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生活拾贝第九章

2021/4/8 13:57:30 作者:贰拾伍 来源:纵横中文网
生活拾贝
生活拾贝
作者:贰拾伍来源:纵横中文网
人生不如意事何止八九,可与人言不过二三。

闻得此言,白及不免也是一惊,手中半块茶糕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只拈在手里。秦怯却蓦地低下头,就着她的手一口吞下了,口中含糊不清道:“你随我来,一瞧便知。”白及醒过味来,又是好笑又是无奈,还未待她说上句什么,早被扯着手腕牵进了小院。

“你瞧!”白及循着她的手向井内望去,却是什么也没瞧见,井壁上一溜青苔盖在发乌的石砖上,并无异状。她又定睛细看,只水面上漂着几点碧色,想是被秦怯蹭掉的青苔。她正要问上一问,却见秦怯早眉头紧皱,绕着井口转了好几圈,此刻更是伏在井沿,要将身子探进井内。她忙拉过秦怯,温声安抚:“怎么?机关不见了?”

秦怯点头,也不去瞧她,仍死盯着井内不放:“没了。原先就在井壁上,不足一丈高,那个位置。”她指向井壁某侧,白及一看,正是她原先所指之处。“我跳上来时特意瞧过,洞口仍开着,不知又是什么缘故,这会竟没了。若是寻常机关,便该在我出来后立时合上,我见它并非如此,便以为是要另寻机关方可闭合。不想机关没摸着,它便自个儿没了。”

秦怯这话似有遗憾之意,语气却是一贯地轻松自在。若非她两眼钉死在了井壁上,白及便当真以为她并不在意了。白及凝神想了想,缓声道:“怕是这机关并不在此处。”

“你是说,另有他人在远处动了机关,将这洞口关上了?”秦怯转过脸来,面上是难得一见的郑重,教白及见了倒不禁发笑:“不是他人,这人你我都识得的。便不是她,也是从了她的意思。”秦怯应了一声,却是少有地沉默了,片刻后方朗声笑道:“罢了罢了,她既有能耐在咱们眼皮子底下修条暗道出来,鼓捣出些厉害机关自然也不是难事。时辰也不早了,你快歇歇,下午还有的是你忙的呢!”说着她便径直将白及推进了卧房,又推倒在床上。白及还要挣扎,早被她除了鞋袜,一条薄被盖了个严实。见秦怯跟着坐在床边,又直勾勾地盯着她看,竟是不依不饶,白及到口的话终是咽了回去。她眨了眨眼,还想说些什么,却忽地眼前一黑,一只温热的手掌覆在了脸上。只听秦怯笑道:“再这么看下去,就更别想睡啦。”

秦怯的声音她早听惯了,清越如珠玉落盘,娇嫩如黄莺出谷,此刻却被她听出些别的滋味。一时间勾得她心里是又痒又暖,嘴角便牵出个笑来:“好。”秦怯果然又笑了,这回却很轻,想是怕扰了她。白及只觉嘴里喝了蜜糖般,粘稠得非要说上句话才好。她略一思索,轻声嘱咐:“桌上还没收拾。”

秦怯却不答话,白及阖目等了许久,倒生出些许困意。朦胧间一声叹息响在耳畔,却是风吹即散:“放心睡罢。”白及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好,向内侧拱了拱,便不作声了。

春日天暖人乏,病患也多,白及几日来忙得脚不点地,又凭空多了卢府一事,虽与她无关,因秦怯之故却也难免费心。这一觉虽不长,却是极沉,秦怯连唤了三四声,白及方勉力睁开眼,模模糊糊瞧了她一眼,笑上一笑,又要阖上。她这幅模样寻常难见,一时间秦怯倒看得失了神,既不舍再唤,又不忍再唤,只捧着脸坐在一旁,竟也不知是正另觅他法,还是早已神游天外了。

秦怯两眼眨也不眨地瞧了许久,见白及哼了哼,又要翻身,方醒过神来,拉起她右手,软绵绵的握在掌中捏了捏,轻声笑道:“时辰不早了,还不起吗?”白及这才缓缓睁了眼,慢慢眨了眨,糯声问道:“什么时候了?”

“不过申时罢了。”秦怯说得轻巧,白及却是腾地自床上坐起身,一面柔声念叨着早该唤她,一面忙忙地要穿鞋出门。秦怯也不辩白,只笑眯眯地将鞋给她套上,又跟在身后替她扯了扯后腰褶皱,方目送她边挽发边疾步往前屋去了。

见白及进了前屋,秦怯也不多耽搁,扭身绕到屋后。原来这屋后还有一小片院落,自屋前延伸而来。后院角落处是几棵高大杏树,此时花开得正好,映在墙上粉白一片,似画非真。这般好景秦怯却是看也不看,拂过重重枝条钻到树后。树后隐蔽处开了个小门,门外是个少有人来的小巷,四周皆是民宅。此处后门原是应急之所,秦怯因它出行方便,四通八达,又易掩人耳目,便自作主张作了惯常进出之用,正门倒丢给医馆鲜少过问了。

她此番出得门去,却是黄昏方归。白及经下午一番劳累,便是当真恼她也早忘了,见她竟大大方方自匾额下进来,更是满腹心思都作了好奇,手下的药包还未包好,便扬声问道:“今儿却是稀奇?”话才出口,便觉失言,忙又敛了笑,垂目忙乱起来。秦怯见她此刻目不斜视,行若无事,早知她心思,忍着笑大声道:“白大夫好忙!竟还有这许多人,不知今日可还轮得上我这姐妹?”

