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跑男之韩娱天王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4/8 21:38:13 作者:尧帝 来源:飞卢小说网
跑男之韩娱天王
跑男之韩娱天王
作者:尧帝来源:飞卢小说网
首尔的上空星辰点点,长街上男男女女交错而行,千万人的呼吸不停流转,或许其中有她的味道。明知无人回顾,谁能初心不负?——姜皓白【尧帝出品,必属精品】(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回到公司,庄宴刚前脚进门,后面就跟了一堆小崽子。

庄宴签约的这家公司不大,外界人称小作坊,不赚什么钱,堪堪能稳住活下去,这家公司最火的明星也就是黑红黑红的庄宴了。

别看外界好像所有人都跟庄宴不和,在公司里他特别混得开,尤其是跟这几个还没出道的练习生。

练习生特别崇拜庄宴,不是因为他被黑红了,而是因为他身上这股子不为任何事烦忧的气势,特带劲儿。

简单来说,就是往死里作。

洛川太好奇了,“我们听说,宴哥你去试镜齐导那部剧了。”

庄宴躺在沙发上,坐没坐样,“你们消息这么灵通?”

“杨姐说的!你换经纪人的事儿那边不知道,就打电话给杨姐了。”

杨立是庄宴之前的经纪人,现在公司刚刚推出了几个新人,把杨立调过去带新人,司南就这么被坑进来的。

“你这回试镜见到符文州前辈了吗?”

“见了。”庄宴扭头拿了一本书,装模作样的看,心里却想,这群小崽子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真他妈可爱。

小崽子:“符文州前辈长什么样啊?”

庄宴若无其事的翻了一页书,“跟电视上一样呗,俩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

“我们不是问这个!是跟荧幕上不一样的!”

几张年轻地面庞透露着渴望,庄宴想了想,说:“哦,特别拽,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不是跟你们吹,他就跟脚底下踩了个神圣的王座一样,往那儿一站别人儿就挪不动道。”

这样的描述让小崽子们不禁陷入了沉思,司南坐旁边听了半天终于听不下去了,能从那张面瘫的脸上看出薄怒,“好了都回去训练吧,你们哥也累了,让他好好休息。”

这群孩子怕司南比怕杨立还厉害,跑得特别快。

人走完了,庄宴抱怨:“干嘛呀?让他们再陪我聊会儿呗。”

司南说:“你没有时间聊天了。”

“什么意思?”

庄宴居然从司南那张脸上看出了一丝令人悚然的笑意,当即眼皮子直跳。

“恭喜你,”司南淡淡道:“楽逍的角色,是你的了。”

这话落下来之后,庄宴有五六秒的时间是愣着的,就跟时间静止一样,然后下一刻他飞快的掏出手机发了条微博,就一个表情,微笑。

两分钟过去,评论达到2.5w条。

司南微博关注庄宴之后有设特别关心,这会儿就提示他庄宴发了微博,他点开,有一点诧异,“人气不错。”

然后继续往下翻评论——

[你有病吧笑什么笑?嘲讽谁呢?]

[我家二傻子又没拴好,大家别介意。]

[我真是不懂,大家都讨厌你到这份儿上了你怎么还赖在娱乐圈不走。]

[什么叫哗众取宠,这就是吧(抱拳)]

[......]

司南脸色一寸一寸冰冻,“你能活下去真是个奇迹。”

“嘿嘿,我这是金刚不坏的厚脸皮,娱乐圈嘛,太玻璃心还怎么混?”庄宴一边笑一边看自己的微博评论,总算看见几条说人话的。

[笑这么开心,难道是有什么好事?]

[楼上我求你别奶好吗?对他来说是好事儿,对咱们来说那可就不是了。]

[别奶+1]

[只发一个微笑也不一定就是高兴的意思吧,说不定在内涵什么呢?]

[楼上说得有道理,这我就想起来了,貌似庄宴的对家孟子豪最近试镜了一个角色没选上,我也是听圈内的朋友说的,至于这个微笑跟这事儿有没有关系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楼上有带节奏的嫌疑,不过我喜欢。]

[孟子豪真可怜]

[孟子豪可怜+1]

庄宴把手机甩到沙发上,暴躁地揉了一把头发,“妈的臭屁豪!又他妈蹭老子热度!”

