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光辉之祭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4/8 20:54:22 作者:欢乐薯片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光辉之祭
光辉之祭
作者:欢乐薯片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天灾中沦为全族遗孤的少女黛斯特,独自踏上了质询造物主的冒险旅程。然而,当她终于与那位美丽而冰冷的至高存在相见时——月海中最后一个世界的命运,已悄然系于她指间。注:脑洞文,很多私设,cp坚韧女主*病弱男主

城阳公主带着她的夫君过来秀恩爱的时候,我正忙着修改新写的曲子。

城阳看我这样子,拉着瑾瑜道:“知书达理,文采横溢,果然是才女,瞧,她爱书比爱我们还多。”

我哭笑不得,放下宣纸:“你那三个同母姐妹整天说你胳膊肘往外拐,你那三个同母兄弟也说你有点忘本,你是怎么反驳他们的?”

“天下皆兄弟姐妹,我们身为皇室大族,理应一视同仁。”城阳答得理所当然。

“我一向视文学为姐妹,为何不能一视同仁?”我立即钻了她的空隙,笑道。

“……”城阳被我赌了个严实,几次都说不出话来。

瑾瑜哈哈大笑:“我说城阳美人,你跟我这个好姐姐辩论,岂不是自讨苦吃,你能说过她?”

城阳气不过,伸手往瑾瑜脸上拧了一把:“所以你就站在旁边旁观,不来帮我一把?”

“啊,啊,啊,”瑾瑜疼的大叫,却没有反抗,“城阳美人,你夫君若是看见你这剽悍模样,一怒之下说不定就把你给休了,啊喂轻点轻点……”

我扑哧笑出了声:“夙阳,你调侃她,岂不是自讨苦吃?”

“……”瑾瑜瞪了我一眼。

我悠然的拿了一本书:“说起来,夙阳也不小了……”

“不,不!”瑾瑜猛然挣开城阳朝我冲过来,一个箭步捂住了我的嘴,“如今父皇的注意力全被政事和晋阳那小丫头占据,根本管不上我,你休要多嘴在父皇面前提我的婚事,我现在才不想嫁人!”

我暗暗叹了口气,心道瑾瑜这个榆木疙瘩真是单纯的可爱,她也不想想,我哪里敢在父皇面前提这两个字?恐怕我才刚刚说出来,父皇就要操心我的婚事了。

说起来,我也十六了,也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思及此,我又暗暗叹了口气。

把新写的曲子送到妙音坊里去,新来的花魁看了一遍,神色有点犹豫,许久才抱起琵琶,低眉弹了起来。管事的盈娘看见我一直在蹙眉,忙端了几盘点心上来,躬身问道:“公主,可是曲子不如您心?”

我反复思量了一番才问:“你们这新来的花魁,是从小就开始学琵琶的?”

“不是,是来了妙音坊后学的,也有三四年了。”盈娘恭敬地答道,“可是弹得不好?”

我讪笑两下,觉得很不容易措辞,唯恐伤了这花魁的自信心,却有一清爽文雅的声音从坊外遥遥传了出来:“这位姑娘,到底技艺不纯熟,有形却无心。”

我好奇的看过去,看谁抢了我本来要说的话。

那是贞观十四年的夏天,我第一次遇见钱万三。那个男子约摸及冠年纪,品竹色的中衣,外搭一件浅银紫色的开襟长衫,即使隔那么远,布料的质感光泽也能让我辨别出来是上好的纬锦。他五官俊雅,气质雍容大度,从上到下挑不出一点毛病,除了……

这是左衽?

男子察觉到我在打量他,也没有在意,只是微笑道:“姑娘或许过于拘束了,曲子是难得的好曲子,可姑娘太注重音节,虽然没有错一个音,但曲子原本的气度却完全没有体现出来,不得不说可惜。”

我讶然,这公子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怎么我想的东西他全说出来了。我作的这首曲子,原本就是边塞曲目,这姑娘却把整个曲子谈成了流水曲,高音不重低音不沉,委实让我闹心。

闹心的我看见花魁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又于心不忍,试图用语言安慰她:“这位姑娘本来就没有太多的经验,技艺不熟情有可原,没有弹错音就已经是幸事。”

我不说还好,我一说人家姑娘直接哭出来了。我愣了愣,顿觉一个头两个大,人家是花魁,众里挑一,各方面都该很出色,自然心气傲些,公子只是挑错,我却是贬低她的才艺,姑娘不哭才怪。

公子笑:“看姑娘应该是精通曲艺之人,不如烦请姑娘重新弹奏一遍,再做比较。”

我从学会走路时就学琵琶,谈个曲子自然不难,可我弹自己曲子无法评价水平,不找宫廷乐师也是想着宫外也许有高手。而且……我看了看花魁,觉得如果那样做岂不是挑衅?