白及送走一位客人,趁着间隙两眼把门口一扫,秦怯早退至一旁,露出身后一男一女来。男的小厮打扮跟在后头,女的衣着虽普通,料子却是簇新的,此刻正用帕子遮了脸,娇喘微微,抬眸间波光点点,显是身子极弱。秦怯见她只是一眼,脸上已有三分笑意,又絮絮道:“我这姐妹一向身子不好,因她娘怀她时受了风寒,家里又穷,没能好好调养,她便自娘胎里落下了许多毛病。虽是眼下发达了,好吃好喝供着,滋补品不要钱似的灌下去,也不见好,倒越发没了精神。她爹娘只得她一个,自然当掌上明珠般供着,若是治得好,便是金山银山也使得,只苦路径难寻。早知白大夫医术高明,不知这先天体弱之症,可还治得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虚无天魂对不起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他皮肤上的每一寸,都被红色的鳞片覆盖。清晰的一条条的沟壑和深刻的纹路倔强而顽强的烙印在全身,体积庞大了两倍,根本不像是那个眼神干净明亮的少年。莫晨曦……她已经落满灰尘的记忆,竟然就被这么撕开了,翻开之后,陌生感与熟悉感交汇放映。她脑海里响起了这个已经太久没有被回忆过的名字。没想到这个

  • 穿越死神之小南之大丰收(6)

    闻着鼻尖传来的淡淡酒香,看着面前摆放的几只粗糙古朴的坛子,不得不让张宇想到那近乎传说的东西--猴儿酒!记得有书这样写道:山中有猿,春夏采灵药灵果于石洼中,酝酿成酒,香气溢发,饮者皆叹之。猴儿酒产量极少,由于是猿妖采集山中的灵药灵果酿制的,不仅味道醇香,而且对于修炼也是大有裨益。所以就算最差的猴儿酒也

  • 昆仑渡魂人传说

    早上,阳光从淡蓝色的窗帘慢悠悠的照射进来…“姐!起床了!”一个让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我将被子蒙在头上艰难的说:“我!知!道!了!!”看了看手机:“现在才八点啊,这么早叫我干嘛?再让我睡会…”翻了个身接着睡。接下来就是一阵阵敲门声…门外的蓝皓叹了口气:“姐!你今天不是去风夜吗?再不起就晚了!”“

  • 白傅美之修炼(下)

    第一集魔兽之森第七章修炼(下)“接下来,就是融化……”……两小时后。“好了,大体上的理论已经说完。接下来,跑步到你二爷爷那。接受他的训练。”灵忠简单的给李阳说了一下锻造的理论。想学锻造,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去锻造。当然,现在不行。因为……按照祁明的方案。现在,李阳体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应该去滕毕那,继

  • 怜人叹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你想杀我?漂亮的别墅里,叶颖斜靠着沙发坐着,漫不经心的摆弄着手中的戒指,眼角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只有一瞬间,到底哪里不对呢?想不通,叶颖干脆就不想了,她瞥了一眼对面战战兢兢倒酒的女孩,冷笑一声。不过是轻描淡写的一声笑,女孩却似被鞭打了一样,浑身一个激灵,手中的玻璃杯掉到地上,溅起的碎玻璃划伤了

  • 泪落倾红颜在线阅读第6节

    长野县警视厅。最近,一条薰十分的苦恼。除了异虫愈发猖狂,导致民众对于警/察的信任度急剧下降以外。他们又新发现了一种与异虫截然不同的生物。与异虫一样,这种生物对人类极度仇视。只要出现在民众面前,就会像洪水猛兽般带走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但又与异虫不一样,他们既不能拟态,也没法蜕皮。面对这种新出现的怪人

  • 九界圣葬第九章在线阅读

    一辆警车很快地驶出警察局,没有开动警灯,黑夜之中就如同幽灵一般朝着S市市郊驶去,没有惊动任何人!很快,经过大约一个小时,警车便来到了市郊一处较为荒凉的地方……车门打开,有两人很快的从车内走出,趁着月光的洒下,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这两人正是李队以及那名小警察……“小宋,你去挖坑,然后等我将那东西从后备箱里

  • 好汉失联之悲催的喵生不淡定(五)

    “我叫妖灵儿,你叫什么?”妖灵儿对忽然闯入的人非常的好奇,这也是一个美男啊,水嫩的让她想要喵呜一声的咬上去啊。来人抬起头听见妖灵儿问话却没有回答,而是朝着夜寻欢看,他本来就是找人算账的,没想到他就客人。夜寻欢看看来人的模样,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里闪过无奈,这个小笨蛋,找麻烦也不看看时候,要是得罪了客人怎

  • 假面骑士:王者荣耀系统!凉冰女王的奇妙冒险

    士兵说的振振有词,凉冰女王却是气的嘴角狂抽。“废物东西,你们总是能为卡尔那个该死的混球找到合适的理由,对吗?”将这只振振有词的士兵掐着脖子拎起来,凉冰的语气显得非常冰冷。对此,那只脑残士兵非但没有道歉,反而大声嚎叫了起来。“莫甘娜女王,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你可以不尊重我,但你没有权利不尊重我神卡尔,我

  • 弑灵神在线阅读第2章

    大堂中,长眉道长正在苦思张旭那招蛇环刺。越级拼杀居然有此成效,其精妙不言而喻,并且以他数千载人生的见识居然看不出这招所出何门,莫非是张旭自创的?绝不可能!长眉道长当即否决了这个猜想,若是张旭这个年纪这个境界能创出如此剑技他长眉一生岂不活到猪身上去了?片刻之后静莹携张旭来到堂中。“蛇环刺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