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漂顾漂]百城连通任务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4/8 12:58:07 作者:树泉灵 来源:晋江文学城
[漂顾漂]百城连通任务
[漂顾漂]百城连通任务
作者:树泉灵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我要走,你会怎么样?”漂流问。“如果我要走,你会怎么样?”顾飞问。“你现在就在这啊,我又会怎么样?”漂流问。“你现在就在这啊,你又会那么问?”顾飞问。“因为我知道我不会离开你,所以才这样问。”漂流问。“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所以才这样答。”顾飞说。“笨蛋。”漂流说。“因为是笨蛋才一直爱着你。”顾飞说。你对,我们都太笨了。漂流说。

李玉函道:“也不是,我十二岁时,有个牙婆去村里寻丫头给大户人家做婢女,道每年有十两银子工钱。我爹那时病重,连副药都吃不起,我娘就让我跟牙婆去了清江城。”

赵生道:“后来呢?”

李玉函道:“后来……牙婆其实是个骗子。”她的语气并无异样,却就此打住了。

赵生没有等到答案。

他明白,她不愿意提起,唯一的可能是:当时的遭遇实在不堪。他忽然难过,转而道:“你看,那边的兰花很漂亮!”

李玉函停下来看了看,道:“那是水香鸢尾,看起来和兰花很像。”

赵生道:“你喜欢兰花?”

李玉函点点头。赵生道:“我认识的一位先生也喜欢兰花,他告诉我:最好的兰花生长在空谷和绝壁间,非苦寻不可得。”

李玉函道:“真正爱兰的人,就算寻觅到了稀有的兰花,也不会因为一己私欲将它带走。离开那方水土,幽兰也不再是幽兰了。”

赵生见她说得别致,忍不住打趣道:“你从小和鸭子做朋友,应该最喜欢鸭子啊,倒念得一口兰花经。”

李玉函道:“黄夫人还说你总被人欺负,我看你就是个斗嘴精!”

赵生停下,转身道:“我被人欺负?”

李玉函语滞,因不小心揭了他的痛处,抱歉道:“我不会笑话你,也不会告诉别人。”

赵生道:“除了脑子简单,被人欺负,黄……我表婶还说了什么?”

李玉函道:“夸你很会做事。”

赵生见她眼里似泛出疑惑,于是忍住,继续往前走。他搜寻着洛周放置的路标,终于明白:自己的角色被预设在那么低的位置。

两人静静走了一会,就出了林子,再回到河道边,隐约可见下游有个铺开的深潭。

他们在潭水边找到了渔老头。李玉函见他也算不是老翁,四十出头的年纪,矮短身材,肤色黝黑,穿戴着草鞋和斗笠。

李玉函问他贵姓?他道姓钱。

寒暄过几句谢意,李玉函付过鱼钱,问渔老头每日能收多少鱼?

姓钱的道:“总不一定的,多则二十几斤,少则三五斤,没个准头。”

李玉函道想看看他的鱼篓子。姓钱的领她去不远处树下,拉着一根潜进水里的细绳,慢慢将深处的鱼篓拖上来,里面只有几条巴掌大的鲫鱼和毛蟹。

李玉函见那鱼篓只是普通样式,姓钱的又道自己用的是酒糟泡过的土饵,才明白并没有特别之处。

赵生说得没错,昨日只是碰巧好运。

李玉函别了渔老头,跟着赵生往回走。忽然听见有人在远处喊:“李老板!”

水面上,一只竹蓬船飞快地撑过来,站在船头的是薛江。眨眼,小船到了岸边,李玉函笑道:“阿江,你怎么在这里?”

薛江因为一劲儿地使力气撑船,脸微微有些红,腼腆道:“李老板,我去替我表舅送东西刚回来,老远就认出是你了。”

李玉函道:“你在渔场怎么样?”

