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十里红妆只为你之回印十一前一天(9)

2021/4/9 0:36:37 作者:公子雁思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十里红妆只为你
十里红妆只为你
作者:公子雁思来源:纵横中文网
他说我愿铺十里红妆,只为一个你,你可知道?她笑而不语。他说我若铺十里红妆,你定要凤冠霞帔,待我前来!她点头。他说我想铺十里红妆,换我们一生相守,你可愿意?她说好!十里红妆已铺好,我已凤冠霞帔向你走来,可等在终点的不是你!他许你十里红妆,我愿以天下作聘礼,以山河万物为彩礼,铺万里红妆,迎你进门!你可知道我的心意?她冷漠,只淡然开口:是你将我送于他,是你让他为我铸成十里红妆这场梦。他冷笑离开,是啊!千载轮回,谁又曾料到,她的一抹浅笑早已印入了他的心扉。

天还不是特别的亮,我看了一下手表,透着荧光:5:33.

仔细想了一下,哦,今天还得找华璟奚。华璟奚用的是24小时制。7:00,呵,那么早干什么呢。

良久,才发现我来到DN才只有一天,结果已经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来了三天就要回印十一,哎,我叹了口气。也有三年没回去了,一直在以前的学校待着,面对着一堆破事,也没翻过身,现在,一下就翻上了天,下也下不来。

坐在操场的石凳上,身边一股凉气,搞得我一哆嗦,索性拿出一听放了三天的黄啤。话说其实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啤酒,更喜欢预调伏特加,但这个情况下有啤酒也不错。

6:40.还有二十分钟,我便一下子趴在了石桌上。

“海印!”只见华璟奚从操场那一边的教学楼跑出来。我什么也不干,就只是看着华璟奚跑过来。“海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我的跟前。我因为失眠,脑中一片混沌,一时没想起来改叫华璟奚什么,就叫着:“华……华……”想了一会儿,说了一句,“我还是叫你花花吧。”显然,华璟奚愣了一下,听见他嘴里缓缓地冒出了两个字:“可以。”

“你昨天有什么消息吗,我走出校门就看见你们和一伙人打在一起。”花花一脸无邪,两只手撑着桌子。

“嗯,有很多事情要说。”我趴在石桌上,样子很慵懒,托着长长的鼻音。但是又突然坐正了,努力打起精神,“第一件事,我们下下个礼拜有任务。你要去的吧,是在一个餐厅,我们是秘密任务,看一群傻逼开法会。什么神啊,鬼的。具体明细你就等陈余井安排出来吧。”我看了一眼花花,好无语。看他嘴巴咧着,目光呆滞,我用左手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我右手打不响),花花也没什么反应,这是说:“啊,哦。知道了,回去的。还有什么事?”我有些愣,感情花花不是在神游啊,只是长了一个发呆的表情。“我后天又要走了,十天之后回来。回去接任家老。”我咳了一下,装作深沉。

“呃,哦可以吧。那这几天我帮你看着点。”花花在发出“呃”的那一声之后貌似有些懵,但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但花花也不是像张海羽一样的冷静,只是和发呆一样。

“你帮我看什么东西呀?”我有些疑惑,感觉从头到尾都没看出花花在想什么。

“呃,就是看着嘛,能看什么看什么。”花花挠着后脑勺,我看着他额头,短刘海一晃一晃,不禁想笑出声。

转过头看见一个在操场上飞奔的妹子,一步一步跑着。我心说这又是哪一个酷爱减肥的妹子。妹子跑到我们这里,看见我和花花看着她,便停了下来。“花花!”我晕,我说为什么我叫华璟奚“花花”没什么特别反应,原来我不是第一个叫“花花”的人。妹子甜美的声音一下把我酥化了,话说这真的比萝莉大叔的声音好听多了。

“花花,今天我居然在操场上看见你,好开心啊,我已经看上你好久了!”妹子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我懵了,这个场合说这个事情真是不合适,没发现还有我这个人在这吗?

