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综]老古董审神者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4/8 22:05:09 作者:盐水柚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老古董审神者
[综]老古董审神者
作者:盐水柚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综】重建旮旯底,5.14开文,感兴趣的宝贝儿可以点进专栏收藏一下■据说这是文案■虞含章是个活了将近一千五百年但是紧跟时代潮流的老古董。就连职业都是充满中二气息的审神者虽然他连本丸都没有:)老古董: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因为文章字数过多,本文从27章开始倒v,27-41是倒v章节,看过的小天使不要买!不要买!不要买!

悲循 遗孤 天命

“子日落夕阳 兴梦归繁唐 千秋落之望 一曲送惆怅”

“望日落之殇 痛几许浩荡 残蚀接移霜 千许魂断肠”

此诗乃一文人墨客于长安城东郊区十里信步亭石碑旁有感所作,作此诗时,唐朝已历经安史之乱和藩镇割据之动荡,民不聊生,满目苍夷,诗人有感而发,不禁无奈长叹,摇头不已。

信步亭旁的枫树落叶浮动,苍枯萧萧,一袭劲风吹过,尽显萧条,亭中有一女子身穿白色棉纱衣,额头执红色环边带,两缕小环发落于双肩,腰间佩带一把精致双环刀,手中抱一婴儿,神态凝重,时不时看着襁褓中的婴儿,顿时眼角湿润,一缕秋风袭过,其动人而又苍白的面孔另人怜悯。

信步亭外五丈远处突然出现一身影,依稀是名男子,此人也是一袭白衣着身,脸色较黑,双眼有神,但眼中有种自然的忧郁,当白衣男子走近信步亭时,忽听亭内白衣女子道:“站住!不许靠近我!”白衣男子微微一颤,木立良久,道:“洪妹,我……”白衣女子道:“我在这里等了你三天三夜,你却匆匆来迟,我到没什么,只苦了我这未满月的孩子。”说完含情看着襁褓中的婴儿,泪水涌出。白衣男子神情一怔,道:“孩子?洪妹!你是说我们的孩子……”白衣女子愤愤的道:“住口!你不配做孩子的爹!你不配!永远不配!永远不配……”白衣女子眼中流露出迷茫的无奈,有些呆滞,白衣男子沉默的低下了头,未有一语。

白衣女子道:“萧天远!你够狠心的,整整消失一年!你可知道,我怀着孩子受尽家里人**,说我伤风败俗、不知廉耻,这我都无所谓,可是你……偏偏在我们母子最需要你关怀照顾的时候你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话未说完,泪水夺眶而出,抽泣不停。萧天远甚是难过,欲上前安慰,却被洪妹喝住,一时难以言表。

洪妹继续道:“可怜这未满月的孩子一出世便没有父亲的照顾。”说着伸出纤纤玉手抚摸着熟睡中的婴儿,慈母般的容颜顿现出来,动人而美丽,转眼瞪着萧天远,又道:“你说!你为何撇下我们母子于不顾?”话语中略显质问又带点柔情,想必她还是爱他的。

萧天远未有回答,又是一阵沉默,此时,信步亭外狂风骤起,飞砂落叶,远处忽然出现五个骑着刚烈响马之人,身影未近,话语已近道:“哼哼!萧天远!想不到你还是回到了中原啊!”此语出自女人之口。萧天远、洪妹都朝那五个骑马者望去,正中骑者正是适才所言者,此女穿戴之服饰并不是中原所有,头发旋盘而梳,双耳穿环,身披紫衣皮锦,衣服犹如罗杉,甚是特别。其余四骑者一袭黑衣着身,头带蒙面布巾,腰间各配一把弯刀,弯刀不似中原的普通弯刀,这种弯刀弯而细,刚硬而灵活,闪闪发光。