公子看见我踌躇,又解释道:“姑娘不必担心,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技艺,也许姑娘在琵琶方面天赋异禀,可论其他的乐器,恐怕及不上妙音坊的这个姑娘。”

他一段话既抬高我又抬高花魁,处处不落瑕疵,我当即觉得这个人该是经商之人,处事圆滑,头脑精明。他既然如此说,我也不用矫情,坐了下来拿起琵琶,重新将曲子谈了一遍。我弹完就看见花魁忘记了哭,只怔怔的看着我,公子展了眉:“这首曲子,应该表现边塞战前军营里的气氛,紧张,凝重,肃杀,思乡。姑娘技艺之高超,让人叹服。”

他点的四个词语恰恰是我曲子的中心。我露出个微笑:“曲有误,周郎顾。古有周瑜善音律,公子比起周瑜,恐也毫不逊色。”

公子谦逊的笑:“姑娘谬赞。在下是通号钱庄的少庄主钱万三,路过妙音坊,听见乐声才冒昧点评,请姑娘见谅。”

原来是长安首富之人钱万三,无怪他衣着华丽。我自然不能不报上自家名号,身旁盈娘却抢了了我的话:“这位是太宗爱女平城公主。”

钱万三诧异片刻,连忙行礼:“万三不知是公主,请公主恕罪。”

“公子请起。”我再一次瞧着他的衣服,“公子这衣服可是穿错了?左衽不是外族穿着?”

钱万三瞧了瞧,神色窘然:“万三……可能一时匆忙……”

“无妨。”我忍俊不禁,“公子下次注意就好。”

我回宫的时候,正赶上闵离轩给母妃诊脉,他看见我回来了,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微臣拜见公主。”

“闵太医请起。”我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母妃的病可有了起色?”

“回公主,再用药物调养几天,注意饮食,便可痊愈。”闵离轩再一拜,“微臣先行告退。”

我看着他的背影走远,一时百感交集。

闵离轩是闵家独子,比我年长两岁,从小就被人评了“温良恭俭让”五个字,眉目俊秀,深谙医术,极具天赋。两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刚刚进太医署,还没有褪去少年的青涩,待人待事先退三分。

那时燕贤妃病重,众太医商讨之后仍然无法确定病因,自然无法对症下药,皇子李贞为此大怒,我多次劝解无果。

惶惶请罪中,闵离轩请求一试。

我在一群弯着腰的大臣中,看见身姿挺直的少年。少年不卑不亢,声音清晰,神色坚定,总让人想起来寒风中的松柏,沉默着,却持续生长着;缓慢地,却脚踏实地地。

声声质疑中,我说,兄长,不如一试。

我从小就浸在书籍里,养成了端庄贞静的性子,深知男女有别,地位之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这个毫无交集的陌生人,不仅相信,而且想亲近。

燕贤妃病愈后向父皇提起过闵离轩,父皇直接提拔他为从七品医师,从此这少年便是唐朝有名的太医。诸位皇子中,我跟李恪李贞皇子的关系最好,李恪哥哥跟太医令私交甚好,我因此也常常去太医署,几乎次次见到那个少年,也因此熟了起来。

熟了才知道,贞观五年,他就跟大他两岁的柳家次女柳云瑛订了亲事。才知道,这少年早就有了心尖上的人;才知道,我心尖上的人是眼前的少年。他大概察觉到我不一样的感情,或者是我不愿再陷,于是又渐渐远离。

城阳说,喜欢一个人太简单,忘掉一个人太难。我如今见到闵离轩才真正懂了这个道理。

太难,太难!

我苦笑一声,慢慢走回自己的寝宫。

我第二次见到钱万三是我主动进入通号钱庄。彼时钱万三正在对账,看见我眉目一怔,起身迎接:“公主怎么来了?”