我坐在凳子上,也没理妹子,就问花花:“花花,你是校草吗?”花花听了,摇了摇头,只是拿出手机,但又愣了一下,才发现根本没有我的电话。又放下,探到我耳边说:“能不能给我挡一下桃花?”我听了睁大了眼睛,看了一眼妹子说:“那个,妹子,等一下,我们商量点事。”看见妹子没什么意见,还笑着点了点头,我便心安理得地拉着花花到一旁说:“我又不是校花,挡什么挡?”“海印,帮我吧。”看着花花的眼神,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挤眉弄眼了几下,敷衍道:“哎呀,命里犯桃花拦都拦不住的了啦!别说拿我挡了,就是拿校花挡都没用呀!”

“她就是校花……叫于问吟……”

“所以咯,她是校花,我怎么可能挡得住呢?”说完把花花拉到于问吟面前,对于问吟道,“我们说好了,慢慢聊。”就走了,走到半路上发现还剩半听啤酒忘拿了,又回过来,却见花花点了一根烟,像是在以一种小痞子的态度来拒绝,但还是技术不精,倒像是一个约女友的老手。“嘿,那个,吸烟有害健康,呃……我走了。”看见于问吟开心的眼神,我也不忍做电灯泡,就语无伦次后,赶紧离开。

只是于问吟这个名字听着真的好耳熟。记得印十一……那个时候我应该就十三岁,就听说印十一于氏有一个神女,就叫于问吟。据说擅长任何高难度建筑,都能在一小时之内设计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不靠谱的消息。于问吟她爹也正是于氏之首,于坤。

七点半过后,我其实就一直都在想该怎么和海羽说去印十一的事情,看起来海羽好像从来都不知道,或是从来也没有猜到过会有这么一回事,应该是连自己是印十一的人都不晓得。但根据海羽的性格,想说这一件事情也并不难,海羽也不会有多大的反应,还是直白一点更海羽说了拉到。

下午老班让我和海羽去拿选修课的教材,但却忘了告诉我们去哪边取。反正我们也懒得去问,顾倾也肯定是着急叫了我们这么一对同桌,干脆就在学校里逛一圈了。

我就开始要跟海羽说这件事了。

“海羽,那个,我明天得回印十一参加外公的葬礼,我还要接任家老,不得不请十天假了。”我拿捏着字词,小心再小心。

“哦?你昨天才刚到……那么你去吧,这边我可以应付。”海羽漫不经心的,也没太惊奇,只是一直往前走。

“但……事实上家老死了,族长也要退位。你猜谁是族长?”我莫名其妙的就让海羽猜了,但我觉得海羽是不会回答我的。

海羽果然没说什么。我叹了口气掩饰尴尬,郑重道:“你是族长。”我当时的心跳很快,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海羽停下脚步,皱着眉头看着我:“你不要开玩笑。”我晃了下头,拿出早就和电脑互联的手机,给海羽看。海羽翻了一下屏幕,把手机还给我,向地上看:“明天我和你走。”说完又向前面走。

“海羽……”我站在后面,不知道还能干什么,也不跟上去。

只是我没想到,张海羽还会回过来对我说:“这是印十一的事,既然印十一要我做我就做吧。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但这件事一定有它的道理。”然后就没说什么,朝谣言的“鬼楼”走去。

“鬼楼”就是DN的淑慧楼,DN最高的楼,第一层是校园恐怖小说里最常出现的生物实验室,第二层是音乐教室,第三层就是信息课教室。但是,三层以上就没人去过。DN总是谣传着什么前任校长在淑慧楼天台跳楼了;什么哪个班的谁在四楼失踪了。诸如此类有很多,怎么荒诞怎么说,事实都无从考证。

其实对这一栋楼也不了解,还是有些瘆得慌,却要拿出家老威严的姿态走上楼梯。有一瞬间不知道为啥要上这一栋楼,其实有些哆嗦。这时海羽突然搂住我,说:“小心一点。”手却僵了一下,感觉到我抖动的频率,又补充道:“不要怕。”

我盯着楼梯上标有楼层的号码,一层一层。二楼,我抽了一口凉气。

四楼……

怎么一下就到了四楼?想到谁在四楼失踪的传闻,我不由得抽动了一下嘴角。但是有海羽在,即使真有鬼,也一定可以活着出去!今天说不定就解开了这一个谜。

“我拍你,你到那个墙角去!”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令人发慌的声音。就像是在玩游戏,却是一个已经生病活不久的孩子的声音。“快,换位置!”又是一个。

