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无限恐怖-我还没有被腐蚀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4/9 13:56:14 作者:UU女王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无限恐怖-我还没有被腐蚀
无限恐怖-我还没有被腐蚀
作者:UU女王来源:晋江文学城
原来的文案不能用了TAT现在修改中。女主由穿越-非穿越不存在主世界,也就是我们所在的世界。无限恐怖这本书改为不存在。第三部恐怖片开始,改变整个轮回规则。~~~~~~~~~~~~~~~~~~~~~~~~~~~~~~~~~~~~~~~~~~~~~~~~~~~~~~~~~~~~~~~~~~~~~~~~~~~~~~~~~~~~~事实上咱还活着,年假早结束了TAT忙的咱都想穿越了此文乃是咱突然NC异想天开的产物,所以问题多的数不过来,缓慢修文加更新,咱礼拜6的晚上到礼拜天凌晨大概是有空的,但是不一定更新。

天色渐渐黑了,高飞睡了一下午,中午饭都没吃,所有被饿醒了,院子里九叔在跟文才说,叫他多做点饭菜,今晚四目师叔要来。

这时就听见门外传来“铛铛铛,阴人借路,阳人回避........”

义庄门口一个身穿道袍带着眼睛,看着有种莫名的笑感的道士向着义庄走来,身后跟着十来个身穿清朝官服类似的衣服,双手平举,一蹦一跳的跟着道士往义庄走来。

这是四目道人,电影里除了九叔是出现最多的道士,剩下也就是他出现做多了。

四目道人东张西望的瞧着,同时口中开口道:“师兄,听说你新收了一个徒弟啊,天赋很不错啊,在哪呢?介绍给我瞧瞧。”

九叔指着高飞介绍道:“诺,那个就是我新收的弟子高飞,一晚上就把咱茅山的修行法决入门了,可比当年你强多了。”

高飞听这介绍这么像是炫耀一样啊?高飞听文才他们说过,四目道人之所以住在深山里九叔因为跟九叔打赌不把茅山修行法决《旭日东升决》修行到第五重绝不从山里面出来。

四目道人一脸不相信道:“什么?一晚上就入门了?当初我可是花了一个月啊,就连师兄你都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啊!“

九叔用无比得意语气说:“师弟啊,当初我也是不相信,后面检查了,不得不佩服这世界上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高飞还是画符天才,虽然说些现在只会一些初级符箓,但是很快就能花高级符箓,到时候送你几张。”

符箓一道从来都不是小道,现在自家弟子出了个天才,如此天赋,他就不信自己这个师弟不眼热。

“好啊!要记住啊,高飞师侄,来让师叔好好瞧瞧。”果然,四目道人一听,立马用看大熊猫的表情,盯着高飞。

弄的高飞还以为四目道人的思想出了什么问题呢..

随而退后几步,开口道:“师叔好,师侄还有点事没有做完,就先走了。”

高飞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跑,远远的听见四目道人有点心痛道:“好不容易有个天才后辈,居然没给贫道捏脸的机会,可恶啊。”

九叔白了一眼四目道人,开口道:“师弟,你咋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走,吃饭,吃饭去。”

..................

吃完饭后,文才洗完碗筷,就去给停放在义庄停尸房里面的死人上香,还有四目道人的顾客也要上香。

为什么要去上香呢?不仅活人要吃饭,死人也要吃饭的,只不过死人的饭跟活人的不同,死人吃的是檀香。

“师傅,救命啊!”

“救命啊!师傅。”

九叔跟四目道人在客堂内商量着事情,高飞在一旁端茶倒水,就在这时就听到停尸房内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客堂内的九叔、四目道人、高飞顿时大惊,顾不得商量事情了,就径直的向停尸房冲去。

才到门口看见文才跑了出来,就连忙询问他里面发生了什么。

文才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时竟然说不出话了,也就没有管他,直接就跑了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一具行尸,正往外面蹦呢,四目道人在后面惊呼道:“糟了,我的顾客。”

九叔看那行尸想跑,就准备动手了,这是高飞叫道:“师傅,让我来这些就不劳你出手了。”

只见高飞上去就抓住行尸的衣领,一个过肩摔就直接摔到在地,接着咬破右手食指中指,准备用蕴含法力的鲜血定住行尸。

就听见行尸开口说:“是我啊,小师弟,我是秋生啊。”

高飞瞬间就知道了,秋生这家伙,在捉弄文才,结果出来岔子,把四目道人顾客头上的黄符全部给弄掉了。

高飞顾不得跟秋生多说了,因为一群行尸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

“砰!砰!”高飞凌空飞踢两脚,把两具行尸踢倒在地,紧接着就伸出右手用蕴含法力的鲜血定住行尸。

再一脚踹倒迎面而来的一具行尸,在顺手把它定住,就去收拾其他的行尸了。

这边一向喜欢开玩笑的四目道人都生气的指着文才跟秋生两人说道:“两个臭小子,敢拿我的顾客开玩笑!!!”大好的心情都被两人破坏了。

九叔不怒自威,用严厉的眼神看着两个徒弟,训斥道:“我教过你们多少遍了?千万不要拿尸体开玩笑,万一尸变了,到时候这么死的都不知道。”

秋生一见情况不对,就赶紧认错:“师傅,师叔,我错了,我不该拿师叔的顾客开玩笑的!”