薛江道:“挺好的,我在库房里面做搬工,所以见不到你。”

李玉函道:“好便好了,去吧。”

薛江道:“李老板,你是要回镇上吗?我送你吧。”

李玉函想了想道:“也好,你回芦岛是顺路的,带我们到桃叶渡就行。”

她再转向身后道:“赵生,既然山里绕得远,咱们搭阿江的船回去吧……”却见他脸沉得像要刮风下雨,有些莫名道:“怎么了?”

赵生道:“难道只有他有船吗?”

李玉函糊涂道:“你在说什么?”

赵生像只长了刺的老虎,锁着眉,对着空阔水面道:“给爷送条船来!”

薛江奇怪地看着赵生。李玉函朝四下里看看,怀疑他是不是脑子又犯糊涂了?让人匪夷所思地是:从旁边的河道里,竟然真的划出条船来,一个身穿劲装的年轻人站在船头道:有人要雇船吗?

赵生道没错。待船近时,一个飞步先跨上去,转身去扶李玉函。李玉函只好和薛江道了别,拉着赵生的手上了那条船。

船桨拨清波,乌篷船晃悠悠地往前行去。赵生看着岸边的薛江越来越远,眉头也松了,满身的刺儿也收了。见那碧水可爱,将手垂下船舷,任激流在指间冲撞。

李玉函也不知他脑子好了没有,试着道:“你怎么了?薛江也是一番好意。”

赵生道:“你为了他不要我,我才不想坐他的船。”

李玉函道:“你怎么知道的?”

赵生道:“那些渔夫都喜欢你,撺掇薛江去当伙计。薛江那日从鱼店里出去后,就说得人人皆知。哼,你当我稀罕那四季衣裳吗?”

李玉函一听,就有些不好意思,真像亏欠了他似的……过了会才解释道:“你啊,看起来像尊大佛。我有自知之明,怎么敢让你做伙计?”

赵生道:“你是这么想的?”

李玉函点点头。赵生道:“还别说,你眼光真挺好的。”

李玉函也不明白他的意思,见他好像高兴了,道:“就算我委屈你了,赶明我亲手给你做件衣裳,行了吗?”

“还有,以后你只管进货送货,剩下的我自己能行。”

赵生道:“我也不光干那些啊,奶妈子还当着呢。”李玉函被他说笑了。

喝盏茶的工夫,船已经到了渡口。赵生先上岸,李玉函问船夫道:“多少钱?”

船夫正是侍卫左三,实在不知江上雇船的价格,眨眨眼道:“您看着给吧。”

李玉函给了他五个铜子,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半下午的时间,码头边行人稀少。道旁新发的柳叶被日头晒得打了卷,柳树荫下有个小茶摊,茶摊边上有个卖油饼的,眼巴巴地看着刚下船的李玉函和赵生。

赵生闻到油饼的香气,立刻觉得腹内一空。虽然用上了新漆盆,新褥子,他还是不习惯和别人同吃一盘菜。跑了这么久,中午的那碗白饭早就消耗得干干净净。

油饼老板见他盯着油饼,热情地招呼起来。赵生回头看了看靠泊在远处的舱船,船上应有尽有,只是可望不可及。

李玉函问他是不是饿了?掏出铜子卖了两只油饼。见他吃得快,又把自己那只给了他。

回村里的路上,李玉函道:“赵生,那个时候,我真的吓了一跳,你张口一喊,船就出来了。”

赵生道:“薛江也是突然冒出来的啊。因为你喜欢见到他,所以就不觉得奇怪。”

李玉函道:“我哪有喜欢见到他?”

赵生道:“喜不喜欢,只要比一比就立见高下。你和薛江是什么关系?”

李玉函道:“因为招工才认识,加上今日一共见过三次。”

赵生道:“我呢?”

李玉函道:“你是我的伙计,一起做活,同吃同住。”

赵生道:“你叫他什么?”

李玉函想了想道:“阿江……”

赵生道:“我呢?”

