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枭雄传奇在线阅读诗词接龙?

2021/4/9 6:13:37 作者:山魂海韵 来源:17K小说网
枭雄传奇
枭雄传奇
作者:山魂海韵来源:17K小说网
十三岁的少年流亡国外如何成了中华远古的一代枭雄?远古的女人有着怎样的风流故事?远古的男人们又是怎样看待女人?不一样的历史,不一样的传说,远古风流尽在《枭雄传奇》!小说以真实历史为背景,借助仙侠等虚幻故事,集历史、言情、玄幻、武侠于一体,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很值得您收藏阅读。

之后,雷伊也试图从悲伤中走出来。

他又支撑起战神联盟。

他所改变的,是比之前多了几分温柔。或许他开始珍惜了,珍惜周围的人和事。因为他知道了,失去是多么痛苦。

他还在恨着自己。以及,海盗。

所以当他在捣毁一个海盗基地后无意中发现贝希莱殇竟然和海盗在一起时,他恼怒极了。

他无法忍受,阿克希亚从前的朋友投奔了海盗。

“我与海盗毫无瓜葛。”

当这句话从贝希莱殇口中说出时,雷伊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她现在这么说还有什么用吗。

当然,她的事也和雷伊无关了。毕竟阿克希亚离开了,贝希莱殇也就和雷霆守护局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雷伊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塞西利亚星现在如何了。

更不知道塞西利亚星现在的统治者又是谁。

——

思绪结束。

盖亚看见雷伊发呆,用手在雷伊面前挥了挥。

“雷伊,你还在想怎么回去啊。”盖亚说道。

雷伊愣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哎呀雷伊你就别想了,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的。”卡修斯用一种无所谓的语气对着雷伊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白绥刚放好螃蟹,从浴室走出来,就听到了卡修斯的话。

白绥嘴角挑了挑:“你还懂船到桥头自然直啊。”

“当然。”卡修斯看起来十分得意地拍了拍胸脯说道。

“噗。”白绥见了,忍不住笑出声。

她看见卡修斯油腻腻的手拍在了他的衣服上。

“……”卡修斯好像注意到了什么。

他缓缓低头,发现自己洁净的衣服上有五个指印。

不过——白绥转念一想,卡修斯衣服脏了还不是要她帮他洗。发现这个问题后,白绥立刻止住了笑。

现在时间还算早。白绥闲来无事。

她圆溜溜的眼珠不断转着,睫毛像是羽扇一般上下扑闪着。好像在密谋着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她见卡修斯说了那么一句“船到桥头自然直”,觉得他们大有来头。

白绥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小子,我看你骨骼惊奇。”白绥缓步走来,在卡修斯旁边坐下,说道,“要不你与老夫来个诗词接龙怎么样。”

“嗯?”卡修斯微愣,眨了眨他可爱的大眼睛,“诗词接龙?”

白绥以前和皇甫尧总玩这个。

皇甫尧可是学霸,还是高中生,比白绥知道的诗多了去了。因此皇甫尧总虐白绥。而白绥这次想虐虐不懂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外星人。

但白绥发现这群外星人可不像想象中那般愚蠢,他们甚至懂一些东西。她听到了从盖亚那种大老粗嘴里冒出来的成语,听到了卡修斯刚才说的古语。她不禁心中一阵诧异。

但毕竟是外星人,他们的文化底蕴有白绥这个纯正的中国人深厚么。

白绥要摸摸他们的底细,看看他们到底知道多少文化。

她想到这里,不禁笑了笑,笑得像个得了糖的孩子般天真。

她完全感受不到即将到来的完虐。

“好啊好啊!”卡修斯却是高兴地说道,“怎么玩?”

白绥挑了挑眉。

“你说一句诗,诗的最后一个字就是我接的诗的第一个字。”白绥将耷拉到前面的碎发往耳后拨了拨,回答道,“如果接不上,那就算失败。”

“好!”卡修斯点点头,说道,随后他思索起来,“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白绥微微愣住。看来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早就在宇宙间闻名了。

她还指望卡修斯问问她什么是诗词之类的话。却直接开始了。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白绥麻利地接道。

恰好卡修斯起的这句诗,是陶渊明的《饮酒》,而卡修斯所说的诗的下一句,就是山字开头的。所以白绥很容易就接上。

“还……还来就菊花。”卡修斯搔了搔头,说道。

这似乎也可以。

“花重锦官城。”既然卡修斯用了《过故人庄》中的一部分,白绥也就用了《春夜喜雨》中的一部分。

当然,一句诗词,这么分开也是可以的。

吧。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卡修斯立刻接道。

白绥笑了笑。

“津亭秋月夜,谁见泣离群。”这似乎是《江亭夜月送别》中的一句。白绥在皇甫尧口中听到过。

“群?”卡修斯霎间慌了一下,“群……群什么,群魔乱舞?”随后,卡修斯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布莱克。

