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春花繁之龙角

2021/4/8 13:51:34 作者:沈白茶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春花繁
春花繁
作者:沈白茶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是一个女孩像野草般的成长故事。18岁到28岁,是一个女孩从纯真走向成熟的十年。

翌日,鸡鸣时,万物清醒。

昨夜里的诸多神迹鬼行都慢慢在显露端倪。

屠夫胡老八起得很早,此时天还没亮,只在东边露出点鱼肚白。他要把昨晚新鲜宰杀的猪肉拿到市集上赶早去卖,迟了就被其他的屠户抢了先,毕竟遇邱城能吃得起猪肉的人家也就那么些。

然而他的妻子阮青梅比他起得还要早,已经烧好了早饭,是一锅掺了苞谷和野菜的米粥;热水也已经打好,胡老八爬起来就能洗脸。

胡老八呼噜噜地喝粥,看妻子忙碌不停的身影,在晨光熹微中有些袅娜,说了句:“你也就这点用。”

阮青梅垂着头,没说话。

生不了孩子就是她的罪,邻舍明里暗里讽刺她,即使作关心态,话里也带着刺和炫耀;丈夫动辄打骂,婆婆更是使劲作践她,说什么要把她再卖了,重新给胡老八娶个大屁股的媳妇。

可她也无可奈何,她是被娘家卖给胡屠夫的,早已无家可回,除了逆来顺受,更加服侍好丈夫和婆婆,她也做不了什么。

胡老八喝饱了粥,正准备挑肉担,却是哎呦一声,捂着肚子坐在地上,接着就开始将刚刚吃的米粥吐了个干净。

胡老八立即指着阮青梅大骂:“你个没用的娘们,孩子生不出,煮个粥还让你丈夫害肚子!”

阮青梅有些慌张,喏喏说:“粥是没问题的,我也吃了……”

胡老八二话不说,抬起蒲扇般的大掌就往阮青梅身上招呼:“恶毒婆娘,你是不是要毒死俺!”

嚷嚷间,吵醒了胡老八的老娘,没问青红皂白,还在屋子里就嘶着嗓子骂阮青梅。

阮青梅就簌簌哭起来。

胡老太披着大衣出来,瞪了眼哭哭啼啼的阮青梅,去问胡老八的情况。

胡老八坐回床上,脸色发白,尽出虚汗:“肚子疼得厉害,浑身没力气,还劲想吐。唉!今天肉摊支不起来了!”

胡老太噘着嘴说:“一天不支摊,就少赚几吊钱,怎么给你娶妾生娃?”

但她也无奈何,骂咧了几句正在收拾的阮青梅出气。

胡老八没好气地冲阮青梅喊:“你哭什么?烦不烦!去肉担里把最好的猪后腿拿着,送到陈府的后厨去!千万不能误了时间,要是害得陈府生气,再也不订俺家的肉,俺就打死你!”

阮青梅摸干眼泪,急忙装好猪后腿,朝四五条街外的陈府赶过去。

怕耽误时间,阮青梅提着重物,一路快步走,虽然春早微冷,但到了陈府后门,也出了一身薄汗。

陈落雁这一日起得倒早,是被阁外梅子树上的喜鹊叽叽喳喳叫醒的,本想再睡一会,但想起前几日求姻缘的事情,又心酸又好笑,心道自己怎么做出去龙王庙求姻缘的荒唐事!

没睡意了,索性梳妆好,在后花园逗弄喜鹊花草散心。

陈落雁看到厨房的李大娘在后门和谁说话,就随便问了一句。

李大娘说:“二小姐,是来送猪肉的咧。”

转了头又和门外的人说:“既然你家的生了病,迟了些也没关系。”

阮青梅感激道:“多谢大娘。”

陈落雁听声音温如秋水,往那又看了眼。

只见清亮的晨光下,有个粗布荆钗的女人袅袅婷婷地站着,秀气温润的鹅蛋脸上微微发着红晕,喘着轻气,低眉顺眼的,姿色竟也不错。

陈落雁心里没来由地就是咯噔一声,像是湖水中被抛进了一块玉石。

阮青梅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抬起头来与陈落雁的目光不期而遇。

只觉得小拇指微动,扯到了心尖尖上。

阮青梅心绪一下子乱了,却又不知道为何纷乱,空落落地没个底,脸颊红晕愈发动人,羞晕朝霞也。

“我走了。”阮青梅慌张地丢下一句话,急忙忙小跑离开。

陈落雁失神片刻,便去问李大娘,那女子是谁,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李鲤一大早也等在龙王庙,心想他都帮那些人实现心愿了,是不是该来还愿了。

敖宗秀说没那么快,李鲤也不听,就爱等着。

没一会儿,李鲤瞧见一个老人吱哩哇呀地跑过街道,那不就是钱有富吗?

李鲤高兴地说:“一定是他看到珍珠太兴奋,来庙里再拜龙王了!”

