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沙海之墨世情来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4/8 14:43:33 作者:南吕十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沙海之墨世情来
沙海之墨世情来
作者:南吕十一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伤的太深还有可能痊愈么?经历了背叛的季越清来到了沙海的世界,会经历怎样的事情呢?换了个号本宝宝又回来啦,之前的叫喜小神,因为一些事情,那个号停了,换号更新!

老四打了个手势,让其余三人做好准备。

许文关飞窜进厕所,老三是个不爱惹事的,蹬蹬几下爬上床,露出一颗小脑袋好奇地看着下面。

冬渔淡定地把电脑放进桌洞里,随便抽了本书拿在手上。

“叫魂呐?”老四蓄势待发地打开门,嚣张地门框上一靠,长臂撑在另一方,刻意挡在学长面前。

冬渔用余光瞟了一眼,门口站着两个人,穿着花裤衩和黑背心,歪头抖腿,跩得跟暴发户似的,也不知道在对门装孙子的是谁。

花裤衩拿着一本册子,逐一点名,冬渔三个人随口应了声。

“许文关。”

老四保持着姿势,懒懒地说:“厕所。”

“叫他出来,不然就当没回寝上报给学校了。”花裤衩眼睛眯着一条缝,明明比老四矮不少,还非要拿鼻孔朝着人。

老四似笑非笑地后退一步:“要不你自己去喊他出来?”

花裤衩朝天翻了翻白眼,大摇大摆地跨进去,见门边放着一个行李箱,二话没说一脚踹了上去,留下一道刺眼的足印。

“啧,质量不错,东西别放门边儿,碍着路了。”花裤衩用指点江山的口吻说,全然不知老四的拳头已经捏得响了。

行李箱是老四的,今天折腾脏了,他特意擦了好几遍,晒干之后才放在书桌边。

冬渔觉得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花裤衩瞧了瞧床上的老三,嫌弃地撕下老三喜欢的动漫人物的贴纸,爪子在老三脑袋揉了几圈,“多大了?还看这个,好好学习知不知道?”

老三眼眶一下就红了,抿着嘴低下头,委屈地窝进被子里。

贴纸是老三珍藏很久的,听说要在宿舍里住四年,才放心贴在衣柜和书桌上。

冬渔眯了下眸子,“咚”的一声把书扔回桌上。

“呦,学弟怎么了?火气不小啊。”花裤衩凑到冬渔后边来,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勾着冬渔的肩膀,手臂跟石头似的,沉沉地压在冬渔身上。

冬渔瞥了他一眼,感觉身上坠着一坨肥肉,别提多恶心。

“来,我看看。学弟看的什么书?诶……谱曲技法,啥玩意儿?和专业无关的就不要看了,学长先带回楼下,期末了过来拿哦。”花裤衩把书扔给身后的跟班花裤衩。

冬渔不动声色地给老四使了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轻轻将门给扣上。

花裤衩满意地拍了拍冬渔的脸,“长得真俊。”

他两手背在身后,摆着架子走到许文关床前,一把掀开床上的被子,批评道:“怎么铺的床?乱得跟狗窝似的。”

接着三下五除二地把床单扯下来,冬渔和许文关辛辛苦苦半个小时的心血付诸东流。

“重新铺!”

老三躲在被子里抽噎,老四用纸把行李箱上的脚印擦干净,磨了磨牙齿,和冬渔一起堵在花裤衩两人的后面。

花裤衩走到厕所门前,脚抵在门下踹了两脚,“开门 ,我看一下是不是本人。”

许文关听见了外面的动静,知道自己床被掀了,口气好不到哪里去:“我在拉屎你要吃吗?”

花裤衩一听,自己竟然被低年级的学生顶撞,脸一下红一下白,“不开门是吧?那我就……”

冬渔靠在玻璃门上,冲许文关说:“给他开,你躲远点。”

花裤衩被噎了一下,回头瞪了冬渔一眼,厕所门还真就开了。

“你就是……啊!谁?!”冬渔和老四照着花裤衩的屁股踹了一脚,把人踹进厕所里,另一位花裤衩惊恐地看着他们,下一秒也被踹了进去。

“揍!”老四大喊一声,许文关在里面最好上手,按着两人的头一通乱揍。

老四是个练家子,拳拳往腰腹上打,“踢我东西啊?牛逼是吧?你再牛啊?”

“啊!啊!大哥……大哥……对不起!我错了!”花裤衩叫得跟死了人似的,声音特别大,整栋楼一下都沸腾了起来。

右40在五楼靠窗的位置,极有可能是最后一个宿舍,其他新生大多都被这两人唬住了,这会儿听到花裤衩的惨叫声,一个二个跟打了鸡血似的,五楼走道全是人,只有对面宿舍始终无人出来。

冬渔靠在厕所门边上,冲屋里的老三扬了扬下巴,问:“你不来踹两脚?”

老三犹豫不决地说:“这不好吧?”

