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大师,你被娱乐圈锁定了之十亿现金到账

2021/4/9 7:13:06 作者:六号良铺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师,你被娱乐圈锁定了
大师,你被娱乐圈锁定了
作者:六号良铺来源:晋江文学城
祁雨泽算命很准就是算不准自己的。小时候,他算出自己走狗屎运,最后只有狗屎没有运。成年了,他算自己能成为巨星,最后在成为巨星的前一晚,一朝梦醒回到革命前。再来一卦:你会成为影帝。祁雨泽:……他这是被娱乐圈锁定了吗?可去他的影帝吧!再信他就是狗!这一世他励志当玄学大师,捉鬼算命看风水。可上辈子高不可攀的男神突然成了他的经纪人。祁雨泽:……要打脸还是要男神,这是个问题。重入娱乐圈,这辈子他和别人的打拼方式完全不同。别人演戏他算命,别人唱歌他捉鬼,别人上综艺他改风水。可到最后,他竟然成了影帝,而这一次,

杨英瑞家里门口停着一辆车。

并且家里的灯光是开着的。

知道有人可能在家。

林若命就上前敲门。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掀开窗帘打开一条细细的门缝,瞧瞧外面敲门的人。

“我们是捕快,想打听一些事情。”林若命说道。

“有什么事情?”那妇女紧张的问道。

“例行访谈。”林若命并不想要打草惊蛇。

她打开了门,林若命问道:“你是杨英瑞的妈妈吧,杨英瑞在家吗?”

这名妇女变得异常紧张,反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英瑞闯祸了?”

“没什么事情,我们只是想问他关于一把刀的事情。”林若命答道。

“他不在家。”她回答道。

“你有没有看过这把小刀?”林若命将凶器的照片拿到她面前。

“没有,没有。”他拿起照片看了一番。然后摇头支支吾吾的说道。

“那你能让我进屋看一眼吗?”林若命命抱着试探的心里问道。

那妇女马上警觉起来,问道:“你们想要干嘛?我已经告诉你们,我们要看过这把小刀。除非你们有搜查令,否则别想踏进我的家门。”

杨英瑞母亲守口如瓶,又难以进入搜查,但是他异常的举动。反而坐实了吴浩他们的怀疑。

就在不好,他们打算转身离开,没想到。在门外碰到兴冲冲跑回家杨英瑞的弟弟杨杰,吴浩拿起照片问他:

“小帅哥,你看过这把刀吗?”

他看了一眼,马上回到道:“这不是我大哥的小刀吗?这是我爸送给他的圣诞节礼物,他将小刀担任成宝贝不让别人碰的。”

“那你知道这把小刀现在在哪里吗?”吴浩露出人畜无害的表情:“你妈妈说她前几天把这个刀给一丢了。”

“这怎么可能?自从我的爸爸这圣诞节将这把刀送给他,他就随身携带,总是小心翼翼的保管这把刀,我才不相信他会搞得这把刀。”

“杨杰不乱说话赶快进来。”杨英瑞的母亲站在门口大声喝住杨杰,杨杰只好挥手离开。

吴浩和林若命决定在门口等杨英瑞回家。

不久后杨英瑞这回到了家,但他看到屋外有捕快时,他立马紧张了起来,故作镇定。

“你好,杨英瑞这把刀是你的吗?”林若命拿着照片对杨英瑞说道。

“这把刀不是我的。”杨英瑞支支吾吾的说道。

“可你弟弟告诉我这把刀是你的,并且我们找到这把刀的发票。”吴浩讹诈道。

“这是我前几天不小心丢了。”

他有点慌,立马推开林若命跑到外面。

吴浩使出少林擒拿手将他抓住。

“带走。”

林若命则是上前将手铐给他戴上。

因为衙门的压力,再加上媒体的渔轮。

很快,吴浩他们就申请法院的传票,挤出杨英瑞涉案重大,请法官同意采取杨英瑞血液样本和指纹样本。

鉴别的结果显示,杨英瑞的血型为b型,血型的酵素也和死者身上的分析血型相符。同时杨云瑞的指纹和小搭上刀柄的指纹相符,毛发特征也相同。

根据这些证据,捕快。还在他家里找到一捆鞋带,和一个留着少量汽油的油罐,经过化验显示,也跟案发现场的证物相符。

在各种物证证明之下,杨英瑞当场承认了杀死蔡娜的凶手。

他交代,事发当日,蔡娜在夏令营解散后,单独踩单车回家。

在途中认识杨英瑞,当杨英瑞驾驶车跟在蔡娜的后面,他靠近蔡娜时问他愿不愿意做他的顺风车。

蔡娜答应了,便坐上杨应瑞的车,没想到杨兴瑞产生歹念,将蔡娜带到树林,然后就把蔡娜新疆后杀。

随即法院当场判了杨应瑞的死刑。

这个事情也告了一段落。

吴浩回到宿舍。

刚打开电脑。

系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叮!

系统:恭喜宿主任务完成喜提十个亿。

吴浩第一个感觉就是不怎么相信,但是他打开招行app的时候,数了一下发现里面的数据是**。

他反复数了几遍。

确定是十个亿以后,立马就打开他那六七个网贷的app。

瞬间就把他那欠下6万块钱的网贷给还了。

这一瞬间他十分的踏实。

网贷害死人,得到这十个以后,他立马把那几个网贷app全部卸载注销。

他现在躺在他那一米五的大床上舒坦着。

她准备给她妈打个电话,原因无他。

他就是想打一百万给他爸妈,他觉得出来工作这么多年了,钱也赚不到,非常对不起他爸妈。

“喂,妈你在哪里呢?”