女骑者马鞭一挥,双眼深遂,皮肤黝黑,道:“萧天远,原来你回到中原是会旧情人啊?”此时,萧天远看了看女骑者,顿时有种愤怒的表露,道:“哼!我的事你少管,回你的环王国吧。”(环王国在现今的越南中部地区),女骑者马鞭一扬,直朝萧天远挥来,萧天远单手一接,双脚一蹬,以力施力,单手一拉,那女骑者差点被萧天远拉下马,其余四名带刀蒙面汉欲拔刀相上,却被女骑者挥手拦住。女骑者整了整衣服,朝萧天远望去,又朝洪妹瞥去,道:“想必那叫洪妹的是你的旧情人吧,萧天远你可真是处处留情啊……”话语未落,萧天远抢道:“你住口!要不是你百般迷惑,我也不会呆在环王国如此之久。”语气愤怒,女骑者冷冷一笑,道:“姓萧的!你可听清了!谁迷惑你?哼!你随你大哥来我们环王国经商,是谁留恋那里的风景迷人?是谁对我柔情蜜语?哼!又是谁在我大婚之日逃之夭夭来会这个小贱人?”话到之处,女骑者双眼扫向萧天远,又是一鞭扬出,这一鞭并未向萧天远飞出,而是朝洪妹袭来,女骑者适才看见这叫洪妹的女子生的如此出水芙蓉、娇美动人,手中还抱着一婴儿,知乃萧天远与洪妹之孽种,顿时醋意大发,恼羞成怒,挥鞭而起。此时洪妹措手不及,眼看鞭子朝手中婴儿袭来,顺势以身抵挡,不偏不倚,背上中鞭,踉跄后退了几步,萧天远见此情形,既担心洪妹挨鞭,更担心自己的骨肉有意外,本能的飞身而出,一怒提脚,挥剑一斩,鞭断收剑,将洪妹紧紧抱住。洪妹见萧天远如此关心,先前的怨恨已消了一半,但一想眼前这异族女子说的话,心中的疑惑与萧天远对自己的不忠又满上心头,一把将萧天远推了出去。

萧天远知其为何推开自己,便面朝女骑者,道:“好,燕冰,今日咱们就把这段恩怨了了。不错,我是去了你们环王国,那时正好我与洪妹遭家人反对,各自无奈,便与大哥出来。”话语至此,萧天远不时朝洪妹望去,乘此解释清楚。洪妹与其眼神交汇同时眼神中充满了无限的惆怅和柔情,燕冰见此,醋意越发,双拳紧握。萧天远又接着道:“哪里知道,半路上遇上一帮强悍盗匪,打斗中,我后脑被击倒地不醒,醒来时已是在环王国,失去记忆,犹如一个陌生人,你燕冰却骗我早已和你有婚约,我无奈将信将疑,直到有一天我恢复记忆才清楚一切,哼,原来我只是个替死鬼,你早已和王臣达鲁私下暧昧,而且意图谋反,只是不便张扬,到时表面上我与你结婚,暗中早已开始谋反计划,万一事情败露,你就可以将谋反之罪全赖于我,大可以说是我这个异族之人想密谋造反,而达鲁则可乘机将我与国王、亲信全部杀死,对外宣称是我杀死国王,而他们把我绳之以法,既完成了谋反又做了个忠臣之举,可谓一石二鸟,你和达鲁就可以做你们的千秋大梦了,够歹毒的。”

燕冰此时冷漠如霜,冷冷的道:“不错,哼哼,事到如今我也告诉你,现在达鲁已经开始谋反了,而且已将所有罪名全赖你身上了,你死也是死,不死也是死,我要把你的人头带回去,好让我们的一石二鸟之计更加完美。”“美”字未落,四名蒙面汉已拔刀而出,朝萧天远与洪妹袭来。

洪妹听罢已全部明了事情经过,贴近萧天远,萧天远看着洪妹,顿时热血四溢,豪情澎湃,飞身而上,以一敌四,四名蒙面汉将萧天远围于中间,四面进攻,萧天远处惊不变,左拆右挡,一一化险,洪妹看着萧天远艰难抵挡,心中爱意不禁言表,立马上阵相助,萧天远见爱妻抱着婴儿助自己,更是侠骨柔情、豪气冲天,奋勇劈敌。燕冰见状,又从旁边坐骑拿出一马鞭一扬,朝洪妹飞去,洪妹救萧天远心切,且手中环抱幼子,一时难以放开手脚,更料想不到燕冰会突施冷鞭,一个不及防,鞭到人伤,退了几步,萧天远见罢情急不已,乱了手脚,立马退到洪妹身边,四名蒙面汉紧跟出击,毫无退让之意,萧天远忽然从洪妹腰间抽出双环刀,以一招“双龙摆尾”连环出击,四名蒙面汉哪里提防的到萧天远手中会多出一把双环刀,来不及招架,其中二名蒙面汉被砍中,先后倒地,这双环刀短而险,精致小巧,紧贴于双臂,隐而阴,凶而快,实属女子所用,萧天远用之,其阳刚之力更是将双环刀的威力发挥至极致。