“没事,打出毛病跟你没关系。”

老三神色仍然犹豫,身体却慢慢向下滑动。

“那……我试试?我还没打过架呢。”

冬渔惊奇地睁大眼睛,“这么乖?过来,我教你。”

“看,这儿,照这儿踢,踢不死踢不伤 ,但是绝对够他疼上几天。”

“这儿吗?我试试。”

“啊!!大哥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大哥!停……别打了!”

老四不甚解气,揪起花裤衩的衣领,那叫一个扬眉吐气。

“孙子,下回还来不?”

“再也不来了!”

“出去报学校不?”

“不、不绝对不报!”

“我们动了手吗?”

“没动手、都没动手,大哥 ,我再也不来查了,放我们走吧!”

老四把人揪起按在墙上,问:“没动手你脸上伤哪来的?”

“摔的,我们摔的。”

“大老爷们哭什么哭?老三,解气不?”老四把人揪到老三面前,许文关在后面又踹了一脚。

老三突然看向冬渔,问道:“渔哥,踹哪儿比较疼?”

花裤衩一听,眼泪刷刷往下掉,“哥,我真错了!东西我赔,我赔好不好?”

“冬渔?”三人齐齐看向冬渔,似乎在等他做决定。

冬渔气质冷淡,压下眼神时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他环抱着双臂,黑发被风撩开些许,漏出黑白分明的眸子。

半晌,他看向屋内,不紧不慢道:“床给我铺好,撕掉的贴纸赔一套回来。”

老三受宠若惊地摇头:“不用了,赔我一张就好了。”

冬渔笑了笑:“没关系,他撕的就得赔,是不是?”

花裤衩将头点得跟筛子似的,“是,我赔,我绝对赔。那您的书……”

冬渔往厕所里看了一眼,书都掉进坑里打湿了,显然不能继续看。

“书没事,铺床去吧。”

花裤衩两个人把许文关的床铺得整整齐齐,比冬渔他们铺的好看太多,临走前还从老三那里要到了全套贴纸的链接。

冬渔真没想到,就那么几张贴纸,一套居然上千块。

花裤衩出了门,脸红一块青一块,偏偏走道上还围着许多看热闹的新生,他吸了吸鼻子,怒吼道:“看什么看?这么晚了不好好睡觉干什么?上大学就为了让你们玩的吗?好好学习知不知道?”

宿舍四人相视一笑,突然生出一种并肩作战的战友情。

老四是个豁达人,拍了拍冬渔的肩膀,豪气地说:“行,哥几个算认识了,以后有麻烦告诉我,我替你们摆平。”

许文关也拍着胸膛保证:“我,许文关,俗称江城一中百事通,收集信息一流,有什么想知道的都可以问我,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不知道的。”

冬渔点了点头,说:“好了,就这样吧,我要洗个澡。”

老三不知所措地说:“我、我哭得特别快,有需要我也、我也可以帮忙!”

三人:“……”

当晚,学校论坛沸腾了。

右40住着什么神人?竟然敢跟学长动手,更重要的学长还真没上报学校!

翌日早上八点,全校新生在风雨操场集合。

几个挂着工作证的学长举着专业的牌子,让男女分开站成几排。

冬渔抬头往前面瞅了瞅,正好举牌子的学长也看了过来,两人相视几秒,冬渔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学长猛地用牌子挡住脸,屁股又在隐隐作痛。

许文关塞完最后一口包子,撞了下冬渔,惊叹道:“冬渔,我敢发誓,军训结束之后,咱们专业一定会被其他系的妹子挤爆。”

“嗯?”冬渔不明所以地问。

“你看,”许文关用手指了指身后,“本来以为我们宿舍颜值已经很高了,你看后面那个,按着模子长大的吧?”

冬渔蹙了下眉,顺着许文关的手指头看过去。

男生本来面无表情地想着什么,当冬渔看来时,突然弯了下眼睛,四目相对后,冬渔僵着脖子半天没反应过来。

那人是宋雪满。

冬渔朝他点了点头,旋即转了回来。

许文关看见两人的小动作,惊愕地问:“你们认识?”

“嗯。”

“我去,帅哥果然只和帅哥玩儿。”

冬渔垂下眼帘,心中惆怅。

要不然,就告诉宋雪满自己为什么提分手?

还是,听背头他们的话,试着做朋友?

没过一会,操场外边有序地走进来几个教官,他们指挥学生列成方队取衣服,冬渔在心里盼了又盼,千万不要和宋雪满分到一个队,结果不尽人意。

口音怪咧咧的教官在旁边走了几圈,眼睛在宋雪满身上转了转,旋即指挥他身后那排:“剩下的人去隔壁方队。”

“好了,安静点。大家都是成年人,从矮到高知道吧?横十,竖十,五分钟之后排队领衣服。”

教官约莫二十多岁,相貌端正,衣着整洁,举手投足带着一股军痞气。

冬渔和许文关身高相差不多,两人自觉地走到最后一排,许文关站第一,冬渔站第二,冬渔往人群里看了看,宋雪满不知道在哪儿。

“冬渔。”身边冷不防地出现一个声音,冬渔哆嗦一下,回头发现宋雪满好端端地站在自己左手边。

“他是你新认识的朋友吗?”宋雪满微微倾下身体,胸膛几乎贴着冬渔的手臂。

冬渔点了下头,没注意宋雪满的神情。

想起许文关之前说的话,冬渔有点好奇,向宋雪满靠近了一些,问:“我听说,这届大一里,有个破例升为学生会副主席的人,是不是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武侠:神功无上限修炼之五月人倍忙(7)