布莱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布莱克用那深沉得如古潭般沉寂的蓝色眸子告诉卡修斯:“自己装的逼,自己装完。”

卡修斯领会到了布莱克的眼神,悻悻地收回了求助的目光。

“群生各有性,桃李但争春。”卡修斯硬是憋出来一句诗。

白绥愣了一下。

这句诗自己完全没听过。她是真没想到这群外星人居然比自己知道的还多。白绥所知道的诗词,比同龄人多。这可要多谢她的姑姑。她的姑姑很喜欢这些充满古代文化的东西,虽说不是大户人家,但家里装扮得古色古香。还买了屏风。姑姑喜欢烧香,特别是檀香。姑姑想,买不起紫檀家具,买点檀香也是可以的。因此屋里常常充斥着檀香的气息。

白绥就在这种文化熏陶下,安心地背诗。

白绥的父母不是文化人,若让她的父母管她,绝对不可能是这种效果。白绥也对她姑姑感激得要命。

白绥咽了口唾沫,接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卡修斯接道。

白绥清楚地记着这是贾岛的诗,似乎他还斟酌过“敲”字,是用“推”更好一些还是什么……

白绥甩甩头,收回思绪,接道:“门前流水尚能西。”这是苏轼的浣溪沙。记得前面写了“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

“西市买鞍鞯。”卡修斯阴测测地接了一句。

……

卡修斯用《木兰诗》堵住了白绥的嘴。

鞯?

鞯??

白绥心头一紧。她好像不知道。

转念一想,她又似乎知道。因为她清楚地记着,她也跟皇甫尧这么对过。她开心地用西市买鞍鞯堵住了皇甫尧的嘴。但皇甫尧却成功化险为夷了。

他说了句什么来着……白绥自负自己可以想起来。

“想不出来了吧。”卡修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白绥斜眼看卡修斯。她在脑袋中一个一个想字。

她记得是鞯车……什么,催?

“鞯车行看虎符催。”白绥终于想起,但还要装作很轻松的样子,于是淡淡道。

啥?

这什么诗?

其实这种接龙游戏有些不妥。诗词有那么多,若实在想不起来,自己随便编一句,鬼知道谁写的。没有深究便罢,若深究了,随便说一个名字也无从考证。或者直接说是自己写的诗,也真是没什么办法。

但本着对诗人的敬重和对诗词文化的尊重,随便篡改诗词或胡编乱造是不可取的。

卡修斯:“……催,催人老。”

“……”白绥竟无言以对。

这玩意儿算不算耍赖?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白绥接了苏轼的《江城子•密州出猎》。这貌似是初三学的诗词,白绥熟悉不过。

“冈原草木秀。”其实后面还有半句,但卡修斯想不起来了,只好这么接。

……

秀?

秀什么秀。

陈独秀?

毁图秀秀?

造化钟神秀?

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了啊。

白绥翻了个白眼。拜托能不能说些耳熟能详的诗词?完全没听过好伐。

当然这是白绥没听过,别人是否听过也是不得而知的。

“秀木含秀气。”白绥说道。

她完全不知道,她为自己挖了个坟坑,自己还跳下去了。

“气蒸云梦泽。”卡修斯本想说出后面的“波撼岳阳城”,但想到之前好像接过城了,于是停住了。

盖亚陷在沙发里,早就昏昏欲睡了。

雷伊和布莱克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白绥和卡修斯装逼。

但那个“泽”字,却把白绥问住了。

泽。

什么玩意儿。

白绥沉默了片刻。

她不知道了。貌似真不知道了。

完了完了完了,她心里这么想着。自己的一世英明败在了一个外星人手上,这可了得?虽然她输给皇甫尧可不止一两次了,但是这次她想装逼啊!想找点宽慰啊,想虐外星人啊。

可外星人的知识都比她丰厚。

……

白绥明白了装逼失败的可怕。

“你赢了。”白绥顿了顿,欲哭无泪道。

卡修斯刚还在沉思白绥会接什么,听到白绥这话,高兴地跳起来:“有没有奖励啊?”

“没有。”白绥怼了卡修斯一句。

卡修斯脸一沉:“不能给糖吗?我想吃糖……”

白绥瞟了在一旁看戏的布莱克一眼。

这俩刚才难道没发糖?

