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四公主遇上爱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2021/4/8 22:08:58 作者:紫涵儿 来源:飞卢小说网
四公主遇上爱
四公主遇上爱
作者:紫涵儿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这部小说是我的第一部,希望大家能喜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阴阳断魂散,冯素贞反反复复地琢磨这个名字。其实也没什么好琢磨的,这个取名风格,显然是那所谓的天下第一大帮——欲仙帮的手笔。

欲仙国师为何要害天香?

冯素贞琢磨了许久,仍是没能想透其中关节。现下也不是想这事的时候,重要的是,如何为天香解毒。

断肠草听名字就知道这是虎狼之药,老乞婆还特意讲了那草的凶险药性。且不论好不好找,纵然找到了,天香服下这药能不能撑得住,也是个问题。冯素贞虽跟着老乞婆学了些药理,但到底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顿时觉得棘手起来。

晨光斜斜照入窗棂,映出了冯素贞半明半暗的秀丽脸颊。“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冯素贞喃喃念着,蘸了朱砂,在自己的手腕上画了个红色的蜘蛛。

深思了一夜,她总算定了主意。她估计到了自己即将陷入的险境,却还是决意兵行险着。按着情分,她确实没必要救天香公主,却有义务报答闻臭,更何况,那个活泼灵动的女子,是一个值得救的人。

她乘车入宫,径直求见皇帝:“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哦,是绍民呐,可是有什么事情,居然叫你百忙之中从吏部出来见朕?”早已听说冯绍民连着两晚歇在吏部的皇帝面色不大好,捧着菊妃新沏的茶水依着椅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冯绍民的发顶。

冯素贞咳了两声:“回父皇,近日天气骤暖,儿臣身子不适,有些不大爽利,怕给公主过了病气,才在外边歇了两日。”

“这样?可看了大夫?”皇帝口气放缓,多了几分关切,“朕与你宣个太医看看吧。”

冯素贞辞道:“儿臣粗通歧黄之术,自知身子情状,已经给自己开好了方子,不必劳烦诸位国手。只是医家素来重调理,儿臣深恐这一病数月,不得与公主相晤,所以想向父皇讨个恩典,去向欲仙国师要几颗得用的仙丹。”

“喔?”皇帝大感兴趣,话语里倍添了几分慈爱,“原来驸马如此重视香儿,倒叫朕老怀安慰了。”他停了片刻,细细想了遍欲仙炼制的那堆丹药,颔首道:“国师处的丹药或许不能治病,总还能强身健体,既是如此,你便去吧。”

“儿臣还有一事相求,”冯素贞抬起头,素来白皙的脸颊上带着些许红晕,“父皇也知晓,儿臣前阵子大小登科,少年心性一时忘形,对国师不大恭敬,说错了些话。现下既是有求于人,生怕国师心有芥蒂,尤其……尤其还想向国师讨要些秘药,更是面嫩得很。还请父皇唤个得力的人,陪着儿臣同去。”

皇帝哈哈大笑:“你啊你啊,看来果然是少年人食髓知味,才叫你这个饱读圣贤书的书呆也张开口向朕求这个。”他促狭地冲着冯素贞眨了眨眼,见后者似乎是赧然地低下了头,不由得笑意更深:“适合陪你走一遭的,想来也只有朕身边的王总管了——”

冯素贞松了口气,听这口风,应该是应了。

“——不过,王总管陪着香儿去国师那里了,朕给你手书个条子,你快些过去,兴许能在那里截住王总管,到时候,说几句悄悄话就得了。”

“什么?!”冯素贞吃惊,“公主去了国师处?”

“想来应是你们小两口心有灵犀,分别歇在两处,这一大清早地还都跑到朕这里来了,”皇帝饶有兴味地回想方才天香的模样,“香儿来这里跟朕撒了半天娇,忽然说看朕脸色不好,要去向国师拿几颗仙丹给朕,就拉着王总管陪她去了。说来你们平时一个两个的都对朕服用仙丹心下腹诽,但关键时候,还是国师的仙丹能给人定心啊!”