我看向海羽,两个人的目光倒正好撞到了一起。“听见了什么吗?”海羽握紧我的手问道。我点点头,海羽皱起了眉头。“他们是在玩一个拍手的游戏,就像接力转换位置一样,没什么恐怖吧。”我小声道,事实上一点底气也没有。我不怕黑社会,不怕死人,就怕这种空穴来风的东西。

“你发没发现,你刚才说的这个游戏,根本没办法成立。”海羽看着我,我愣了一下,脑子迅速运转,海羽接着说:“假设,有甲,乙,丙三个人在玩这个游戏。甲去拍乙的手,待在了乙的位置,乙就去拍丙的手,待在了丙的位置,丙却没有人的手可以拍。假如他们三个人又在围着一个圈用相同的速度行走,他们却永远无法碰到对方。还有一点就是,这个游戏无论多少人参与都无法成立。所以,假如真的有鬼这一说法,我们也不知道有多少只。”这时,耳边又传来三声响亮的击掌声。我冒出了冷汗。

但这时,海羽却取出了一把弹簧刀……

我很混乱,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脑子里一直回放着一句话“这是假的张海羽”。

但刀却向我的身后刺去……回头一看,只见一滩绿色的液体。海羽把刀放在我手中,从腰间拔出一把非常犀利的乌青长刀(早看见这个在腰间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了,只是不知道是一把刀)。刀透着清冷的光,把光反射到地上。

“开始了。”海羽捂住我的嘴巴,示意小声。

突然,海羽闪到了我背后去,我愣了一下,又马上进入状态。眼前只看见墙中开始冒出一团团黑影,很模糊。黑影从墙中一点一点渗出,然后在空中飘动着。

我胡乱向那些黑影扎过去,当时没任何感觉,只是一汪汪绿色的汁水溅在脸上。

不知什么时候,我被海羽拉到了五楼。

“怎么不走,还越爬越高了!”我歇斯底里地向海羽叫。海羽一下抱住我说:“没事。”

“你们一对打情骂俏地干什么!”一个苍老的声音传过来,我回过头,差点没吓晕过去——一个长了一双鱼眼睛的老头正盯着我,我尖叫一声,下意识得一下把头埋入海羽怀里,一下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可能,如果海羽不和我在一块的话,我战斗力不会那么弱,至少从心理学角度什么分析的,在有唯一依靠的情况下,女的会显得较脆弱。

“没什么,我们找信息教室。”海羽轻拍着我的后背,淡淡说道。

“下面!”鱼眼睛恶狠狠地向地上指了一下。他……往六楼走去。但我记得,淑慧楼没有六楼……

我环顾了一下五楼,很特别。有一道铁门,上面的锁已经腐蚀了。里面堆满了用过的废书。最深处,还有一张课桌,上面端正地放了一本笔记本,很奇怪。然后旁边就是天台……想着又是以身哆嗦,怎么会有六楼……

我和海羽拿刀割开了锁,从里面取出那本笔记本。海羽把本子递给我:“你保管着,今天的事情,不到合适的时间,谁也不要说。”

我们走下楼,从五楼直接跳到了三楼。四楼消失了……三楼又……

终于走出了淑慧楼,我喘了一口气。海羽拉着我的手回教室了。

看着笔记本,竟然是和外公那烧毁的一本是同一样式。我现在还并不打算翻看。我坐在我房间里叹了口气,倒在床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鹰变第3章在线阅读

    “嗯,你把箭折断了。”伊负林男爵的家族骑士正在帮他拔箭。伊负林男爵痛苦的握住他的宝剑,连话都说不出。“如果肋骨断了,骨髓可能会流入血液,那样你会发烧之死!如果伤口结痂,那你就可以活下去!”伊负林男爵的骑士对他说道。“生死由天。”侍从担心的说到。“再来些酒!”伊负林男爵如释重负的说到。骑士起身去拿酒,

  • [综漫]请问您今天需要心理辅导吗?在线阅读第012章 我也射个戟(求收藏)

    董卓的话刚刚说完,就看见底下有一人突然跳了出来,大声说道。“不可,你董卓就何德何能,敢轻易提出废除皇帝的想法。”站出来的这个人是荆州刺史丁原。“你可知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董卓怒视丁原,对丁原说道。“叮,吕布对玩家产生恨意,玩家获得仇恨值5000,系统正在吕布身上获得随机技能,请玩家稍候。”“叮,恭