燕冰此时蹬马前跃,凌空飞鞭,朝洪妹又是一鞭,萧天远双环刀接挡,另二名蒙面汉乘机伺动,暗伏出刀,将萧天远手中的双环刀击落于地,顺势将萧天远擒住,燕冰则将洪妹抓于胸前,马鞭饶住洪妹脖子,二人被擒,已无反抗之力。

燕冰突然冷冷一笑道:“姓萧的,你现在已无还手之力,哼哼,你的洪妹在我手上,我现在立刻要她死在你面前。”说罢,从腰间取出一柄小刀朝洪妹颈勃割去,洪妹泪流满面,望着萧天远绝望的眼神,俨然视死如归,紧闭双目。萧天远大喝一声道:“住手!”宏音如柱,撕心裂肺,双眼圆瞪,怒视着燕冰。燕冰道:“哼,死到临头还如此狂妄。”燕冰手腕一翻,刀子已将洪妹颈勃勒出一条血印,此时萧天远一声咆哮,已然不顾自己被擒,奋力向前飞去,燕冰将饶于洪妹颈处的马鞭反手一松,朝萧天远挥去,刀子仍然紧逼洪妹,萧天远来不及提防,已被单鞭扣住,燕冰此时突然狂笑不止,用鄙夷的目光朝萧天远与洪妹望去,道:“萧天远,现在要杀你我是易如反掌,哼哼,我要你活着比死还难受!”燕冰转身将萧天远移去一边,然后走近洪妹,伸手摸了摸洪妹的脸颊,感觉如此细腻而白皙,妒忌与愤怒油然而升,将刀子往洪妹脸上割去,洪妹此时已全无害怕之意,双目紧闭,两手死死的抱着婴儿,萧天远看着深爱的妻子被人**,心中几许无奈与惆怅,懊悔与痛心,看着洪妹手中的骨肉,更是心酸与痛苦,正当此时,燕冰突感手上发麻,手中的刀顿时脱落,仔细一看,竟是被人在不知不觉中用一粒细小石子打在手腕上,双眼环顾四周,道:“谁?是谁?”声音略带颤抖,明显甚是害怕。

不远处出现一个佛家老僧,白须至胸,身披黄格袈裟,双眉粗浓,略显老态龙钟,手执伏魔杖,六个伏魔圈叮当作响。四个蒙面汉见燕冰被这老和尚所袭,不顾身上所伤,奋力向老僧扑去,老僧丝毫未动,静待袭来,眼见这四个蒙面汉横刀砍来,老僧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四字一出,身形忽移,已避开四人袭击,同时这四字如惊涛骇浪,震耳欲聋,可见其内力之深,四个蒙面汉被震的有些踉跄,欲再袭,却被燕冰用手势喝住,燕冰见这老僧适才几招已深知其内力之深厚,想想刚才手中的刀被其一粒石子点下,手腕此时还隐约感觉酸痛,当下也有些害怕,只得提足十二分精神谨慎行事。

燕冰道:“这位大师,不知是路过此处还是有意多管闲事?”语气甚是质问,但说话时已有明显的颤抖和害怕。老僧双手合十,道:“这位女施主,老衲路过此处,刚才见女施主对这母子如此生残,老衲不愿你造孽太深,故才如此!”语气洪亮而深厚,不禁另人肃敬。