白绥正在放螃蟹的时候偷瞄了一眼雷伊他们,就看到了卡修斯和布莱克,那俩亲密的样子,居然没把旁边的雷伊和盖亚的眼睛闪瞎。

还向自己要糖?

“我没向你们要就不错了。”白绥想到刚才的一幕,气呼呼地说道。

卡修斯一脸懵逼。他眨巴着无辜的双眼,看着白绥。

布莱克故作无谓,轻咳了几声。

“再来一局。”白绥不服气,还想和卡修斯怼一局。她不信,她身为华夏子民会输给一个外星人。这也太丢人了吧。

“不来了不来了!”卡修斯怂了。他认为自己取胜完全是运气,白绥有的几句诗确实让他想了半天。

他也不知道“泽”应该接什么。所以当他说出气蒸云梦泽后,他也愣了半天。

“布莱克你来吧。”卡修斯伸手想去拍布莱克,突然看到布莱克嫌弃的眼神。

卡修斯差点忘了自己手上有油。

虽然布莱克手上也有,但没抹到衣服上。

卡修斯没有碰布莱克,害怕他不高兴。

布莱克拿了纸巾,仔仔细细地擦着手指。

“布莱克!~”卡修斯撒娇道,随后凑到布莱克耳边,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之后布莱克脸上浮现出一种诡异的笑容,随后点了点头。

白绥眼里闪过一丝波澜,身体也不禁一个寒颤。

这俩在密谋什么玩意儿?

布莱克冷哼一声,将用了的废纸投入几米远的垃圾桶。端正了坐姿。看样子是答应了与白绥怼一场,但眼神似乎对白绥不屑一顾。

白绥心头一紧。她知道布莱克深藏不露。

“那我先说了啊。”白绥紧张地盯了布莱克一会儿,说道,“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关山度若飞。”布莱克面无表情地说道。

布莱克这算是给了白绥足够的面子。能和她玩这什么诗词接龙已经是天大的奇迹了。

当然或许白绥是想多了。

布莱克一脸“我只是给我家卡修斯面子罢了”的模样看着白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对白绥的鄙夷之气。

白绥没注意,只是皱了皱眉。他们这群精灵是多喜欢《木兰诗》的。

“飞雪迎春到。”本来白绥想接“飞鸟相与还”,但是会不会又绕到卡修斯那种局面白绥就不知道了。

这是《卜算子•咏梅》的一句。应该是算近代的诗。

“到乡翻似烂柯人。”布莱克毫不犹豫地说道。

“人有悲欢离合。”白绥接上。这是她最熟悉的《水调歌头》,她学的第一首诗词就是这个,因为她姑姑最喜欢这首诗。白绥三四岁时能默写全文。

“合昏尚知时。”布莱克接得很流利,不像卡修斯之前那样,还有些许犹豫。

“时鸣春涧中。”白绥思考了片刻,说道。

“中军置酒饮归客。”布莱克接道。

这是《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的一句,若说喜欢的诗词,白绥却是最喜欢这首。

其实“中”也可以接“中间小谢又清发”。是李白的《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客舍青青柳色新。”白绥接道。这颇有些简单。

布莱克挑了挑眉:“新年都未有芳华。”

华?

“华发不胜簪。”白绥记着有一句与“浑欲不胜簪”有些相似,恰好也是华开头的。有些相似的诗词,想一想也便知道。

不过,簪,能接什么呢。

白绥颇有些紧张地盯着布莱克的眼睛。他正抬头望着天花板。

布莱克余光见她的目光转来,便微微低了低头,直接与她的目光相对。把白绥吓得赶紧低下头。他的眼睛里散发着一种压迫感。

“簪冷夜龙穿碧洞。”布莱克接道。

白绥终于知道为什么卡修斯之前总看布莱克了。

布莱克果然是个学霸。

他说的什么诗?白绥怎么啥都不知道。

会不会胡编的?

得了,白绥破罐子破摔好了。她在布莱克面前就跟个傻子一样,嘛玩意儿都不知道。

“洞庭之东江水西……”

白绥刚说完就后悔了。

怎么又是西?

“帘旌不动夕阳迟。”白绥立刻补充道。

“迟迟钟鼓初长夜。”布莱克十分流畅地接道。

白绥差点晕了。

她对于自己找虐的行为十分后悔。但无论怎样,自己装的逼,自己装完好了。

“夜半钟声到客船。”夜能接的太多了,什么夜阑卧听风吹雨,什么夜吟应觉月光寒,都能接上。白绥只是暂时松了口气。

“船上载凉州。”布莱克接道。

……

“州桥南北是天街。”白绥真的把自己家底都翻出来了。她现在想的,只是赶紧结束了这尴尬的局面。

“街东酒薄醉易醒。”布莱克颇为轻松地接道。

白绥:“……醒时空对烛花红。”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布莱克犹豫了片刻,说道。

白绥心想:故意呛我呢?