我把手指竖在唇上嘘了一声,小声道:“我替李恪兄长来的,他今日另有要事,由我代替他管理赋税。”

钱万三一脸恍然,可他不知道,另有要事是真的,代兄征税也是真的,却是我主动请求的,原来送药的宦官调职,近日由闵离轩亲自为母妃送药,我不想跟他再有接触,索性出宫管理这些事。

转过头看见一打账本,随手翻了一本,看得入神,便拿了算盘拨弄起来。我打小就喜欢算数,兴趣使然,等算完一本,才发现钱万三在旁边拿着一杯凉了的茶饶有兴致地看着我,我这才想起来自己身在何处,当下大窘:“我一时入神,忘了正事,请钱公子见谅。”

“李姑娘看起来颇喜欢算数。”他自动换了称呼。

我咬唇点头,正好这时贴身婢女青袖告诉我清点完毕,税务符合,我忙借故告辞,然目光却在那些账本上溜了一圈,钱万三见我着实留恋,出声挽留:“在下看天色尚早,姑娘又着实喜欢,不如李姑娘帮在下打理一下。”

若是瑾瑜,早扬起下巴问一句“凭什么,你给工钱吗”,可毕竟是我,也只能踌躇后笑一声:“公子田连阡陌,家业庞大,倘若外人介入,恐怕于理不合。”

钱万三笑道:“不过陈年旧账,算不得机密,便是姑娘知道了也不碍事。”

难怪如此放心的交给我。正好这是最后一家,我也不想如此早的回宫,便交代了几句,对钱万三说:“承蒙公子青睐。”

算术是我的强项,可管理我却是一窍不通,钱万三时常在边上提点,我倒也受益良多。渐渐上手时正好有人找钱万三,我随意瞥一了眼,依稀辩出是位红衣如火的倾城美人,好似在哪里见过,钱万三跟她谈了几句便和她一起出去了。

整整一打的账本算完后,我小揉着酸痛的脖子,顺便活动了一下手腕,这才发现天色已经墨黑,心里一惊,顾不上钱万三还没有回来,对着钱庄管家交代了账本都算完了没有问题便告辞。

回去途中突然想起来那位红衣美人我应该是见过的,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临近宫门青袖扶着我下来,琉璃宫灯的照耀下,我一眼就看见宫门处的闵离轩。

既然碰上了,我也不能没有礼数,只好迎了上去:“如此晚了,闵太医怎么还在宫内逗留?”

“夜禁时辰早已经过去,公主却还没有回宫,娘娘担心,委托微臣等公主回宫。”闵离轩一脸忧色,“公主可曾遇见禁军?”

当然遇到了,不过仗着我转世投了个好胎,人人都唤我一句公主的份上没敢阻拦罢了。我想了想,把令牌递给青袖,让青袖递给他:“多谢太医关心,这令牌太医暂且拿着,路上也算给禁军个交代。”

闵离轩也没客气,拿了告辞,我瞧见他的背影,蓦地想起来那个美人是谁了。

长相跟名字截然相反,以惊鸿舞闻名唐朝,相传跟钱万三两情相悦的闵家大小姐——闵流清。

贞观十五年,文成公主和亲,礼仪流程浩大,光嫁妆就是中层阶级一辈子的费用,也因为工程浩大,财政的计算和筹备就落到了我们几个兄弟姐妹身上。首先户部预算,送到我们手上审核,再由户部向上申请采购,经过一系列过程,算出最后的实际费用,送到我们手上做最后的审查,差缺无漏,才算完成任务。

我负责三个方面,瓷器,绸缎,医疗,账本满满几打堆在我的书桌上,我从清晨算到夜晚,常常困得打哈欠,就这样足足算了三天,才能够算完。

算完最后一本的时候正好是夜晚,我实在支撑不住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身上披了一件披风,那个气候是正月,还带着深冬的寒气,我以为是母妃半夜醒过来帮我披上的,随手放在一旁,却见桌上一杯清茶还冒着热气,我以为神奇,又看了一眼披风,才想起来是闵离轩。

这清简的绣竹披风宫里也就只有闵离轩会穿,只有他可以有正当理由走进这宫里。正好今天太医署是闵离轩值夜,实在理所当然。

拿着男人的披风我也没办法跟母妃交代,我还是把披风工工整整地叠了起来,一路走到太医署,今天是正月廿三,月亮却如十五一样圆,月华似碎银,斜着照在水面上,清棱棱。

我抱着披风走到太医署:“闵太医在吗?”

