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御前二品丫鬟在线阅读星光渐消风云变

2021/4/8 22:24:40 作者:姗星 来源:3G小说网
御前二品丫鬟
御前二品丫鬟
作者:姗星来源:3G小说网
简小豌穿越到大羲朝,原以为她会做个快乐的江湖“女判官”,益王妃的“仙逝”,把她推到了风尖浪口,为情所系,誓不为妃,那好,既然进宫是必然,我不做太子良媛,我做丫鬟宫女行不行?听说新任太子,克妻克子,短短三年之内,两任妻子都被他克死了。就算她要做丫鬟,也不用真的把她送入宫中吧?入宫就入宫,那她平份地做个宫女,期待着出宫的那天,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麻烦寻上门?姗星的读友QQ群:57847754,私聊QQ号:594431636(该文轻松,略有小虐,喜欢小白文的请入!)

青神山,披云峰。

山势陡峭险峻,因白日里云雾连绵,似为山峰披了一件披风,故得名。

飞龙帮总舵便坐落于此。

四年前,一个浑身浴血的虬髯大汉来到此处,以其惊人的武力征服了这一带盘踞在大小山头的江湖帮派,短短两年时间,便一统青神山,帮会定名“飞龙帮”。

寓意——飞龙在天!

之后两年,飞龙帮疯狂扩张,至此奠定了如今方圆百余里江湖第一大帮的地位,虬髯大汉改名“余墨”,取意“残留之黑”!

本是如日中天的飞龙帮,近几日却俨然一番诡异紧张的气氛,帮中众人被严令禁止下山,负责镇守四方各大据点的帮中好手,包括“龙、虎、豹、狼”四大高手在内,均被紧急召回总舵。

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原本只有一百多人的总舵,人数猛增至五百余人,占据帮派半数有余。

黄昏时,帮主夫人仍在距离总舵不远的青神庙里烧香,祈求上天护佑,飞龙帮此次有惊无险。

入夜,吃饭都没有什么胃口的帮主余墨正坐于正堂,愣愣发呆,手中紧攥着一张不知何时出现在总舵正堂牌匾下的纸条。

纸上写有十四字:今夜子时莫闭门,诛毕飞龙好还魂!

这时,一名妇人端着托盘走入正堂,看着虽留有络腮长胡,却不显丝毫草莽气息的丈夫,将托盘放到余墨身边:“夫君,我刚熬好的鸡汤,多少喝点吧。”

余墨摆了摆手,转头看了看面前两两对坐的龙虎豹狼四兄弟,依旧愁眉不展。

妇人叹了口气,转身轻悄悄走出正堂,然后回望了丈夫一眼,神情忽然变得坚毅,快步向门外走去。

向来大大咧咧的疯狼,看着余墨这副样子,忍不住率先开口:“大哥,且不说这纸上内容的真假本就有待考究,就算它是真的,咱们又有啥好怕,这方圆数百里,还有哪个敢骑在咱们飞龙帮头上?”

说着,疯狼握住那把比之刽子手的斩首刀更甚的大刀的手,更紧了两分,满脸的横肉一颤一颤,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

余墨看了一眼疯狼,没有说话,又转脸看了看其余三人表情各异,虽然他们嘴上都没说,但他清楚,三人大抵与疯狼所想是一致的。

但唯有他余墨清楚,这张纸条的真实程度毋庸置疑,四年来,他与面前四人情同手足,携手打下这片江山,但包括四人在内,飞龙帮上下除了他的夫人,却无一人知晓他曾经的身份,那个可能会害得飞龙帮上下一夜覆灭的身份。

曾经的一切,都已经随着四年前的那件事而成为过眼云烟,他也并未再抱有什么可笑的幻想,该死的不该死的,几乎已经全死光了,之所以死里逃生,打下这片地盘,不过是聊以慰藉罢了,希冀着自己可以继承,哪怕是一点点曾经不懈追随的那个人的影子,也是好的。