如果是国,那么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就可以解决。

枝……

“枝头。”白绥单单说了两个字。

嗯?

嗯??

嗯???

枝头???

这是个啥??

更玩赖了是吧。

“《木兰花慢•贺第二娶》里面的,不信自己查去。”白绥笑嘻嘻地说道。

呸。

白绥都对自己的厚颜无耻感到羞愧。

布莱克沉默。他不是不知道应该接什么,而是在想接什么能堵住白绥的嘴。他真的不想再和她玩了。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玩什么玩。

“头上花枝照酒卮。”布莱克接道。

卮?

白绥心头一凉。她不会了。要说其他的还要想想,这个却是真不会。

布莱克看着她的表情,不禁一笑。

“既然不会了,那就结束。”布莱克收敛了笑容,说道。

真是个找虐的人。自己这么菜还非要找人切她。是不是抖M?布莱克觉得这种行为真是interesting。

白绥闭口不言。睫毛还是如同小扇子一般忽闪忽闪,但少了之前那点得意劲儿。眸子也蒙上了薄薄一层的阴霾,看起来不怎么高兴。

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雷伊见白绥一脸尴尬,想劝劝她,于是微笑着说道:“白绥,你很厉害的啊。”

白绥抬眸看了看雷伊,无奈地摆摆手,说道:“算了吧。我跟你们比不了。”

连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卡修斯都深藏不露,何况这几个?

白绥听说他们守护宇宙和平,就以为他们是个只会打架的大老粗。看来低估他们了。

“话说你们打架厉害吗?”白绥眼睛一亮,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

“厉害啊。”一直在发呆的盖亚突然一拍桌子,激动地说道。

早知道白绥应该和盖亚玩什么诗词接龙。这样自己还有获胜的可能。

呸。

盖亚才不会理她这个小丫头片子。盖亚刚才发呆,一直在想他的埃诺雅•露西。

“你们怎么打架的?”白绥不禁疑惑起来。雷伊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布莱克和卡修斯也看不出来有多少肌肉,就盖亚长得看起来比较壮实。白绥想,难道就只有盖亚成天打架,其他人都在旁边给他打call?

不对。她突然想起来,他们好像会魔法。

“呃……怎么说呢,用技能吧……”卡修斯不知道如何解释。

技能?

啥玩意儿啊。

“十万伏特?”白绥苦笑一下,开玩笑地说道。

“嗯哼……如果有机会可以让你看看我们战斗的话,你就能理解了。”卡修斯呲牙笑道。

但是怎么可能有机会。这是在地球。一是没地方,二是他们很可能被别人发现。然后他们就真被抓走了。不过能不能抓走他们,还得看生物研究所的那帮有没有本事。

白绥自讨没趣地点点头。

聊着聊着,到了快8点的时候了。

布莱克刚跨进卫生间,就变了脸色。

“……”

布莱克沉默。

紧随其后的卡修斯见了,惊叫起来。

“啊啊啊!这什么玩意!!”卡修斯看见一浴池的螃蟹跑来跑去,冲着自己张牙舞爪。

布莱克一皱眉,想把浴池的塞子拔掉把它们全冲下水道里。

“干嘛干嘛你们。”白绥听见了叫声,立刻跑过来,说道。

“这以后还能吃呢。”白绥补充道。之后就拽住了布莱克拔掉塞子的手。

布莱克抽开手,一脸嫌弃地看着白绥。白绥有点儿尴尬,想说什么,但布莱克186cm左右的身高成功鄙视了白绥168cm的身高,她又不敢说什么。

但白绥又偷偷把手靠近了些布莱克的手,她一脸坏笑。这件事情她可是纠结了很久的。正好有了次机会。

但当白绥的鸡爪子真的靠近布莱克修长的手指时。

白绥错愕。

布莱克,比白绥白。

……

她之前见布莱克那么白,忍不住就想和布莱克比比看看谁更白。现在看来,她就是找虐而已。

白绥vs布莱克。

白绥完败。

布莱克才没管那小丫头片子安的什么心思。他只是对于满池子的螃蟹非常不爽。

他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卡修斯一惊,跟着布莱克走了。

白绥微微叹了口气。

“没办法,又没地方搁。”白绥无奈道。

不过为什么卡修斯会跟着布莱克跑洗手间来呢?