里面窸窸窣窣一阵响,出来的,却是他的姐姐闵流清:“民女拜见平城公主。”

“闵小姐,你怎么会在太医署?”我错愕。

“民女是替我舍弟值夜的,他刚刚离开。”闵流清一双丹凤眼华光潋滟风情万种,“擅离职守是大罪,但舍弟迫不得已,请公主赎罪。”

我更加奇怪:“闵小姐怎么会替令弟值夜?是不是他出什么事情了?”

我刚刚说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话里的担忧谁听不出来?于是又连忙补充:“本宫母妃今日身体不适,多亏闵太医的药方,本宫一直很感激他。”

“是这样,柳家与我们闵家是莫逆之交,舍弟与柳云瑛定亲一事,想必公主也是知道的。”闵流清皱了眉,“舍弟学医术也是为了云瑛,毕竟身为武将难免受伤,云瑛近来出征受伤,据说伤势严重,柳家的那些医者都束手无策,舍弟听闻甚是忧心,擅自去了柳家。”

也许我没有愣神很长时间,也许是神经痛的麻木了,我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响在这空荡荡的空间:“原来是这样,闵太医忧心妻子,情有可原。本宫来不过送回他落在母妃宫里的衣服,其他事情不会插足,就此告辞。”

“多谢公主。”闵流清连忙接过来,“民女恭送公主。”

我真傻,竟然以为他深夜的等待,他的披风和热茶,都是因为我在他心里是不同的,我竟然以为他也是有点喜欢我的。

我居然会这么以为。

可我凭什么这么以为?

他学医术是因为她受伤的时候他能够帮的上忙,他对待别人的温和体贴是性格使然,唯有对那个人才是真心。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我想笑,笑自己的自作多情,可又想哭,哭自己这些天的心思百转。

回到宫里,我随手拿起那杯茶,刚刚送到嘴边就发现它已经凉了。

就像我对闵离轩的感情,终究是要凉透心。

云书成告诉我财务出了岔子时,我还正陪着太子李承哥哥下棋,闻此大惊:“怎么会这样?”

云书成也是急得皱眉:“当初预计各项内容时,皇上还没有定下最后礼单,最后下来时侍郎没有修改,导致财政钻了一个很大的空子。”

我只觉得头晕目眩:“如今还差多少?”

“再经计算,差了整整三百万银两。”云书成道,“时间紧迫,再申请调用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从民间调取。”

我瘫坐在桌上,三百万!如此庞大的数目怎么可能从民间筹备……钱万三!不,不行。钱万三绝没有理由背那么大一个黑锅,他不是皇商,这么做对他也绝对没有任何好处,更何况父皇如今还不知这么大一个空子,钱万三补上,父皇却不一定把这笔账还给他……可除了他,谁还有能力承担起这笔数目?

我越想越觉得头疼,索性让青袖陪着我出宫,不知不觉走到通号钱庄处,想了想还是作罢,终究不能拖累他。正想离开,钱万三却是迎了上来:“公主,你怎么来了?”

我叹了口气:“没事,就是随便逛逛,逛到了此处。”

钱万三看了眼我,再看了眼青袖,笑道:“公主既然来了,就进来坐一会吧。”

我头疼的很,又不知有什么好法子,就没有推辞,钱万三请青袖出去拿了些点心,我草草吃了几个,但因为心烦,也没尝出个滋味,只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

回宫后,我看了眼青袖,奇怪地问道:“你神情怎么这么不自然,是不是想对本宫说些什么。”

“公主恕罪!”青袖先跪了下来请罪,“奴婢实在不是故意说漏嘴的。”

“怎么?”我很莫名。

“钱公子让奴婢拿点心的时候,问奴婢公主最近可有烦心之事,公主您神色不好大家都能看出来,奴婢,奴婢瞒不下去只好实话实说……”

“无妨。”我不想再费心,“这事恐怕也瞒不住。”

青袖像是内心挣扎了很久,才说:“钱公子说三百万两会在明日天黑前悉数运到宫内。”

我愣了愣:“什么?”

钱万三如此精明之人,怎么会趟这趟浑水?