尽管这些年来,帮派不断扩张,可毕竟只是在这方圆数百里活动而已,相比于整个天下,这座王朝,区区数百里地域,实在小得可怜,可没想到的是,他们还是找到他了,比他预想的还要快很多。

他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只可惜,根本就是自己奢望而已。

余墨心生愧疚,再度环视了四人一眼,下定决心:“我晓得这些年来,对于我的来历你们并不是没有怀疑过,碍于身份和对我的尊重,都从未开口问及哪怕一字半句,但我只能说一声抱歉,我的身份依旧无法告知你们。”

余墨朝四人深深鞠了一躬:“能够结交你们,余某三生有幸!”

看到帮主这副举动,四人俱是一脸茫然,还是灵豹最先反应过来,大致猜到了余墨言下之意,皱了皱眉头,开口道:“大哥,当真已经到这副境地了吗?”

余墨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

灵豹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先是长吸了口气,继而淡然一笑,站起身面向余墨紧紧抱拳:“大哥,自从四年前决定跟随你的那一刻起,我便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所以有些话您大可不必说出口,免得伤了兄弟感情,有些事,知道了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一日是大哥,终生是大哥。”

灵豹是四兄弟中最儒雅最聪明的一个,本是一介谦谦书生,奈何世道没落,也加之他余墨的缘故,沦落成山野草寇,余墨一直觉得最对不住的便是灵豹。

其余三人也逐渐意识到了余墨的意思,疯狼随之起身抱拳:“大哥,啥也别说了,四年前若不是你,我早就被仇家剁成肉泥了,从你把我救起的那一刻起,我疯狼就发誓,这条命就是你的,赴汤蹈火,眉头都不带皱一下,以前的事儿,你不愿意说便不说,我虽然是个粗人,大字不识一箩筐,但也清楚你有你的苦衷,就算这狗日的老天不开眼,那便怎样,我们也算是潇洒走了一回这人间!”

豪气干云!

四人同时一笑,同时拱手鞠躬,学那儒家君子谦谦行礼,异口同声道:“一声兄弟,一生兄弟!”

说完,四人齐齐转身走出正堂,留下终于稍许释然的余墨指着他们笑骂道:“他娘的一个二个真能煽情,差点把老子说的老泪纵横了都。”

门外传出四人齐声大笑!

恢复沉静面容的余墨清楚他们是要去做什么,他也随之走出正堂,抬头看了一眼只挂着零散星光的夜空,面色凝重开口道:“月明星稀,真是个杀人放火好天气啊!”

……

青神山下,有一行三名男女穿过已经不再喧嚣的小镇街道,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往山势高处走去,很快便到了披云峰下。

站在靠后的两人:

男子一身庄稼汉打扮,只是面容有些狰狞,两条略长的疤痕如蜈蚣一般组成“×”字,手上拿着一把剑,其实只能勉强算是一把剑,虽有剑柄,可剑柄与剑身间却有一个铁质的圆环状物体扣在上面,形状很是诡异,雕刻着一些奇形怪状的花纹,处处透着阴邪之气。

女子装扮更加普通,长相亦然,似乎乍一看去,与普通百姓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普通的,就是她身后背的那把箭弓,殷红如血一般的箭弓,还有那背篓里数十支黑漆漆如墨一般的箭。

而站在他二人面前的男子,显得与他们格格不入,面容白净的有些过分,无一丝血色,如同自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般,华衣在身,周身看不到有任何武器,可给人的威慑力,却远比后面二人加起来还要强,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

他抬头看了眼夜色,又看了看眼前,忽然拦住一个过路之人,伸手指着面前的一座高耸看不到顶端的山峰,微笑问道:“这位兄台,敢问前面可是披云峰?”

过路之人只是大略的扫了华衣男子一眼,吓得差点半条命都没了,拔腿就想跑,奈何跑出两步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还被那人扣在掌中,牢固的似是被吸附在上面一样。

他浑身颤抖着,慌乱中急忙回道:“是是是,前面,前面就是披云峰。”

华衣男子点了点头,很是满意的样子,随即露出嗜血一笑,转手一记手刀,过路之人就被拦腰斩断,鲜血喷涌如柱。

他回过头,一脸不解的出声问道:“我长得很丑吗?他方才看到我时,为何是那副神色?”