欲仙道宫内,天香正好奇地拿着甘蔗去戳丹炉。

前生欲仙还活着时她不曾来过此处,后来欲仙死了她皇兄便下旨将此处烧了个一干二净,算来这还是她两辈子头一次来这个装神弄鬼的地方,所以自打进来后就好奇地四处乱看,就连替皇帝来拿仙丹的旨意都是王公公传的信儿。

欲仙最是重视自己的丹炉,忍了她许久,又是瞪眼又是抬出皇帝的名头来约束天香,奈何天香素来油盐不进,今儿个又成心一直笑眯眯地假作痴憨,直教他也无可奈何,只想着等着此炉丹药出来后赶紧端茶送客。

天香打了个呵欠,她大大咧咧地躺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顺手抓了一把国师没来得及撤下的水果,“国师这里果然是好地方,才什么月份,连葡萄都有了。”她把手里的葡萄一颗颗揪下来,仰着头一颗颗往嘴里扔,吐了一地的葡萄皮。

“哎唷——”王公公掏出汗巾沾了沾嘴边的汗,“公主,宫里头的暖房早就出了葡萄了,皇上三月份的时候就惦记着给您送,是您在外边儿玩得开心,才没赶上吃那第一拨儿。”

“哦,是嘛?”天香低下头,“父皇真是疼我,什么好东西都想着留给我,我从前是太不像话了。”

王公公和欲仙都是一愣,到底王公公是个人精,忙又道:“公主您是个有孝心的,虽然没表现出来,但杂家都清楚。”

可不管王公公怎么圆场,天香都是一副闷闷的样子。

欲仙轻咳了一声,道:“公主,仙丹将要成了!”话音方落,就看到欲仙身后鼎炉砰地一声炸响,冲出两粒泛着青光的丹药来。

欲仙将手一扬,那两颗仙丹就听话地落在了天香身旁的一个锦盒中:“公主请即刻送仙丹入——”最后一个宫字还没说出来,欲仙开合的双唇就凝住了。

王公公翘起的兰花指也抖了抖:“——公主,你怎么!”

你怎么把给皇上的仙丹给吞啦!

天香吃仙丹的动作跟吃葡萄的动作一模一样,一仰脖子就吞了一颗,吃得欲仙国师心头滴血:“公主,那可是给皇上炼的仙丹!”

“我当然知道,不是父皇的东西,我还不吃呢!父皇的东西,我当然能吃!”天香舔了舔嘴唇,小巧的鼻子都皱了起来,“可这东西又臭又酸的不好吃,父皇总吃它做啥。”

“哼,贫道的仙丹妙用无穷,只是公主一时察觉不到罢了。”欲仙虎着脸,以皇帝疼爱天香的劲头,吃颗仙丹不算什么大事,更何况只吃了一颗罢了。

“好啦,那我们就把金丹拿去给父皇吧。”天香拍拍手,从椅子上跳起来,却突然面色大变,五官扭成了一团。她捂着肚子直直倒在了地上,蜷成了一团,□□道:“不对,有、有毒!”

“什么!”欲仙一甩拂尘,想要上前查看,却被王公公抢了个先,几步上前拼命摇晃起了天香:“公主欸,公主欸,公主——公主——您怎么就这么舍得杂家去了啊!杂家、杂家都被吓得眼——冒——金——星了啊!”天香被他挡了个密不透风,待欲仙好不容易越过王公公金灿灿的帽子看到天香的脸时,只看到那张平素宜嗔宜喜的娇俏小脸已是如金纸一般,嘴唇一片青灰色。

“王公公……”天香嘴角噙出血来,整个人已经气若游丝,说话都只剩了气声,却还是坚定地握住了王公公的手,“去告诉父皇,香儿不能在他跟前尽孝了……那仙丹有、有毒!”

“胡说八道!”欲仙大怒,“我的仙丹怎么会有毒,你这是诬陷!你这是碰瓷!”

“国师可不要乱说话,”王公公的声音出人意料的冷,“公主是什么人,还会碰你的瓷?”他又取出手帕擦了擦脸颊,把手里的一把金豆子藏进手帕里收进怀里,“公主如今命悬一线,杂家就不跟你耗着了。来人,快去宣御医,杂家得赶紧去见皇上!”说罢,生怕欲仙拦着他一般,几步就跑出了欲仙宫,滑得像条鱼。

欲仙气急,见王公公居然把手下的小太监全带走了,不由一呆,立时到了天香近前,伸手去扣她脉门。

出乎意料的是,方才气息奄奄的天香却就地滚身,腾空而起,还在空中伸了个懒腰,这才施施然落到了方才的太师椅上,还有空闲功夫摸到了方才没碰到的茶碗。

欲仙被这变故惊得措手不及:“你!”