  • 我和老板的故事第二章在线阅读

    丞相府“小姐,你真的要嫁给恭王吗?”沈柔的侍女玉荷小心翼翼的问“万一之后轩王爷回来……”“别说了,轩他,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一年都没有消息,说不定……我总不能一直为他守身吧”沈柔忧伤道“再说了,就算我愿意等,爹娘已经等不起了,以后我就是恭王妃了,这样的话莫要再提起了……”“小姐……”“为我梳妆吧……

  • 异界修仙奇迹非浪-荡之荡

    见海大娘脾气眼看着爆发,明月努力挤出了两滴眼泪,哭泣着从篮子里拿出一条腰带道:“大娘,这赵二狗昨天用了裤腰带绑了俺娘,是韩伯伯及时救下我娘,没想到这赵二狗倒打一耙,诬我娘清白,我娘几个活不下去了,今天就是求大娘和我们一道去苏童生家去说说情。”海大娘狐疑的看着明月,眼中不由狐疑,这殷明月不会是让自己去

  • 老子的丹田赛宇宙唱爸爸怕他们听不懂(求收藏)

    站在城墙上的隋军将领皱眉,上前喝问道,“你们是何人?”夏时依旧拿着扩音器,义正辞严道,“来劝你们停战的人!战火之下,苍生荼毒,民不聊生……”几乎把能扯上、不能扯上的词说了一遍。师妃暄认可地点点头,不过她还是觉得太冒险了,而且两方也不会说停战就停战,这仙人还是太单纯了。她不会想到,夏时不是单纯,而是纯

  • 龙腾荒野在线阅读第九章

    李旦从宫殿中走出来时,眼圈还是红的。宫殿外的廊道里,武轲拿着浇水的陶罐,浇花淋水。李治吩咐伺候花草的人是他武轲,不是其他人,固然要亲力亲为,却也不愿他人掺和。李旦只觉武轲这般可靠忠实,也难怪会服侍皇帝左右。“武公公,浇花呢……”“殿下……”李旦挥手拦住欲要行礼的武轲。武轲刚刚浇过的乃是一盆秋离水仙,

  • 我家闺女不可能这么能干在线阅读每月特殊演习

    秦莽从床上下来。一步一步,走到三人面前。王艳兵等人凑在一起,商量地正起劲,突然发现秦莽不知何时站在他们背后,吓得亡魂直冒。“秦莽,你干嘛……”王艳兵有些惧怕的问道。一米九身高的秦莽,在昏暗的房间中,正灼灼看着他们。这氛围怎么看都不对劲!何晨光、庄焱咽了咽口水,心想是不是大晚上把秦莽吵醒,惹对方生气了

  • 情敌必须死第9章在线阅读

    “哥,别……”杜菲菲就在铁拳团当医生,她非常清楚铁拳团的训练是多么厉害。除了特种部队,每年就属铁拳团送到医院的病号多,楚天歌以前没有经受过任何训练,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可惜,杜菲菲劝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楚镇南打断了。“为什么要去铁拳团?”楚镇南看着楚天歌,“你小时候选择文,我没有阻拦,所以没有人可

  • 天灾在线阅读第三章

    次日清晨,清脆的鸟鸣将王谟从睡梦中叫醒。他立刻查看起系统面板来,却见面板上的日常任务已经更新,此时他有两个任务可以接取:吃喝玩乐:从此四件事中选取一件完成。任务奖励:魔王币10枚。任务失败:无惩罚。胡闹妄为:完成一件胡闹的事。任务奖励:魔王币20枚。任务失败:无惩罚。王谟毫不犹豫的将两个任务都接取了

  • 洪荒:天道成了我的小迷妹在线阅读第8章

    大一某班——王源托腮望向窗外,此时的天空乌云密布,估计五分钟后就要下暴雨了,又望向旁边那个从刚才就开始坐立不安,忙着翻包的身影。恶作剧的戳戳那人的手背,调侃道:“某位童鞋想必又忘了带伞吧?”话音一落夏井优就给了他一记白眼,同时用夹杂着愤怒与不甘的语气回道:“我这不是忘带了,是找不到了!”在井优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