李玉函道:“不是这样说的。薛江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我是做了娘的人,自然会对他温和些。”

赵生道:“可是我脑子不好使,又从小受人欺负,你不该待我更温和些吗?”

李玉函道:“我是无心的。”

赵生道:“无心才显出真心。”

李玉函道:“我叫你阿生,总可以了。”

赵生道:“那我也叫你阿玉。”

李玉函没有防备,一时怔怔的。赵生看着她微红的脸,清炯的眼里光芒微闪,坚信只要再过不久,她就会对他打开心防。

赵阁村李家屋外,丁氏和赵五婶正站着闲聊。见李玉函回来,赵五婶笑着和她寒暄了几句,悄悄打量过赵生,就走了。

进屋后,丁氏告诉李玉函:二猴昨晚向五婶要了两百钱,早上从镇上回来后,就带着铲子锤子的上山去了。

为了不让偏厦里的赵生听见,丁氏拉着李玉函进房里道:“二猴这么起劲,是不是昨晚偷听到咱们说山上有宝贝?”

李玉函回想深沟边坍陷的墓洞。

就算赵二猴找到那里,也未必能明白其中的奥秘。现在担心,还为时过早。

她嘱咐丁氏留意五婶的言行,准备回房休息一会,再去私塾接孩子。

丁氏提醒她,让赵生去接就行,伙计越使越勤快,用不着供起来。李玉函道:“以后早上去渔场都靠他了,让他多歇歇吧。”

正说着,外面突然有孩子喊:“妈!”

李玉函和丁氏忙出去,见庞书臣怀里抱着幺幺,带着其他三个孩子到了门口。

李玉函上前接过幺幺道:“庞先生,这是怎么了?”

庞书臣道:“阿西他们踢球的时候,幺幺也跟着跑,不小心崴到了脚。所以我提早散了学,送他回来。”

幺幺右边的裤管卷着,脚踝又红又肿。李玉函轻轻摸了摸,道:“娘,请庞先生进去坐,沏盏茶。”

丁氏忙答应,殷勤地招呼起庞书臣。其余几个孩子趁便都溜进去,经过偏厦门口时看见赵生在,阿西和东东就进去找他玩。

赵生听东东道幺幺的脚伤到了,出去时正好遇到李玉函抱着幺幺过来。赵生就接过幺幺,和她一起去了新院厅里。

李玉函去拿活络油时,赵生脱掉幺幺的鞋袜,握着那只脚踝问:“痛得厉害吗?”

幺幺道:一点点。

赵生夸他乖,幺幺道:“我总是这样的。”赵生也发现了,他的两条腿格外细弱。

李玉函拿来药油时,赵生接过去道:“幺幺的腿,看过大夫吗?”

李玉函道:“大夫道是胎里带的先天不足,一直在吃筋骨丸,用处也不是很大。只能让他自己当心,不要跑跳。”

赵生一边揉药油一边道:“依我看,长身体的时候也正是补筋骨的好时候。药丸吃多了伤身,最好换成食补和锻炼。”

李玉函道:“他只要一动就会受伤,怎么练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黄金战旗③三公主驾到之冷酷校草霸道爱

    “苒陌陌同学,你想坐哪个位置?”老师一脸微笑,对苒陌陌的身份有几分忌惮。苒陌陌的眉头微微一皱,按照原剧,此刻应该是恶毒女配选择和独孤宸坐,然后嘲笑扮丑时的女主角——上官紫颖。那个时候,男主角们和女主角们对苒陌陌的好感度急剧下滑。那么,她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她看向上官卿,心想:目前最佳的方法是攻略好感

  • 锦云谋之打上门去(求v收!)