青袖行一个大礼:“钱公子还让奴婢给公主带句话,他说有劳公主替他着想,他不胜感激。只凭这点,他愿意赌这一把。”

他……何止是赌这一把!我想了想,猛然明白,苦笑两声。钱万三精于世故,他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恐怕是凭此让钱家成为皇商,有了皇家这个靠山,难道还保不住一个长安首富?也许生意越做越大,提起唐朝商贾,只怕是钱家独大了。

而且还凭情谊二字,轻松把我拉入他的阵营,就算事后父皇不悦,我看在情分上也要帮他力争这一位置了。至于事后这三百万还不还得回来,有皇商这一身份,这点小事自然无足挂齿。

我怎么还担心他趟这趟浑水?经商之人,哪有不用心计的,皇家之人,哪用不被权利束缚的。

不过各取所需。

解了燃眉之急,父皇得知也没有发脾气,晋阳那丫头帮我说话,钱万三轻松成为皇商。

皇商有进宫的权利,于是我跟钱万三彻底熟了起来,或者是曲艺,或者解玲珑,我比起他来竟都还差一点。青袖说我跟钱万三在一起时笑容多了,我微笑不语。

我知道他此举的目的,可我不知道闵流清是什么心情。我已经十八岁,直系公主中到了适婚年龄却连出嫁眉目都没有的,无非就是我和瑾瑜。

我知道父皇的意图。我没有反抗。

贞观十六年,五月时节不慎感染风寒,即将病愈的夜晚,我坐在凉亭里,拿起杯子才发现青袖拿错了东西,这分明是酒。也罢,反正我内心烦闷,借酒消愁不是坏事。我第一次喝酒,才喝了一口就呛了出来……这未免也太烈了些。

虽然烈,我也没有停口,一壶酒渐渐见了底。正恍惚间,有只手夺了我的杯子:“公主正感染风寒,不宜饮酒。”

那夜是十五,星子稀疏,只一轮圆月华光温和,水一般泻在湖面上,像是镜子上撒一层白光。早春绽开的几团桃花蜷在枝头,黑夜里,看不见的娇嫩嫩一抹粉色,凉风不过一阵轻吹,几片花瓣就落了。

就落了。

我脑子不复清明,但能看见闵离轩放下杯子,退开一段距离,嗯,对,今夜又轮到他值夜了。我说:“闵离轩,我要嫁给钱万三了。”

闵离轩躬身行礼:“微臣恭贺公主。”

恭贺,他竟然说恭贺。

我笑了起来。我跟钱万三都明白这不过是场政治婚姻。我不过是个牺牲品,哪里有说不的权利。如果不出意外,年底我就会出嫁。

闵流清跟钱万三的关系早就已经不是秘密,我跟钱万三联姻他那位姐姐估计是肝肠寸断,而他在这里一贯温和地说“恭贺”。

我看着湖水漆黑如墨,突然想跳下去,想看看那冰凉的湖水能不能冻住我的心:“闵离轩,你就一点都不在意你姐姐的心情?”

“微臣无法改变,至于微臣的姐姐,微臣尊重她的选择。”闵离轩低着头答。

即使我今夜失态一口一个我而不是本宫,他也不曾丢掉半分礼仪,到底是我技不如人,还是他本就非常人所及?我问:“你跟柳云瑛的亲事可曾定了?”

“回公主,婚事定在九月初五。”

“如此,该说恭喜的人应该是我,不过,我能感觉到你对她情意满满,可我却不曾看出她对你有多少情意。”我试图看清他的情绪,“你,可有心疼?”

闵离轩沉默了一下,轻声答:“微臣无力改变他人,只能尊重。即算她不喜欢微臣,只要她不退掉婚事,她就是微臣的妻子。微臣不求她心系微臣,只求陪在她身边。”

我看着他。一如四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背脊挺直,神色坚定。

我笑出了声,声音越来越大,是自嘲是凄楚还是讽刺我已经分不清了,等我停下来,我看着神色不动的闵离轩,又觉得我的人生到了这个地步,委实纠结。

我字字清晰:“你爱她,可,怎么办,我爱你。”

闵离轩静静地看着我,半晌,语气不变:“公主,您喝醉了,请回宫休息。”

我也静静地望着他。他的声音一贯温润,可此刻听在我耳中却是冰扎般刺骨,一寸一寸地冻结心脉。

我恍然大悟。原来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入局,可怜我竟不自知。

原来如此。

“嗯,真醉了。本宫不胜酒力,让闵太医见笑了。”我扶额,“闵太医先行退下吧,本宫想再待一会儿。”