天香喝了一大口茶,在嘴里咕噜咕噜地一涮,噗地吐在了地上:“这暖房里养出来的槟榔真难吃。”她歪着头想了想,前世在岭南吃的槟榔似乎也是这个味道,就大度地挥了挥手,“算了,应该没有下次了。”

“你居然假装中毒!”欲仙恨得咬牙切齿。不管暗地里他做了什么勾当,明面上都是个忠于皇帝的世外高人,就算暗中参与了谋害太子,但他到底没把自己摆到台面上去,毕竟眼下还不是翻脸的时候。可天香这么一闹,定然会让皇帝和他生了罅隙,甚至会对不老丹的功效起疑。

“谁装了?”天香白了他一眼,举起自己雪白的手腕,那上面的红蜘蛛红得骇人,“这不是你家的驰名商标吗?”

“……”天香居然知道自己中了阴阳断魂散?还知道这是他的手笔!难道是一剑飘红那个蠢货告诉她的?

“识相地就把解药交出来。不然,我就找人给父皇介绍介绍你这个驰名商标。”天香把剩下的茶都喝了,才算把嘴里那恶心的槟榔味去掉了。

欲仙咬牙道:“我没有解药。”

天香露出一副“谁信你谁蠢蛋”的表情。

欲仙只觉得自己牙快被咬碎了,才道:“若想解阴阳断魂散,只有用断肠草,此草只有妙峰山上才有,公主若要解药,就自己去妙峰山上找去吧!”

天香仍是一副“谁信你谁蠢蛋”的表情。

欲仙脸上阴晴不定:“公主,贫道所言,句句属实。”

天香点头:“嗯,句句属实,句句废话。”

欲仙勃然大怒:“公主不要欺人太甚!”

天香翘起二郎腿,挠了挠脸颊,这层金粉扑得难受死了:“老杂毛啊老杂毛,如果今日来的是一剑飘红那个实心眼,没准儿会信了你的话。你是炼丹炼傻了?现在可没有你跟我讨价还价的余地,父皇寝宫离这里所说不近,可也不远,你再这么耽误下去,父皇应该马上就要到了。我中没中毒,太医一诊即知。”

欲仙权衡利弊,憋红了脸,从牙缝里下令道:“去,把我寝房里那个青花瓷瓶拿来。”

“是!”一旁的小道士领命,立刻小步跑了出去,不多时,就捧了个瓷瓶跑了过来。

欲仙取过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药丸来,用手指搓起药丸阴沉着脸道:“公主,张嘴,贫道喂你把这药吃下去。”

天香啐了一口:“呸,你脏手碰过了本宫才不吃。”

欲仙大怒,曲指一弹,那药丸直直向着天香而去。

一道玫红身影一闪而至,正正落在天香身前,将那药丸截住了,欲仙定睛一看,竟是那个俊美得不像话的驸马爷。

冯素贞两指夹着欲仙弹射过来的药丸,轻轻嗅了嗅,哼了一声,在指尖一转,便收到了怀里去。

天香呆呆望着冯素贞转过脸来,结结巴巴道:“驸、驸马!”她心一乱,气息也跟着乱了。

冯素贞见她情绪不稳,忙伸手握住她手腕,低声道:“阴阳断魂散最是容易在人激动时毒素扩散,公主镇定些。”

那细瘦修长的手指握住自己,竟传来了令人安心的力量,天香渐渐宁静下来,想毫不在意地笑一笑,或者刺那个老杂毛几句,却只是咧嘴傻笑了起来。

“公主驸马真是伉俪情深!”欲仙森然一笑,走近鼎炉,手腕一抬,竟将方才的青花瓷瓶扔进了鼎炉里,“贫道着实累坏了,居然把所有解药都毁了。哎呀哎呀,炼这药可是最吃功夫,起码要八八六十四天才练得出来啊!”

