去吃午饭了,再晚了,食堂没菜了。

等你的回信!

署名之后,小苏又检查了一遍内容,把信折成了一只千纸鹤。她想起了一首晏殊的一首词:

红笺小字,

说尽平生意。

鸿雁在云鱼在水,

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

遥山恰对帘钩。

人面不知何处,

绿波依旧东流。

古人有鸿雁传情的说法,但愿这只鹤也能帮她们传递友情。

那个秋天的午间,一个女生再给另一个女生写信的场景,清浅微笑,眉宇之间都是满满的柔情和寄托。只可惜,当时不知情为何物。

信依旧是找梁洲传送的,当天的晚自习应该就交到凌霄之手了。

第二天的中午,在食堂门口碰见梁洲,梁洲又给她凌霄的回信。没想到凌霄的速度这么快,第二天就回信了。

面对着薇薇询问的眼睛,小苏装作视而不见,可是郑薇薇是什么人,刨根问底不是一般的深,用她的话说,“坚持不懈,也能让哑巴开口。”

“苏暮雪,看不出来啊,嗯?解释解释呗。”薇薇阴笑着盯着小苏。

“什么呀,什么解释啊?”小苏故作不知,顾左右而言他,“今天食堂师傅的红烧排骨不错。”

“不许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薇薇故作言辞严厉,恐吓她,“你不老实交代,严刑拷打有你受的。”

“我无话可说,你随意吧。”小苏展现出一位女地下党员临危不惧,视死如归的形象。

然后是一声惨叫“啊”,接着就是肆无忌惮地“哈哈哈”的大笑,原来是薇薇突如其来的一顿咯吱,毫无准备的小苏,只能任由她咯吱,忍不住的大笑出声,顿时淑女形象大失,引得过路的同学频频回首。

小苏连连告饶:“姑奶奶,哈哈哈……我怕你了,哈哈哈……快住手吧,哈哈哈……”乘着薇薇停歇的空档跑离她10米快外,气喘不息,微含怒意。

“郑薇薇,你太过分了,抓住我的弱点攻击。”

“那是必须的,当然要攻击你的弱点了,古语说的好‘打蛇打七寸’,对你就要一招致命。”薇薇得意洋洋,又待蓄势偷袭。

小苏看在眼里,不给她再次袭击的机会,一面向前跑去,一面话不停歇地告诉她,“我不和你一起回宿舍了,和你一起太危险了,我直接去教室了。”

“嗨,你这个重色轻友,见利忘义的家伙。”薇薇冲着小苏的背影大喊,“有本事,下午别让我看见你。”

薇薇看着小苏远去的背景,不禁莞尔,心里想着“苏暮雪啊,苏暮雪,你不是一直高高在上,目空一切吗?想不到也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啊?你该怎么隐瞒呢?看你怎么跟我交代!”

小苏逃离了薇薇的魔爪,并未直奔教室,不知不觉她来到校园西区的小公园。

放眼望去,学子湖一片安静之色,偶尔有一片落叶飘落湖中,泛起一圈圈水纹。

东南角一棵大榕树,似乎经历过百年的风霜,巍峨高耸,枝繁叶茂。

榕树下青草茂盛繁华,并未受秋风侵扰,小苏依靠着树干坐在草地上,从上衣口袋取出了信。

刚才梁洲递给她,她都没有看仔细看便收进了上衣口袋,刚刚又被薇薇追问。此刻在这安静的榕树下,终于可以不受打扰了。

还是和第一次来信一样简单的纸张,随性的折叠,同样的字迹飞扬——

苏暮雪:

你好,今晚收到你来信,连夜给你回信,宿舍灯已经熄了。宿舍里还有两个好学的打着手电筒看书做习题呢。我跟上铺的借了电筒给你写信,她们几个还奇怪今夜我突然好学了。哈哈……

你写信说了你的兴趣爱好,原来你是个文艺女生啊,喜欢诗词,喜欢散文。我是个没学问的人,对诗词歌赋一窍不通,所有功课里最不喜欢的就是语文了,所以语文成绩不好,但是我喜欢看小说,侦探悬疑小说,武侠小说都能看,但爱情小说不喜欢。

宿舍里有个女生爱看言情小说,有一次,她还问我要不要看,我一看,什么爱啊情啊,肉麻兮兮的,看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武侠小说看过金庸的《神雕侠侣》和《鹿鼎记》,我喜欢看李若彤版的小龙女,冰清玉洁、美若天仙,可惜命运和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让她和杨过分开16年才在一起。

我羡慕韦小宝,命运太好,没什么本事,光靠溜须拍马,官运亨通,娶了七个老婆,真是艳福不浅啊!我恨不得也进宫当太监,娶几个老婆了,哈哈!

我觉得你喜欢什么就去做好了,不要太在乎其他人的想法,毕竟以后的路都是自己走的,并不是走给别人看的,有句话不是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学习上压力不要太大,每个人的资质不一样,不可能人人都考上大学,只要尽力了,不留遗憾就行。像我身边的同学,学习压力太大了,每时每刻都卯足劲学习,争考试名次,怕自己名次下降,更怕被精英班淘汰,宿舍里熄灯后都在学习,有人快到凌点。其实真的很累啊,万一要是考不好人都会崩溃啊。

我不希望你压力太大,不要担心你的物化成绩不好,更不要死做题,题目都是考点的,要讲技巧的。你的物化,我可以帮你,帮你找一些典型的习题练习。你也可以直接到我们班找我,对了,我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哪天我撞到你,也不知道呢。