闵离轩行礼退下,我看着月光:“不要去找青袖。你从来都不是我的谁,所以不要滥用你所谓的性格使然。既然你能尊重别人的选择,那请也尊重我的。”

闵离轩身形顿了一下:“是。”

闵离轩走后,我浑身脱力般倚在亭柱上,脑子一片空白,只茫然地看着月景,不知过了多久,我突兀的开口:“我十四岁时第一次心动,从此四年一颗心只为一个人兵荒马乱。我学我讨厌的礼仪经书,一心要成为知书达理的端庄女子,以为这样就可以配得上他。多少次处事我被礼仪束缚了行为,而刚刚我爱的人告诉我,一切都是我的自作多情,谁也怨不得。”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停了下来,我笑了一声:“母妃说,作为公主,不仅要透彻,而且要理性。这一辈子的荣华富贵都不过是上天对我们要为权利献身做的补偿,所以我们可以找一位夫君举案齐眉,却没资格奢望能有运气遇到一场两情相悦。”

那人不动,我微微仰首:“我不信,我不甘心。可爱情那么不靠谱,哪有付出就有回报这个道理。如今我终于信了……终于信了。”

我转头看向来人,依旧仰首,拼命制止自己溢满眼眶的泪水:“我相信你是我的举案齐眉,可不是我的一厢情深。”

钱万三见我这个模样,叹了一口气,走过来扶住我,把身上的披风给我披上,系好。披风带着他的体温,让我惊觉原来我的身体那么冷。他抹去我眼角的泪水,动作轻柔,我怔愣:“你为什么不劝我哭出来?”

钱万三看着我:“如果哭完你就可以不爱他。”

这么了解我的人,为什么我这么晚才遇到。为什么最先遇到他的是闵流清,而我最先遇到闵离轩。

我轻声问:“如果父皇赐婚,你会抗旨不遵吗?”

“自从我爹爹知道你是平城后,我再也没有抗旨的机会了。”

我奇怪:“难道你爹爹讨厌闵流清?”

“不讨厌。但是,”钱万三扶我起来,“平城,天底下只有皇上是天生的有权有财,并且不必为此忧心。没有人不想往高处爬,闵大人如此,我爹爹也如此。闵大人希望他的女儿能嫁一个有权势的夫家,我爹爹也想让钱家发扬光大。这世上很多人都是身不由己,我很愧疚利用你成为皇商。”

“不必愧疚。”我敲了敲发晕的脑子,“即算没有你,我跟闵离轩也没有可能,但是没有我,你跟闵流清就是一对眷侣。该愧疚的应该是我。”

钱万三皱了眉:“头晕?要不要我送你回宫?我看你是真的喝醉了。”

我点了点头,又补充:“不要去太医署。不要找闵离轩。”

“我知。”

第二天我醒过来,已经日上三竿,青袖捂着嘴笑:“公主,钱公子对您真好。”

我揉了揉酸痛的头,还是第一次起那么晚:“你天天说钱公子的好,要不要本宫为你们牵线?”

“公主莫要折煞奴婢!”青袖嘴上饶命,面上却一点也不怕,“钱公子昨夜是给公主送了把上好的古琴,可公主那时不在,钱公子去寻公主,没想到公主公子一起回来了。”

“古琴?”我好奇道,“在哪里?”

钱万三送的古琴是难得的好琴,信手一抚就是珠玉落地。我很喜欢,想着下午去找他,没想到传来父皇为我跟钱万三赐婚的消息,婚期在年底,我措手不及。

然而想了想,这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我有什么好争议。

下午去通号钱庄时,我没有让人跟着,也没让人通报,悄悄地走到后院,隐约看见钱万三,我刚想过去,有一道女声让我止步:“皇上赐婚了。”

是闵流清的声音。

“嗯。”钱万三言简意赅,“我知道。”

“我没有质问的意思。”闵流清道,“也不想哀叹我们的感情,就是想问问,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爹爹的意思。”

钱万三沉默了一会儿,闵流清已然道:“是你爹爹的意思,你一向孝顺。”

“流清,抱歉。”钱万三歉疚道。

“不用。”闵流清道,“你从十三岁就遇见我,至今已经十一年,你应该明白我的个性。其实说抱歉的该是我,长安城里都说你负心,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还你清白。”

“没事,我本就该如此被骂。”钱万三笑笑。

“所以,你跟李浅的相遇,不是你刻意谋划的?”闵流清又问。

“不是。我们相识至今,只有一件事我利用了她,她也知道。”钱万三答得耿耿磊落,“对她,我问心无愧。”

“那我最后一个问题。”闵流清声音笑了下来,“你们相识至今,你没有爱上她?”