*

这一次的试镜打乱了庄宴原本的工作计划,司南把能推的都推了,让庄宴心疼不已,“我接几个工作容易吗?就我现在被黑的这程度,敢找我合作的真的不多了,司南啊,你给哥留条活路吧。”

司南根本没有给他一个眼神,“还有三天就要进组了,好好准备。”

“啊?”庄宴额头青筋直跳,“准备什么啊?三天能让我从小白变成影帝般的演技?”

不是他自甘堕落,而是庄宴太有自知之明了,他自己什么德行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就像符文州那天点评说的八个字,天赋是有的,但技巧这事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弥补的,科班出身的演员技巧成熟的又有几个。

司南扶了扶自己的眼睛,“不能。”

但是他顿了顿又说:“但是能让你了解剧组里要接触到的人,避免与人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庄宴抬了抬眼,“什么玩意儿?”

很快他就知道司南不是说说而已,一沓资料放在他面前,司南指着第一页跟他说:“这里就是全部你会接触到的演员资料,其中你惹不起的有三个,跟你一直有矛盾的......除了符文州,全都有。”

最后这句话引起了庄宴的好奇心,他翻开第一页,是符文州,人物介绍很简单,性格喜好都是空白,唯一占了大部分篇幅的就是某某年得了什么奖,某某年入围最佳男演员,庄宴看得心肝儿颤,直接翻了下一页。

女主角,祁盛儿。

庄宴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自己跟这个人发生过什么矛盾,他挑眉,“你胡说八道吧?我不认识她。”

司南拿起自己的笔记,翻开第十八页,念道:“2016年,你刚出道的时候祁盛儿是你的粉丝,后来你被黑得谣言四起的时候,她为了鼓励你跑去蹲你,被你骂了一顿。”

哈?

“我...没印象啊...”

“这件事祁盛儿在采访里说过,基本上她的粉丝全都是你的黑粉,做好心理准备。”

“......哦。”

庄宴继续往下翻了一页,女二号,岳欣。

他恍然,“这个我记得,不过那是她先来招惹我的,莫名其妙骂我一顿,我这人什么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哪儿能让她嘴上占了便宜?当场就把她骂哭了!”

司南漠然的抬头,“你还很得意?”

庄宴还没说话,他接着说:“目前除了符文州,祁盛儿和岳欣都是你惹不起的,祝你在剧组好运。”

“......”

他沉默了很久,把资料上的信息看了一遍,然后问:“她们俩......什么背景啊?”

庄宴啊庄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现在就特想给当初的自己两耳光,现在可好了,待在这样一个剧组,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司南在他期盼的眼神中给他判了死刑。

“祁盛儿的父亲是某商业大亨,这部剧就是她爸投资的。”

庄宴笑得勉强,“那...那个什么欣呢?”

“她背后的金主,是祁盛儿的父亲。”

庄宴:“?”

这是什么令人窒息的关系。

他特震撼的瞪大了眼睛,扭头问司南:“你确定她们两个顾得上收拾我?”

比起这个关系,庄宴更不能理解这位传奇的商业大亨怎么想的,把自己的女儿和情人塞到同一个剧组,他是真不怕火山爆发啊。

*

进组的那天公司里的小崽子们来送他,看起来温馨的画面很快就被打破了。

“宴哥,给我要个符文州前辈的签名呗?”

“宴哥我也想......我妹妹特喜欢他。”

“我姐也......”

庄宴笑着让他们滚。

他上车的时候司南已经在车上坐着等了,他笑嘻嘻地,“早上好啊。”

司南今年二十四岁,庄宴才二十一,却一直执着的认为自己是哥哥,迷惑事件之一。

“恩。”司南刚看完手机来的短信,拉上安全带,窗户外面还站着一群练习生在冲庄宴招手,他问:“你跟他们关系很好?”

庄宴百无聊赖的刷着微博,随口应道:“是啊,怎么了?”