洪妹与萧天远见这位老僧及时出手相救,甚是感激,无以言表,燕冰无暇顾及萧天远与洪妹的事情,萧天远踉跄的走到洪妹身边,将洪妹紧紧抱于怀中,洪妹顿感温馨,两人互视的刹那间,仿佛隔绝了几许轮回,目光送至襁褓中的婴儿,慈父般的神情表露无疑,萧天远伸手抚摸着儿子的小圆脸,心中无限感慨与激动,洪妹望着萧天远,泪眼朦胧,娇容心动,将头默默的埋入萧天远宽厚的肩膀,仿佛世间怎样都无法阻挡。

燕冰看着老僧,道:“不知大师尊称?”老僧道:“大师不敢当,老衲名叫摩诃衍,法号大乘。”燕冰冷冷一笑,萧天远突然问道:“大乘?你是长安西明寺的大乘?”摩诃衍缓缓的点了点头,燕冰回头望见萧天远与洪妹相互依偎,方知刚刚全神贯注于摩诃衍,忽略了这对贱人,顿时醋意大发,心下杀性又起,暗暗将衣袖内的短护刀握于手中,猛的向洪妹刺去,所有人都未料到燕冰会有如此狠招,连摩诃衍都未曾料到,只听得“啊”一声惊叫,洪妹背部正中一刀,倒入萧天远怀中,萧天远望着洪妹,神情惊讶而呆滞,无法相信,双眼迷茫而伤神,措手不及,恍惚不已。

燕冰哈哈狂笑,道:“萧天远,我要你生不如死,这贱女人,哈哈哈。”萧天远朝向燕冰,神情极其愤怒,双嘴微微颤抖,两眼血丝翻滚,青筋暴突,洪妹被这一刀刺入虽已命在旦夕,但仍撑着,她将双手紧紧揣住萧天远,顿时泪雨如珠,硬用内力支撑着道:“天远……我们……为……何……如此……如此……缘浅……情……薄,我……我……”说话已略显吃力,摩诃衍踏步上前,单掌抚于洪妹身背上,为其疏入真气,此时燕冰哪里肯收手,趁摩诃衍为洪妹疏送内力,随即向摩诃衍挥去,摩诃衍另一单掌一挥,以力借力,虚实互动,将燕冰手中小刀一击两段,顺势朝燕冰肩上一击,燕冰无暇抵挡,击中倒地,骂道:“哼,什么佛门大师,连一个女子都欺负……”话未说完,只觉肩上被摩诃衍一掌的外衣突然碎裂,而自己的肌肤却未有丁点损伤,可见摩诃衍之内力深厚,收放自如,燕冰已突然感到眼前这个大乘大师内功之强劲,单手就足以制服自己,不知如何是好。

萧天远紧紧的搂住洪妹,颤抖着,洪妹被摩诃衍以真气支撑,喃喃的道:“阿……阿远,你……你看……这……是我们……的……的骨……肉……”洪妹吃力的将手中的婴儿托给萧天远,婴儿安详的撅着小嘴,不曾知晓眼前生父母的苦难和折磨,沉沉入睡,萧天远泪水纵横,无语哽咽,洪妹接着道:“只……可惜……可惜……我……们……一家人……不……能……好……好好……团……”她口中“团聚”的“聚”字未说出口,嘴中一股鲜血突然喷出,萧天远顿时紧张而害怕,摩诃衍再次以内力输送,洪妹继续道:“阿……阿远……我忘了给……给……我们的……的……儿子……起……名……,你……你……”突然间,只听得萧天远撕心裂吼般的嚎叫与痛苦,洪妹一只手紧紧抓住萧天远,另一只紧抓着襁褓衣角的手突然往下一沉,摩诃衍默默的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洪妹死死的躺在萧天远的怀中,安静的离开了,她再也不必担心会失去萧天远了,再也不用担心会离开萧天远的身边了,再也不必苦苦于他们的生离死别了,萧天远仿佛失去了理智,抱着洪妹与未满月的骨肉失声痛哭,他无法接受这种痛苦与折磨。