女子一脸漠然,压根就没准备应声,男子眼神故意偏向别处,装作没听见。

见二人都不说话,华衣男子只是自顾自点了点头,然后便快步走开,留下一声“真是该死”,一纵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余下二人不置可否,同时纵身一跃,亦是转瞬间便消失在黑夜之中,随即一声口哨响彻夜空。

不多时,那条断成两节的尸体旁,周围飘荡着孤魂野鬼似的身影,转瞬即逝,小镇上开始弥漫起愈发浓烈的血腥气息……

时间已经临近子时,可周围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余墨心中愈发七上八下,看着已经回来的龙虎豹狼四人正向自己走来,他不禁心生感慨:还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大哥,已经交代下去了,愿意走的绝不强留,每人发了两锭银子,让他们自行下山,不得不说,还是有良心的多,将近半数的兄弟,怎么劝都不肯走。”

来到余墨面前,疯狼率先开口,独龙也跟着说道:“现在两百多兄弟已经将总舵团团围起,还把守住了登峰的各个要道,现在别说是人,就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余墨皱了皱眉头,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张口问道:“那山下小镇上驻守在据点里的人手呢?”

疯狼想也没想就直接回道:“之前就已经被我全部调回山上了,毕竟固守总舵重要。”

余墨瞬间握紧了双拳,眉头大皱,冷声一喝:“胡闹!”

四人均不知其所以然,互相面面相觑,灵豹转过头又看了一眼一脸悔恨的余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问道:“帮主,你的意思是,山下的百姓可能会被……”

见余墨点了点头,疯狼四人这才意识到事情究竟严重到了何种程度!

余墨一颗心似是沉入了海底,因为他一个人,竟牵连这么多无辜之人枉死,这让他有何面目去九泉之下见那个人哪!

“夫人呢?夫人去哪里了?”

听到余墨没来由的问出这么一句,疯狼下意识回道:“不久前夫人独自一人下山去了,也不让人跟着。”

余墨终于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疯狼知道自己犯了大错,立即问道:“大哥,我现在就带人立刻下山!”

还没等余墨开口,就听一个极具磁性的声音悠悠传来:“不用了!”

话音落下,一支羽箭便破空而至,狠狠钉入廊下的柱子里。

五人均是一惊,灵豹反应最是迅速,踏前伸手取下挂在羽箭上的一张血红色的书帖,转身交给余墨。

余墨接住书帖的那一刻,瞬间睁大双眼,书帖上的那个烫金“杀”字,挑动起他的神经!

随之那个声音再度响起:“燕九,书帖既接,可纳命否?”

燕九,余墨曾经的名字。

他紧盯着飘然而至的三人,将书帖紧紧攥在手中,双眼眯起:“诛杀血帖?你们是紫云阁的人?”

为首的华衣男子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好眼力!”

紫云阁?

这不过短短的三个字,却足以冲击龙虎豹狼四人的神经,那可是幽云王朝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尤其是赤心殿七星宫中的七大杀手,实力更是一个比一个恐怖。

“飞龙帮只不过是江南道偏安一隅的小小帮派,应该不至与紫云阁结怨吧?”

在华衣男子叫出他曾经的名字时,余墨就已经猜出了大概,但为了最后确定,他还是问出了口。

华衣男子回道:“受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余墨瞬间有种心如死灰的坦然,惨惨一笑:“没想到过去了四年,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连我这样一个小小的家丁都不放过。”

“你?”

听到余墨的话,华衣男子轻哼一笑:“如果只有你一个小小的家丁,自然还不至于阁中七星宫里三位同时出动,我们为何来此,你应该再清楚不过的。”

三人均是位列七星宫的顶尖杀手么?

