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无限随想之社团老大

2021/4/8 12:43:04 作者:青梅配妹汁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限随想
无限随想
作者:青梅配妹汁来源:飞卢小说网
先由无限开始吧。。。(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天一亮,张宇骁骑着他那自行车,嘴上含着一片面包,背上“乔丹”包,兴冲冲的去着小区门口的篮球场。把藏在篮球场的球拿出来,运了起来。

张宇骁,17岁。家里不是独生子,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弟弟,父亲整天碌碌无为,母亲则扛起了这本属于男人的责任,养活起了这一家。经过十几年的拼搏,总算是在杭苏市买下了一套房子。

因为家庭生活的问题,父母从张宇骁很小时便开始了“战争”,从这起,张宇骁便不怎么爱说话,但是你到他的学校去问一下,那绝对是个“狠人”!

只见张宇骁灵动的运气了篮球,一会一个“欧洲步”,一会一个科比式“拉杆”,一会一个韦德的“迷踪步”。。。

渐渐的,到了七点,张宇骁还在不知疲倦的练着。“铛,铛,铛的海关大楼发出的七下钟声惊醒了还沉浸在篮球世界的张宇骁。“噢!!完了!!迟到了!!!”张宇骁急道。他连忙背上书包,藏好球,紧接着踏上了自行车,自行车被他踩得“哧,哧”作响。

当学校还是朗朗书声时,一个急促又带喘气的声音打破了这安静的早晨。不错,此人就是酷似灌篮高手里的流川枫的张宇骁!“你今天又是为了救人,还是撞车,或者是出车祸呢?!”班主任陶霞满怀不爽的看着班级里的差生——张宇骁。张宇骁也不还嘴了,站在教室门外。因为他已经深知今天自己是逃不了一死了,就雄赳赳气昂昂的“赴刑场了”。

当然是一上午站门外了。下课铃响了,老师刚走没多久,学校的“社团老大”唐成龙就出来跟张宇骁说着话了。“你小子今天又怎么回事?”唐成龙满带讥笑的问道。张宇骁自从初一和他认识,就开始了“四处征战”。也算为他的“唐氏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

唐龙仗着自己老爹是教育局的副局长,就“自立为王”,还时常装做“正人君子”一样,招募一些打架狠得人。但唐成龙从来都是虚伪的伪君子,他总对别人说这是我的XX兄弟,可是只要这位兄弟跟他在班级里所谓的两个兄弟:吴兵和袁家成。吵架了,他马上不分青红皂白的叫自己的一帮小弟群殴自己刚刚认定的兄弟。

对此作者要说句了,真正的兄弟都是在你有困难的时候帮助你给你雪中送炭的,不是锦上添花。对你好言好语,吹捧有加的人,绝对就是像唐成龙这种人,他们眼里只有利益,简单点就是,前一秒钟还跟你勾肩搭背的,后一秒钟有人出钱要打你,他保证是冲在最前头的。

“打球打昏了,忘了时间。”张宇骁无所谓的说道。“呵呵,打球能当饭吃,不说了,我玩手机去了。”唐成龙不屑的说道。张宇骁看着他进去的背影迷茫着。

时间一晃就到了下午,由于唐成龙坐在张宇骁的旁边,张宇骁总会瞄着唐成龙看他在做什么,这几天看到唐成龙聊天聊得很开心,张宇骁就纳闷的问道:“龙龙,跟谁聊呢,这么开心?”唐成龙散漫的说道:“徐枫枫啊。”徐枫枫,张宇骁的女朋友,她其实长得一般般,当时张宇骁在学校里是唐成龙的“得力战将”毕竟青春期的女生都是怀春的,都希望找个“白马王子”,而男生也算这样的,只不过幻想的人物不同。一个是把自己幻想成公主,希望有一个白马王子。另一个就是当英雄救美罢了。

当时,张宇骁读初二的时候和外面的学校的人打架,他首当其冲的起了带头作用,而那个所谓老大,就畏畏缩缩的躲在后面。就这样,张宇骁就成了当时学校女生中男朋友人选排行榜中最热门的人。于徐枫枫的故事起源很简单,就是唐成龙生日一伙人大部分都喝醉了,都是青春期的少男少女,谁没有一点青春期的骚动呢。就在那个晚上有不少了失了身,里面就有张宇骁和徐枫枫。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阳光贪婪的享受着室内的空气。“嗯,这是哪儿?”张宇骁揉着惺忪的双眼说道。“啊!!我怎么没穿衣服,我旁边的又是谁啊!!”一大早78酒店的大床房响起了一声磁性般的声音。当他看清睡在他旁边的女孩子,他很想回忆起这是谁,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因为宿醉的缘故,脑子昏昏的,再加上刚才太惊讶的时候蹦的太高,撞上了天花板,更加雪上加霜了。

要说张宇骁虽然现在只有一米八的身高,但是他有着惊人的弹跳,他可以一下蹦2.23米,就是在NBA打球的弹簧人见到他这样变态的弹跳也要自愧不如了。这就像一句俗语说的:“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他就会给你开启另一道门。”

就在这时,早已经在旁边装睡装了很久的徐枫枫也耐不住了,就装出一幅刚刚醒来的样子。张宇骁也不说话,继续保持着他那波澜不惊的样子,背对着徐枫枫,从地上捡起衣物穿了起来,待他正要将白衬衫的最上面的扣子扣上时,却一个劲手抖,因为毕竟才17岁,换做其他的同龄人那有闲情穿衣服啊,老早打电话找爸妈,哭爹喊娘了。