司南把手机攥紧了一点,“既然关系好你应该不会介意,你在剧组拍戏这段时间,专车就给他们用用,他们也快要出道了,接了几场商演,公司里闲置的车辆也不多......”

“打住。”庄宴黑着脸,“我跟他们关系不好。”

“没打算征求你的同意。”

庄宴眉头都皱成一个川字,“公司又经济危机了?”

司南抿着唇没说话,他深深地觉得在这家公司不会有什么前途可言了。

抵达目的地之后,庄宴深吸一口气才进去

这是剧组的第一次见面,大家都有点陌生,场面很是尴尬,谁也没有先开口,庄宴来回看了一圈,视线落在祁盛儿身上的时候不自觉多看了几眼,然后被回敬了一个白眼。

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应该啊,这女生长得这么漂亮,要是他见过肯定会记得的。

怎么可能骂人家,简直就是没有道理。

这时候符文州还没有出现,可以说整个剧组都靠符文州一个人来撑收视率,其他都是没什么知名度的新人,祁盛儿和岳欣虽然背靠大树好乘凉,但是也没有在娱乐圈闯出多大的水花。

现在多了一个撑收视率的,也就是庄宴本人。

就是和符文州刚好形成对比,一个是为了看剧夸自家偶像,一个是为了找黑点把这个不要脸的男人锤在墙上。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庄宴抬头看了一眼,跟资料里岳欣的照片对上了号,然后顺着她的目光看见祁盛儿,两个女人之间□□味十足。

他有预料,这个剧组恐怕很难消停了。

人都到的差不多的时候,符文州才姗姗来迟,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看起来十分低调内敛,一身气势却不容忽视。明明不是第一次见他,仍然还是让庄宴有种眼前一亮的惊艳,他深深地觉得这个迟到很有装逼的嫌疑。

导演简单介绍了一下演员和饰演的角色就放他们回去了,第二天早上还要早起对台词,回酒店谁也不敢懒散,一个一个抱着刚拿到的剧本背台词。

庄宴看着自己的剧本翻了几页,发现这个叫楽逍的孩子是真的话不多,大多数时候只需要微笑,和善的微笑,温暖的微笑,就够了。

只有在女主角俞牧禾面前才会变得话多一些,而他小时候的回忆里更是基本上没有台词,只需要挨打,哭,眼神中流露出绝望和恨意。

与此同时,本剧的官博[无妄]发微博官宣。

演员表上赫然写着庄宴的名字,定妆照还和符文州排在一起。

庄宴闲着没事欣赏自己的定妆照,这照片是那三天里抽空拍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剧组这么着急,总感觉像是着急完成什么任务一样,稀里糊涂的就拍了定妆照,他自己都还没看过。

“果然天生丽质难自弃,素颜也这么帅。”

因为饰演的是十八岁的少年,导演问他能不能接受素颜,庄宴简直都要乐笑了,谁不知道庄宴的黑点那么多,唯独有一个找不到黑点的,那就是颜值。

他喜滋滋的欣赏完自己的照片,又下载原图存到手机相册,随手往下划了一下,视线逐渐凝固。

热评第一:符文州哥哥!你离庄宴远一点啊!他是gay!

庄宴气得浑身发抖,现在黑他都可以随口造谣了吗?老子是心大脸皮厚没错,那是鉴于真黑料的情况下,这种造谣的黑料也能热评第一?

他缓缓打出一个问号,手指在发送两个字上面停顿。

然后缓缓地把问号删掉,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离符文州远一点......是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黄金战旗③三公主驾到之冷酷校草霸道爱

    “苒陌陌同学,你想坐哪个位置?”老师一脸微笑,对苒陌陌的身份有几分忌惮。苒陌陌的眉头微微一皱,按照原剧,此刻应该是恶毒女配选择和独孤宸坐,然后嘲笑扮丑时的女主角——上官紫颖。那个时候,男主角们和女主角们对苒陌陌的好感度急剧下滑。那么,她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她看向上官卿,心想:目前最佳的方法是攻略好感

  • 锦云谋之打上门去(求v收!)