    璎珞在那之后收到了洛奇给她做的新弓箭,拉起来果然不是那么吃力了,弓箭的箭身也比较轻巧,璎珞表面没有表示,可一股暖流充满她的心间。今年洛奇已经十八了,他们来这里已经快两年了。夏至已经在这里有了一间小房子,也有了……心怡的女孩,她叫紫萱颖,是个普通的农家女孩,她人很好,心地善良,是个不错的女孩。夏至拉着

  • 飞宇竞仙途在线阅读天刀门

    ‘天刀门’乃是逐安郡最大的两个门派之一,该门派至今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可谓是一个历史极为悠久的老门派了。相传在一千多年前,‘天刀门’祖师‘天刀上人’一手刀法可谓是出神入化,所向披靡,天下间少有人能敌。后来‘天刀上人’于晚年在这逐安郡创立了‘天刀门’。当年‘天刀门’在逐安郡绝对是一个超级大门派,没有

  • 仙武之绝世霸主之初识学院(5)

    【十中樱学院学生会室】“怎么样?安排好了吗?”白织正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这几天的公务让他感到很疲惫。“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全部安排下去了,”无过见白织一脸疲倦,“会长,要不要先回内房休息一会儿,目前已经没什么事情了。新学期的安排我会替您打理的。”“无过,我说过对我不需要用敬语的。”白织站起来脱下白色的披

  • 神级觉醒在线阅读第八章

    山崖边,绿草上,三道身影分立。“为什么要救我?”罗纪意味复杂的望着贾尓斯。贾尓斯腰部完全被弩箭洞穿了,鲜血滚滚肆流而出。他艰难的扯动嘴皮笑了笑,说:“大元帅让我带你回蛮荒大陆,使命未成,我岂能让你死在这里?”罗纪愕然无言,那个神秘大元帅到底有何魅力,竟会让贾尓斯甘愿为一介陌生之人赴死?“罗纪,你命真

  • 都市之最强剑神林如海伤逝

    黛玉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是没有想到它会来的这么快。母亲突然的离世,让她真是措不及防。眼下父亲到任上还没有回来,亲朋好友又都在远方,一时之间也难以赶来帮助她。家里有几位仆人,又都是没主意的,指望不上,像丫鬟雪雁年纪又小,脾气又倔强,老是转眼就荡悠去了,像老管家王二生性卑劣,就晓得偷鸡摸狗,尽干些缺德的

  • 云海迷侠第5章在线阅读

    ‘上,给我狠狠地打。”贼眉男子厉声叫道。“若天,你就在旁边帮我压压阵,让我来对付他们就好了。”兰易一脸轻松之色道。若天摇头,道:“易哥,这种话,还是不要说第二遍的好。”兰易愕然,接着道歉道:“是是,是我的不对。那好,就我们两兄弟齐上阵,一起会一会这三个无赖。”三名男子见二人交谈起来,浑然不顾自己三人

  • 玄幻之暴君归来第二章在线阅读

    谷城中心医院。医院走廊的空气沉淀了太多不知名的气味,除了最有辨识度的消毒水和酒精的气味以外,还有拖把沾染污水的味道,当然这里最浓郁的依然是死亡的味道。我对医院没有好感,应该没多少人会喜欢医院这种地方,除了医生。不过医生喜欢医院的理由分两种,要么是励志把生命奉献给医学,要么是把灵魂出卖给回扣,老鬼属于

  • 召唤神话军团在线阅读第五节

    洁莹又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往家里打电话了,这天紫莹吃过晚饭没事给洁莹打了一个电话。“你那边干什么呢,乱哄哄的”。“下了班出来放松一下。你在家干什么呢”。洁莹嘴里吃着东西可能是口香糖。“没事所以给你打个电话,你怎么这么久不往家理打电话。你最近工作怎么样了”。“我不在酒店干了,和朋友合伙开了个店”。“你怎么

  • 人在江湖[娱乐圈]之英雄救美

    一只体型肥胖的猫朝他走来,不错,那正是加菲猫小Q!小Q走到倒在地上一直不起的陈庆的身前,坐下,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然后继续调侃道:“哼!你可不要忘了,你和幕后的管理员还有一场二十层之战的约定,你又不是没有了任何机会,可是现在的你,为什么如此的一蹶不振?一直倒在地上,像什么样子?”“你这只……死肥猫,”

  • 奥特曼重获新生之战前

    苍云关内白霭村“将军!”“嗯!村民迁的怎样了?”我看着村口守备的士兵笑着说。“报告将军,全村四十户共二百三十七人,目前仍有十三户不想走,将军不准用强属下们也不敢强行迁!”“还有十三户啊!”我托着下巴缓缓地说。“将军!是属下们无能!”“没事,我亲自去!”我拍了拍士兵的肩膀:“这事并不怪你们。”“将军圣