余墨握着书帖的手,不知不觉间竟有了一丝颤抖,不过华衣男子的话,还是让他心中的巨石落了下来:“原来如此,你们还没有找到,没有找到就好。”

华衣男子有些疑惑余墨的反应,但也没有过多细想:“这不是还要靠你帮忙吗?”

他顿了顿,望了龙虎豹狼四人一眼,又道:“怎么样?如果你肯坦言相告,我可以考虑留你和你的兄弟一个全尸!”

余墨笑了笑,有些如释重负:“你们要找的东西不在我手上,至于其他的,我更是一概不知。”

“是么?既然你装作对一切都浑然不知的样子,又怎么如此确切的说出,我们要找的是一件物什,还想知道其他的呢?”

还没等余墨开口,疯狼就甩了甩手上的大刀:“现在杀手废话都这么多的吗?”

见余墨默不吭声,华衣男子叹息一笑:“看来,你是不准备珍惜这次机会了。”

话音落下,他便打了个手势,背箭女子率先脚尖一点,向后倒飞出去,张弓搭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疯狼,箭势如流星。

这一箭太快,快到所有人几乎都来不及反应,眼看箭尖便要正中疯狼额头,余墨瞬间飞身上前,生生用手挡住箭头,然而箭矢却转瞬冲破他手心凝聚起的罡气,洞穿余墨手背,可箭头总算在距离疯狼不足一寸的地方停下,而余墨,紧紧攥住箭簇的手上,鲜血一滴接一滴往下掉。

余墨面无表情将箭拔下,眉心蹙成死结,看着射出此箭的女子冷冷出声:“墨羽血箭?你是七星宫中位列天机星君的静水残香舒歆兰?”

女子默不吭声,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余墨一眼,似乎是因为这一箭射出徒劳无功,有些不悦。

余墨又自顾自说了一句:“果然名不虚传!”

华衣男子瞟了一眼已经开启武脉,在周身形成的虚像之上,逐渐游走的血纹已到达心口,不禁言道:“不过在我看来,你能接下它,更令我惊讶,脉开四十四,已是六境巅峰的徒手武夫,不错,可也仅仅是不错而已了。”

华衣男子开口的同时,疤痕男子也瞬间欺身而上,生死关前走了一遭的疯狼此时才缓过神来,匆忙吹响口哨,独龙啸虎也瞬间亮出兵器,紧随其后门外飞龙帮兄弟也冲了进来,余墨一把将身手最差的灵豹拉到身后。

看着余墨的举动,灵豹眼神一凛,他本想出声,看到华衣男子也拿出了藏在身后的刀,便又安静了下来。他的眉毛不自觉的跳了一下,跳得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余墨看了一眼瞬间开启武脉的两人,那游走的血纹回路,一个已接近心口,一个竟至胸膛正中,他皱起了眉头:脉开四十三,凝神境上品剑客;脉开五十一,入圣境上品刀客,皆高手!

混战,顿时拉开帷幕!

然而……

与其说这是一场厮杀,不如说它更像一场表演,一场只属于华衣与疤痕两名男子的表演。

可惜这场表演太快,快到连华衣男子手中刀尖一滴血水还未及滴落在地,表演,便已经结束。

此刻的飞龙帮总舵堂前,百余位护守总舵四周的兄弟死伤殆尽,尽数被疤痕男子一人一剑,斩杀在地。啸虎承了华衣男子三刀,刀刀直中要害,最后一刀直接身首异处,独龙也身中两箭奄奄一息,疯狼被疤痕男子拿剑抵住脖子,唯有灵豹,还算完好的站在浑身浴血,身上已不下二十处伤口的余墨身后。

“怎么样?现在还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华衣男子开口:“我能给你的时间不多,你也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就在这时,总舵堂前骤然一股强如山呼海啸般的气势瞬间压下,华衣男子顿时眉心一皱:高手?飞龙帮里,果真藏有如此程度的高手吗?