    侯杰看着差点笑出声来,这桃谷四仙不去做刑讯逼供这个工作真的浪费了,太有威慑力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背后的人是谁?”侯杰淡淡的道:“要不然我不介意让我的四个家仆将你撕成四份。对了,或许还会更多哦。”“这点主人可以放心,我们四兄弟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不限制只撕成四份。”还不等陈骁说话,桃根仙就笑

  • 狐妖之相思树下第四章在线阅读

    林御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此时他真恨自己手贱,当初怎么就点开了那个游戏广告,竟然把自己卷入了如此恐怖的游戏之中。林御已经从小梦口中得知,这是一场真实的游戏,自己所学会的技能,所得到了天赋与力量,都可以在现实之中正常的使用。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林御自然不会觉得这个游戏恐怖,毕竟能够将游戏中

  • 末日之培养至上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个男子长得十分英俊,修长梃拔的身形,俊朗的轮廓,脸颊熠熠生辉…然而看着他,小丽眼里只有止不住的恐惧!一开始她就在他身上感觉到了隐隐的危险和不安,是以才不敢靠近,她本想利用当时的秋生来对付他。结果目的还没施行,就被一掌打成了重伤。现在她魂体力量消耗殆尽,别说再撑他一掌了,就是对方弹弹手指,她也要魂飞

  • 坑魂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番筛选后,文左虽然没有发现自己期待中的那种游戏神奇功能物品,但想想也是明白了过来,在玩游戏的时候就知道这种装备也是很罕见的,这个明显穷得一塌糊涂的豺狼人部落估计是没有这种东西的。没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文左也不气馁,这仅仅是一个豺狼人部落而已,随着自己的继续深入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装备会有的,魔法也

  • 世界等同我一样在线阅读第8章

    西岳庙众道士看到明熙居士的反应尽皆愣住了,他们明显感受到了明熙居士的变化,原本她一路奔波,神情有些颓靡,但喝下茶水后,精神立刻就好了。“难道这真是仙茶?”所有人不禁产生了这个疑问。面对虎视眈眈的明熙居士,青松道人连忙把茶叶藏好,“这可是仙人仙人赐予我的,你不能抢夺!”“那我想再喝一点可以吗?”明熙居

  • 短发之琦非庸人尔!【1/5,求一切数据支持啊!】

    “琦儿,切莫乱说话!”刘表看了重臣们的反应,也是微微皱眉。对于刘琦,内心里稍稍多出了一份失望!自己记忆里,以前的刘琦不是这样子的啊!今天,这大庭广众之下,他怎么就乱说起来话了呢?刘琦自然是预料到自己开口后,现场会发生什么样的场景!自己身为刘表的大儿子,以前从来不曾参加过议政!在所有人眼中,自己无非就

  • 幽冥小道士你要跟我借钱啊

    “照你这逻辑和顺序,下次再生个老三就该叫狮子了?整个一动物之家啊!”白薇心虚着白了他一眼,再看想笑又不敢笑的王大嫂,仔细想想这名字确实难登大雅之堂。“那你说叫什么?”白薇自觉的让贤,把这个重任全权委托给了于天成,他倒是有模有样的思考了许久,最后灵光一闪,道:“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的恩赐,不如,就叫天恩

  • 始魂纪朝政

    次曰一觉醒来,秦龙打算开始逐渐接触朝政,从嬴政的记忆中得到先前秦始皇筑长城和建阿房宫的时候有许多大臣反对,纷纷上奏来弹劾,秦始皇在一怒之下将他们关进监狱里面,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反对嬴政他建长城了,秦龙心中盘算了盘算,先把这些先前被秦始皇关进监狱放出来,看看到底有几个是为秦国的江山社稷着想的,如果那些

  • 纯情冥王我的爱在线阅读第6章

    卡牌飞出的方向,距离在十米之外。就是他此时所坐的那里,一动不动。然而就是这么遥远的距离,竟能把轻飘飘的纸质卡牌,瞬间依次排列好,同时钉到墙上,还组成了一个字。这等手力!这等准确度!就算她自认自己实力不凡,但也从未见过,更是闻所未闻!“如何,这就是你要的回答!”看着她那由惊骇而变得骇然的脸色,沐宬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