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穿越后我飞升成神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4/8 12:53:55 作者:秋声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越后我飞升成神
穿越后我飞升成神
作者:秋声落来源:晋江文学城
忠犬年下温柔攻/霸气邪魅娟狂攻(假的)X清冷傲娇美强受有大纲,结局HE儿时梦中的天神示现了,楚煦阳跟着天神进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仙侠世界他与天神似乎有着某种联系,命中注定要走到一起--------------------------------------男主内心:为什么别人都是魂穿,老子却是肉穿啊?人家魂穿秒天秒地,老子肉穿战五渣啊摔~!可他靠着金手指一路开挂,顺道弑了个魔,杀了个仙,追了个妻还上天入地从神到鬼的大佬朋友交了个遍,最后竟然成了个神设定好像有点雷,其实剧情一点也不雷前期有点虐,后期

“痛痛。”蜚蜚抱着只软下脑袋的野鸡,泪眼汪汪的。

阿柔卷起她的裤腿看了看,发现膝盖上红了一大片,还好有竹筐挡了一下,冬天又穿的厚,只是被啄了下。

心中内疚,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赶紧带着小孩儿回家去了。

冬日天黑的早,等她们到家,晚饭都做好了。哥哥们本来还想去找她们,一见蜚蜚竟然抱着只野鸡,都一副震惊的表情。

“我妹妹可厉害了!”阿柔逮着人就说,“我妹妹打了只野鸡。”

蜚蜚:“……”

明明是它自己撞上来的呀,膝盖现在还痛呢。

大伙儿也知道蜚蜚到身体是个什么情况,只当小孩子玩笑话,配合地夸了蜚蜚几句。

三婶陈小月暗里直撇嘴,但看在肉的份儿上,对蜚蜚的态度简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殷勤得过分,旁边的胖墩都看愣了。

之前总说小傻子又烦人又碍事的是谁?

“明天中午,咱们把它炖上,给小蜚蜚补膝盖,好不好?”三婶门牙漏风,笑起来有些诡异,“蜚蜚真是乖啊,不像我家胖丫,轴死了,不讨人喜欢。”

那慈爱的笑容,跟昨儿拍着大腿骂人家娘的模样,判若两人。

大伙儿也不和她一般见识,尤其是柏秋,她有别的打算,短时间内只要她们不太过分,这点容忍度还是有的。

小半年没见荤腥,能吃上肉,大人小孩儿都很高兴。

即使一只野鸡最大也不过三四斤,对于一大家子人来说,塞牙缝都不够,但这个时候条件不好,有肉吃就不错了。

陈小月娘家有人做厨子,所以手艺比几个妯娌都好,遇上横菜都是她来烧的。

第二天晌午,她早早回家,将野鸡剥洗干净,漂亮的尾羽被挑出来放在一边,另摘了一把花里胡哨的羽毛留给孩子们做毽子。

之后,将鸡肉剁成小块,搁在海碗里,先用少量盐码过,这样做出来肉会更紧实滑嫩。

满满一海碗的肉,先用热油爆炒,待外表亮黄、炒出油脂时,加姜、蒜、辣椒、八角,豆豉酱,再加半锅水,焖煮三刻钟。

一揭锅盖儿,热气腾腾间,香味能冲得人天灵盖儿酥麻!

就算没人特意宣扬,光闻见这个味道,就能让半个村的人也知道他们家今天吃肉了。

光这样还不够。

——等大伙儿从地里回来,随时可以开饭的当口,将事先和好的面团揪成小块,薄薄一层贴在锅边,同时把泡好的红薯粉丝加进去。

煮开之后,面饼底下沾上了炖肉的汤汁,背面被大锅炕得酥脆,前面又被蒸得绵软……以一饼之力,为炖肉锅注入灵魂!

人多,担心大伙儿吃得不爽,又加了一颗切好的大白菜,铲起面饼,开始大火收汁。

因为先前放了盐和豆豉酱,这会儿就不用再加盐了,只放了点儿醋提味,一锅过年都不一定吃得上的炖肉,完成!