啊,已经11点半了,该睡觉了,宿舍还有两个没有熄灯。啊,困死了。晚安~

连读了三遍,小苏仍是兴致勃勃,想象着凌霄半夜里手持电筒写这封信的情形,忍不住乐了。

“她乐于讲一些自己身边的故事,还讲得很有幽默感,还谦虚自己语文不好,明明就很好嘛。她还要辅导我做习题,也好,有她的帮助说不定物理和化学成绩能有所提升。又能交到好朋友,又能提高成绩,真是一举两得啊。”小苏自言自语。

小苏在湖边待到差不多上课时间才离开。下午一二节英语课,上课时间,薇薇在给小苏写字条,内容还是询问中午食堂收到信的事情,她认为小苏在和那个中午见到的男生谈恋爱,是那个男生给小苏写的情书。

小苏乘着蔡老师在黑板写字的空隙给薇薇回字条,告诉她并不是她想的那样,梁洲只是自己的初中校友,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

薇薇一直追问信来自于何人之手,不得已,小苏只好告诉她,是一个女性朋友的。薇薇将信将疑,小苏只好用三根手指头发誓,薇薇才作罢,不再提及此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黄金战旗③三公主驾到之冷酷校草霸道爱

    “苒陌陌同学,你想坐哪个位置?”老师一脸微笑,对苒陌陌的身份有几分忌惮。苒陌陌的眉头微微一皱,按照原剧,此刻应该是恶毒女配选择和独孤宸坐,然后嘲笑扮丑时的女主角——上官紫颖。那个时候,男主角们和女主角们对苒陌陌的好感度急剧下滑。那么,她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她看向上官卿,心想:目前最佳的方法是攻略好感

  • 锦云谋之打上门去(求v收!)

    侯杰看着差点笑出声来,这桃谷四仙不去做刑讯逼供这个工作真的浪费了,太有威慑力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背后的人是谁?”侯杰淡淡的道:“要不然我不介意让我的四个家仆将你撕成四份。对了,或许还会更多哦。”“这点主人可以放心,我们四兄弟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不限制只撕成四份。”还不等陈骁说话,桃根仙就笑

  • 狐妖之相思树下第四章在线阅读

    林御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此时他真恨自己手贱,当初怎么就点开了那个游戏广告,竟然把自己卷入了如此恐怖的游戏之中。林御已经从小梦口中得知,这是一场真实的游戏,自己所学会的技能,所得到了天赋与力量,都可以在现实之中正常的使用。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林御自然不会觉得这个游戏恐怖,毕竟能够将游戏中

  • 末日之培养至上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个男子长得十分英俊,修长梃拔的身形,俊朗的轮廓,脸颊熠熠生辉…然而看着他,小丽眼里只有止不住的恐惧!一开始她就在他身上感觉到了隐隐的危险和不安,是以才不敢靠近,她本想利用当时的秋生来对付他。结果目的还没施行,就被一掌打成了重伤。现在她魂体力量消耗殆尽,别说再撑他一掌了,就是对方弹弹手指,她也要魂飞

  • 坑魂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番筛选后,文左虽然没有发现自己期待中的那种游戏神奇功能物品,但想想也是明白了过来,在玩游戏的时候就知道这种装备也是很罕见的,这个明显穷得一塌糊涂的豺狼人部落估计是没有这种东西的。没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文左也不气馁,这仅仅是一个豺狼人部落而已,随着自己的继续深入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装备会有的,魔法也

  • 世界等同我一样在线阅读第8章

    西岳庙众道士看到明熙居士的反应尽皆愣住了,他们明显感受到了明熙居士的变化,原本她一路奔波,神情有些颓靡,但喝下茶水后,精神立刻就好了。“难道这真是仙茶?”所有人不禁产生了这个疑问。面对虎视眈眈的明熙居士,青松道人连忙把茶叶藏好,“这可是仙人仙人赐予我的,你不能抢夺!”“那我想再喝一点可以吗?”明熙居

  • 短发之琦非庸人尔!【1/5,求一切数据支持啊!】

    “琦儿,切莫乱说话!”刘表看了重臣们的反应,也是微微皱眉。对于刘琦,内心里稍稍多出了一份失望!自己记忆里,以前的刘琦不是这样子的啊!今天,这大庭广众之下,他怎么就乱说起来话了呢?刘琦自然是预料到自己开口后,现场会发生什么样的场景!自己身为刘表的大儿子,以前从来不曾参加过议政!在所有人眼中,自己无非就

  • 幽冥小道士你要跟我借钱啊

    “照你这逻辑和顺序,下次再生个老三就该叫狮子了?整个一动物之家啊!”白薇心虚着白了他一眼,再看想笑又不敢笑的王大嫂,仔细想想这名字确实难登大雅之堂。“那你说叫什么?”白薇自觉的让贤,把这个重任全权委托给了于天成,他倒是有模有样的思考了许久,最后灵光一闪,道:“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的恩赐,不如,就叫天恩

  • 始魂纪朝政

    次曰一觉醒来,秦龙打算开始逐渐接触朝政,从嬴政的记忆中得到先前秦始皇筑长城和建阿房宫的时候有许多大臣反对,纷纷上奏来弹劾,秦始皇在一怒之下将他们关进监狱里面,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反对嬴政他建长城了,秦龙心中盘算了盘算,先把这些先前被秦始皇关进监狱放出来,看看到底有几个是为秦国的江山社稷着想的,如果那些

  • 纯情冥王我的爱在线阅读第6章

    卡牌飞出的方向,距离在十米之外。就是他此时所坐的那里,一动不动。然而就是这么遥远的距离,竟能把轻飘飘的纸质卡牌,瞬间依次排列好,同时钉到墙上,还组成了一个字。这等手力!这等准确度!就算她自认自己实力不凡,但也从未见过,更是闻所未闻!“如何,这就是你要的回答!”看着她那由惊骇而变得骇然的脸色,沐宬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