敖宗秀探头过来看,却见那钱有福疯了一样跑过了龙王庙跟前的巷道,却不知去往那里。

李鲤咦了一声,就跟敖宗秀跟着那老头。

老头一路跑到了遇邱的县令公堂那,击鼓鸣冤,大喊:“县令老爷啊我,我被贼偷了啊,你要为我做主啊!”

县令上了堂,叫人把钱有福喊进去,询问细节。

公堂都有门神守护,令妖魔鬼怪不敢靠近。

门神见了敖宗秀和李鲤,便立即作揖,不敢阻拦。

李鲤进去时,正好听到钱有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县官说:“我家里昨晚遭了贼,我积蓄了一辈子的三百两都被抢走啦!”

县官笑道:“遇邱城谁不知道你钱有富,是没钱也不富,哪里来得三百两让贼抢?”

“真的有啊,是我一辈子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有富磕头明志,“肯定是被遇邱山上的土匪抢走的,县官大人您带兵剿了土匪,就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啦!”

县官说:“你这是把我当冤大头啊?土匪窝里能没钱?但那钱是你的吗?你想空口白牙就让朝廷给你三百两赃款啊?拖出去,拖出去,不准胡闹。”

人人都道是钱有富穷疯了,臆想出了三百两,找不到时,便信口胡诌被土匪抢走了。

李鲤和敖宗秀面面相觑,他们当然知道钱有富是很有钱的,他们还送了一颗珍珠,那珍珠可谓价值连城。

钱有富一屁股坐在公堂外,哭天抢地,好不伤心,一辈子积蓄就这样飞了,他恨不得立即找棵树上吊算了。

钱有富懊悔得直拍大腿:“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花了算了,好吃好喝一辈子也好啊!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老天爷,我钱有富在这发誓,您要开眼把钱还给我,我就拿一半去做好事,再也不小气了!”

有钱有富的邻居看他可怜,就跟周围看热闹的人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梦,昨天半夜迷迷糊糊间好像看见钱老头屋子里发光,但又不像发光,像是月光独独照了一束给钱老汉。后半夜呢,又听到许多脚步声,是不是真有土匪啊?”

其他人笑他也发了疯。

敖宗秀一听,脸色就有些变了,像是想起了什么,拉着李鲤回了龙王庙。

李鲤还茫然着:“怎么回事啊?”

敖宗秀自怀里拿出一枚珍珠看着。

李鲤大惊:“你又把珍珠给拿回来了啊?”

敖宗秀没好气道:“这是一蚌同胎的另一颗。”

“哦。”李鲤说,“你看它干什么?我们要帮钱有富的钱找回来吗?”

敖宗秀摸着珍珠,思忖了一会儿才说:“我刚听有人说钱有富家中半夜发光,我怀疑是那颗珍珠搞的鬼。”

李鲤疑惑。

敖宗秀说:“这珍珠长在东海海底,自然不是凡品,是有灵性的,又与我待的时间长了,多少会沾染些仙气龙气,会吸收吞吐月华。我以前都住万丈深海下,出来了又用储物囊装好,珍珠从未得见月光,我倒没预料到它会闹出这番大动静。”

“啊。”李鲤懂了,“那颗珍珠吸收月光,自然是方圆百里都能看得见,有贼看到,便来偷,顺便把钱有富的钱也一并偷走了!”

敖宗秀点头:“大概就是如此了。”

李鲤就说:“那这就是因为我们,钱有富才遭难,我们得帮他追回钱。”

敖宗秀也没办法拒绝,但还是说:“李鲤,你看到了吧,钱财一事本不归我们管,我们非要管,便横生出了这许多枝节。”

李鲤说:“这次是意外嘛。”

李鲤拉着敖宗秀就要去把钱找回来。

敖宗秀故意问他怎么找,李鲤说:“钱有富不是说被遇邱山上的土匪抢走的吗?我们就先去土匪那看看,话说回来,那些人不好好种地干活,非要到处抢劫,就算找不到钱,也得让他们改邪归正。”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敖宗秀打击他,“土匪哪有那么容易改邪归正?”

李鲤想了想,啊地一声:“那就告诉他们我们是龙,他们做的事我们都看着呢,要再继续做坏事,我就拿雷劈他,虽然我不会引雷,但是吓吓他们嘛。”

李鲤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简直太棒了,絮絮叨叨说许多细节,一会儿一个想法冒出来。

临到了遇邱山时,李鲤又说:“我们出场必须要一鸣惊人,让他们不敢怀疑我们。”

敖宗秀忍住没翻白眼:“你要变成龙飞下去吗?”

李鲤说:“这不太好吧,万一把他们吓死了怎么办?还是稍微简单一点。”

敖宗秀想了想,额头两边冒出两支小巧的银白色龙角,问:“这样吗?”