一道凌厉剑气自上而下向疤痕男子劈了过来,疤痕男子躲避不及,只得将疯狼甩了出去,华衣男子瞬间一刀挥出,倾尽九分力,刀风剑气撞击一处,瞬间炸裂开来,华衣男子后退一步,胸中翻江倒海,这才让疤痕男子堪堪躲过不知哪里飞来的一剑。

一只手继而抓住疯狼手臂,两人迅速退回至堂前。

看着面前的飘逸身影,那个开启武脉,虚像之上脉纹游走同样在胸膛正中,甚至偏上的女子,华衣男子戏谑一笑:“脉开五十二,化元境巅峰剑客,原来,飞龙帮里真正的第一高手,竟然是帮主夫人。”

女子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余墨伤势,冷冷出声:“你们埋伏在山下的人手,已经全部被我解决了。”

华衣男子没有惊讶,似是那些人与他本就没有关系,只是看着余墨说道:“本来打听到,你对这山下小镇的人很好,想着是不是你可能把东西藏到了某户人家里,可又查探不到是哪户人家,所以只得全部杀掉,再挨家挨户搜了,没想到他们这么无能,竟然连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

“不必把我想象的和你们一样恶毒肮脏,总会有些人,去做某些事,是不求回报,没有原因的,那些人,叫做傻子,也叫好人,那些事,叫做傻事,也叫好事,这些,像你这样的人,是永远不会懂的。”

余墨忍着伤势,顿了顿又继续道:“似你这般视生命如同草芥,连自己手下都漠不关心的人,我不懂,也永远不会懂。”

华衣男子呵了一声:“不必将自己说的那般高尚,他们不过一群废物而已,死了就死了。”

他转脸又看向帮主夫人:“看你刚才那一剑,应该也只用了七成功力,七境巅峰的剑客的确厉害,只是多你一个,现在的局势也不会有多大改变。”

话音落下,他突然打出一个令众人不明所以的手势。

女子不置可否:“是吗?”

她抬剑便向华衣男子冲去,带起周边风声呼啸,却听身后突然闷哼一声,当她转头,灵豹已经握着手中匕首,捅穿了余墨的胸膛。

除了华衣男子三人,其余均是一惊,尤其是疯狼,看着不远处那把穿透余墨胸膛的匕首滴着鲜血,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灵豹你疯了?”疯狼瞪大了双眼怒吼出声。

“我没有疯,我只是不想死!”

听到灵豹淡漠的回了这样一句,余墨没有转头,只是轻轻说道:“是因为四年前我一开始的袖手旁观吗?”

“有这个原因,但不全对!”

“我只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被收买的?”

“现在再说这个,还重要吗?”

灵豹回答之后,就将匕首抽出,正要作势刺出第二刀,女子看都没看,就瞬间欺身上前,一剑划过,灵豹的脖子渗出一条血线。

他直至倒下的那一刻,依然难以置信,他会以自己完全没想到的方式死去,而华衣男子三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

“你怎么样?”

女子扶住缓缓倒下的余墨,为他点穴止血,可惜余墨摆了摆手:“没用的,致命一击。”

他转脸看了一眼已然生机熄灭的灵豹,神情里满是叹息。

“手足情谊?真是脆弱的可怜哦。”

华衣男子抬脚就把身边已经几乎无法动弹的独龙朝女子踢了过去,可当那位帮主夫人下意识去接住独龙的身体时,就有一箭迅疾而至,直接洞穿了独龙的身体,也同时洞穿了女子的胸膛。

“不!”

变故来的太过突然,余墨终于忍不住怒吼出声。

华衣男子看着将墨羽血箭折断,自己也逐渐倒下的女子,冷冷一笑:“如果是单打独斗,我的确没有把握胜你甚至是杀你,但我们终究,并不是一个人。”

他看着还死死盯住倒下的妻子,却已经没有力气上前的余墨,继而又道:“现在,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把我想要知道的告诉我。”

华衣男子见大局已定,晃了晃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只白玉净瓶,幽幽出声:“你应该多少也听说过紫云阁的手段,我也不介意明明白白的讲给你听,这里面装的东西名叫水银,稍后我会将它从你的女人伤口处灌进去,然后再把她的皮一点一点剥开,等我将整张人皮都剥下来的时候,会有更加神奇的事发生,你的女人并不会立刻死去,而是会痛不欲生,你说,这样是不是很有趣?”