没有多想吴浩就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喂,儿子啊,我跟你爸在香格里拉参加同学聚会呢!待会儿打给你。”

电话那头传来声音。

香格里拉?

这是江阳市,五星级大酒店。

吴昊爸妈是普通工人。

平日里跟本就不会来这种地方。

吴昊他母亲的电话还没有挂,只是放在包里,她身处那个环境身边的人说话,吴昊听的清清楚楚。

他母亲经常是这样,就是不怎么挂电话。

平常都是吴浩先挂的。

不过幸好他母亲没有挂电话,要不然吴浩就不会听到比较气愤的事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ousekeeper之章 小风波

    到了我们家,悍妇就跟我母亲说了那女人说她的“坏”话,然后嚎啕大哭了将近半个小时,她就突然停止哭泣,转悲为喜笑着对我母亲说:“你儿子,我的三姑爷说的对,不管怎么说我今天晚上救了一个人,嗨……应该高兴才对,三姑爷,以后有这事你就来召呼我。”悍妇说完就乐呵呵的回家去了。出力不讨好,悍妇过一天就把这件事忘的

  • 宠物小精灵之小奈的随身空间在线阅读第一卷 小网管的崛起 第九章 被虐的开始

    一口气五连杀之后,叶东继续选择蹲在那里,严格的说,这种打法相当的猥琐,但同样杀敌数会爆表。不一会儿,叶东的杀敌数就攀升到了二十四人,排在第二名,当然最恐怖的是他的零死亡。“此人深谙猥琐流打法的精髓,我喜欢!”看着叶东蹲在那里,听着声音不时的跳出来狙杀,表情漠然的杨辉,眼中开始闪烁起贼光。叶东初次见到

  • 主角的一百零八种死法之天界帝闭关修炼(8)

    人间西境与中州交界处的深山密林中,一个部队在这里安营扎寨,建起了一座临时的军营。几队士兵在军营里来回巡逻,更有士卒外出采集木材、食物和水。身穿铠甲白衣的白树成走出军帐,看了看天空。那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密布。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下起一场雨来。回想,他率领这两百士卒西出边疆寻求仙人,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可

  • 匈奴王在线阅读第10节

    三年的时间一眨眼便消逝了,蓬莱正式入世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在龙天游的设想里,既然要玩,那就玩点大的,比如``````大唐,皇宫,御书房``````“说,那个刺客找到没有?”那**一脸阴沉的看着跪在前面的一个锦衣卫,沉声问到。“这个```回皇上,那刺客的底细已经查出来了,是那神偷门的弟子,而

  • 岁晏在线阅读第七章

    回到琴家~“琴~你的样子还是没有变~样样都要黑~”琴听了之后笑了~“跟皓真像~没有一个不是黑的~”皓也笑了~“坐下来吧~站着看你们多累~”皓他们坐下来后~琴拿起手机~“喂~~雪儿~我命你跟夕马上来我家~”说完~挂了~一下子就听到开门的声音~琴坐在银的身边~“银~你过得好不好~我很想你~~”银听了~眼

  • 今天也在努力的藏住耳朵尖之仙缘一线天

    第五章仙缘一线天接连几天,人心浮动。到了第五天。这一日,白云仙洞的洞门大开。无尽的红霞之光,直接的射了出来。到得近了,眼力劲好的人都还能看见这红色霞光之上,立着一道身影,背负双手,一身劲装,面方耳宽,满脸横肉,魁梧彪悍的汉子。这是仙缘降临的节奏啊!五千余求仙众都愣了一下,不敢相信这仙缘来得如此突然。

  • 死对头今天也想娶我(重生)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本书很久没更了。嫣儿看了大家的评论——人物太多,不易理解。嫣儿想了很久,决定把这本书重新写一边。时间就是嫣儿写完嫣儿的第二本书《黑道小姐故事多》之后。《曼珠沙华系列之完美公主》的重新版,嫣儿不想把题目改太多,就叫《曼珠沙华系列之完美公主精编版》写完《黑道小姐故事多》之后,嫣儿会改笔名——紫诺嫣,到

  • 激战时空线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〇〇六章天降巨石当然了,童燕算是我们的领导,回不回去由她说了算。这时,我看了她一眼,想看看她是什么态度?不知为什么,童燕一直用眼睛望着我,弄得我赶紧把头低下。张智军见我们两个都不吱声,又说:“燕子,算了吧!好搞的案子,也省心,也能立功受奖!这个什么‘02X案件’,就是平平常常淹死几个人,搞不出什么

  • 司念,给亲吗?之天谴!被诅咒的大陆!

    没错!不久前方宇就在鬼幽的帮助下成功的突破到了炼气境!鬼幽给的帮助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一切都是靠方宇自己的努力换来的。方宇的精神在顺利的返回到本体后就发现身体内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筋骨比原先强横了十倍之多,不仅如此连带着体内也是产生了气旋,淡蓝色的类似火焰形状的气旋在丹田中沉浮着,那是元力,那是进

  • 魔道祖师之心尘飞洋第4章在线阅读

    洞穴内,黑暗的无底洞中寂静无声。在无底洞的地底,“哗哗”的回响着清脆的水流声,原来这洞底是一个小水潭。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丁痕随着潭面细小的波浪飘浮着。时间慢慢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飘浮到了岸边的丁痕,身体抽动了一下,同时一声携带着痛苦的轻哼响起。丁痕睁开双眼,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