“你这老杂毛!”天香心头一怒,不由得气血翻涌。

冯素贞盯着天香手腕上鲜红的红蜘蛛又有长大的趋势,秀眉微蹙,将怀里那颗解药取了出来,喂进了天香嘴里。

“唔……驸马,这药明明……”看方才欲仙那神情,这药丸分明是被做了些手脚。

冯素贞没说话,扶住天香肩膀,发动内力,催动天香经脉流转。那铜钱大的红蜘蛛渐渐消失不见了。

“皇上驾到——”

“香儿,香儿,朕的香儿怎么会中毒?欲仙,怎么回事?!”一袭明黄身影风一般地进了欲仙宫,尽管欲仙已经面圣多次,却仍是感受到了皇帝身上不同以往的怒意。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这个已经老朽昏庸的皇帝,居然仍能有如此的威严气势,欲仙素来以作弄这个皇帝为乐,见此情状,居然腿肚子不由自主地软了软,险些跪了下来。

王公公跟在皇帝后面,仍是甩着手帕擦着泪:“皇上,您瞧瞧公主的脸色,跟——金——纸——儿——似的,老奴看着就心酸呐皇上。”

天香嘴角一抽,将一个东西塞到冯素贞手里,冯素贞旋即领会到那是什么,忙起身把天香身边的位置让给了皇帝,自己到了王公公身边:“公公不要急,我方才为公主把过脉了,公主只是闹肚子了而已,这里有个方子,有劳公公去太医院取两服药。”说着,就将手中沉甸甸的金龟塞了过去。

“怎么?刚才王总管不是说香儿是中毒了?”皇帝一愣,攥着天香的手,目光却看向冯素贞,“民儿,你说的闹肚子,是真还是假?”

“父皇……”天香弱声道,“国师是个笨蛋,居然把葡萄放在这么热的房间里,都捂坏了,香儿吃了好几个才吃出来,这才闹了肚子,刚才跑了几趟茅房,已经好多了。”

“原来是这样,”皇帝面色稍霁,转头看向欲仙,“国师未免太不当心了,所幸没出什么大事。”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皇帝周身的威势也卸了。欲仙松了口气,一扫拂尘,拿出了十分的诚恳道:“贫道修炼辟谷之术,早已不碰饮馔,这才忘了此处还摆了食物,不想被公主吃了去,是贫道思虑不周,望陛下恕罪。”

“也是朕的香儿太过贪嘴,又不是什么稀罕物件——香儿想吃葡萄,朕就给你送一百斤来。”皇帝伸手去触了触天香的额头,眼中满是疼爱。

冯素贞道:“父皇可不要太溺爱公主,若真是送了一百斤过来,公主怕是又要拉肚子了——儿臣看公主身体应该还是不舒服,父皇还是让儿臣先带公主回府吧。”

皇帝深以为然地颔首:“来人,抬了御辇来,送公主驸马回府。”他又想起了什么,转头对国师道:“对了,国师这里有没有什么得用的丹药,就和,就和上次的龙威丹一样的,拿几颗给民儿带回去。”

欲仙宫内寂静无声。

欲仙皮笑肉不笑地斜了冯素贞一眼。天香嘴角抽了抽,也瞥向冯素贞,见她面色如常,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正恭恭敬敬地向皇帝行礼:“谢父皇恩赏。”欲仙派人取了丹药拿给冯素贞,皇帝关切道:“今日香儿既然闹了肚子,民儿还是忍耐忍耐。”

欲仙宫内寂静无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奇人传在线阅读第四章

    酒香扑鼻。闻之,令人沉醉!甘醇可口。饮之,如临仙境!张飞出乎意料的没有大口吞咽,而是细细品尝,小抿一口。可即便是这淡淡的一小口,也让张飞感受到了极大的满足!与这醉仙酿相比,自己以前喝的酒,简直就是辣鸡,闻之如水,饮之如糠,泛黄浑浊,没有半点可取之处!张飞正沉浸在美酒中时,不知何时,竟有一大帮人围了上

  • 鹰变第3章在线阅读

    “嗯,你把箭折断了。”伊负林男爵的家族骑士正在帮他拔箭。伊负林男爵痛苦的握住他的宝剑,连话都说不出。“如果肋骨断了,骨髓可能会流入血液,那样你会发烧之死!如果伤口结痂,那你就可以活下去!”伊负林男爵的骑士对他说道。“生死由天。”侍从担心的说到。“再来些酒!”伊负林男爵如释重负的说到。骑士起身去拿酒,