他的轻描淡写,却让闻言的疯狼和余墨毛骨悚然。

“你敢动夫人一根汗毛试试,我一定将你大卸八块!”

听到疯狼的怒吼,华衣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缓缓走到他跟前,一刀就把已经几近失去战斗力的疯狼双膝砍断,然后抓住他的头,一刀划过疯狼的脖子:“聒噪!”

说出这两个字后,华衣男子又转脸看向怒火中烧的余墨道:“你还有时间思考,看完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后,给我你的答案。”

然后,余墨就眼睁睁看着疯狼的头颅被华衣男子一点一点割下,那样缓慢,却又是那样的触目惊心,鲜血喷了华衣男子一脸,可他的表情,似乎还很享受。

看着华衣男子残忍的手段,已经很难站起身的女子先出了声:“四年前,我本已不想再活,是你给了我生的希望,还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了我,这四年,你对我很好,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说着,他看了一眼疯狼,又看向华衣男子,有种嘲讽,又有种坦然:“你永远都不会懂,何谓情?何谓谊!”

话音落下,女子便握住手中的剑,自刎而亡!

看着自己的兄弟和女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余墨闭上了眼睛,嘴角挂着微笑,同时鲜血逐渐流出,咬舌自尽。

两人的死都是那么毅然决然,猝不及防,华衣男子忍不住心生不悦,这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人都死了,该问的我们也没有得到答案,怎么办?”

背箭女子走到华衣男子跟前,鄙夷地看了一眼身首异处的疯狼,嫌弃的挪了挪即将要沾碰到鲜血的脚。

华衣男子邪魅一笑:“答案?那根本就不是我们来此的目的。”

看着身边两人同时流露出疑惑神色,他又指了指地上的余墨,继续道:“我们要的,只是他这颗项上人头就够了!回去吧,相信很快,就要赶往下一个目的地了。”

他抬头看了眼夜色,嘴角挂着的嗜血笑容愈发深邃……

过了不知有多久,有两名男子突然出现在飞龙帮总舵不远的一棵大树上,一袭紫衣,一袭血衣。

紫衣男子看着不远处那股燃烧的熊熊火焰,叹息了一声:“看来,我们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

见血衣男子没有应声,他又自顾自说道:“他们似乎并不是来找什么东西,或者是想要得到什么消息,更像是纯粹的过来杀人,还不惜杀掉山下小镇这么多人,这让我多少有些不解。”

他叹息了一声,然后说了一句“回去吧”,两人身影便瞬间消失不见……

午夜至,星光渐消,风云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诺爱千年第四章在线阅读

    清晨,太阳升起。温度也开始上升,林峰被热醒了。起来之后并没有发现丫鬟,还正在奇怪呢,便发现丫鬟端着脸盆过来了。林峰洗漱了一番,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离开房间,去了凉亭。“大小姐,您去哪里?”丫鬟问道。“随便转转。”林峰回应道。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凉亭。看到这凉亭周围的美景,不由的想要弹弹琴。“小红,把我的琴

  • 我的妖孽女总裁之穿越异世(7)

    疏瑾和王力康一起来到了张家界,这里异峰巧石,山泉飞瀑果然人家仙境,是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疏瑾和王力康到的时候已经凌晨了,把东西放在约定好的酒店,王力康就要自己陪他一起去他超想去的鬼谷栈道,鬼谷栈道全线都立于万丈悬崖中间,晚上走还真的挺吓人的,不过一想自己现在也不是正常的人类,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同样不是