“哇。”李鲤看呆了,好羡慕啊。心里说,我也长我也长,但半天长不出来。

李鲤更羡慕了,目光一直逗留在敖宗秀的龙角上,都走不动道了。

好想伸手去摸一摸,捏一捏。

敖宗秀被看得怪怪的,又把角收了回去。

“你干嘛呀。”李鲤急了,“怪好看的,再长出来吧。”

敖宗秀一听,更不愿意变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萌宠皇后飞来横祸

    别看人家如意生的干巴瘦小,身子骨着实经得住折腾,在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之后,只需一碗热姜汤,就能蹦蹦跳跳围着墨子默溜须拍马匹了。少府上上下下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瞧着这对宛如打出娘胎就认识的主仆,久久凝噎。于是乎,墨子默就这么捡回去一残次品……不,也许应该称之为另类品。那边厢众人摇头顿足,这边厢如意美不滋

  • 我的心给你之一个字:拽

    砰的一声,高二A班的门被人用脚无情的踹开。与其说上课,不如说在吵闹的学生,和演‘独角戏’的老师都朝门口看。三个绝美无比的女生站在那里。“哇,美女啊。”“哇,好厉害!”“天那!你们是我心目中的女神!”“美女,跟我交往啊。”“太拽了。”下面讨论的讨论,吹口哨的吹口哨,老师竟然不管。“请问你们是谁?”这个

  • 极品守护干掉易亲王!

    看到易云枫吐血昏迷,易新王皱着眉头飞身上前。察看了一下易云枫的伤情之后,易亲王冷冷的盯着白芊芊,眼中满是杀意。他看出来了,易云枫体内的魂环,差一点就碎掉了。虽然还没碎,但现在却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即便能够修好,以后修行,也是一个极大的隐忧。“白小姐,我想知道,你用什么方式击败云枫?”渡了一道魂力,帮

  • 我把你当乖徒,你却第3章在线阅读

    老头子并未回答莫然的疑惑,反而说“你身上流着血脉非同小可,对天道的感悟也远高于常人,以后出去了记得千万别人知道。”莫然:“是师父!”老头子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多少年也想收个弟子,但万般英才却入不得老人眼,且此子如此懂事聪慧,特别是教导之时,发现其悟性也高,怎么能不开心。老头子开心的笑道:“那先传你一项

  • 天乩青蛇之不遇如来不负青第五章在线阅读

    陈楚松了口气,还以为她问柳冰冰,问王亚楠没事。“娜娜,你说王亚楠啊?人家可是九阳集团驻咱们瀚城的总负责人,她同样也是豆瓣厂的投资者,人家是投资者、又是豆瓣厂的管理者,肯定在豆瓣厂啊?再说豆瓣厂得有人管理,她不管理,你管理啊?”朱娜白了他一眼:“我管理怎么了?我就不能管理了?”“唉,娜娜,你真能管理吗

  • 小爷我喜欢你在线阅读第九节

    现在林凡看着这个系统那真是比自己的亲兄弟还亲。虽然不能靠这个系统逆袭当老板了,但他至少以后不会因为找不到工作饿死了啊!再加上刚才众人那些崇拜(林凡自认为是崇拜)的眼神,简直不要太爽。“系统同志,刚获得的那70点打工值是做什么用的?”林凡看着眼前的界面,热切地问道。“打工值是本款超级打工系统的基础积分

  • 爱抉择在线阅读第7章

    “电话号?”柳志帆自诩资质很高,菱霜儿也曾经给柳志帆详尽介绍过她那一部4S的用法和功能,但是柳志帆捣鼓起这当代高新科技玩意时,却显得极蠢笨,被菱霜儿数叨过几次,终究他之前连手机的慨念都没有接触到。“柳某人曾听人讲这手机拥有千里传音之玄妙,我从来没有用过手机,何来电话号?”高敏蓉听得一怔怔的。这厮连手

  • 你五行欠打在线阅读相见不如不见

    话说归说,可能就连司徒南都没有察觉到吧。他一直拿司锦瑟不是当空降兵看待...反而有那么点情敌的感觉呢...最终还是让司锦瑟参与了与谨雅集团的合作案,Li不会气疯掉吧....司徒南如是的想着。司徒南那边才走,许弯弯又喵的一下蹭过来:“哎要我说,锦瑟小兄弟,你就别给我掺和这个合作了,虽然呢我不知道内情!

  • 寻明记在线阅读第8章

    芷蕊明白睿哲公主是在给自己指派任务,此去可能事关重大,这是公主对自己的极大信任。但是,从小守在睿哲身边,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的芷蕊对公主恋恋不舍。对于主子的指派,芷蕊不能违背。尽管如此,她还是想为自己争取留在公主身边的机会。“公主,芷萝和我一起跟在您身边这么多年了,很明显,她处事比我稳重,也能扛大事,

  • 盛宠:殿主夫人有点皮第5章在线阅读

    在拥挤的人潮中,王寻瞅准被围住的野狗,猥琐的抽出生锈的菜刀狠狠地桶了过去-7野狗倒地,王寻的等级也提高到了lv2,获得5个潜能点,王寻全部加到敏捷属性上面,速度可相当重要的,没速度这野狗都摸不到一下,怎么升级呢?野狗大方的爆出几个铜板和一地的碎骨头,腰子,狗皮,众多玩家一拥而上抢个精光,其中还有个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