文才在一旁委屈道:“师傅,师叔,都是秋生的错,跟我没关系。”

九叔听不下去了直接说道:“你们两个给我滚回去面壁思过。”

两人只能各自回房间面壁思过了。

四目道人的顾客还没有尸变,所有高飞三五两下就解决了,并把尸体都放回原位了。

“还是高飞比较稳重,那像那两个兔崽子,都敢拿我的顾客开玩笑了。”四目道人赞誉道。

听到四目道人的赞誉,高飞感觉的这次稍微显露一下身手还是没错的。

“明天一大早就要去给任家起棺迁葬,可有的你忙了,早点去休息吧。”九叔对高飞说道。

PS:求鲜花,求评价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黄金战旗③三公主驾到之冷酷校草霸道爱

    “苒陌陌同学,你想坐哪个位置?”老师一脸微笑,对苒陌陌的身份有几分忌惮。苒陌陌的眉头微微一皱,按照原剧,此刻应该是恶毒女配选择和独孤宸坐,然后嘲笑扮丑时的女主角——上官紫颖。那个时候,男主角们和女主角们对苒陌陌的好感度急剧下滑。那么,她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她看向上官卿,心想:目前最佳的方法是攻略好感

  • 锦云谋之打上门去(求v收!)

    侯杰看着差点笑出声来,这桃谷四仙不去做刑讯逼供这个工作真的浪费了,太有威慑力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背后的人是谁?”侯杰淡淡的道:“要不然我不介意让我的四个家仆将你撕成四份。对了,或许还会更多哦。”“这点主人可以放心,我们四兄弟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不限制只撕成四份。”还不等陈骁说话,桃根仙就笑

  • 狐妖之相思树下第四章在线阅读

    林御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此时他真恨自己手贱,当初怎么就点开了那个游戏广告,竟然把自己卷入了如此恐怖的游戏之中。林御已经从小梦口中得知,这是一场真实的游戏,自己所学会的技能,所得到了天赋与力量,都可以在现实之中正常的使用。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林御自然不会觉得这个游戏恐怖,毕竟能够将游戏中

  • 末日之培养至上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个男子长得十分英俊,修长梃拔的身形,俊朗的轮廓,脸颊熠熠生辉…然而看着他,小丽眼里只有止不住的恐惧!一开始她就在他身上感觉到了隐隐的危险和不安,是以才不敢靠近,她本想利用当时的秋生来对付他。结果目的还没施行,就被一掌打成了重伤。现在她魂体力量消耗殆尽,别说再撑他一掌了,就是对方弹弹手指,她也要魂飞

  • 坑魂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番筛选后,文左虽然没有发现自己期待中的那种游戏神奇功能物品,但想想也是明白了过来,在玩游戏的时候就知道这种装备也是很罕见的,这个明显穷得一塌糊涂的豺狼人部落估计是没有这种东西的。没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文左也不气馁,这仅仅是一个豺狼人部落而已,随着自己的继续深入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装备会有的,魔法也

  • 世界等同我一样在线阅读第8章

    西岳庙众道士看到明熙居士的反应尽皆愣住了,他们明显感受到了明熙居士的变化,原本她一路奔波,神情有些颓靡,但喝下茶水后,精神立刻就好了。“难道这真是仙茶?”所有人不禁产生了这个疑问。面对虎视眈眈的明熙居士,青松道人连忙把茶叶藏好,“这可是仙人仙人赐予我的,你不能抢夺!”“那我想再喝一点可以吗?”明熙居

  • 短发之琦非庸人尔!【1/5,求一切数据支持啊!】

    “琦儿,切莫乱说话!”刘表看了重臣们的反应,也是微微皱眉。对于刘琦,内心里稍稍多出了一份失望!自己记忆里,以前的刘琦不是这样子的啊!今天,这大庭广众之下,他怎么就乱说起来话了呢?刘琦自然是预料到自己开口后,现场会发生什么样的场景!自己身为刘表的大儿子,以前从来不曾参加过议政!在所有人眼中,自己无非就

  • 幽冥小道士你要跟我借钱啊

    “照你这逻辑和顺序,下次再生个老三就该叫狮子了?整个一动物之家啊!”白薇心虚着白了他一眼,再看想笑又不敢笑的王大嫂,仔细想想这名字确实难登大雅之堂。“那你说叫什么?”白薇自觉的让贤,把这个重任全权委托给了于天成,他倒是有模有样的思考了许久,最后灵光一闪,道:“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的恩赐,不如,就叫天恩

  • 始魂纪朝政

    次曰一觉醒来,秦龙打算开始逐渐接触朝政,从嬴政的记忆中得到先前秦始皇筑长城和建阿房宫的时候有许多大臣反对,纷纷上奏来弹劾,秦始皇在一怒之下将他们关进监狱里面,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反对嬴政他建长城了,秦龙心中盘算了盘算,先把这些先前被秦始皇关进监狱放出来,看看到底有几个是为秦国的江山社稷着想的,如果那些

  • 纯情冥王我的爱在线阅读第6章

    卡牌飞出的方向,距离在十米之外。就是他此时所坐的那里,一动不动。然而就是这么遥远的距离,竟能把轻飘飘的纸质卡牌,瞬间依次排列好,同时钉到墙上,还组成了一个字。这等手力!这等准确度!就算她自认自己实力不凡,但也从未见过,更是闻所未闻!“如何,这就是你要的回答!”看着她那由惊骇而变得骇然的脸色,沐宬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