  • 厉害了我的铲屎官[宠物系统]在线阅读第七节

    突厥追军,狂奔袭来,战斗一触即发。此地三千多人的大唐残兵,看上去人数并不少。然而,他们早已经疲惫不堪。且半数以上都负有重伤。在突厥铁骑的强大碾压之下,虽浴血死战,但最终不敌。陷阵营与骁骑营,组成两道防线,一场战斗下来,便已牺牲过半。“顶住,顶住!”“给我顶住!”“杀!”“勿让突厥蛮子靠近百姓!”“啊

  • 超次元升级群之逃跑

    呵呵,想毁她贞洁,她柳怜依还早呢!先回相府再说吧!想着他四周环顾了一下窗户是紧闭着的,而且是从外面反锁的,门是万万不可走的,除非她想被逮住。她正愁没办法的时候,脑海中像是原主的声音传过来:“看看天花板有没有天窗”说完这句话声音就消失了。柳筱雪一想:对啊,自己怎么把这个细节给忘了!她努力的望着天花板,

  • 你渣我时我在宠别人之争吵

    此时柳氏已经被请到里面,所有夫人都已经进去了,门前只有一些嫡女听到此话大家看着冷雪柔得眼色都改变了,说着话就有一个公公来领着大家进去了御花园,男士和女士的宴席是分开的进去御花园后,冷雪柔拽着冷雪曦的衣服说道“大姐,我可以和你一起么,我都不认识他们,你答应爹会照顾我的”说完一脸委屈的看着冷雪曦,看起来

  • 洪荒:开局算计师母之陷阵营(3)

    不管使历史还是游戏,目前三国题材都很多,今天小编就老和大家具体说一下三国内一些类似特种部队一样的军团和主力军团排名第十:白耳兵——刘备的最后的卫队主帅:刘备、陈到变迁:演变成蜀汉禁军步兵史实:“陈到所督,是先帝帐下的精锐,蜀国的上等部队。”白耳兵,是刘备的亲军卫队,刘备既然是个老革(老兵痞的意思),

  • 绝情爱在线阅读第六章

    两日光景,转瞬即逝。这天一大早,叶枫便是陪同叶诗音来到了豫省东方大剧场。门口。“诗音,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看着身边的叶诗音,叶枫开口鼓励道。“放心吧哥,《遇见》一出,那肯定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挥挥粉拳,露出一颗小虎牙,叶诗音信誓旦旦的说道。对于这句话,叶枫也是深信不疑的。凭《遇见》的实力,

  • 玄幻:开局获得虚无吞炎展昭出手(求收藏求鲜花)

    当!一声清脆的响声,李青霞的匕首却是掉到了地上,同时左手快速的握住刚才持匕首的右手。“谁?”“给本郡主滚出来!”李青霞咆哮道。腾!一声响动,一个蓝衣蒙面男子立在了狄仁杰身前。“你是何人?”李青霞道。在李青霞的情报中,狄仁杰身边似乎只有一个李元芳身手了得,就算是他们组织追杀了十数人也是没能杀了李元芳。

  • 穿进渣虐文的读者你伤不起啊上古神君东离陌

    英招看着一晞回去睡了,自己也悠悠的回房间去休息。刚眯着眼有了睡意,突然被窗外滚滚雷声震醒。真开眼一看,外面电闪雷鸣,风几乎要把无量山掀翻了。它心里一紧,虽然无量山是靠近凡间,但毕竟还在神界,怎么会突然变天。它担心一晞,急忙朝一晞的房间跑去。刚到门口,看到一个男影投在门窗上。英招一个飞身撞开门,看到一

  • [天行九歌/秦时明月]我除了帅一无是处第5章在线阅读

    “快点,快点。叶洛,你快点啊!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让你赢了。”胡一菲一脸郁闷地说道。“那有什么办法,只能说我呢运气比较好。”叶洛一脸无所谓地说道。胡一菲一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炸毛了,就直接挥手向叶洛打去。叶洛一看心想大事不妙,要知道胡一菲可是一台“人型战斗机器”。君不见在爱情公寓中曾小贤屡次被胡一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