这也不得而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黄金战旗③三公主驾到之冷酷校草霸道爱

    “苒陌陌同学,你想坐哪个位置?”老师一脸微笑,对苒陌陌的身份有几分忌惮。苒陌陌的眉头微微一皱,按照原剧,此刻应该是恶毒女配选择和独孤宸坐,然后嘲笑扮丑时的女主角——上官紫颖。那个时候,男主角们和女主角们对苒陌陌的好感度急剧下滑。那么,她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她看向上官卿,心想:目前最佳的方法是攻略好感

  • 锦云谋之打上门去(求v收!)

    侯杰看着差点笑出声来,这桃谷四仙不去做刑讯逼供这个工作真的浪费了,太有威慑力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背后的人是谁?”侯杰淡淡的道:“要不然我不介意让我的四个家仆将你撕成四份。对了,或许还会更多哦。”“这点主人可以放心,我们四兄弟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不限制只撕成四份。”还不等陈骁说话,桃根仙就笑

  • 狐妖之相思树下第四章在线阅读

    林御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此时他真恨自己手贱,当初怎么就点开了那个游戏广告,竟然把自己卷入了如此恐怖的游戏之中。林御已经从小梦口中得知,这是一场真实的游戏,自己所学会的技能,所得到了天赋与力量,都可以在现实之中正常的使用。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林御自然不会觉得这个游戏恐怖,毕竟能够将游戏中

  • 末日之培养至上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个男子长得十分英俊,修长梃拔的身形,俊朗的轮廓,脸颊熠熠生辉…然而看着他,小丽眼里只有止不住的恐惧!一开始她就在他身上感觉到了隐隐的危险和不安,是以才不敢靠近,她本想利用当时的秋生来对付他。结果目的还没施行,就被一掌打成了重伤。现在她魂体力量消耗殆尽,别说再撑他一掌了,就是对方弹弹手指,她也要魂飞

  • 坑魂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番筛选后,文左虽然没有发现自己期待中的那种游戏神奇功能物品,但想想也是明白了过来,在玩游戏的时候就知道这种装备也是很罕见的,这个明显穷得一塌糊涂的豺狼人部落估计是没有这种东西的。没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文左也不气馁,这仅仅是一个豺狼人部落而已,随着自己的继续深入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装备会有的,魔法也

  • 世界等同我一样在线阅读第8章

    西岳庙众道士看到明熙居士的反应尽皆愣住了,他们明显感受到了明熙居士的变化,原本她一路奔波,神情有些颓靡,但喝下茶水后,精神立刻就好了。“难道这真是仙茶?”所有人不禁产生了这个疑问。面对虎视眈眈的明熙居士,青松道人连忙把茶叶藏好,“这可是仙人仙人赐予我的,你不能抢夺!”“那我想再喝一点可以吗?”明熙居

  • 短发之琦非庸人尔!【1/5,求一切数据支持啊!】

    “琦儿,切莫乱说话!”刘表看了重臣们的反应,也是微微皱眉。对于刘琦,内心里稍稍多出了一份失望!自己记忆里,以前的刘琦不是这样子的啊!今天,这大庭广众之下,他怎么就乱说起来话了呢?刘琦自然是预料到自己开口后,现场会发生什么样的场景!自己身为刘表的大儿子,以前从来不曾参加过议政!在所有人眼中,自己无非就

  • 幽冥小道士你要跟我借钱啊

    “照你这逻辑和顺序,下次再生个老三就该叫狮子了?整个一动物之家啊!”白薇心虚着白了他一眼,再看想笑又不敢笑的王大嫂,仔细想想这名字确实难登大雅之堂。“那你说叫什么?”白薇自觉的让贤,把这个重任全权委托给了于天成,他倒是有模有样的思考了许久,最后灵光一闪,道:“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的恩赐,不如,就叫天恩

  • 始魂纪朝政

    次曰一觉醒来,秦龙打算开始逐渐接触朝政,从嬴政的记忆中得到先前秦始皇筑长城和建阿房宫的时候有许多大臣反对,纷纷上奏来弹劾,秦始皇在一怒之下将他们关进监狱里面,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反对嬴政他建长城了,秦龙心中盘算了盘算,先把这些先前被秦始皇关进监狱放出来,看看到底有几个是为秦国的江山社稷着想的,如果那些

  • 纯情冥王我的爱在线阅读第6章

    卡牌飞出的方向,距离在十米之外。就是他此时所坐的那里,一动不动。然而就是这么遥远的距离,竟能把轻飘飘的纸质卡牌,瞬间依次排列好,同时钉到墙上,还组成了一个字。这等手力!这等准确度!就算她自认自己实力不凡,但也从未见过,更是闻所未闻!“如何,这就是你要的回答!”看着她那由惊骇而变得骇然的脸色,沐宬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