野鸡肉比一般的鸡肉有嚼劲,油更少,也更香,加再多配菜也不怕盖过它的味儿。

光是闻着这个香气,馋虫就已经给勾得四处乱窜了!再想想里面吸饱了汤汁的红薯粉和清爽的白菜叶儿……

不行不行!恨不得什么都不顾,冲上去就大开吃戒!

“赶紧赶紧,喊你四婶起来,开饭了!”陈小月两手端着一个大盆,大喊,“来拿碗筷,锅台上的饼子新做的,一起端来。”

期待已久的孩子们哄的一声跑出来,小蚂蚁似的,你搬点儿我搬点儿,一阵风似的卷过来,搬完又快速跑回堂屋的大桌边,乖乖坐好,等着吃肉。

众人坐定,张氏菜不急不慢地从里屋出来,难得有了点儿笑模样。

正要叫大伙儿快吃,就见胖墩跑进来,眼睛直直望着中间的大锅,着急忙慌说:“四婶不来,说是腰疼。”

众人:“……”

这么精彩的一锅摆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她竟然能忍住!敬她是条汉子。

“那甭管她了,咱们吃。”张氏发话,众人立刻像是解除了封印,十几双筷子齐刷刷伸向中间那个大盆,场面十分壮观。

太好吃了!

鲜、香、嫩、滑、脆……无论是肉、粉丝还是白菜,都各有各的好吃,连平时吃惯的三合面饼,都因为沾了浓厚的汤汁而增添了几重不同的滋味。

恨不得把舌头都一起吞下去。

圆满了!

寒冷的冬日,这样一锅热气腾腾的炖肉,无疑能消弭一切烦恼忧愁,不管是心还是胃,都能够达到彻底的满足和解放。

柏秋给蜚蜚盛了小半碗的红薯粉,还有几块没什么骨头的鸡肉,让她先试着自己吃。

小孩儿最近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双手了,只是不灵活,需要多练。

嘴里嚼着鸡腿肉,蜚蜚像是被这个味道给惊着了,愉悦地眯起眼睛,握着小拳头摇头晃脑的,像只开心的小猫崽儿。

阿柔见妹妹闭着眼睛,沾了一脸的汤都不知道,还在那儿美呢,不禁笑出了声:“蜚蜚怎么像个小花猫?”

“吃完擦就行。”阿林伸手给她抹了一下,没想到更花了,也跟着笑起来,又夹些肉和菜叶子搁她碗里,“再接再厉,蜚蜚能吃多少吃多少。”

好好吃!

蜚蜚心里冒泡似的高兴,肉真的好好吃呀,以后要常去打猎!

有人开心,就有人不开心。

刘桂云早就闻到三房炖肉的香味了,口水流下三千尺,恨不得冲到厨房守着去。

但她还记恨着张氏和二房,那野鸡又是那两个死丫头弄回来的,若自己屁颠屁颠过去,那不是跟陈小月哪家伙一样,没骨气?

她本意是想,必须得让人来请自己。请一次还不行,至少得三次她才勉为其难过去。

哪知胖墩这个棒槌,她说不去,竟然真的就没有再来了!

还有她男人和那两个小的,怎么就这样把她忘了?哪怕给她盛一小碗,尝尝味道也行啊!

一群没用的东西,全都靠不住!

或许她们就是故意的,一家人在那里吃肉,把她一个伤患晾在这里喝风……

越想越难受,不禁哭了起来。

她命苦啊!

父母一心想要生儿子,结果连着生了八个闺女,偏她不上不下的,排在老六,成天非打即骂,抱来弟弟以后,二老一心扑在弟弟身上,把他当个宝,她们姐妹就是草。

好不容易嫁了人,不缺吃不缺穿,以为等来好日子了,哪知弟弟大了,三天两头要用钱,她就这么一个弟弟,能不给吗?

不给,父母也不让啊!

哪次回去不是,带了好东西就能高看她一眼,和她说说话;一旦带的东西不好,理都不愿意理她;若是没带东西,好么,干脆门都进不去。

她偶尔也很反感这样,但又惦记着弟弟读书好,保不齐日后真能当大官呢!

到时候,定然不能忘了她这个姐姐。

男人是靠不住的,两个小子又不是读书的料,还不如供弟弟!