  • [综漫]请问您今天需要心理辅导吗?在线阅读第012章 我也射个戟(求收藏)

    董卓的话刚刚说完,就看见底下有一人突然跳了出来,大声说道。“不可,你董卓就何德何能,敢轻易提出废除皇帝的想法。”站出来的这个人是荆州刺史丁原。“你可知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董卓怒视丁原,对丁原说道。“叮,吕布对玩家产生恨意,玩家获得仇恨值5000,系统正在吕布身上获得随机技能,请玩家稍候。”“叮,恭

  • 我和老板的故事第二章在线阅读

    丞相府“小姐,你真的要嫁给恭王吗?”沈柔的侍女玉荷小心翼翼的问“万一之后轩王爷回来……”“别说了,轩他,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一年都没有消息,说不定……我总不能一直为他守身吧”沈柔忧伤道“再说了,就算我愿意等,爹娘已经等不起了,以后我就是恭王妃了,这样的话莫要再提起了……”“小姐……”“为我梳妆吧……

  • 异界修仙奇迹非浪-荡之荡

    见海大娘脾气眼看着爆发,明月努力挤出了两滴眼泪,哭泣着从篮子里拿出一条腰带道:“大娘,这赵二狗昨天用了裤腰带绑了俺娘,是韩伯伯及时救下我娘,没想到这赵二狗倒打一耙,诬我娘清白,我娘几个活不下去了,今天就是求大娘和我们一道去苏童生家去说说情。”海大娘狐疑的看着明月,眼中不由狐疑,这殷明月不会是让自己去

  • 老子的丹田赛宇宙唱爸爸怕他们听不懂(求收藏)

    站在城墙上的隋军将领皱眉,上前喝问道,“你们是何人?”夏时依旧拿着扩音器,义正辞严道,“来劝你们停战的人!战火之下,苍生荼毒,民不聊生……”几乎把能扯上、不能扯上的词说了一遍。师妃暄认可地点点头,不过她还是觉得太冒险了,而且两方也不会说停战就停战,这仙人还是太单纯了。她不会想到,夏时不是单纯,而是纯

  • 龙腾荒野在线阅读第九章

    李旦从宫殿中走出来时,眼圈还是红的。宫殿外的廊道里,武轲拿着浇水的陶罐,浇花淋水。李治吩咐伺候花草的人是他武轲,不是其他人,固然要亲力亲为,却也不愿他人掺和。李旦只觉武轲这般可靠忠实,也难怪会服侍皇帝左右。“武公公,浇花呢……”“殿下……”李旦挥手拦住欲要行礼的武轲。武轲刚刚浇过的乃是一盆秋离水仙,

  • 我家闺女不可能这么能干在线阅读每月特殊演习

    秦莽从床上下来。一步一步,走到三人面前。王艳兵等人凑在一起,商量地正起劲,突然发现秦莽不知何时站在他们背后,吓得亡魂直冒。“秦莽,你干嘛……”王艳兵有些惧怕的问道。一米九身高的秦莽,在昏暗的房间中,正灼灼看着他们。这氛围怎么看都不对劲!何晨光、庄焱咽了咽口水,心想是不是大晚上把秦莽吵醒,惹对方生气了

  • 情敌必须死第9章在线阅读

    “哥,别……”杜菲菲就在铁拳团当医生,她非常清楚铁拳团的训练是多么厉害。除了特种部队,每年就属铁拳团送到医院的病号多,楚天歌以前没有经受过任何训练,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可惜,杜菲菲劝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楚镇南打断了。“为什么要去铁拳团?”楚镇南看着楚天歌,“你小时候选择文,我没有阻拦,所以没有人可

  • 天灾在线阅读第三章

    次日清晨,清脆的鸟鸣将王谟从睡梦中叫醒。他立刻查看起系统面板来,却见面板上的日常任务已经更新,此时他有两个任务可以接取:吃喝玩乐:从此四件事中选取一件完成。任务奖励:魔王币10枚。任务失败:无惩罚。胡闹妄为:完成一件胡闹的事。任务奖励:魔王币20枚。任务失败:无惩罚。王谟毫不犹豫的将两个任务都接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