突然,有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张宇骁面前。只见徐枫枫全身一丝不挂的站在了张宇骁身前将他那一粒久扣不上的纽扣系了上去,而且把张宇骁因为慌乱系错了的扣子一个个理好。像是在为早上出门上班的丈夫打理行头一样,这让张宇骁深藏的情愫爆发了似的,把徐枫枫摁在了床上。。。(你们懂得,净网。)待俩人从78酒店出来时,已经如胶似漆了。

可是现在的徐枫枫已经不再是以前一心只爱着张宇骁的人了,她学会了拜金,她学了拼比,学会了一切爱慕虚荣。。。张宇骁看到唐成龙这样,也已经知道了一切,现在他们就等着机会了。

感情是徐枫枫给自己戴“绿帽子”呢,张宇骁,也不纠结,当即向前排要了个手机登了扣扣,对徐枫枫的扣扣发了两个字,接着删好友,做完这些

事的时候就体现出了张宇骁的球风,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追梦时在线阅读第4节

    五年后,一位身着淡紫色刺绣霓裳衣的女子静靠窗边,明亮的月光撒入她的眼帘,如泻的白月光好似洒落在她的乌黑如墨的长发上,如同她一夜白发。衣袖上的珍珠在此刻显得越发光洁,手中的折扇在很休闲的挥动着,她的头上没有任何发饰,只是很简单得一个盘发。而她的惊世的侧颜,不凡的气质,还是很轻易地暴露了她的身份,不过,

  • 流转的岁月不一样的人生之变态呕心

    “轩哥!轩哥!你怎么了?”“你先出去,我好像中毒了!这壇壶里的东西有毒!”魏云轩满脸通红,浑身烦躁不安!刚才,柳二正想对韩雪凝动手的时候,埋伏在三楼楼梯口的魏云轩和李靖蓉突然冲进了房间,魏云轩朝着柳二后脑勺就是一拳,直接打晕了柳二!柳二想霸占韩雪凝的时候,手里又拿着放在梳妆台上的壇壶,他本想喝上一口

  • 玄幻:我成了秦家老祖进入剧情

    最终大司命还是被月神命令留下了,但月神相信以那个叫二虎的憨货肯定不会对大司命做什么的,只看他看大司命的眼神就知道了。月神为了取信唐玉,当着他的面给自己下了听命咒,也就是说她不会对唐玉出手偷袭,并愿意再不伤害阴阳家弟子的前提下听命与他,直到见到东皇太一未知。条件就是解除对她的一切限制,她也会守约跟在唐

  • 重生之我在瓦洛兰在线阅读 朝廷最后的一缕阳光

    朱由德已经非常熟练的运用敲一棍子,给一粒蜜枣的手段。现在最让朱由德担忧的是那两个老东西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他们想以此吸引我的注意,让我收回顾宪成的吏部右侍郎官职?不对啊!他们和东林党没有一点利益上关系的冲突!为了得罪东林党而让自己家破人亡,性命不保。除非这两个老东西脑子进水银了。很显然这两个老东西可以

  • 超次元手机在线阅读第七节

    汨子云听到财无边的这翻话,当下热泪盈眶,他激动道:“世侄女,你还肯唤我一声伯父,我这个做长辈的实在不知道怎么感激才好,都怪雪儿不孝,竟然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来,伯父实在是有愧与财家,无脸见你父亲啊。”“伯父莫要伤怀,姻缘天注定,不是你的,勉强得到也不会幸福的,无边深知此理,所以对于令公子这一举动,自然

  • 一婚定情加更规则,请多多支持!

    新书发布了,小弟求各位给点鲜花,评价票,留言支持啊!加更规则如下:2000鲜花加更一章!500评价票加更一章!100留言加更一章!五章月票或五次打赏也加更一章!请大家多多支持!

  • 羽忆在线阅读第七节

    何进踏入永安宫内,此时少帝和常侍的尸首早就被手下抬走,连血迹都被洗刷得一干二净,若不是空气中仍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何进在永安宫内缓缓踱步,观察身边的每一件事物,深感帝王的奢侈,即便东汉王朝走到了尽头,皇帝寝宫内的奢华也是他难以想象的,金器,玉器不过最寻常的物件。南海的红珊瑚

  • 前桌在线阅读第二章

    有着一头浅棕色长发的小飞贼简直像猫一样敏捷,诺兰吃力的追着那个飞快的在人群中穿梭的女孩,好在她那头漂亮的长发在阳光下实在亮眼,丢不到几秒钟就会再次进入视线。“小心点!讨厌的小鬼!”前方响起不悦的抱怨声,诺兰看了眼差点被撞翻女孩,突然有些担心。该死的,这样下去肯定会有麻烦!王城中可并不都是一些有风度的

  • 成了豪门假少的娇妻第9章在线阅读

    就在张雪松在充实和快乐中忙着训练出一支最为精锐的部队之时,汉朝内部却已经开始发生了大变。大汉,首都洛阳,大汉的三大大佬,温恢司空,杨赐司徒,段颎太尉三人聚集在一起商量着手中的一份情报。“段太尉你对这件事怎么看?”温司空低头深思片刻后望着段太尉道。“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机会。”段太尉模棱两可的缓缓的说出

  • 英雄联盟之英雄王第七章在线阅读

    蜿蜿蜒蜒路,清清泠泠河,心心念念情。。脑袋里莫名的冒出如斯情绪,扰得人烦躁不已。。晚间的风徐徐吹来,水波微兴,暂且压制下去的闷怨。。因为远处的笛声,又开始秘密的激起。。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不自主的往笛声方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