    侯杰看着差点笑出声来,这桃谷四仙不去做刑讯逼供这个工作真的浪费了,太有威慑力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背后的人是谁?”侯杰淡淡的道:“要不然我不介意让我的四个家仆将你撕成四份。对了,或许还会更多哦。”“这点主人可以放心,我们四兄弟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不限制只撕成四份。”还不等陈骁说话,桃根仙就笑

  • 狐妖之相思树下第四章在线阅读

    林御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此时他真恨自己手贱,当初怎么就点开了那个游戏广告,竟然把自己卷入了如此恐怖的游戏之中。林御已经从小梦口中得知,这是一场真实的游戏,自己所学会的技能,所得到了天赋与力量,都可以在现实之中正常的使用。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林御自然不会觉得这个游戏恐怖,毕竟能够将游戏中

  • 末日之培养至上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个男子长得十分英俊,修长梃拔的身形,俊朗的轮廓,脸颊熠熠生辉…然而看着他,小丽眼里只有止不住的恐惧!一开始她就在他身上感觉到了隐隐的危险和不安,是以才不敢靠近,她本想利用当时的秋生来对付他。结果目的还没施行,就被一掌打成了重伤。现在她魂体力量消耗殆尽,别说再撑他一掌了,就是对方弹弹手指,她也要魂飞

  • 坑魂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番筛选后,文左虽然没有发现自己期待中的那种游戏神奇功能物品,但想想也是明白了过来,在玩游戏的时候就知道这种装备也是很罕见的,这个明显穷得一塌糊涂的豺狼人部落估计是没有这种东西的。没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文左也不气馁,这仅仅是一个豺狼人部落而已,随着自己的继续深入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装备会有的,魔法也

  • 世界等同我一样在线阅读第8章

    西岳庙众道士看到明熙居士的反应尽皆愣住了,他们明显感受到了明熙居士的变化,原本她一路奔波,神情有些颓靡,但喝下茶水后,精神立刻就好了。“难道这真是仙茶?”所有人不禁产生了这个疑问。面对虎视眈眈的明熙居士,青松道人连忙把茶叶藏好,“这可是仙人仙人赐予我的,你不能抢夺!”“那我想再喝一点可以吗?”明熙居

  • 短发之琦非庸人尔!【1/5,求一切数据支持啊!】

    “琦儿,切莫乱说话!”刘表看了重臣们的反应,也是微微皱眉。对于刘琦,内心里稍稍多出了一份失望!自己记忆里,以前的刘琦不是这样子的啊!今天,这大庭广众之下,他怎么就乱说起来话了呢?刘琦自然是预料到自己开口后,现场会发生什么样的场景!自己身为刘表的大儿子,以前从来不曾参加过议政!在所有人眼中,自己无非就

  • 幽冥小道士你要跟我借钱啊

    “照你这逻辑和顺序,下次再生个老三就该叫狮子了?整个一动物之家啊!”白薇心虚着白了他一眼,再看想笑又不敢笑的王大嫂,仔细想想这名字确实难登大雅之堂。“那你说叫什么?”白薇自觉的让贤,把这个重任全权委托给了于天成,他倒是有模有样的思考了许久,最后灵光一闪,道:“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的恩赐,不如,就叫天恩

  • 始魂纪朝政

    次曰一觉醒来,秦龙打算开始逐渐接触朝政,从嬴政的记忆中得到先前秦始皇筑长城和建阿房宫的时候有许多大臣反对,纷纷上奏来弹劾,秦始皇在一怒之下将他们关进监狱里面,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反对嬴政他建长城了,秦龙心中盘算了盘算,先把这些先前被秦始皇关进监狱放出来,看看到底有几个是为秦国的江山社稷着想的,如果那些

  • 纯情冥王我的爱在线阅读第6章

    卡牌飞出的方向,距离在十米之外。就是他此时所坐的那里,一动不动。然而就是这么遥远的距离,竟能把轻飘飘的纸质卡牌,瞬间依次排列好,同时钉到墙上,还组成了一个字。这等手力!这等准确度!就算她自认自己实力不凡,但也从未见过,更是闻所未闻!“如何,这就是你要的回答!”看着她那由惊骇而变得骇然的脸色,沐宬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