我怔了怔。

钱万三也怔了怔。

然后我听见他说:“我心疼她。”

我的心跳了跳,这个答案,我从来都没想过。

“心疼?”

“对。真正了解了她以后,我心疼她。”钱万三声音很低,“心疼这么年来她这么坚持,这么固执。知书达理都是伪装,她只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让她顽劣的人。有个人教会她心动教会她爱情教会她情深如许,却从没对她产生过这些感情,所以她只能一个人,一个人笑一个人走,直到,习惯了一个人。”

我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来。

我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我被别人评论,他们说我知书达理说我才貌两全说我德艺双馨说我完美无缺,说我真正担得上一位公主,我这么努力隐藏的孤独,他居然一眼就看破。

走来走去,最了解我的人竟然是他。

我十四岁遇到让我心动的人,可十六岁,才遇到懂我的人。

年底将近,我的婚事也提上日程。近日被父皇召唤,我一入殿内,看见父皇手上的试卷,当下了然。

听父皇口中的意思,他不仅仅是亲点南宫让做状元,更是有把瑾瑜赐婚给他的打算。不过看瑾瑜那丫头的意思,怕是早就惦记上了这个状元。我自然称好,将要离去时,父皇说:“平城,你也不小了。”

“平城知晓。”我温婉回答。

我理解我的父皇,身为皇帝,他有他的责任和苦衷,自从长孙皇后去世后,这苦衷无人可以倾诉,这责任无人可以分担。他也想当个合格的丈夫,合格的父亲,可他的身份不允许。世人只道他明君,谁知道他的明君是用多大的代价换来的?明君和昏君最本质的区别是,前者就是不惜一切手段让自己的国家国泰民安,日益强大。

他不得不牺牲掉自己少部分儿女的婚姻。所以他尽力给自己儿女最好的,给自己儿女挑选在自己接受范围内儿女满意的,能给儿女幸福的夫君或妻子。他在君王和父亲之间寻找平衡,我没有什么可以怪罪埋怨的。

如果是从前,我会羡慕瑾瑜,即使带有政治色彩,她却有莫大的运气,遇到一场山盟海誓,遇到爱她的她也爱的那个人。可如今我已经不会再羡慕,我不爱钱万三,可我又不是不能接受。

成亲当天,钱府人山人海,我刚下轿就差点被长长的嫁衣绊倒,钱万三扶了我一把,嘱咐我身后的喜娘待会拜完堂后送我回房时托一下裙子。我刚刚入正厅,身边人祝贺的话语就不停,我看不见,正勉强应付时,一道我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微臣恭祝公主与驸马,举案齐眉,伉俪情深,白首不离,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是我在他的喜堂上对他说的贺词,如今他一字不差地都退还给了我。真是狠心。

我僵在原地,不知如何应对。

钱万三见我迟疑,轻巧站在我身前:“公主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便罢了,朝堂文武大臣公主难免有不熟悉的。万三谢过这位……”他似乎看了看闵离轩的官袍,“原来是太医。万三谢过太医。”

闵离轩身边的爽朗女声说着贺词,应该是柳云瑛,钱万三也应了。我跟着钱万三走向喜堂,一步也没有回头,从此我跟钱万三二人举案齐眉,他与柳云瑛伉俪情深。我们之间再没有交集。

却是个喜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妖孽女总裁之穿越异世(7)

    疏瑾和王力康一起来到了张家界,这里异峰巧石,山泉飞瀑果然人家仙境,是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疏瑾和王力康到的时候已经凌晨了,把东西放在约定好的酒店,王力康就要自己陪他一起去他超想去的鬼谷栈道,鬼谷栈道全线都立于万丈悬崖中间,晚上走还真的挺吓人的,不过一想自己现在也不是正常的人类,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同样不是