燕冰见洪妹死去,突然又哈哈狂笑,这笑声惊醒了萧天远,萧天远突然搂着洪妹一步一步朝燕冰走来,神情愤怒而呆滞,摩诃衍则在一旁为洪妹诵经念佛,燕冰被萧天远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有所警觉,当下抽出腰鞭朝萧天远挥去,萧天远顺手一接,五指通红,仍向燕冰走来,燕冰有些害怕,道:“萧天远,你找死!”当下一把短剑伸出,萧天远冷冷一笑,毫无顾忌,竟然直朝短剑冲上去,剑尖直直的从萧天远胸前插至背后,燕冰傻了:这血气方刚的堂堂男儿为何会如此?为何要自寻短见?摩诃衍见状,无奈的摇摇头,又是一声“阿弥陀佛”,原来萧天远见心爱的妻子死去,想起彼此不能幸幸福福的在一起安享天伦之乐,甚是凄凉,如今洪妹一死,活着岂不也是痛苦与煎熬,折磨与伤心,不如也随她而去,免的她死也孤苦一人,便有如此举动。

燕冰被这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他无法想象萧天远会如此,更无法想象洪妹的死会让他徇情,她还在陷入想不通的时候,四名蒙面汉朝燕冰走来,口中说了几句,燕冰才缓缓的被扶上了马渐渐的消失于飞尘之中。

摩诃衍走向萧天远,摇摇头道:“施主这又是何苦,万般众生,皆与佛轮!”萧天远却不能听见摩诃衍的话语了,他紧抱着洪妹,双眼中是如此痴情、绝望、痛苦,洪妹则静静地倒在萧天远的怀里,如此安详、庄重,却又是凄凉,手中的婴儿仍然熟睡着,全然不知父母早已魂归西天,却仍遭受着离别的痛苦和对彼此永不瞑目的执着。

摩诃衍缓缓的将他们手中的婴儿抱过来,却发现萧天远与洪妹都将婴儿的衣角牢牢的拽住,始终都没有放手,摩诃衍再次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既然施主如此不舍得自己的孩子,却又何必撒手人寰呢?”摩诃衍将婴儿抱至怀中,将其背于身上,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将萧天远与洪妹的尸体埋于信步亭石碑后七丈远处,在埋时,他瞥见洪妹的手腕衣角上有一个“洪”字,又回想起适才燕冰叫“萧天远”的名字,随后又看了看他们,一句“阿弥佗佛”,双手合十,回立良久。

摩诃衍抖了抖衣肩,将婴儿抱于手中,细细的看着他,又看了看萧天远与洪妹的尸坟,站了片刻,道:“两位施主如今已西归极乐净土,生不能美满团聚,死不能瞑目,实属上天造物,事事弄人,悲矣悲矣!只可惜这一孤苦婴儿却要独自在世上饱受无父无母之痛苦,哀矣哀矣!既然你们生前不能共枝连里,老衲就自作主张,男施主姓萧,女施主姓洪,望你们在极乐世界能比翼双飞,这婴儿就取名‘萧洪飞’!”此时摩诃衍朝婴儿望去,只见婴儿仍于熟睡当中,摩诃衍将婴儿背于身上,手执伏魔杖,缓缓地消失于这凄凉的信步亭,伏魔杖上的铜圈却“叮当”作响,仿佛是无奈的哀叹与沉吟。

此时一阵微风徐徐吹过,一切是如此的寂静与萧没,苍凉与孤冷,萧天远与洪妹则静静地久久地长眠于此处,而他们却又是无奈与悲凄,迷茫与凄凉!

(注释:摩河衍那是唐代高僧,唐德宗时曾入藏讲经,力倡禅宗,一时西藏僧人风靡相从,贵族妇女30余人从其出家。后赤松德赞派人从印度请来寂护的弟子莲花生,传印度佛教,于是发生了长达三年之久的两派辩论,史称"顿渐之争"或"拉萨法诤"。据西藏史书记载,摩诃衍那辩论失败后,返回内地。摩诃衍那与莲花生的这场辩论,至今还是国际佛教学者研究的课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宋之暴君林冲第10章在线阅读

    话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世上便有两样神兽,十分神奇。第一种神兽,生活于美洲大陆,性情温顺,形状似羊又似驼,谓之“草泥马”是也。也叫羊驼。第二种神兽,常出没于华夏东北,形似鹿,而略矮小,谓之:“雪泥马”是也,又称傻狍子。哈老四就打到了一只雪泥马。当楚云带兵堵死于夫罗的时候,哈老四就已经带着五十名轻骑

  • 开挂从遇见作者开始在线阅读第六章

    鲜花评价票收藏求求大家给点吧!每日保底五更!