——起码弟弟不会因为她要卖一个小废物,就又是要报官,又是毒打她的,发了疯一样。

不过就是个丫头而已,还不会说话,将来怕是连婆家都找不到!这么个赔钱货,趁早脱手趁早好,大不了把钱分给他们就是了……

刘桂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江家人的脑子里都是什么。

或许,就是看她不顺眼,故意这样针对她!

还是阿娘说的对:只有娘家人,才是她真正的亲人,婆家人只会看不起她,把她当丫鬟和下崽儿的猪来使。

难啊难,饿啊饿。

前天她就托人给家里带话了,怎么到现在都没来看看她,给她做主?

-

堂屋众人正大快朵颐着,还剩一些的时候,大虎的筷子突然几个大开大合,捞了一小半在碗里,站起来:“我阿娘晌饭还没吃。”

说完就往外跑,众人都没反应过来。

面面相觑时,就听刚出门的大虎惊喜地喊了声:“外婆,舅舅,你们怎么来了?”

“吃着呐?”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不是说你阿娘伤了吗,就来看看,这吃的是啥?嚯,还有肉呢,不年不节的吃这么好,你们家有钱撑的?”

众人:“……”

“我跟你外婆也没吃呢,这么点儿哪够?”随意的语气,完全不把自己当个外人,“你再盛点去,咱们到你阿娘那儿一块吃。”

话里话外,完全没有要和主人家打招呼的意思。

堂屋里的众人听见了,脸色不大好。

大伯江敬文更是“腾”地站了起来,端起盆,把里面的汤汤水水往旁人碗里扒拉,催促大伙儿快吃。

见状,谁还犯傻?

直接抱着碗狂风暴雨地往嘴里送,连蜚蜚和小虎都加快了动作。

没办法,不吃完,可就便宜那两个不要脸的了!

——前两天还在那张罗着卖别人的孩子,今儿就腆着脸登门了。招呼都不打一声,甚至专门挑晌饭点儿过来,这脸皮,当真比城墙还厚!

在大伙儿三两下把炖肉都吃完,意犹未尽地啃饼子时,大虎进门来了:“我外婆和舅舅来了,阿娘还没吃上,我再盛……啊?没了?”

“亲家来了?咋不早点来,咱们也好多准备些吃的。”张氏抹抹嘴巴,问大虎,“人呢,上哪去了?”

大虎不耐烦地指了指他们北屋:“和我阿娘说话呢。”端着个碗往外走,“还有没有旁的吃食?我外婆和阿娘都没吃上,舅舅也没吃饱。”

众人:“……”

老娘和伤姐都没吃,他先一个人揣了个爽,的确是刘表叔的作风。

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刘桂云卖蜚蜚的真实原因是什么,也就没对他生气,只当笑话听。

“老三家的,你到厨房看看去。”张氏道,“大冷天的,好不容易来一趟,亲家嘛,能招待就招待一下。”

“诶。”

三婶起身,正要去,阿木就一拍桌子,怒目圆睁:“这个杂碎,还敢上门!”

“怎么说话呢。”张氏训他一句,“没规矩。”

阿林摇头,帮他哥说话:“阿嬷,规矩是跟讲规矩的人讲的,你看看那俩货。我觉得大哥说的对。”

“歪理。”张氏板着脸,“背后说说就算了,若让他听了去,多难看?”

阿木却反驳说:“他要卖了我妹妹好给自己买官,我不打他都已经是讲规矩了!真那么想要钱,自己挣去啊,实在不行卖自己家孩子啊,我们蜚蜚该他的?”

“你说什么?”众人惊了,“这事儿谁告诉你的?”

本来以为是刘桂云财迷心窍,打她一顿,她知道疼就会改,没想到,这根本就不是改不改的事儿——

而是他们刘家,欺负到江家头上来了!