  • 厉害了我的铲屎官[宠物系统]在线阅读第七节

    突厥追军,狂奔袭来,战斗一触即发。此地三千多人的大唐残兵,看上去人数并不少。然而,他们早已经疲惫不堪。且半数以上都负有重伤。在突厥铁骑的强大碾压之下,虽浴血死战,但最终不敌。陷阵营与骁骑营,组成两道防线,一场战斗下来,便已牺牲过半。“顶住,顶住!”“给我顶住!”“杀!”“勿让突厥蛮子靠近百姓!”“啊

  • 超次元升级群之逃跑

    呵呵,想毁她贞洁,她柳怜依还早呢!先回相府再说吧!想着他四周环顾了一下窗户是紧闭着的,而且是从外面反锁的,门是万万不可走的,除非她想被逮住。她正愁没办法的时候,脑海中像是原主的声音传过来:“看看天花板有没有天窗”说完这句话声音就消失了。柳筱雪一想:对啊,自己怎么把这个细节给忘了!她努力的望着天花板,

  • 你渣我时我在宠别人之争吵

    此时柳氏已经被请到里面,所有夫人都已经进去了,门前只有一些嫡女听到此话大家看着冷雪柔得眼色都改变了,说着话就有一个公公来领着大家进去了御花园,男士和女士的宴席是分开的进去御花园后,冷雪柔拽着冷雪曦的衣服说道“大姐,我可以和你一起么,我都不认识他们,你答应爹会照顾我的”说完一脸委屈的看着冷雪曦,看起来

  • 洪荒:开局算计师母之陷阵营(3)

    不管使历史还是游戏,目前三国题材都很多,今天小编就老和大家具体说一下三国内一些类似特种部队一样的军团和主力军团排名第十:白耳兵——刘备的最后的卫队主帅:刘备、陈到变迁:演变成蜀汉禁军步兵史实:“陈到所督,是先帝帐下的精锐,蜀国的上等部队。”白耳兵,是刘备的亲军卫队,刘备既然是个老革(老兵痞的意思),

  • 绝情爱在线阅读第六章

    两日光景,转瞬即逝。这天一大早,叶枫便是陪同叶诗音来到了豫省东方大剧场。门口。“诗音,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看着身边的叶诗音,叶枫开口鼓励道。“放心吧哥,《遇见》一出,那肯定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挥挥粉拳,露出一颗小虎牙,叶诗音信誓旦旦的说道。对于这句话,叶枫也是深信不疑的。凭《遇见》的实力,

  • 玄幻:开局获得虚无吞炎展昭出手(求收藏求鲜花)

    当!一声清脆的响声,李青霞的匕首却是掉到了地上,同时左手快速的握住刚才持匕首的右手。“谁?”“给本郡主滚出来!”李青霞咆哮道。腾!一声响动,一个蓝衣蒙面男子立在了狄仁杰身前。“你是何人?”李青霞道。在李青霞的情报中,狄仁杰身边似乎只有一个李元芳身手了得,就算是他们组织追杀了十数人也是没能杀了李元芳。

  • 穿进渣虐文的读者你伤不起啊上古神君东离陌

    英招看着一晞回去睡了,自己也悠悠的回房间去休息。刚眯着眼有了睡意,突然被窗外滚滚雷声震醒。真开眼一看,外面电闪雷鸣,风几乎要把无量山掀翻了。它心里一紧,虽然无量山是靠近凡间,但毕竟还在神界,怎么会突然变天。它担心一晞,急忙朝一晞的房间跑去。刚到门口,看到一个男影投在门窗上。英招一个飞身撞开门,看到一

  • [天行九歌/秦时明月]我除了帅一无是处第5章在线阅读

    “快点,快点。叶洛,你快点啊!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让你赢了。”胡一菲一脸郁闷地说道。“那有什么办法,只能说我呢运气比较好。”叶洛一脸无所谓地说道。胡一菲一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炸毛了,就直接挥手向叶洛打去。叶洛一看心想大事不妙,要知道胡一菲可是一台“人型战斗机器”。君不见在爱情公寓中曾小贤屡次被胡一菲的

  • [红楼]宝二爷宠妻日常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夜过去了,两人开始在洞中找出口,这洞很大,但是里面的夜光石把里面照得很亮,这为他们找到出口创造了良好的条件。灵清碰着那些一闪一闪的墙壁说到:“你说我们会不会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冷决则挑衅的眼神说到:“那倒是我希望的。”灵清则立马翻了个白眼便大步向前走着,墨冷决在后面看着这晃动的小身板,裙底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