  • [魔道祖师忘羡同人]朝曦权力至上

    曼珠和蓝芯把沙华背到家里后,就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当她醒过来时,第一时间就是去见沙华。刚到门口,就听见母后和荼蘼神女的对话,还伴着母后抽泣的声音。“娘娘,沙华殿下的命是保住了……只是殿下的心智受到了影响……”“都怪我……我没能力保护好他们两个……咳咳”曼珠愣在了门口,连推开门走进去的勇气都没有……若不

  • 混世逍遥录第10章在线阅读

    林姒乐这才眯眼笑了笑。嘿嘿!真是可爱的小丫头。她又在镜前看了看,觉着自己已经没了不妥的地方才出了房门。屋外的君衍已经早早的候着了,依旧是白纻着身,谪仙般的面容温文尔雅,一双桃花眸深不可测。“国师大人昨夜睡得可还安稳?”“自然。”“请。”两人略带尴尬的对话就这样结束。君衍带着她来到柔芷轩,推开门,扑面

  • 微观修世者之一掷百万钱(求收藏)(9)

    刘旭盘算着该怎么完成这个任务。如果是在二十一世纪,在街头碰到一个漂亮妹子,可以上去搭讪,毕竟社会比较开放,可是现在可是汉朝。要是现在上去主动搭讪,估计会被人当成匪类打个半死吧。刘旭打量了一下蔡琰的随从,又看看附近的位置,猜测蔡琰是来白马寺上香的,是听到了那人弹奏琴曲,才停下来听的。毕竟蔡琰精通乐律,

  • The Hunter Game第九章

    楚染用宽大的广袖遮住微微颤抖的手,嘴角是上挑的,眼里却毫无笑意:“你还没给父皇磕头,怎么能死了呢?”……“死了也好。”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在这个世上,从此以后再无亲人。她把信纸揣在怀里,拢了拢衣袖,缓步走了出去。冬天还没到,怎么突然就冷了起来呢。新帝登基,事务繁忙。楚染真正能坐下

  • (综主家教)压倒与被杀第7章在线阅读

    白芷磬这几日是安分了些许,就只是呆在她那偏僻古旧的屋里头养伤,也没出去瞎闹腾了。一则是如今这身子确也不适四处奔走了,二则是因为白秦那日恫吓的措辞确也吓着了她,她可不想没有翻身便被夺了命去。不过,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侥幸,而今这日子过的虽乏味却也安适,倒没什么祸患找上门来,毕竟这阴森可怖的陋室谁又愿踏进来

  • 必争天下在线阅读第4节

    “过来。”太上皇的语气很是坚定,虽然气已虚。“我吗?”房内也没人了,凌小雾只得硬着头皮走进去了。穿过外房,拂起纱帘,这才走进去。能见着什么?就一老者啊!一病入膏肓的老者啊!“虽然是委屈你了,但是为了我上官皇朝,我不得不怎么做。仙人说过,红颜祸水是你,足以毁掉我上官皇朝的也是你。我皇儿啊……他一定是可

  • 四大校草和单纯校花之加更规则

    三千鲜花加更一张五十评论加更一张五百评价加更一张三个打赏加更一张可以累加,上不封顶......新书需要大家的呵护,拜托了!

  • 我有一条土豪鱼[末世]之迷雾森林

    老者抬起眸子,微笑回应:〝尊上,蝶儿只是对你仰慕许久,对于她今日的无理行为,我会罚她禁闭,还请你看在我的薄面上她一命。〞老者微微欠身,举手投足间平静如水。千逸眉头轻佻,盈着笑意的眼里看不出他真正的情绪:〝哦?〞〝尊上,若您饶过她,我愿奉上朔月萧。〞千逸笑意渐渐淡了,〝应肸,本座看在你与你的交情下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