“您不信?”指指北屋,阿木说,“他人就在那儿呢,您试探试探,看是我不讲规矩,还是他臭不要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宋之暴君林冲第10章在线阅读

    话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世上便有两样神兽,十分神奇。第一种神兽,生活于美洲大陆,性情温顺,形状似羊又似驼,谓之“草泥马”是也。也叫羊驼。第二种神兽,常出没于华夏东北,形似鹿,而略矮小,谓之:“雪泥马”是也,又称傻狍子。哈老四就打到了一只雪泥马。当楚云带兵堵死于夫罗的时候,哈老四就已经带着五十名轻骑

  • 开挂从遇见作者开始在线阅读第六章

    鲜花评价票收藏求求大家给点吧!每日保底五更!

  • [魔道祖师忘羡同人]朝曦权力至上

    曼珠和蓝芯把沙华背到家里后,就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当她醒过来时,第一时间就是去见沙华。刚到门口,就听见母后和荼蘼神女的对话,还伴着母后抽泣的声音。“娘娘,沙华殿下的命是保住了……只是殿下的心智受到了影响……”“都怪我……我没能力保护好他们两个……咳咳”曼珠愣在了门口,连推开门走进去的勇气都没有……若不

  • 混世逍遥录第10章在线阅读

    林姒乐这才眯眼笑了笑。嘿嘿!真是可爱的小丫头。她又在镜前看了看,觉着自己已经没了不妥的地方才出了房门。屋外的君衍已经早早的候着了,依旧是白纻着身,谪仙般的面容温文尔雅,一双桃花眸深不可测。“国师大人昨夜睡得可还安稳?”“自然。”“请。”两人略带尴尬的对话就这样结束。君衍带着她来到柔芷轩,推开门,扑面

  • 微观修世者之一掷百万钱(求收藏)(9)

    刘旭盘算着该怎么完成这个任务。如果是在二十一世纪,在街头碰到一个漂亮妹子,可以上去搭讪,毕竟社会比较开放,可是现在可是汉朝。要是现在上去主动搭讪,估计会被人当成匪类打个半死吧。刘旭打量了一下蔡琰的随从,又看看附近的位置,猜测蔡琰是来白马寺上香的,是听到了那人弹奏琴曲,才停下来听的。毕竟蔡琰精通乐律,

  • The Hunter Game第九章

    楚染用宽大的广袖遮住微微颤抖的手,嘴角是上挑的,眼里却毫无笑意:“你还没给父皇磕头,怎么能死了呢?”……“死了也好。”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在这个世上,从此以后再无亲人。她把信纸揣在怀里,拢了拢衣袖,缓步走了出去。冬天还没到,怎么突然就冷了起来呢。新帝登基,事务繁忙。楚染真正能坐下

  • (综主家教)压倒与被杀第7章在线阅读

    白芷磬这几日是安分了些许,就只是呆在她那偏僻古旧的屋里头养伤,也没出去瞎闹腾了。一则是如今这身子确也不适四处奔走了,二则是因为白秦那日恫吓的措辞确也吓着了她,她可不想没有翻身便被夺了命去。不过,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侥幸,而今这日子过的虽乏味却也安适,倒没什么祸患找上门来,毕竟这阴森可怖的陋室谁又愿踏进来

  • 必争天下在线阅读第4节

    “过来。”太上皇的语气很是坚定,虽然气已虚。“我吗?”房内也没人了,凌小雾只得硬着头皮走进去了。穿过外房,拂起纱帘,这才走进去。能见着什么?就一老者啊!一病入膏肓的老者啊!“虽然是委屈你了,但是为了我上官皇朝,我不得不怎么做。仙人说过,红颜祸水是你,足以毁掉我上官皇朝的也是你。我皇儿啊……他一定是可

  • 四大校草和单纯校花之加更规则

    三千鲜花加更一张五十评论加更一张五百评价加更一张三个打赏加更一张可以累加,上不封顶......新书需要大家的呵护,拜托了!

  • 我有一条土豪鱼[末世]之迷雾森林

    老者抬起眸子,微笑回应:〝尊上,蝶儿只是对你仰慕许久,对于她今日的无理行为,我会罚她禁闭,还请你看在我的薄面上她一命。〞老者微微欠身,举手投足间平静如水。千逸眉头轻佻,盈着笑意的眼里看不出他真正的情绪:〝哦?〞〝尊上,若您饶过她,我愿奉上朔月萧。〞千逸笑意渐渐淡了,〝应肸,本座看在你与你的交情下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